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庶道为王 > 112、无好人
    “所以,你们白天那么自信满满,全是吹牛了?”

    纪墨抹了抹头上的冷汗,没好气的道,“怎么说的,做人要低调,现在怎么样,脸疼不疼?”

    贾海利见纪墨望向他,便得意的道,“镇长,我早就跟你说过,我这耳朵好使着呢!

    就你还不信?

    你说你光指望他们,他们就什么问题都没看出来!”

    最后还是得靠他贾海利!

    保庆啐一口道,“瞧把你能的,等会你打头阵,行不行?”

    贾海利讪笑道,“保庆哥,我没你这么英雄,你放心,我给你在一旁掠阵,替你助威。”

    众人皆是瘪瘪嘴,没有一个人肯信。

    这家伙不是一般的胆小,哪怕是下河给马刷毛,都是不肯轻易换位置的,生怕踩到不知道的暗坑把自己给淹死。

    吴友德把马拴好后,紧跟着道,“人拿住没有?”

    旁边的邱陵道,“我爸和我叔去了。”

    吴友德正要说话间,贾海利突然道,“有人来了。”

    “谁?”吴友德眯缝着眼睛,拿起靠在墙上的长枪,直接拉杆,对着墙头上的两个黑影,黑影没有回应。

    等两个黑影跳下来墙头,他才冲着已经冲过去的保庆喊道,“自己人。”

    保庆收住脚,放下拳头,问道,“邱武?”

    “是我。”邱武点着烟后,顺手用手里的火柴把窗台上的煤油灯点着了,院子里一下子亮起来。

    吴友德问,“人呢?”

    邱武道,“直接沉河里去了。”

    齐备着急道,“万一......”

    “没有万一。”吴友德笑着道,“他哥俩沉下去的人,就没有一个飘上来过。”

    向来很少说话的邱文突然冷冷的道,“你要是怕被人发现,你可以再给捞上来。”

    “得,你说了算。”齐备不再言语。

    纪墨从麻三那里要了根烟,坐在办公室里,两只脚搭在桌子上,抽自己的烟,不去管他们的事。

    因为自己有一项许多人没有的高贵品质,那就是自知之明。

    起码能保证自己不会死于“无知”。

    “镇长.....”麻三把一杯茶放到了纪墨面前的桌子上。

    “干嘛?”纪墨感觉麻三的眼神有点瘆人。

    “镇长.....”麻三好像有什么难以启齿的事情。

    “你这是恋爱了?”纪墨凭着直觉问。

    “恋爱?”麻三琢磨会新词后,讪笑道,“她对着我笑了!”

    “谁?”纪墨随口问完,紧接着就反应过来了,接着道,“是祁沅君对着你笑了?”

    “是的,”麻三跟着小鸡啄米似得点点头,兴奋地道,“你不是回去了嘛,我就去老陶家旅店打听消息,顺路,刚好就那么巧,让我给碰到了,她先对我笑的。”

    “没说话?”纪墨问。

    “镇长,我不敢!”麻三摇摇头。

    纪墨嫌弃的看了他一眼,笑着道,“以我的经验是早表白,早安心。”

    “这话是什么意思?”麻三本能感觉到这不是好话。

    怎么听着有点早死早投胎的意思呢?

    “就是让你胆子大一点,没别的。”纪墨笑着道,“不要小的跟老鼠一样。”

    麻三想冲他翻个白眼,你也好意思提胆量?

    正要说话的时候,保庆在院子里喊大家收拾东西走人。

    麻三赶忙跟纪墨拱手走人,他是要打前站去探路的,这是大家这些日子配合起来的默契。

    纪墨把一杯茶慢慢悠悠的喝完,上了等候在门口的马车,驾车的自然还是朱大富。

    正要钻进车厢里躺着,保庆便屁颠屁颠跑过来,不等他说话,纪墨便直接道,“你放心,我绝对不掺和,你们该怎么办就怎么办。

    如果搞砸了,麻烦提前通知一声,我好来得及跑路。”

    保庆笑道,“镇长,你放心,一定办的漂漂亮亮。你只要坐在马车里,还是像平常一样.....”

    “运筹帷幄,主持大局。”纪墨知道这帮子没文化的说不出新鲜词,所以倒是接话也快。

    “是,是。”保庆说完,跃上马,跟上前面的队伍。

    朱大富架着马车,晃晃悠悠的吊在队伍的最后面,过了溯古河的大桥,继续走了十几里地后便不再动,一个劲的在那抽烟锅子。

    月亮高挂,繁星满天。

    茂密的林子却遮挡住了所有的光芒,到处依然是黑乎乎的一片,唯一的亮光便是朱大富的烟锅子。

    “他们人呢?”纪墨等的有点着急。

    “这些土匪太贼了,居然分开住,得挨个端了,咱们就等着吧,”朱大富笑着道,“汇合后,一起往山上,直奔老行头工棚那里。”

    纪墨道,“他们这不能分开去吧,人单力薄,别出什么事。”

    他真怕保庆这些人大意了。

    朱大富笑着道,“有什么好怕的,咱手里有刀有枪的,打伏击一打一个准,耐心等着吧。”

    纪墨听见他这么说,也就不再多言。

    就这样不声不响的坐在车架子上,夜凉,不时的还下车活动两下。

    “老疙瘩。”

    “嗯?”纪墨笑着道,“是不是他们快来了?”

    “你可不能走。”

    “我在这好好地呢,往哪去?”纪墨搂着肩膀道,“这黑灯瞎火的,走路回去,我怕累死。”

    而且还要经过一片乱葬岗,刘小成就经常在那挖坑埋人。

    刚才来的时候,他还看见了磷火。

    “老行头他们都不是玩意。”朱大富很突然的道。

    “老行头啊,我知道,听说经常克扣工钱,他们给他起的外号叫祁扒皮。”纪墨叹口气道,“没那个狠心,他也发不了那个财。”

    “我跟你说啊,你可不能跟旁人说了。”朱大富犹豫再三道,“一定不能说了。”

    “既然是秘密,那就别说了。”保守秘密什么的,最累了,纪墨不乐意。

    “在大前年的时候,我亲眼看见老行头埋外地来的流民了,三个人,活的。”朱大富还是不管不顾的说了。

    “什么?”

    一只鸟从林子里扑棱出来,在半空中尖叫,把纪墨吓了一跳,左看右看,可惜黑暗中什么都看不见。

    “他有时候不想给工钱了,或者谁得罪他了,就是这么干。”朱大富肯定的道,“他不是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