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庶道为王 > 121、救援
    他现在最后悔的还是把包大头给放了出去!

    这家伙是个惹事精啊,没事就不能让他出门。

    可后悔也来不及了,自己还是得去给捞回来。

    自从秋名山一役后,床上躺上两年,什么雄心壮志都没了。

    好不容易重活一回,最紧着的就是自己这条小命了。

    绝对不想再重蹈覆辙!

    眼前他是真心不想去的,但是保安队所有人都朝着他看过来,他一下子成了主心骨,成了主角。

    人要脸树要皮,被这么多人盯着,他还没修炼到无敌的地步。

    不去也得去。

    再说,不就是去趟警察局吗?

    应该没什么风险吧?

    麻三低声道,“镇长,这次就带了三万北岭币,还有几十块北岭的大洋,其他的不多。”

    纪墨道,“够吗,你觉得?”

    麻三道,“不知道,镇长,没办过这事。”

    纪墨看向其他人,各个摇头,一问三不知。

    他很理解,保安队里除了臧二、齐备这几个当过兵的稍微有点见识,剩下的在逃难之前,大部分都没出过乡镇,最远的顶多也就是县城。

    许多人这辈子见识过的最大官,可能就是自己这个副镇长和梁启师这个镇长。

    “用不了那么多,”简忠从门外移步进来,“如果不是大问题,几十块钱就可以了,不要太高看他们了。”

    麻三惊悚的看着简忠。

    简忠不好意思的笑笑道,“抱歉,不是故意听的,自小耳朵就比别人好使一些,我也不能随时捂着耳朵。”

    纪墨早就习惯了贾海利这货,所以突然冒出来的简忠,他也没多大意外,只是问道,“不能这么少吧?不准备个千儿八百?”

    简忠道,“如果你是大富大贵之家,他们可能会多要几个。”

    纪墨道,“我们就是普通人,绝对不存在什么大富大贵。”

    简忠道,“那便是了,如果能帮到你,我也是义不容辞的。”

    纪墨笑着道,“那就多谢了。”

    既然简忠愿意帮忙,他没有推脱的道理。

    带着瘸子、麻三、马东、简忠往警察局去。

    路上没有黄包车,没有汽车,只有仓皇和哭泣的人。

    纪墨只能靠马东带路,步行过去。

    越往城里去的,他步伐便越迟疑,因为没有人救,大火和滚烟还在漫延,没来得及跑出来的人,被烧焦了,保持着挣扎时的姿势。

    空气中弥漫着的肉香,只往他鼻孔里窜。

    这种惨重,他越是不想看,越是往他的眼睛里钻。

    “阿弥陀佛,”简忠低声道,“造孽,造孽。”

    纪墨停下脚步,是孩子的哭声。

    路过的行人,不少人都听见了,却是都无暇顾及。

    纪墨对着一处塌了的房子道,“进去看看吧。”

    麻三犹豫道,“镇长,太多了,救不过来的。”

    “能救一个算一个。”纪墨嫌他磨叽,自己钻进了将将要坍塌了房子中。

    “镇长,镇长.....”麻三吓坏了,把纪墨拉出来后,自己进去了。

    马东和简忠也紧随其后。

    不一会儿,麻三抱出来一个七八岁的小姑娘,纪墨接过来全身给检查了一遍,确认没有骨折和受伤的地方才松了一口气。

    麻三道,“这孩子运气,被塞到桌子底下了,其他人都在边上被砸死了。”

    “救命!”

    大概是有人听见了他们这边的动静,开始扯着嗓门喊。

    这一次麻三没需要纪墨多说,和马东等人再次钻入另一栋房子,拖出来一个年轻人和一个妇女。

    年轻人脸上已经看不出来本来颜色,腿上血肉模糊,不过却一个劲的喊道,“大哥,不用管我,求你帮我看看我娘怎么样了!”

    简忠手指在女人的鼻孔底下探了下后道,“不用慌张,没事,只是暂时憋过气了,外面透透气,回头就能醒过来。”

    纪墨往年轻人手里放了两块大洋,安慰道,“我们有急事,暂时没法顾着你,你能不能拿着这钱,让别人帮衬一下?”

    又把边上早就吓得神志不清,只会一个劲哭的小姑娘放到年轻人跟前道,“让她先跟着你,你照应一下,回头我们从这里过来,再来找你们好不好?”

    “恩人!”年轻人道,“你救我出来,已经是天大的恩情了,你放心,我这里能照顾好的,小姑娘是我的邻居,我自我关照。”

    纪墨转过头对麻三道,“回去跟柯守义他们说,让他们全部出来救人,能救多少算多少吧。”

    这一次,他就不顾及什么了。

    本以为西北军攻占这里以后会做点什么,结果他娘的什么都不做!

    全是一帮子王八蛋!

    “那我走了。”麻三把口袋里的钱全部给了马东后,一会儿就没了人影。

    再往前面走的时候,纪墨终于松了一口气,并不是所有的地方都是像刚才那条路那么严重的,许多地方还是完好无损,只有一些震碎的玻璃落满地。

    受灾的只是局部地区。

    一路直接往警察局去,路上遇到了三波西北军和警察设置的关卡,三个人都老老实实地接受检查,遇到刁难的,纪墨都塞钱过去。

    总算是有惊无险。

    东方港警察局的招牌已经摘下,旗帜已经更换。

    但是,里面的人员并没有撤换,警察的着装也没更换。

    人进进出出,纪墨带着马东和简忠进到里面并没有人拦着。

    里面乱糟糟的,有被刚抓来的人,正在接受警察的审问。

    纪墨张望一圈后,并没有看到包大头等人,等了一会后,对着一个眉清目秀的年轻警察询问道,“你好,我是来保人的,不知道这里是哪位负责?”

    “保谁啊?”年轻小警察正了正头上的帽子。

    “包大头。”纪墨道。

    “袭警的那光头佬,”小警察翻开了文件,查询了一遍后道,“早上进来的?”

    “警官,你也能感觉到的,那家伙脑子不好使,”纪墨悄无声息的把十块钱塞进了小警察桌面上的文件里,“你多通融。”

    “袭警可是重罪。”

    “长官你贵姓?”纪墨陪笑道。

    “别跟我套近乎,老子不吃这一套。”

    “是,是,”纪墨再次笑嘻嘻的塞过去五十块钱,“跟这种脑子不好使的家伙计较,你大可不必。”

    他倒是想把自己跟西北军的关系说出来,毕竟他们是西北省大东岭公署旗下的保安队!

    但是,就怕这些警察不认!

    才刚被西北收编,肚子里有没有怨言?

    万一发泄在他们头上,哭都没地方。

    所以,还是老老实实地给钱最好。

    小警察道,“还有两个人呢,脑子也好使?”

    纪墨叹口气道,“长官,我们就是普通人,你高抬贵手!”

    小警察斜着眼睛道,“这可难办咯,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我做不了主。”

    纪墨装作肉疼的样子,又塞过去十块钱后道,“长官,你行行好,都是家里劳动力,有老婆有孩子,这人要是不回去,一家子都得饿死。”

    “你这是怪我?”小警察不乐意了。

    “没有,没有,”纪墨当着小警察的面把口袋底翻了出来,里面是零碎的纸钞全部掏出来,陪笑道,“长官,麻烦了。”

    “行了,行了,”小警察不耐烦道,“瞧瞧你们这怂样,别在这站着,全部给我到门口等着。”

    说着就拿着文件走了。

    纪墨蹲在警察局门口,第一根烟抽完,包大头等人还没有出来,又烦躁的点起来第二根烟。

    第二根烟要烧完的时候,鼻青脸肿的包大头出来了,而他身后的崔更人和田汉民却是完好无损,甚至还非常高兴地样子。

    崔更人躬身道,“镇长,给你添麻烦了。”

    “你们没事就好。”纪墨丢过去一根烟给他,然后对田汉民点点头,“走吧。”

    包大头扯着嗓子喊道,“镇长,我要....”

    “闭嘴!”纪墨赶忙道,“有什么事回去再说。”

    包大头这才不吭声。

    回去的路上,纪墨问田汉民道,“他怎么被打成这样?”

    “镇长,你是不知道他这嘴有多当害。”田汉民只有十六岁,是保安队年龄最小的一个,但是个子很高,而且,还有可能继续长。

    保庆预测,田汉民的身高最终有可能超过他。

    “怎么了?”纪墨问。

    “他嘴巴没个好,人家设卡拦着咱们,崔大哥都给人家两块钱了,啥事都没有。

    他非嘴巴没完没了的骂人,人家才不乐意的,要关着咱。”

    田汉民性子跳脱,说起话来滔滔不绝,“进去了,他还不老实,人家烦什么,他骂什么,祖宗八代的爷爷奶奶,孙子孙女开始,他一个没少骂。

    不打他才怪了呢。”

    “那是你俩拦着我!”包大头气愤的道,“要不然我不可能揍不了他们!你俩以后就不是我朋友了!”

    纪墨没好气的道,“你能快得过枪?

    几十杆子枪,你能躲得过去?

    人家救你命你还没念好,丧良心不丧良心。

    行了,别再说了,回去我再收拾你。”

    到货栈的时候,包大头反而不敢进,摸摸肿胀的眼睛在门口徘徊。

    纪墨道,“又怎么了?”

    包大头努力的睁着怎么也睁不大的眼睛,为难的道,“镇长,这不好看了吧?”

    “给谁看?”纪墨哭笑不得。

    “我媳妇。”包大头大声的道。

    “人家要是在乎你这张脸,就不会准备要跟你回去。”纪墨道,“别磨蹭了,赶紧走。”

    “对哦。”包大头最终还是进了客栈。

    黄半安开始看到包大头这样子没敢认,半晌后才反应过来。

    从麻三手里接过来鸡蛋,哭笑不得帮着包大头敷眼睛。

    麻三对纪墨道,“镇长,他们都去救人了,我留这等你的。”

    纪墨点点头道,“有医院吗?”

    麻三道,“有的,我回来的时候,有两白大褂开着卡车到处收人,车上满满当当的全是人。”

    纪墨道,“那情况还不算太糟。”

    他最怕的便是救出来无人救治。

    咕噜咕噜的喝完两杯水后,把朱家和何家的用来运行李的板车给腾了出来,然后拉着板车到受损最严重的一部分区域开始救人。

    以纪墨为首的保安队的众人,一栋一栋的开始搜索幸存者。

    许多已经烧毁的房子,他们是不寄予任何希望,重点是在那些在炮弹中被震塌了的房子。

    没有任何工具,没有任何仪器,全靠眼睛看,耳朵听,大多数情况下都是漫无目的搜索。

    而且因为没有机械,许多沉重的横梁、碎石全靠人搬出来。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他们搜寻的这个区域以木质结构的房子居多。

    不过效率依然非常的低,救完人后,腿脚麻利的麻三和壮实的田汉民、马东等人负责拉车,把病人送到医院。

    纪墨去医院看过,到处是伤员,有昨晚参战的双方,北岭兵和西北兵,更多的是本地的无辜居民。

    三层楼的医院的床位不够,人手也不够,等待治疗的病人一直从门口排到马路上,不少人躺在那里,在等待救治的过程中,直接没了命。

    因此有的伤者越发焦躁,越来越不讲道理。

    医生被病人骂的没脾气,小护士被人拿着枪顶着脑袋战战兢兢地施药。

    纪墨实在看不过眼,骂道,“该死的不死啊。”

    麻三也没和他商量,和崔更人偷了两件白大褂穿上,装作医生,把那些威胁过医生、打过护士的伤者,一个个哄骗进房间。

    然后从窗口扔到了外面的河里。

    直到有人发现河面上飘了一层浮尸的时候。

    他俩才停了动作。

    纪墨不明所以,带着大家伙准备去救人,发现好几个都是眼熟的,而且都是他恨得牙痒痒的。

    他狐疑的看向麻三等人,麻三当然是不知道的。

    一直忙到下晚的时候,越来越多的本地居民加入了这场行动中。

    有的救起的是自己的朋友,有的救起的是自己的亲戚,更多的是不相干的陌生人。

    而有的伤者被救出来,简单休息后,也参与了这场搜救行动,拖着疲惫的身体,没有一个人有怨言。

    他们记得那个叫纪墨的年轻人说过,如果自己不自救,别人也爱莫能助。

    太阳渐渐落山,原东方港的救火队在经过整顿之后,终于出动,刺耳的铃声响彻整个城市。

    纪墨在河里洗个澡后,坐在炕上,麻三给他端过来饭菜,他一口也没吃下去,直到现在鼻子里还有肉香味。

    ps:老帽最近更新都是八千字哈,求订阅求票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