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庶道为王 > 89、宣战
    纪墨答应了乌赞和丰盛资助大班的孩子去读高中。

    一大早去送何然去学校,顺便去学校的办公室坐会,喝杯茶。

    乌赞就让七个大孩子一溜排给纪墨鞠躬表示感谢。

    “别,”纪墨抱着茶杯,站起身摆摆手道,“记得将来出息了记得还钱,到时候谁也不欠谁的。

    这次去考试,考出来是你们自己本事,考不上的话,我也无能为力。

    总之,全靠你们自己。

    要是个男人,就把狠劲拿出来,不要给咱们学校丢人。”

    “校长,我们一定会用功的。”一个高个子男孩子犹豫半晌道,“不会给你丢人。”

    “陈良,”这些孩子都是纪墨教过的,家里什么情况,他都非常清楚,“混出个样子,你老子老娘才是最开心的。

    不管怎么样,我还是个外人,与你不相干。

    出门了,咱不欺侮人,但是也不能怕事,你们几个得互相照应。

    有什么解决不了的,让岑久生传话。”

    “知道了,校长。”陈良的眼泪水已经出来了。

    “出息!”纪墨没好气的道,“提前说好,要是考不上,别想我再拿一毛钱。

    行了,就这么着吧,赶紧去梁启师的货栈,再晚的话,车子就要走了。”

    七个孩子再次躬身行礼,然后退出了办公室。

    乌赞亲自把他们送到了梁启师的货栈,回来后对纪墨道,“校长,这几个孩子真懂事,你放心吧,不能辜负你的。”

    纪墨叹口气道,“除了钱,我什么都不在乎。”

    因为要扩大招生规模,计划中的宿舍已经不够用。

    邱文又在最西面夯地基再建一间宿舍。

    有了之前的经验,这一次宿舍的建设明显加快不少。

    在学校的宿舍完全竣工之后,终于迎来了溯古河开河。

    从来没有见过这番景象的外地流民扎推去看,人挤人,等冰山近前的时候,变成了人踩人。

    骨折的,淤青的都有,好在没有出人命。

    来福频繁的出入于保安队,今天请保庆,明天约齐备和臧二。

    麻三愤愤不平的对纪墨道,“他们这是要搞叛变,镇长,得想个辙,保安队不是他们想来就来想走的地方!”

    “我看你很高兴啊。”纪墨哪里能不知道他这点小心思。

    山中无老虎,猴子称霸王,保庆等人真要是走了,麻三肯定一蹦三尺高!

    “镇长,”麻三讪笑道,“我虽然有私心,但是也得为保安队着想。”

    纪墨道,“你啊,别管这些闲事,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意志,自己的选择,强迫就没意思了。

    两个字:随缘。”

    麻三看到纪墨这态度,背过身,脸上笑意满满。

    这几个王八蛋走了,就再也没人能欺侮自己了!

    剩余的像瘸子这些,他打不过,但是可以智取!

    每天他都注意观察齐备,保庆这些人,跟着朱家管家这连着下馆子吃饭都有一个星期了,怎么还一点动静都没有呢!

    他不禁把来福骂上了,废物一个!

    开个合适的价有这么难吗?

    又等了一个星期,齐备、保庆还是照样跟着来福吃吃喝喝,就是没有一点要走的意思!

    大晚上的,他已经钻进了被窝,看着醉醺醺回来的臧二,忍不住问,“你们谈的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臧二咕噜噜喝了一壶凉白开。

    “那来福见天请你们吃饭,这不很明显嘛。”麻三道。

    “有人请吃饭不去,那不是傻子嘛。”臧二得意的道。

    “当朱家的教头,那工资肯定不低。”麻三终于憋不住气了,“可惜就是不找我,要不然老子没二话。”

    “麻三,你他娘的又是欠揍了是吧?”齐备从被窝里钻出来,打着哈欠道,“即使老子走了,保安队也没你位置。”

    “不是,齐哥,我这是为你好,良禽折木而栖。”麻三文绉绉的道,“不能和钱过不去。”

    “少跟老子絮叨,”齐备先看看臧二,又看看保庆,“谁愿意当看门狗谁去,老子在这里逍遥自在着呢。”

    保庆点着烟锅子,吐个烟圈道,“说谁呢?我看啊欠揍的是你。老子要是愿意当什么教头,还轮到他朱家?

    他们也配?”

    “一个月三十块大洋,老子是真心动,”臧二摸了摸自己闪亮亮的光头,“只可惜老子也受不得被人当狗使唤。”

    说完一巴掌拍在麻三肩膀上,把麻三吓得浑身哆嗦。

    “二哥,我给你泡杯茶解解酒?”肩膀被压着,麻三想跑都来不及了。

    臧二笑呵呵的道,“镇长说了,要和谐友爱,要不然今天你少不了一顿揍。”

    “是,是.....”麻三毫无骨气的点头附和。

    等臧二的大手送开后,才长出一口气。

    今夜失眠。

    北岭和中央军正式占领南阳省的消息通过梁家车队带回来的《北岭日报》在溯古镇广为人知。

    “东岭北岭是一家,岭人不打岭人.......”

    岑久生站在架子车上,大声宣读报纸上的新闻。

    “老子还以为有什么新鲜的呢,”老行头冷哼道,“还是这些臭调子,连个花样都不肯换了。”

    “西北省分裂势力都只是自欺欺人的鬼话,实际上只是各系军阀争夺地盘的招牌而已...”岑久生继续念道,“拥兵自重,国内政令不通、贸易难行,给全国人民的生产生活造成了极大的困难.....”

    “中央军和北岭省正式对西北省宣战了!”没听岑久生念完,本来坐的稳稳当当的老行头腾的站了起来,“有好没好了!”

    纪墨抱着茶杯,仍然慢悠悠的喝茶,他早就有了预料。

    只是没有想到战争会来的这么快。

    但是他没有想到的是这次战争会这么快牵连上自己。

    大东岭公署正式发函,公署专员将在三日后抵达溯古镇。

    如何迎接和招待专员是梁启师的事,但是怎么样令专员对保安队满意,就是纪墨的事情了。

    纪墨忍着痛给保安队做了统一样式的春夏白色短褂、黑色长裤、黑色皮鞋,希求在检阅的时候能多出一点精神气。

    放的快生锈的长枪,他就没敢拿出来给大家扛上,树大招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