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庶道为王 > 118、包大头的媳妇
    听见外面的动静,回过头,流着哈喇子,看到了正在门口站着的纪墨。

    大声而又热情的道,“镇长,我找着老婆了。”

    好像是显摆似得,走过来非要拉纪墨进屋去看一看。

    纪墨赶忙退后一步,他是有教训的,保安队的人各个力气大,手劲大,他根本吃不住力。

    日子久了,保庆、齐备等人会收着点,唯一收不住的是包大头!

    这家伙根本就没有这个意识,无论纪墨说多少次,他都记不住。

    所以,纪墨对他的警惕心特别的高。

    “别过来,有话咱们好好的说。”

    纪墨说完,又接过来麻三递过来的茶杯,张望一圈道,“该干嘛干嘛去啊,在这里耗着干什么,早点休息,明早起来就回家。”

    齐备指了指屋里,低声道,“镇长,那是我们的炕,我们这眼皮子都打架。”

    女人和孩子给占着,不处理好,他们就没睡觉地。

    纪墨离着老远就闻着浓重的酒味,便道,“酒没少喝吧,下河里洗个澡,散散酒味,去去臭汗,晚点再回来。”

    齐备和保庆挥了挥手,保安队的众人都要散去。

    纪墨却又喊住已经踏出门槛的臧二道,“你留下,说说到底是什么情况?”

    找个媳妇也就罢了,怎么还有个孩子呢?

    真要喜当爹啊!

    包大头脑子糊涂,同意就同意吧。

    关键包家不止包大头一个人,还有包家老太太呢。

    包家老太太能允许儿子娶媳妇还带拖油瓶?

    她儿子脑大脖子粗,脑子还不好使,可架不住是亲儿子,在亲娘的眼里那就是最好的!

    不是什么姑娘都能随便嫁给她儿子的!

    这要是回去了,包家老太太还不得站镇公所门口骂?

    大家丧了良心,把她儿子给坑了。

    纪墨到时候有理也是说不清。

    臧二跟着纪墨往外面移了移,保证屋里的人听不见后,才小声道,“往山脚那边去,有好多好多的窝棚、旧房子,都是活不下去的穷人家。

    岑久生带大家去,不少都是死男人的,有的还带一两个孩子,谁也不愿意做这冤大头。”

    纪墨没好气的道,“你们不做冤大头,让他做?”

    臧二委屈的道,“镇长,拦不住,是真的拦不住。谁再多说一句话,他就要打人了。说不得,也不能说。”

    在这一点上,他就非常的佩服纪老疙瘩。

    无论纪老疙瘩怎么说,怎么骂,从来都不见包大头恼。

    纪墨道,“那真要给他找,也得给找个像样的啊。”

    臧二苦着脸道,“镇长,你别埋怨我们啊,这也是他自己选的,人家中间人给介绍了黄花大闺女,他不要,就选这个。

    要不,怎么说他是个傻子呢!”

    纪墨问,“怎么非选这个呢?”

    刚才因为灯光暗,他瞧的不太仔细,只觉得五官挺周整。

    但是,不至于一下子就把包大头给迷住了吧?

    臧二道,“镇长,说出来我都怕你不信。”

    纪墨对于他们学他说话早叫形成免疫了,只得无奈的道,“那你说呗。”

    臧二继续道,“中间人带过来三家,其得人看到包大头这光脑袋,蛤蟆眼,都吓得不轻。甚至都不敢正眼看大头。

    这女人牵着孩子过来,大头一眼相中,就非她不娶。

    我们拦着,他就一个劲的说这女人冲他笑了。”

    “就因为冲他笑了?”纪墨跳脚,这他娘的是什么鬼的理由?

    “镇长,真不怪我们。”臧二努力的撇清自己在里面的责任,“你说,都是一个槽里吃食的兄弟,谁能坑他啊。”

    纪墨问,“孩子多大,是个女孩吧?”

    臧二想了想道,“五六岁的姑娘,没见说过话。”

    纪墨朝他摆摆手道,“你去洗澡吧,我进去看看。”

    臧二走后,在一边站着始终未离开的麻三道,“镇长,要不你去休息,我来想办法把女人弄走,明早包大头看不见,也就消停了。”

    “包大头是什么性子你还不了解?你不怕他撕了你?”纪墨问。

    “那镇长,我再给你续水。”麻三听见这话,吓个哆嗦。

    纪墨摇摇头,迈着步子进了房间,直接走向女人和孩子。

    女人再次看到一个光头,不自觉的又把身子往炕里挪了挪。

    纪墨摸摸光溜溜的脑袋,现在不但成熟,而且还挺能吓唬人。

    就是不知道思密达在哪里,要是能割个眼角,就非常完美了。

    “不用怕,我们是从溯古镇过来的,不知道你听过这地方没有?

    我的意思呢很简单,你要是不愿意,我们不强迫你,你可以走人的。”

    纪墨见包大头要说话,朝他瞪了一眼,示意他闭嘴。

    “我没钱赔,孩子奶奶把钱拿走了,她是不会还的。”女人终究缓缓开口道,“我娘俩就是这命。”

    离得近了,纪墨大概能够看的仔细一点,一身蓝色粗布衫,虽然全是补丁,但是干净,脸色疲惫,可秀气。

    最吸引人的是开口时候那一口洁白的牙齿。

    纪墨的第一反应是,这不是普通人家出来的。

    普通人家是不大可能养出来这一口白牙的,许多人面上看着干净,可是一张口,什么都露馅了。

    当然,也不是说有钱人的牙齿一定好,像何耀宗这种老财主,常年大烟泡子,一口黄板牙。

    只是,如果条件差了些,想要一口好牙是比较难的。

    “大姐,你怎么称呼?”纪墨问。

    “我叫黄半安,孩子的爷家姓陈。”女人面无表情,“溯古镇我知道,就在这条河的上面,离这里不远。”

    “这夫妻呢,看缘分,”纪墨指着包大头道,“这我兄弟,他听我的。你要是不乐意,咱们不强求。

    你要是想走,不拦着,那几块钱,就不要了。”

    “我能往哪去?”黄半安问。

    “这孩子奶奶家啊。”纪墨道。

    黄半安摇摇头道,“她能卖我一次,就还能卖两次,卖哪不是卖,有什么区别吗?”

    纪墨让麻三给递过来一根烟过来,点着烟后远离黄半安怀里的小孩子,打开窗户,对着窗户外吐完一口烟圈后,回过头道,“黄大姐,这我真帮不了你。

    你要不回去和孩子奶奶好好商量?”

    黄半安坚定的摇摇头道,“不用。”

    纪墨道,“我这兄弟,脑子有点不清不楚,你能看得出来吧?

    我觉得你随便找一户人家,也比他好吧?”

    “镇长!”一直没说话的包大头终究忍不住了,不乐意的道,“我要娶她。”

    纪墨安抚道,“咱家还有老太太呢,你自己做主了,回去你娘不揍你?”

    包大头大声的道,“我娘说了,买马不问缰,娶妻不问娘。我自己做的了主。”

    纪墨愣了,边上的黄半安忍不住笑了。

    纪墨耐心的道,“大头,娶媳妇是大事,养孩子也是大事。”

    包大头道,“镇长,我养得起。”

    “大头,你娘有没有和你说过,强扭的瓜不甜,是不是?”纪墨见大头不言语,再次看向女人,问道,“看你什么意思了,你要跟着我们也可以。

    但是得说好,他家里有老人,这还得经过老人同意。

    如果不同意的话,我也给你安排个地方。

    保证饿不死。”

    学校的食堂宿舍还差个厨娘兼打扫卫生的。

    倒是可以安排进去。

    黄半安点了点头道,“我跟你们走。”

    纪墨道,“那就这么办吧,麻三,给另外安排一间房,明天早上跟着一起走。”

    黄半安道,“谢谢,镇长。”

    她倒是随着包大头和麻三喊了。

    纪墨又问,“饭吃了没有?”

    黄半安为难的看了看怀里的孩子道,“镇长,我是无所谓,孩子还小,不能让她饿着。”

    纪墨对包大头道,“还愣着干什么,门口就有面馆子,赶紧带人家去吃饭。”

    包大头乐得嘿嘿直笑,蹲下身子,伸手就要抱黄半安身上的孩子,孩子被吓得往女人怀里缩。

    “让叔叔抱着,妈妈没力气了。”黄半安犹豫再三,还是把孩子交到了包大头的手里。

    包大头不管不顾直接把孩子架到了自己的脖子上,让孩子骑着。

    而黄半安提心吊胆的跟在身后,两手虚扶,深怕孩子掉下来。

    纪墨看着这幸福的“一家三口”出了货栈的院子,哭笑不得。

    不知道这是包大头的运气,还是霉气。

    最好怎么处理,还是要回去看包家老太太的态度。

    按照纪墨的意见,保安队的人都在河边呆着,点亮马灯,洗澡的洗澡,抽烟的抽烟,甚至还有买了酒在那继续喝的。

    驼子看到包大头后起哄道,“大头啊,干嘛去!这是带媳妇去哪里啊。”

    包大头听出来驼子嘲讽的意思,回过头,恶狠狠的道,“驼子,我要揍你,你不能哭。”

    驼子的嘴巴一下子就严实了。

    他有时候怕保庆和齐备,但是相处熟悉了以后,大家现在也和兄弟差不多,真恼起来,他相信保庆也不会下重手。

    但是,眼前这个包大头就说不准了,毕竟是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

    齐备插话道,“大头,你要揍我吗?”

    “打不过你。”包大头气呼呼的扭过头,带着黄半安去了离这不远的一家面馆。

    纪墨老早就睡去,但是半夜里却是被炮声惊醒了。

    正要询问怎么回事的时候,麻三跑进来,大喊道,“不好了,镇长,这仗打起来了,噼里啪啦的,估计咱们一时半会儿走不掉。”

    纪墨问,“谁跟谁打?”

    麻三直摇头。

    他也不知道。

    货栈的伙计院里院外,楼上楼下的大喊,让大家跟着他进山躲着。

    纪墨毫不犹豫招呼保安队的人跟上,至于马匹,那是根本顾不上的。

    先把人保住再说。

    山道狭窄,不止保安队的往山上挤,本地的居民也一窝蜂往山上去。

    上了山后,居高临下,大家才发现,火炮是从海面上打过来的,甚至一度落到了货栈门口的河里。

    城里火光通天,枪声也不断。

    到处是人,乱糟糟的,包大头一手牵着黄半安,一手抱着孩子,凡是碍着他路的,全被他推搡到一边,众人敢怒不敢言。

    凑到纪墨跟前道,“镇长,不好了,马跑了。”

    纪墨问,“不是全在马厩吗?”

    麻三道,“肯定有人趁机出来捞便宜,不是稀罕事了。”

    说完一把拽起边上蹲着装鸵鸟的贾海利,“走了,你不去,那么多马,谁能赶回来。”

    带着麻三、齐备、杨老实等人再次下山,当然,也少不了跟屁虫一样的杨八指。

    纪墨蹲坐在地上,看了看边上的马东、瘸子、柯守义,心里终究安心不少。

    “真是倒霉,早知道昨天就走。”柯守义近四十岁,是保安队年龄最大的一个,一脸晦气的道,“不管今晚谁赢,明天肯定要封城的。

    不好出去的。”

    驼子道,”老柯,记住镇长的话,遇到事情,第一件事就是不抱怨,不放弃,你这态度不对。”

    柯守义被噎的说不出来话,只是道,“我就随口说说,给家里孩子买的吃的,再等上两天不得馊了。”

    纪墨笑着听两人斗嘴,并没有插话。

    “老疙瘩,你在这啊。”岑久生从边上挤过来,笑着道,“不要怕,常事,左右干仗,不碍着咱,顶多就是耽误一点时间。”

    纪墨点点头道,“不去你们掌柜的那本看看,我看好几颗炸弹落那边去了。”

    岑久生摇摇头道,“那我就更不能去了,多危险啊。

    我家还有老娘呢,可不想让白发人送黑发人。”

    纪墨问,“会不会西北军打过来的?”

    他想到了晚上刚见过的方静宜。

    岑久生不屑的道,“老疙瘩,这你就不知道了吧,西北军不靠海,没海军。

    怎么打过来?

    难道靠北海里的几条破船吗?”

    纪墨道,“那能是谁呢?”

    岑久生耸耸肩道,“那谁知道呢,等天亮就知道了。”

    纪墨点点头,靠在一颗树上,想睡而又不敢睡。

    耳边的炮声和枪声似乎越来越大,火光也越来越近。

    ps:求订阅,求票....推荐《神话版三国》神话类三国的开山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