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庶道为王 > 96、战略上要藐视
    “真的!”贾海利肯定的道,“我没骗人,你看那火把,就是从何府里出来的!”

    纪墨定睛一看,漆黑的夜色中,似乎又多出来许多的火把和马灯,星星点点。

    “这么说,我们还真赢了,也太容易了吧?”纪墨肯定不信他瞎掰,这才过去多长时间?

    三十多号人追赶一百多号人,虽然人人有枪,但是既然是流匪,起码有点狠劲的,不能这么容易对付!

    贾海利嘿嘿道,“你也太高看这些人了,很多流匪都是没枪的,听见咱们这么多枪响,不跑那才叫傻子呢。”

    纪墨恨声道,“你有本事?

    你怎么不去,在这里说风凉话?”

    他看着就来气!

    “镇长,主要是放心不下你,我这耳朵好使,”贾海利没有一点羞愧的意思,“有什么风吹草动,我好通知你。”

    “滚犊子,有什么事你不跑老子前面?”

    想起来上次在二道山的事情,纪墨就气的牙痒痒。

    枪声越来越远的时候,纪墨从一颗大树后面钻出来,刚板直身子站在道上,突然又看到有火把朝自己这边过来,吓得正要再次躲到树后面,就听见贾海利道,“镇长,不要怕,那是自己人。

    那马在那喘气呢,顶着胖子跑不容易,不是臧二就是马东。”

    纪墨自然不信他的,毫不迟疑的转身躲进了林子里,只露出一个脑袋往外面瞅。

    贾海利把马灯点上了,一边挥手一边喊,“臧二,我们搁这呢!”

    “作死啊!”纪墨急了,这敌我还没分清楚,“瞎嚷嚷什么!”

    再次后退一步,要是情况不对,立马就跑!

    马蹄声和火把是越来越近。

    “镇长呢,告诉他好消息,大胜。”

    纪墨一听,果真是臧二的声音。

    “镇长,我们赢了。”

    麻三不等纪墨从林子里钻出来,一下子就窜到了近前,一手扶着纪墨,一手拨弄林子里的灌木和乱枝,“你慢着点,这边还有刺槐,别给划着。”

    夜凉,纪墨又紧紧身上的袄子,大摇大摆的从林子里出来后,借助马灯和火把的火光,看到了骑在马上的臧二、马东、瘸子。

    三人齐齐下马,把其中两匹马套在车架上,等纪墨坐上去候向何府去。

    纪墨问,“攻打何家的是什么人?”

    坐在纪墨右手边的臧二满不在乎的道,“镇长,就是几窝土匪临时搭的台,大概八十多号人,撑死五六杆枪。

    听见咱们枪响,跑的比兔子还快,老子那么死命追都没追上。”

    纪墨问,“何家还有炮呢,也有几十条枪,怎么他们就不怕呢?”

    麻三笑道,“因为他们砸窑前就把何家的底细摸的一清二楚,可咱们保安队来的突然,是一窝蜂散开冲过去的,他们摸不清咱们虚实,根本就不知道多少人,深怕夹中间被包了饺子。”

    臧二大大咧咧的道,“镇长,对于这些流匪,不用太看得起他们,中央军还有北岭军有枪有炮也就那怂样。

    这帮子土匪,没枪没人,能有什么出息?

    跟面瓜似得,任由搓圆了搓方了。”

    “不能这么自大,”纪墨板着脸道,“战略上要藐视敌人,战术上要重视敌人!

    咱们人都安全吗?

    没出什么意外吧?”

    臧二赔笑道,“镇长,你放心,你的话都时刻记在心里。除了包大头,别人都没事。”

    纪墨急忙问,“包大头怎么了?”

    包大头原名叫包大祥,只因为脑袋大,便在保安队得了个“大头”的绰号。

    纪墨对他印象深刻,只因为同样大小的馒头,别人顶死吃三个,包大头却能一口气吃掉十二个。

    纪墨也替他感叹生不逢时,放到上辈子去做吃播,没有不火的道理。

    他知道战场死人很正常,但是他还没有做好准备,而且这些人还是与自己朝夕相处的。

    因为那确确实实是人命。

    臧二道,“他骑马骑的不好,跑的太快,一下子从上面掉下来摔在地上,又被别的马给踩着了腿。

    不过问题不大,骨头没断,休息十天半个月就能好。”

    “那就好。”纪墨送了一口气,又接着问,“那些流匪呢?”

    “绑住七八个,死掉一个。”臧二道,“那家伙也是倒霉,跑着跑着去捡人家掉地上枪,被保庆一枪给打到了肩膀。

    开始的时候还有气,后来没人给他止血,就没气了。”

    麻三嘿道,“为了一把枪,丢一条命,这明显亏本买卖啊。”

    臧二道,“你懂个球,有一把枪去入伙的话,连过堂都免了,直接入枪股,多拿一份钱,那就是野鸡飞上枝头变凤凰。”

    说话间,众人已经到了何府的门口。

    刘老能从何府大门口的台阶上跳下来,站到马车底下,两手搀扶着纪墨道,“镇长,你慢着点。”

    “谢谢。”纪墨下车后迎着刘老能的火柴苗,点着一根烟,走到鼻青脸肿,正捂着腿坐在台阶上的包大头跟前,笑着问,“没事吧,要不就让人送回去休息,伤筋动骨一百天,注意着点自己。”

    包大头激动的道,“谢镇长关心,我这好多了,不用一百天,顶多一个星期。”

    “那我就放心了,这受伤呢,以后就少吃点。”纪墨吐着烟圈道,“吃多了加重肠胃负担,营养吸收不到,不利于伤口恢复。”

    一副我全是为你好的样子。

    麻三崇拜的道,“镇长,你懂的真多!”

    保庆也紧跟着道,“镇长,你英明!”

    包大头:“......”

    他用绝望的眼神目送纪墨进了何府。

    何家老太爷端坐在客厅的太师椅上,两边站着何府的家眷。

    刘老能离着多远就喊道,“老太爷,镇长来了!”

    何家老太爷起身,站在客厅的中央朝着纪墨拱手道,“今晚多亏你了,不然,我这不消停啊。

    听说抓着了七八个王八蛋,麻烦全让邱武邱文全给沉河!”

    纪墨笑着道,“你放心,老太爷,一定给你出这个气!得让他们付出应有的代价!”

    反正好话多说两句自己也不吃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