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庶道为王 > 99、寻宝
    牛马体健天生,自由散漫,在人多嘴杂的情况下,根本不知道听谁的,没有拘束,一窝蜂的抢着下山。

    所以很容易撞着人,人得给牲口让道。

    纪墨本着安全第一的原则,等着牲口走干净,才带着麻三,两人慢慢的往山下挪。

    山上容易下山难,许多石头上都有青苔,一不小心踩上去就会摔倒,要是命不好,尾骨不保。

    遇到陡峭一点的地方,得扶着树干或者抓着树枝,慢慢的退下去。

    到山下后,原本高高兴兴的一些人,看着被焚毁的房子,放声大哭。

    在这乱世中,大家早学会了坚强,在逃难过程中,他们什么没经历过呢?

    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的道理,比任何人理解的都深刻。

    但是,看到辛辛苦苦置起来的家业,就这么没了,还是让他们止不住悲伤。

    不过,被损毁的房子只是一部分,大多数远离主路的房子,比如齐备和瘸子等人的就完好无损。

    隐藏在树林里,如果土匪不去刻意对着这些小门小户踩点,黑灯瞎火根本连入口的小径都找不到。

    所以,许多人在商讨重建的时候,无论如何都不肯在原址重建了,一定要选一个偏僻的地方。

    最起码不能在主路上!

    在主路上,出门是方便,但是土匪进来也方便啊!

    驼子发狠道,“实在不行,咱就去镇上吧!有会念书也近,省的来回跑。”

    在镇上,如果有什么事,他照应起来也方便。

    “你才吃饱几天饭,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

    驼子的老娘刚刚五十出头,但是已经头发发白,她从碎土里刨出来一个猪油罐子,不管脏不脏,先用衣服下摆擦了擦,然后抱在怀里道,“这么多地,就不要了?

    你要去你去,俺跟你妹在这里挺好的。”

    在南边的时候,她做梦都想拥有几亩属于自己的田地,想种什么就种什么。

    到了大东岭之后,她的梦不但彻底实现了,而且要旱地有旱地,要水田就有水田,只要有本事,这肥沃的土地,想开多少就开多少!

    睡觉都能笑醒。

    遭点匪灾算什么?

    就这也比老家好过!

    她儿子虽然是个驼子,但是一点儿不耽误娶媳妇,生儿子!

    她要向老家的地主学习,一定要多置备家业留给孙子!

    “这不担心你们嘛。”驼子也同样稀罕地,对他来说,地就是根,是命!

    离了地,简直是不能活了。

    “哥,我也不走。”吴有会已经十三岁,虽然能吃饱饭,但是依然瘦,小麦色的脸上,唯有那双眼睛最有光彩,“去镇上的话,地都是人家的,谁也不会给你种。

    这里多好啊,咱们还能喂猪、养鸡养鸭子呢。”

    纪墨走过来道,“行了,你赶紧看看在什么位置重新建房,趁着大家在这里,帮着把你新房盖上。”

    驼子不好意思道,“镇长,不用,大家都挺忙得,我这请假,半个月用不到,就能盖好了。”

    纪墨笑着道,“不是帮你一个人盖,我刚才看了一下,大概有八家,都帮着一起弄,人多力量大。”

    驼子为难,低声道,“镇长,我这没地住。”

    保安队的人帮自己盖房子,他可以不给钱,但是不能不管住吧?

    他家现在这样子,根本没这条件!

    一直在边上没插话的齐备突然道,“哪里不能住?

    天又不冷。

    粮食不够的话,我也能借给你,我家地窖还有不少。”

    “真的?”驼子不信,他平时没少挨齐备欺侮。

    齐备大气的道,“男子汉大丈夫,一个唾沫一个钉。”

    他从媳妇嘴里得知,土匪来的时候,自己一家人都睡得死死的,什么都不知道。

    要不是驼子的妹妹吴有会去敲门提醒,然后帮着收拾东西,他都不敢想象会发生什么。

    他嘴上不会说什么感谢的话,但是这恩情他是记在心里的。

    驼子道,“地窖口被封住了,回头我挖出来,粮食应该够吃的,不用找你借。”

    “地窖?”纪墨猛地想起来了什么,一拍大腿道,“将老鸨家的地窖挖了没有?”

    他依然记得邱陵说过的话,将老鸨家装银子的地窖有两里地长,两里地宽!

    齐备道,“邱队长正带着人挖,估计不乐观,土匪连将家的锅碗瓢盆都没放过,还能留下什么钱不成?”

    纪墨道,“希望还是要有的。”

    不在这里多寒暄,抱着侥幸的心里往将老鸨家的方向去。

    想钱的心思太过迫切,一路小跑,大早上的,居然跑了一身汗。

    “哎,马东,使点力气!”

    保安队二十多号人在麻三的指挥下,各个拿着铁锹,光着膀子,挥汗如雨。

    “麻三,干你大爷的,你说的轻巧!要不你来试试!”

    要不是信服麻三的专业性,马东当场就想把铁锹给甩掉,直接不干。

    这么多人都挖这么大会了,什么都没见着!

    麻三赔笑道,“快了,挖都挖了,也就不在乎这么点时间了,再用点力气,辛苦,辛苦。”

    在保安队,他谁都惹不起,只能好生安抚。

    不禁又暗自感叹生活不易,放在以前,敢这么和他说话的,他不给人家家底摸个精光,他都不算人!

    “麻三,你到底折腾什么?”保庆也有点不耐烦,指着将家院子当中一处洞口道,“那不就是地窖口嘛,土匪早就给搬个精光,咱还有什么指望?

    你想钱想疯了吧?”

    “保庆哥,鸡蛋不能放一个篮子里,穷人家都知道的道理,这种大户人家怎么可能不懂?

    有钱人谁不是狡兔三窟。”麻三信誓旦旦道,“你看看,这将家多大面积,院子里的那个地窖才能放多少东西?

    肯定不止一个藏钱的地方,咱们再挖一挖,有点耐心,万一底下有,咱们没挖到,回头便宜了别人,咱不得气死?”

    臧二道,“你小子肯定来过,不然就不会说这话!”

    “我真没来过。”

    麻三说的毫不犹豫,大家怀疑是一回事,他承认了又是另外一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