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庶道为王 > 113、朱大富的秘密
    “老行头没得罪你吧?”纪墨觉得朱大富说的夸张,脑子里回忆起来老行头,怎么看都不像变态!

    “他让人刨树根,树根拿出来,人就在里面站着,他就一铁锹剁了人脑袋,”朱大富的声音依然平静,“老疙瘩,你是没看啊,那血飚的可厉害了。

    我从来没见过人的血可以窜的那么高的。”

    “你说的是真的?”纪墨脊骨发凉。

    他不止一次和老行头单独待在一起过。

    冬天带着保安队帮老行头往河里抛木头的时候,如果当时的老行头不想给钱,那么他都可以想见自己当时的后果.....

    朱大富道,“老疙瘩,我就跟你一个人说,旁人都不知道。”

    “你放心吧。”纪墨保证道,“我谁都不说。”

    他怕被老行头知道了灭口啊!

    朱大富满意点点头,又接着道,“梁启师也不是好人。”

    “他又怎么了?”纪墨紧张的问。

    朱大富用幸灾乐祸的语气道,“他家姨太太偷人,他抱着姨太太给扔井里了。”

    “这你也看见了?”纪墨问。

    朱大富道,“没看见,我是听我老子说的。”

    “哦。”纪墨一时间心情复杂。

    朱大富又道,“不是好人。”

    纪墨不再言语。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不远处的岔路口传来了马蹄声。

    朱大富甩了下马鞭,跟着一起往北去。

    刚没走多远,又是一阵马蹄声,跟着他们的马车后面,纪墨听说话声好像是马东。

    山路陡峭,纪墨再次经历颠簸,行到一半的时候,朱大富便喊他下车。

    等他下来,发现身边一个人都没有了。

    “老朱!”

    “朱大富!”

    “你奶奶个腿.....”

    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纪墨这双勾魂小眼简直是没有一点用处!

    枪声在林子里回荡,好像就在不远处,又好像就在近处,砰砰想个不停。

    又是一阵马嘶鸣声响起。

    纪墨有过之前的两次经验,其实本不必要害怕的,但是身体不受神经本能的控制,最后还是吓得躲到一根大树后面。

    现在就剩下他一个人,由不得他不怕!

    “镇长.....”

    纪墨刚听见声音,就发现有人在拍自己的肩膀,吓得一声尖叫,四肢乱挥,乱踢。

    “我....”

    “贾海利!”纪墨骂道,“怎么哪都少不了你!人吓人,吓死人的!”

    “镇长.....”贾海利举高了手里的马灯道,“我是来接你的。”

    “结束了?”纪墨问。

    贾海利道,“那工棚里统共十七八人,门口俩放哨的,朱大富一枪一个,剩下的都在屋里睡觉呢,衣服都没来及穿。

    枪子没打偏,全打到一个洞里,血流成一股。”

    纪墨跟着他身后,走了有二十来分钟,最后在一处长形木屋处停了下来。

    保安队的人兴高采烈地收拾战利品,箱子、枪支、马匹自不必说,甚至连土匪身上的衣服和鞋子都没有放过。

    包大头正在试一双黑色的皮鞋,在那走来走去,兴奋的道,“镇长,你瞧瞧,这双鞋我穿着怎么样?”

    “挺好。”纪墨不愿意扫他的兴,毕竟对于包大头这样的大脚来说,想找合脚的鞋简直太难了。

    “镇长,你先在这歇着,等兄弟们整理干净,咱们就一起回去。”臧二知道纪墨胆子小,就特地把木屋的门合上,引着纪墨坐在一处木头桩子上。

    纪墨离着老远就闻着腥臭味,确实不愿意进去,再次从麻三那里要了一根烟。

    保安队的动作很快,把收拾完的东西搬上马车后,往木屋里扔了两根火把,不一会儿,木屋便噼里啪啦的烧着了。

    即使已经下了山,纪墨坐在马车上透过密密麻麻的山林,凶猛的火焰在漆黑的夜空中依然显得格外明亮。

    “镇长,这次是真发财了。”保庆骑着马与朱大富的马车并驱而行。

    “挺不错。”纪墨显得无精打采,他想明白,为什么大家要放着好好地日子不过,而非要打打杀杀呢?

    “你说将老鸨也真是够有钱的,镇长,你猜猜到底有多少?”保庆心情越发高昂。

    “有多少钱也换不来人命啊。”纪墨感慨道。

    “镇长.....”保庆很识趣的不再言语。

    他知道他们这镇长又犯病了。

    到镇公所的时候,纪墨没跟着进去,而是让朱大富直接送自己回家。

    刚躺下去,还没眯瞪多长时间,门被敲响。

    看看怀表,居然已经七点钟了。

    “镇长,何家已经派人来催了。”麻三看到纪墨打开门,就急忙道,“兄弟们也收拾的差不多了。”

    纪墨点头应好,刷牙洗脸,动作很快。

    镇公所门口,三十多匹列成好几排,热闹的很。

    纪墨终于看清楚了昨晚从土匪那里抢过来的马是什么样子,瘦弱、矮小,不精神,与镇公所原本的索契马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贾海利跑过来道,“镇长,这些都是南方马,虽然看着不怎么样,但是耐力好,用来驼货肯定不错。

    朱大富还好意思吹牛他懂马,完全不识货!”

    纪墨从保庆手里接过来一个包子,咬了一口后,一边咀嚼一边问道,“家里都留谁?”

    虽然有地窖,但是他还是不放心,必须得有人留守,不然要是出点什么事哭都没眼泪。

    保庆道,“邱家那哥俩就准备住这里,还有朱大富,他们三个就够了,其余兄弟全部带走。”

    纪墨道,“那就这么定了。”

    何家长长的马车队伍已经过了溯古河的桥头,纪墨便不再耽误,上了贾海利驾着的马车,不紧不慢的跟着何家的车队。

    看到何家管家赵贵过来,纪墨便道,“赵管家,你们这是至少有七八十口人吧?”

    赵贵昂头道,“何止,一百多呢,就这还没走完。”

    纪墨问,“家里还有留守的?”

    赵贵道,“一年之计在于春,再怎么样,也不能这一季的地给耽误喽!

    老疙瘩,我跟你说,这一路上,你只用盯着咱们,旁人你不用管。”

    纪墨笑着道,“你放心,我明白。”

    何家出的钱,他保安队就不能给别人家服务!

    ps:求订阅,求票,求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