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庶道为王 > 98、喜相逢
    如果,出了意外,他简直不敢想象,自己还活着什么劲。

    站在那里,摇摇晃晃,看着泪眼婆娑的驼子,喜欢从那里得一点希望。

    驼子摇摇头,本来就直不起来的腰,这下子因为憋着一口气,被压的更低了。

    齐备又大喊道,“瘸子呢,瘸子!瘸子!”

    “我在这呢!”瘸子三步并做一步,从一处密密麻麻的灌木林中跳了出来,“我没看到人!房子好好的,牲口却没了!粮食也没了!

    好像是被人牵走的!”

    不同于齐备和驼子,他从始至终都没有掉一滴眼泪。

    纪墨道,“大家都不要慌,再慢慢理理,土匪不可能带走这么多东西,这么多人的,一定是家里人自己走的。”

    驼子跑到已经坍塌的屋子的最左角,把碎砖、碎土和杂七杂八的横木扒拉开后,挖掉地上的青砖,大叫道,“他们是自己走的,一定是自己走的!”

    纪墨问,“你怎么这么肯定?”

    驼子道,“这里藏着三百块大洋,只有我和有会知道地方,如果是土匪,他们绝对不可能搜到的。”

    纪墨转过头吼道,“贾海利这王八蛋呢!贾海利!”

    “镇长,我搁这呢!”贾海利从一处倒了的牲口棚里钻了出来,笃定的道,“镇长,人没死绝呢!”

    看到齐备和瘸子等人对他怒目而视,赶忙闭嘴。

    纪墨急的嘴角上火,没好气的道,“有话快说,别在这里废话。”

    贾海利低着头在地上嗅来嗅去,讪笑道,“你们看这地上羊粪蛋子,那不是一只羊两只羊,少说几十只,羊粪蛋子是顺着小路拉的,肯定不是土匪赶的。”

    “土匪一定走大道!”瘸子一下子就反应过来,顺着一条小路,没入了不远处的树林里。

    齐备和驼子不甘落后,也急忙跟在了瘸子的身后。

    纪墨也招呼人钻入了树枝盖过脑袋的林子里。

    树叶上、杂草、灌木全是露水,行到半山腰,纪墨的衣服都已经湿透了。

    回望山下,村庄成了一个个的小黑点。

    “有会......”一路上驼子喊个不停,嗓子嘶哑。

    “阿英....金珠......”齐备这么一个大男人,眼泪水就没断过,眼睛通红。

    突然贾海利喊道,“你们别乱跑了,跟着我!”

    带头弯腰俯身走进一条岔路口,齐备和瘸子等人不多考虑,跟在他的屁股后。

    不过嗓子没停,依然在那大喊。

    贾海利猛地驻步,侧耳道,“我听见牛叫声了。”

    瘸子把他往边上一推,骂道,“别装神弄鬼了,老子都看见牛粪了!”

    “我说的是真的!”贾海利委屈的很,闷闷不乐,干脆蹲在路边不走了。

    纪墨一脚踢过去,气鼓鼓道,“指望你办一点事,怎么就这么大脾气呢。”

    “镇长,他骂我呢!”贾海利身后是一棵树,也没躲得开。

    保庆沉着脸道,“啥时候了!还计较些有的没的!”

    他自己老光棍一个,但是他曾经是有家人的。

    失去挚亲是什么感觉,他知道。

    贾海利不服气的道,“都找着了,还要我做什么!”

    “找着了?”纪墨正诧异间,隐约间听见了一阵欢呼声。

    正好奇怎么回事的时候,麻三从前面折返回来喊道,“大家都躲山上来了,人没事!牲口也好好的!”

    纪墨绕过一条弯弯曲曲的小道,左转右转,眼前陡然开阔,居然是一处开阔的平坦地,半山中间突兀而出。

    再走几步便是迷雾遮挡的悬崖。

    大几百号人,有老人有小孩子,混杂着牛羊牲口,哭声,喊声,叫声,乱糟糟的。

    驼子坐在地上,一手抱着妹子,一手托着老娘,嚎啕大哭,一把鼻涕一把泪。

    他妹子吴有会被他搂的喘不过气,无论怎么推也推不开哥哥那强有力的胳膊。

    齐备的媳妇个子不高,脸面黑瘦,怀里抱着个孩子,被齐备瞪的不敢言语。

    “奶奶个腿,到处乱跑,害的老子怎么也找不着!”

    齐备毫无缘由的大骂,“怎么找你这么个蠢娘们!老子要是有钱了,将来就换个媳妇!”

    他媳妇低着头,吓得噤若寒蝉,孩子也茫然大哭,她不停的拍着孩子后背。

    “你个没良心的!”齐家老太太猛地把手里用来做拐杖的竹竿朝着儿子身上甩过去,“你巴不得咱娘几个死在山底下,好给你腾地是吧!”

    齐备面对劈头盖脸砸过来的竹竿,躲闪不及。

    防备谁他也不会防备自己亲妈啊!

    “我没别的意思!”齐备一边跑一边解释道,“我这都担心你们呢!人没了,我不着急嘛!”

    齐家老太太骂道,“就你这怂样,还想换媳妇,有本事你连老娘也给换了!”

    齐备自知自己没理,不吭声不吭气,把躲在媳妇后面的闺女给抱了起来,对着亲了好几口,大笑道,“金珠,吓死你老子了。”

    金珠九岁,大概第一次见到自己亲爹这和蔼的一面。

    她不知道什么叫事出反常必有妖,但是直觉告诉她不对劲,在她老子的怀里不知所措,直接哭了。

    麻三凑到纪墨跟前,递过去一根烟道,“镇长.....”

    纪墨随手接过塞到嘴里就点着了,舒服的吐着烟圈,居然没有恶心的感觉了。

    随即反应过来,冲着麻三骂道,“你大爷的!我本来不抽烟的!”

    这么一阶段,麻三随手递烟,他随手接烟,居然就这么养成习惯,成为了一个合格的烟民!

    “镇长,镇长.....”麻三也没躲,笑嘻嘻的由着纪墨踹了两脚,他知道纪墨看着凶,其实踹不疼,跟蚊子叮的没区别。

    纪墨看着手里的烟,想扔又舍不得,干脆又放进嘴里,一边吐烟圈,一边叹气。

    “你以后再敢我递烟,跟你没完!”

    反正他是不会主动买烟的。

    “是.......是......”麻三应好,指着不远处道,“镇长,你看,瘸子是不是傻了?”

    那边瘸子啥也没干,一个劲的对着自己家妹子傻笑,连句话都没有。

    纪墨道,“那是高兴傻了。”

    村里人确定土匪走了以后,开始赶走牲口,背着粮食下山回家。

    ps:希望能成为一个有票又有趣的人,实在不行,光有票也是可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