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庶道为王 > 102、谁是傻子
    臧二拍腿道,“这可怎么办!麻三怎么就突然着恼了呢!”

    马东道,“就是,以前也不知道他这么大脾气。”

    保庆道,“老话说得没错,泥人也有三分脾性。”

    麻三平常笑嘻嘻的,怎么欺负都不会恼,都以为他是个没脾气的,现在突然变成这样子,让大家都有点意外。

    就好比一条本来躺地好好的咸鱼,突然在他们面前蹦起来,当然会把他们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臧二道,“麻三不在,还有谁会挖地窖,不能在这干瞪眼吧?

    忙完了,咱还有别的事情做。”

    马东两手一摊道,“反正让我出力气没问题,但得有人跟我说怎么做。”

    挖地窖是技术活,一般人整不好半途就会坍塌,活埋上一两个人纯属正常。

    而且,即使侥幸挖通了,还得保证不会闷死在里面。

    所以,稍微有点脑子的,都不敢贸然做这活。

    保庆走到一个瘦小的年轻人面前,大声道,“杨老实,你来干这活。”

    曾老实原本抱着胳膊,蹲靠在墙边晒着太阳,见保庆巨大的身影走过来,很有压迫感,紧张的道,“我只会挖井,不会挖地窖。”

    他原名叫杨伟,在保安队是出了名的木讷,平常又不怎说话,很没有存在感,所以大家便都称呼他做杨老实。

    杨老实是真老实,大家不愿意欺侮他是因为没什么成就感,所有很少有人搭理他,但是,镇公所一旦有东西坏了,需要修理的时候,肯定要找杨老实的。

    小到桌椅板凳,大到屋顶、马舍,没有杨老实不会的。

    甚至在学校宿舍的建设过程中,只要他说的,邱文就一定听。

    最神奇的是,这俩性格差不多的人,居然成为了朋友!

    邱文经常请杨老实去家里喝酒,还一喝就是半宿,这是保安队其他人甚至连纪墨都没有的待遇!

    许多人都好奇,这俩榆木疙瘩在一起都说啥?

    保庆道,“挖井和挖地窖有什么区别,不都是挖洞吗?

    再说,平常看你喜欢鼓捣一些东西,会的肯定比咱多。

    就你来指挥,你说怎么挖,大家就听你的指挥,这不就行了呗。”

    “要东西。”曾老实很为难,但是又不好说个不字。

    “要什么东西尽管说,现在就去买。”保庆拍着胸脯道,“一定给你买回来。”

    曾老实道,“簸箕、筐、大锤、铁锹、铲子、绳子、铁钉、石灰、一百多个木板、五十个木桩、....”

    林林总总说了一大堆。

    保庆听他说完后,好奇的道,“别的东西我还能理解,你要那么多木桩做什么?”

    曾老实道,“天冷有冻土,不打桩就得塌。”

    保庆道,“行,等会就去买。”

    毫无缘由的,他对杨老实有种莫名的信任。

    “哎,饿死我了,”纪墨背着手慢慢悠悠的从办公室里走出来,然后问,“早饭做好没?

    有什么事情,咱先吃饱饭再说!

    你们都是要成仙,不吃饭?”

    众人面面相觑,然后望了望厨房的烟囱,最后有人不死心的钻进了厨房,居然是冷锅冷灶!

    “镇长,”臧二叹口气道,“驼子和瘸子都没回来!”

    厨师不回来,谁做饭?

    “我回来了。”包大头从外面回来,一手捏着两个包子,一手拿着油条,嘴里还塞着东西,含糊不清的道,“老容越来越缺德了,肉包子里居然没有多少肉!”

    纪墨舔舔嘴唇,本来想从他手里接过来一个包子,但是想到那双手接触过将老鸨的脑袋,就忍不住打个寒颤。

    保庆却毫无顾忌的从包大头手里夺过来包子,一口咬上去,一边吃一边道,“以后看谁还能说大头是傻子!”

    傻子都知道自己花钱出去买吃的!

    反而聪明人在这里扎堆坐着,饿的前胸贴后背,没有一个肯动的!

    这简直连傻子都不如!

    纪墨叹口气道,“谁去买点吃的?”

    保庆对杨老实道,“你跟我一起去吧,看着需要什么东西,一起买了。”

    杨老实点点头,没有做反对。

    保庆又招呼五个人,拉着四辆板车往镇上去。

    臧二凑到纪墨跟前道,“镇长,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纪墨好奇的问。

    “麻三,”臧二道,“这老小子不能就这么走了吧?”

    纪墨白了他一眼道,“谁让你们天天欺侮他来着,现在人家走了,你还说个球!”

    臧二讪笑道,“要不我去找找?”

    麻三真要是这么这了,他心里还真是空落落的。

    纪墨问,“你能去哪找?那家伙跑的那么快,一般人估计追不上。”

    臧二愁道,“说的也是。”

    纪墨道,“你去镇上打听下消息,特别是各家老财主的情况,哦,对了,看看何家那边怎么样,如果人家要走,咱们得随时跟着出发。

    做人啊,要重承诺。”

    “是,是。”臧二心说,这还不是看在钱的份上?

    谁能不了解谁,何必说得这么冠冕堂皇!

    纪墨喝完半杯茶后,依然忍不住困意,不管保安队宿舍的脏乱,往炕上一趟,这一觉睡醒过来,保安队的烟囱已经冒烟。

    早饭吃完了,大家正忙着做中饭。

    “镇长,你醒了?”臧二把早就泡好的茶端到了纪墨的手里。

    “谢谢。”纪墨打着哈欠,先喝点茶,然后抄水洗脸,整个人精神不少。

    午饭做好后,纪墨连着干两大碗饭,正打着响嗝的时候,就感觉哪里不自在。

    “镇长......”马东笑呵呵的道。

    “我.....”纪墨看到他递过来的烟,想说一句自己不抽烟来着,但是还是忍不住接着了。

    一根烟抽完后,神清气爽。

    完了!

    心里嘀咕一句后,恨不得扇自己一巴掌!

    果真是跟好人学好人,跟王八学咬人,在保安队这样的地方,他做不到出淤泥而不染!

    他以前多纯洁的一个人啊!

    “镇长,何家今天不走。”

    臧二把续上水的茶杯交到纪墨手里,笑着道,“准备过两天和梁启师、朱家、曹家、刘家这些人一起走,人多,声势也大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