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庶道为王 > 77、分钱
    “就是教你们读书写字,我们的目标是:保安队没有文盲。”纪墨越想越觉得可行,越激动声音越大,“到时候,你们德智体美全面发展,一定能成为合格的大东岭建设者!”

    “读书写字?”麻三苦着脸道,“镇长,我是识字的。”

    “识字也改变不了你没文化的事实!”

    纪墨沉吟了一下道,“当然,我也不会搞一刀切,对于你这种识字的,学费打个八折!”

    自己还真是大方啊!

    “镇长,我没读过书!”

    “每天训练完了,累个半死,怎么还学什么文化课?”

    “咱们是保安队,又不是学校....”

    “.......”

    一时间,保安队的人对纪墨的这个突然的决定议论纷纷。

    “镇长,你让我拿刀行,拿笔比杀了我还难受!”驼子从厨房探出来脑袋喊道。

    “抗议无效。”纪墨越想越觉得自己这个决定非常英明!

    院里院外,全是一股马尿味,纪墨闻的直冲脑袋,对贾海利道,“你不是喜欢马吗?”

    贾海利高兴地道,“镇长,我是在草原上长大的,刚会迈腿的时候,老子就把我送到马背上了,无师自通,我还会跟马说话呢。

    我的那匹马,明显就直接跟我说的,不愿意跟朱大富过去。”

    “放你娘的屁,”一直坐在门口啃大饼的朱大富不乐意了,“老子会骑马的时候,你还在娘胎里没动静呢!

    还跟马说话?

    你咱不说,你跟马做相好呢。”

    “呸,”贾海利不服气的道,“老子还比你大一岁的,你说这话,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老子的舌头大着呢,能一口咬死你。”朱大富大口大口的咬着烧饼狠狠的咀嚼着。

    纪墨笑着道,“少吃点,等会有猪肉炖粉条,你肚子等会还有地方放?”

    “哎呀,你不说我都忘记了!”朱大富急忙收起来烧饼,也没用东西包裹,直接塞进了自己胸口。

    纪墨又看向贾海利,笑着道,“你真的很懂马?”

    “镇长,论懂马,我认第一,就没人敢认第二!”贾海利说着的同时,还得意的看向朱大富,“我跟你说啊,这相马条条框框,都是学问,比如这......”

    “不用了,我相信你,”对于怎么养马,养猪,纪墨不感兴趣,直接道,“以后养马的活就交给你了,我对你非常有信心,相信你一定能把马养好!”

    朱大富哈哈大笑道,“哈哈,这就成弼马温了?”

    纪墨的童话版《西游记》在溯古镇的流传度太广了,溯古镇的孩子要是没听过西游记,不知道孙悟空都不好意思出门。

    他儿子朱安就是西游记的忠实听众之一,睡觉做梦的时候都念叨孙悟空。

    而且立志要做弼马温。

    他好奇之下便问弼马温是谁,结果是个养马的!

    毫不犹豫,一顿揍,没出息的东西!

    他自己喜欢马,但是并不代表他愿意儿子继承他的衣钵。

    他的愿望是儿子成为他堂哥这样的体面人,出门前呼后拥,说话掷地有声。

    儿子解释说弼马温养了好多马,可那也不行,依然是养马的!

    “镇长......”贾海利急了,他喜欢马,但是不代表他喜欢养马啊,整天弄一身屎尿味,那是轻松活?

    何况,那是二十多匹啊!

    他一个人,那不得累死?

    “不用说了,”纪墨笑着道,“我知道你很激动,很兴奋,不用谢我,就这么定了。”

    转身吩咐旁边偷笑的麻三,“这个马棚啊,要抓紧建好。”

    现在手里有钱,花钱那就阔气许多,完全没有心痛的感觉。

    麻三道,“你放心,明天就开工,位置我都想好了,就建在后面的水泡边上,那边草多。”

    纪墨点点头,张望了一圈,问道,“邱陵呢?”

    这家伙平常上蹿下跳的,突然不在,他就感觉不对劲。

    麻三看了看站在门口跟门神死的邱家兄弟,低声道,“这不是没被允许去嘛,不高兴,这会估计在家里赌气。

    咱回来的时候,我还看他朝这边望,我招呼他,他反而跑了。”

    纪墨笑着道,“这是发小性子了。”

    纪墨理解邱陵,身为保安队长,却没有亲自带队参与,这是多伤自尊啊!

    这一晚,保安队的伙食是有史以来最丰盛的一次。

    虽然回来的匆忙,但是,一到家的第一件事便是张罗吃食,分工明确,而且因为有钱,不存在什么为难,布置起来比平常还利落许多。

    院子里大桌子,小桌子,长条椅子,高的低的拼凑在一起,围了近四十人,不管能喝不能喝,每个人的面前都放着一碗酒。

    保庆第一个端起碗道,“镇长,这杯我敬你。”

    不等纪墨回应,就咕噜噜的往嘴巴里灌,一饮而尽后,碗口朝下,亮了亮滴酒未剩的碗底。

    纪墨同样举杯,笑着道,“谢谢了,来喝。”

    他只敢轻抿一口。

    有保庆打头,一个接着一个的找纪墨敬酒。

    镇长长,镇长短,不一会儿,纪墨居然有点飘,头重脚轻。

    热闹过一阵后,麻三关上了镇公所的大门,臧二添灯油,驼子和瘸子扯下了桌子上的空盘子,大家都喝了不少,但是都意识到激动人心的时刻终于要来了。

    接连噗通几声,两个大木箱子,一个钱袋子落在了桌子的中央。

    一共两万两千大洋。

    分钱了!

    每个人都在心底呐喊。

    但是,怎么分,每个人却又有不同的章程,只是没有人肯说出来罢了。

    时间一下子凝固下来。

    朱大富的一声响嗝,打破了宁静。

    “老疙瘩,你倒是说话啊,”朱大富拍拍肚皮,打着哈欠道,“我得回去睡觉,连着两休没睡好了,这眼皮子不争气。”

    “你、邱武哥、邱文哥,一人一千,”纪墨同样打着哈欠,站起身望向全场,“谁赞成,谁反对?”

    “我赞成!”朱大富自然没有不同意的道理,他同邱家兄弟俩就分了总金额的七分之一,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再说,还有两匹马呢!

    “我也是这个意思。”

    保庆表示了支持。

    ps:继续求票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