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庶道为王 > 93、视察
    只要家里是干干净净的,谁有闲工夫去管外面呢!

    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跟自己有什么相干!

    但是,看着眼前街道上这干净整齐的环境,现在大家隐隐约约的意识到什么,虽然表达不出来。

    只因为没文化。

    纪墨把何然送进学校后转身就走了,路过梁启师货栈的时候,岑久生高兴地朝他挥手打招呼。

    “老疙瘩,照顾个小孩子不容易吧。”

    “你现在出息了,一个人居然能支应这么大的生意,你们掌柜要是离开你,估计都得抓瞎。”纪墨问,“你们掌柜呢?”

    “哎,能者多劳,天生就是这贱命,能有什么招,”岑久生左右望望后,然后低声道,“昨晚在春风院陪专员一直到凌晨才回来,把那个专员喝的跟死猪一样,看着真是解气。”

    “倒是把你高兴坏了,这个专员哪里得罪你了?”纪墨问。

    “昨个我跟掌柜的一起站在镇口接待的,然后到了还是我伺候茶的,”岑久生气愤的道,“结果这货嫌弃水烫,直接吐我脸上来了!

    要不是掌柜的帮着拦着,直接要踹我呢,说我故意谋害他性命。

    你说哪里有这种不识好歹的货?”

    纪墨道,“这还真是嚣张跋扈的主啊,看来是不好应付。”

    反而倒是有点庆幸昨个没有去春风院,要不然自己还真有可能跟着倒霉。

    岑久生朝着地上吐口唾沫道,“反正不是什么好玩意,老疙瘩,你是副镇长,可得小心着一点。”

    纪墨道,“最近看到我姐和我哥没有,她们怎么样?”

    他早就想抬脚跑南方去了,奈何有了牵挂,瞻前顾后,错失了良机,闹的现在所谓的专员视察把他吓得心惊胆战。

    岑久生道,“你大哥死脑筋,擀面棍两面不通,能怎么样,还是老样子呗。

    你大姐夫最近倒是不错,北岭与南阳这一仗下来有不少受伤的牲口,捡着了不少,转手送到屠宰场,估计能赚个不少。

    马上再跟西北军开仗,那还得需要牲口,全是生意啊,你大姐夫这次是赶上了。”

    纪墨道,“哪里有像你这么说的容易,贩牲口这一路上又不是稳稳当当的,说不准还是得赔钱。”

    比如上次就让人给劫了,赔个底朝天之后,何然到了他这里。

    岑久生不以为然道,“哪里有那么多倒霉事,照你这么说,我们这货栈就不用开了,出一车货,就挨抢一车,我有多少脑袋都不够砍。

    胡子是有不少,但是只要打好关系,平常该孝敬的一样不少,人家不会为难你。

    就怕是流匪,捞一票就走。

    不过呢,他们一般不敢踩进别人的势力范围。

    平常只要照着固定的路线走,一般不会出问题。”

    纪墨笑着道,“你这是出师了,早晚要自立门户的。”

    岑久生道,“那也得有本钱。”

    纪墨笑着道,“那就慢慢来,不着急,我姐夫那边有什么消息,及时跟我说一声,挺担心他的,别再出什么事。”

    他姐夫翻身了,何然就可以接回去了吧?

    然后他这边真有什么意外,他就可以安心跑路,至此了无牵挂!

    岑久生羡慕的道,“还是你们姐弟感情好,像我姐姐,我吃她个馒头,她都能跟我算计一天,真的没劲。”

    纪墨笑笑,没同他多说,便径直往镇公所去。

    保安队的人已经起床,此刻或者抱着稀饭碗,或者刷牙洗脸,或者在那挥拳踢脚热身子,不一而足。

    麻三看到纪墨进来,急扒两口稀饭,一仰脖子全部倒进了肚子里,饭碗往窗台上一放,然后跟着纪墨进了办公室。

    接过纪墨的茶杯后,熟练的帮着洗杯子沏茶。

    纪墨把沏好的茶推到一边,接过麻三的烟点着了,吐着烟圈道,“什么情况,那专员昨晚有说什么没有?”

    麻三摇头道,“镇长,里面又是唱小曲,又是划拳,太吵,我根本就什么都没听见。

    就是早上的时候,梁镇长让人送来话,保安队的人今天都必须如数到场,然后说你也是一样,也不能乱跑。”

    纪墨点点头,然后道,“邱陵呢?”

    麻三道,“邱队长也一早就来了,这会估计在那边帮贾海利洗马呢,我上次还跟他说过呢,让他不要做这些事,他只说他喜欢做。”

    纪墨烟抽了两口后再次掐灭,仰靠在椅子上,一觉睡到中午,掏出来手表一看,又到学生放学时间了。

    回到家做好午饭后吃好,一送完何然,便再次来到镇公所。

    春困秋乏夏打盹。

    屁股刚沾上椅子,困意再次袭来。

    坐直身子抿了口茶,正要再次睡会,麻三匆匆忙忙的跑了进来。

    进来之后,突然好像又想到了什么,抬头挺直身子,一字一句的道,“镇长,我要向你汇报一件事情,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快点说!”纪墨恨不得把手里的茶杯砸过去。

    麻三面不改色的道,“梁镇长带着胡专员正往这边过来。”

    “谁?”纪墨腾的站起来。

    麻三道,“公署的胡专员,昨天下午来的那个胖子。梁镇长刚刚派人过来说,让我们赶紧准备一下,一定要拿出我们保安队的精气神。”

    “这么重要的消息,说的慢慢吞吞,故意气死老子!”纪墨踹上他一脚后,招呼保安队的人列队。

    “是你让我淡定的.......”麻三感觉自己太难了,不管怎么做,左右都是自己不对!

    保安队列成两排站在镇公所的门口,纪墨居于中间。

    麻三突然道,“镇长,气氛不够,要不让驼子吹个唢呐吧?好表示我们热烈欢迎。”

    纪墨没好气道,“少出馊主意,站直溜了,要是有纰漏,谁都别想好。”

    保庆突然道,“来了,来了。”

    纪墨抬头看见梁启师、将老鸨、老行头、朱家老太爷等本地权势人物正簇拥着一个穿着西北军军装的中年男人往这边来。

    果真如麻三所说,很胖,那两条短小的小腿实在配不上那圆滚滚的身材和硕大的脑袋。

    走到近前,纪墨咱到了梁启师这一边,面朝保安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