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庶道为王 > 101、麻三的坚持
    不一会儿,保安队的人全部又出现了,他们的身边多出来几个大大小小的箱子,各个面带喜色,眉飞色舞。

    麻三和保庆一前一后,飞奔到纪墨的跟前。

    保庆不等到跟前,便抢先在在麻三之前开口道,“镇长,发财了!

    这趟不算白来。”

    纪墨问,“真挖出来好东西?”

    “镇长,还没点数呢,不过有一箱子金疙瘩!”

    麻三高兴不是因为得了这些钱,而是因为自己的话得到了证实,权威得到了肯定!

    从此以后,保安队的人谁还敢小瞧他!

    论眼力劲,他认第一,谁还敢挣第一?

    “论挖坟掘墓,你果然是专业的!”

    纪墨想拍拍他的肩膀,但是他的身上同样有血迹,干脆又收回来手,后退一步。

    “我不是盗墓的!”麻三急了,谁都不能这么侮辱他,镇长都不行!

    “行,行,说错话了,”纪墨笑着道,“让驼子和瘸子、齐备借车架子,全套马上,不要声张,悄悄的进村,打枪的不要。”

    “镇长,我真没盗过墓,那是断子绝孙的活!

    我不能干!”麻三依然喋喋不休的道,“我跟你说镇长,我认识一个人就是挖坟掘墓的,娶三个姨太太,屁都没生一个。

    到老了,生脓疮死的!”

    “我知道了,我认错,不该说这些话的,你不要生气。”纪墨赶忙认怂,对麻三身后的保庆道,“快点,忙完赶紧回去。”

    折腾一晚上,他现在是又饿又困,只想赶紧回去睡觉。

    保庆道,“镇长,你放心吧,箱子全搬到后面藏起来了,没外人看见。

    兄弟们早就交代好,各自捂住嘴,谁都不会说的。

    回去的路上会用乌拉草给盖住。”

    乌拉草是大东岭三宝之一,最不缺这玩意。

    “去吧,”纪墨打起来哈欠道,“记得把尸体处理掉,如果你们不会,回头让刘小成来也行。”

    “臧二去找柴了,回头一把火全烧掉。”保庆说完就去找瘸子等人。

    麻三却没走,紧跟在纪墨的身后,纪墨到哪里,他就到哪里。

    纪墨想不到自己随口一说,这家伙会有这么大的反应,跟个碎嘴子一样,说了半个小时。

    纪墨迫切的想甩开他。

    “镇长,我跟你说,我真的没有挖过坟,掘过墓,”麻三大声的道,“你得相信我,我真的没有。”

    “我相信你,非常的相信你。”纪墨努力的装出严肃的样子道,“你是干一行爱一行的,不可能随便干别的事!

    这绝对有违你的职业道德和职业精神!”

    “镇长......”麻三努力看着他的脸,一点也看不出他这是相信自己的样子,又接着道,“凡是盗墓的,都没有好下场的,我还见过一个人,是个大军阀......”

    “我知道了!”纪墨实在受不了,无论走到哪里,耳朵边随时都会有麻三的声音。

    保庆等人终于拉来马车,绕到将家最右面,偷偷摸摸的把几个箱子搬上,然后四周堆上齐整瓦片,用来打掩护,倒是用不上乌拉草了。

    纪墨本来想着大家都留下帮着村里盖房,但是想到这么多金子的安全问题,还是都一起走了,大不了回头再来,回头还能帮着拉一些盖房用材料过来。

    回去的路上,纪墨看着赶车的邱陵,好奇的问,“朱大富呢?”

    自从进村以后,他就没瞧见过这家伙的影子。

    邱陵道,“不知道。”

    纪墨又到处张望了一下,接着问,“你老子还有你叔呢?”

    邱陵同样摇头,表示不知道。

    到镇公所后,麻三终究再没时间烦纪墨,开始为纪墨提出的如何藏钱犯愁。

    最后的解决意见还是挖地窖。

    “你们都跟地窖杠上了啊。”纪墨想了想也只能这么办,不然还能找到银行存着?

    关上镇公所的大门以后,打开箱子点数。

    不点不知道,一点吓一跳,折合大洋,居然有七万多!

    这还只是将家的一小部分!

    在土匪的威逼利诱下,将老鸨肯定不敢多藏,不知道被拉走多少呢!

    纪墨想起来就心疼的坐立不安!

    干土匪这一行,也挺有前途的啊!

    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

    纪墨转过身对麻三道,“你看看哪里挖合适,挖大一点,小了人都进不去,而且小心别崩掉,活埋人就是闹笑话。”

    “镇长,我真没挖过墓。”麻三又接着道,“我根本就不会!”

    “挖地窖,谁让你挖墓?”纪墨这一早上被他念叨的脑袋疼,只冲着保庆摆摆手,让他去给麻三好好聊聊。

    保庆心领神会,搂着麻三的肩膀出了办公室,一边走一边道,“即使你是个盗墓贼,那也是自己人,没什么大不了的。”

    “我真没干过!”麻三的声音震得整个镇公所的人都能听得一清二楚,“老子就是穷死,饿死,让人打死,也不会去盗墓。”

    在众人目瞪口呆的眼神中,麻三居然哭了。

    所有人都不知所措,这是什么情况?

    保庆更是不晓得如何是好,揍吧,看麻三这哭的泪眼朦胧的,真下不去手。

    “麻三,咱大小是个人物,哭哭啼啼的.....跟个娘们似的,你说外人看了,好看....不好看是吧....”

    保庆说话也有点语无伦次,不时的往办公室张望,寄希望于纪墨能出来搭救他!

    他会揍人,会骂人,但是不会哄人啊!

    而且还是哄一个大男人!

    这事闹的!

    “老子才不是个人物!”麻三的眼泪水跟不要钱似得,继续顺着脸下来。

    “麻三,让保庆给你道个歉,就全当他说错话了,你不要和他计较。”

    臧二摸着光秃秃的脑袋,出来打圆场道,“多大个事啊。”

    “保庆,你也真是的,没事乱说什么话!”

    马东也埋怨上保庆,看着一个大男人在自己面前哭,他浑身不舒服。

    这么多人盯着自己,麻三抹了抹眼泪,脚一蹬,手一抓屋檐,飞身上了屋顶,在众人的注视下快速的消失了。

    “这家伙这两条腿是怎么练的,咋就这么快呢。”

    保庆用羡慕的语气道。

    ps:四更完成了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