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庶道为王 > 105、忘恩负义
    忍不住抬高声音道,“祁大姐,我跟你提个人,你该还有印象吧?”

    “谁?”祁沅君笑着道,“你尽管说就是了。”

    “麻三,麻烦的麻,”

    纪墨一边说还一边张望,“三呢,是不三不四的三,我给你说啊,这个人呢在做人方面......”

    “镇长,镇长.....”

    纪墨还没说话,就听见了熟悉的喊声。

    “梁镇长,正到处找你呢!”

    麻三从一条巷子里钻出来,生怕纪墨听不见,或者是怕纪墨在祁沅君面前乱说话,嗓门非常的大。

    近前后,他被纪墨看的浑身发毛,愣是低着头,不敢对视。

    祁沅君同样看向麻三,掩嘴道,“这位大哥帮我那么多,我可不是忘恩负义的,就那么快忘记的。”

    纪墨还正要说话,再次被麻三打断道,“镇长,赶紧去吧,时间紧着呢。”

    从始至终,就没敢抬头看祁沅君一眼。

    “那回见。”

    纪墨朝着祁沅君和张一茹拱手告辞。

    来这里的目的就是找麻三,如今任务完成,自然不再多停留。

    转身出长长的巷子,到街后上才对着麻三没好气的道,“你会藏,你会躲,你继续啊,跑出来干嘛?”

    “镇长,”麻三委屈的道,“你不该和她说那些话的,万一......”

    “我说什么了?”

    纪墨笑着道,“我只是问她还记得不记得你,麻三,要我说,你也是个没出息的,人家未嫁,你未娶,碍不着谁,你大胆追求就是了。”

    “就是,”臧二附和道,“那朱家马上就要跑路,以后回来不回来还不肯定呢,你得抓紧机会了。”

    麻三道,“我这身份.....”

    他有这自知之名!

    纪墨一边走一边道,“我认命你为镇公所对外联络处处长,这总可以了吧?

    别再说什么身份不身份的了。”

    “真的?”麻三蹦跶的老高,甚至有点不敢相信。

    “不涨工资的,”纪墨就是为了安慰他,想不明白瞎高兴什么劲,“就是个空头职位,你要是乐意,我这个副镇长给你都可以。”

    麻三嘿嘿笑道,“不用,不用,你永远是镇长,那我能管人不?”

    “你爱管谁管谁去!”纪墨不屑,看谁肯听你的!

    “镇长,镇长,那我呢?”臧二急不可耐的道,“镇长,我也想有个官当当!”

    麻三都能当官,凭什么他就不能?

    纪墨瞪了他一眼道,“你想当什么,将老鸨没了,春风院还差个老鸨,你要不要去当啊?”

    “镇长,这当龟公的事情,我才不干呢!

    丢先人脸!”

    臧二认真的道,“镇长,我不要什么大官,跟麻三差不多就行。”

    纪墨心说,你还要什么大官?

    老子最大也就是个副镇长,你还想大过老子去?

    被他缠不过,随口应付道,“那就封你为卫生处处长。”

    “卫生处?”纪墨走了,臧二还在琢磨,卫生处是个什么东西!赶忙追上道,“镇长,这是管什么的啊?”

    麻三笑道,“你不见学校门口贴着的啊,讲卫生爱学习?”

    “镇长,我不想去打扫卫生啊!”臧二抱屈道,“镇长.....”

    “爱当不当。”纪墨被这俩货聒噪的耳朵疼,“”吊死鬼戴花,死不要脸了”

    “我当,我当!”臧二看纪墨不耐烦,急忙应了。

    有官当总比没官当强吧!

    在老家,哪怕是村长都可以在方圆几里地横着走的!

    何况他现在是镇子里的处长!

    可惜祖坟不在这里,不然他得去放几挂鞭炮,请几桌酒席,庆贺一番!

    纪墨问麻三,“你刚才说梁启师找我,真的?”

    麻三道,“派了刘老能出来寻你,刘老能从镇公所跑到你家,又从你家到学校,都没看到你人,这会不知道在哪呢。”

    纪墨道,“你去找找看,跟着他走。”

    麻三点点头,转身就跑了。

    没多大会,就引来了驾着马车的刘老能。

    纪墨上车,一起往何家去。

    何家门口停着二十多辆马车,小厮、护院、马夫都聚在场地上打牌,纪墨有心过去掺和一下,试试手气,但是脑袋刚伸过去,就被刘老头给拉走了。

    “老疙瘩,就等你了。”

    刘老能心里直叹气,拖拖拉拉这么长时间,自己回头又得挨骂。

    纪墨信心满满的走进客厅。

    客厅两边坐着本镇最有权最有钱的四十多号财主,许多都是纪墨没见过也不认识,甚至都没听过的。

    他本以为会有自己发言和表现的机会,却想不到连个落座的机会都没有!

    何耀宗通知他,后天出发,因为得了朱家老三在二道山的教训,大家不去霍龙门市,而是直接出海,保安队沿途护送到东方港。

    事成之后还是五千块大洋,并且爱去不去,各家聚在一起有千把号人手,保安队只是锦上添花!

    纪墨有点生气,老子昨晚才救过你全家的命!

    这还没哪跟哪呢,就开始过河拆桥了,你这做人很有问题啊!

    他很想有骨气的说句不去!

    但是,终究还是没开口。

    何耀宗咳嗽了一声,抿口茶,笑着道,“老疙瘩,这钱我提前给,你们也提前置备点东西。”

    “听老太爷的。”纪墨心不甘情不愿。

    出了何家,门口寻一圈,也没见到刘老能,居然没有马车送他了!

    三个人回程全靠双脚。

    纪墨边走边骂。

    一路上,臧二不停的对纪墨鼓动道,“镇长,咱们可以把保安队扩张了,三十几个人也太少了。

    万一发生点什么事情,根本顶不上大用。”

    纪墨道,“为什么老行头也要跑路呢?”

    完全没有必要啊!

    “镇长?”

    臧二着急了,俩人聊的明显不是一个话题啊,“咱们可以先招个一百号人,现在来的外地人越来越多,不怕招不到人。”

    纪墨道,“养不起!”

    跑路不跑路,他现在还不确定,哪里有功夫操那么多闲心。

    “镇长,”臧二紧随其后道,“兄弟们暂时手里都有钱,镇公所的那笔钱大家暂时可以不分,用来扩充保安队,足够用的。”

    “你们有这觉悟?”纪墨诧异的停下来脚步,“一人分下来可有不少钱啊,谁能舍得了?”

    臧二笑嘻嘻的道,“镇长,这是兄弟们都商量好的,各家都有老人和孩子在,如果这里都不安全了,大家以后还能往哪里去?

    唯一的办法就是让咱们自己拳头硬,不能任由人宰割啊。”

    纪墨没好气的道,“还有部分老光棍呢,你们不能把人家代表了吧?”

    臧二道,“镇长,在你的英明领导之下,保安队发展的越来越好,不管是保庆,还是麻三,那不得跟着水涨船高?”

    他把“卫生”俩字忽略,好歹是个处长了,手底下怎么也得管几个人吧?

    出门前呼后拥,那不是很风光?

    这不止是他,也是是保安队大部分人的迫切需求!

    “镇长,我也同意。”麻三咧嘴道,“咱们这点确实少了,比如昨个晚上确实是运气,要是在白天,估计赢不了。”

    他跟臧二的心思一样,做光杆司令有什么意思?

    ps:出来混,迟早要投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