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庶道为王 > 73、一切缴获要归公
    保庆道,“绑到树上,留着两个人看着,剩下的跟着我走,全部到周边埋伏着。

    记住了,还是那句话,不能让朱家老三太舒服了。”

    纪墨赶忙道,“你们可别乱来,答应过朱家老太爷的,咱们拿钱归拿钱,不能伤人,不然跟土匪有什么区别?”

    保庆笑着没说话。

    麻三解释道,“镇长,救人容易,土匪在明,我们在暗。

    兄弟们三十几号人,没有理由摁不住他们。

    只是让朱家老三吃点苦,听点枪响吓唬吓唬,不然他以为咱们这钱赚的多容易呢,后面尿淌,不让我们快活。

    不光是朱老三,朱家的所有人都得来这么一下。

    得让他们亲眼瞧见,亲耳听见,咱们保安队是流血又流汗,下大气力的,不是随便开两枪土匪就跑了的。

    否则只要有一个人回去跟朱家老太爷一番添油加醋.....”

    剩下的他不说,纪墨也懂。

    朱家老太爷答应的两万块大洋,肯定不会给的那么利索。

    得让老太爷明白,他们是有能力的,以后说不定还有用得着的地方。

    “你们看着办吧.....”

    他是看明白的很,他这个总指挥顶多就是名义上的,实际上,什么都做不了主,也帮不上忙。

    保庆笑着道,“有镇长你坐镇后方指挥,这一次我们一定能大获全胜。”

    麻三也急忙跟着道,“镇长,你就是我们的定海神针,你尽管在这看着,我们一定办的漂漂亮亮。”

    纪墨道,“明白就好,我就在这里运筹帷幄,主持大局。”

    保庆等人勇猛,并没代表保安队里所有人都不怕死,有几个人为了谁留守看俘虏,居然差点打起来。

    虽然知道土匪人不多,但是那毕竟是土匪,风险还是很大的,挨一梭子不值当!

    还是留在这里做看守最稳定不过,看风头不对,自己也能先跑,要是赢了,回去照样分钱。

    麻三看着这样乱糟糟的样子,走过去低声喊道,“镇长在这里呢,不要出丑了,不去的话也行,回头分钱少一半。”

    这下那争着留下的四五个人终究不说话了,但是还是有两个人惜命,坚持留下来,说什么都不肯跟保庆往前面冲。

    漆黑一片中,保庆等人走了。

    纪墨对这留下来的两个人不放心,指望他们来保护自己?

    那还不如跟着保庆他们去呢!

    但是,想到子弹不长眼睛,万一乱飞?

    危险也比较大!

    还是保住狗头最要紧,先钻进林子里躲一躲吧,匆忙之间,突然被绊一下,差点摔倒,居然是小黑!

    “躲好了,别乱跑。”

    没工夫训斥它,纪墨背靠在一棵大树边上,远远的朝着吴友德和朱大富的马车方向看。

    突然从远处遥遥的有火光,犹如一条火龙,距离朱大富和吴友德的马车越来越近。

    距离太远,纪墨还是什么都看不清,什么都听不见。

    只能干着急,无聊中背靠在树干上,把袄子又往身上拢了拢,小黑身上暖和,干脆塞进自己后腰上,当做靠枕。

    不知不觉中,居然睡着了。

    迷迷糊糊中听见枪响,立马惊醒。

    翻过身就往外面看,人喧马嘶,火光乱舞,接着砰砰枪响,还有惨叫声。

    他紧张的要死。

    虽然保安队有保庆、齐备这样的猛人,甚至还有邱武哥俩相帮,但是说句乌合之众也是不为过的!

    土匪们身经百战,团结性强,两厢一对比下来,胜算不足啊!

    先战略性撤退?

    正犹豫间,枪声居然平息了。

    “镇长?”

    纪墨听着声音像是留守在这里看守俘虏的贾海利。

    他回过头,“干嘛?”

    “镇长,咱们好像赢了。”贾海利笑嘻嘻的道。

    砰砰.....

    又来两声枪响。

    纪墨吓得又是一哆嗦。

    接着居然又传来厮杀声。

    “冲啊.....”

    “救出三少爷.....”

    “三少爷.....”

    “......”

    纪墨还是一头雾水。

    继续探头看,那条火龙居然往前面的村子里去。

    又是一阵砰砰枪响,至少有五六杆枪齐发出来的,不然又不是连发的,不会有这么集中。

    枪声、马嘶声慢慢的移到了村子里方向,渐不可闻。

    纪墨想了想继续躺在树干上,好奇的问贾海利道,“你怎么知道我们赢了。”

    贾海利道,“如果是我们输的话,谁都跑不了,麻三肯定能跑出来,没看到麻三跑出来,就说明我们赢了。”

    “这话倒是对啊。”纪墨终于忽略了贾海利的胆小,开始对他有点刮目相看。

    突然,有人喊纪墨。

    听见这个声音,贾海利立马就不淡定了。

    他用颤抖的声音道,“是麻三.....”

    “镇长.....”麻三的声音更近了。

    输了?

    纪墨抬脚就跑,毫不犹豫,以为自己够快了,想不到贾海利已经跑到了他前头。

    “镇长.....”

    麻三不明所以,这跑什么?

    但是,论腿功夫,他也不是瞧不起谁,跟他相比,都是垃圾......

    一下就窜到了纪墨的跟前,与他并肩跑,“镇长,天是有点冷,跑一跑,暖和点.....”

    纪墨依然脚步不停,大喘气道,“保庆他们人呢?”

    他前面贾海利,旁边是麻三,危机感很严重!

    狮子来了,他居然是最慢的那个!

    麻三道,“在土匪窝里搜刮好东西呢。”

    “好东西?”纪墨立马反应过来然后停下来了,“你有没有跟他们说一切缴获要归公?”

    麻三笑呵呵的道,“不拿群众一针一线,一切缴获要归公,天天训练的时候口号喊的震天响,不会忘呢。”

    贾海利跑到一半,见不到人,又回过头看向麻三问,“赢了?”

    麻三冷哼一声,都没搭理他。

    纪墨长松一口气,敞开袄子,散散这一身汗后,带着小黑子往村子的方向去。

    一路上不时的有股浓重的血腥味,他知道是什么,忍住没去看。

    一处院子,灯火通明,地上有两具土匪的尸体,还有四五个土匪被捆着。

    保安队的人都靠在墙上,笑着却都不出声,邱武兄弟在那抽烟。

    纪墨要开口,吴友德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

    然后推开一扇门,里面杂七杂八的坐着一群人,全部蒙着眼罩。

    麻三指着一个穿着黑色皮袄子的年轻人,低声道,“那是朱家三少爷。”

    吴友德再次合上门。

    纪墨抽抽鼻子,屋里居然也有腥味,实在忍不住恶心,找麻三要了烟,到门头透气。

    砰砰.....

    屋里几个保安队的队员突然出来放枪,又把纪墨吓了一跳。

    麻三边给纪墨点烟边道,“镇长,做戏做全套,咱们演到天亮,再放朱家老三出来。”

    纪墨点点头,算是同意了。

    枪声再次想起来,这一次伴随着的是保安队员们的砸门声,装出来的撕心裂肺的厮杀声。

    “三少爷,我们来救你了.....”

    “我们是溯古镇保安队.....”

    “........”

    有人操心,纪墨懒得管了,找了个房间,躺下就睡。

    天微微有亮光的时候,枪声再次想起来。

    “娘希匹,真是人才,子弹不要钱啊......”

    不心疼才叫有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