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庶道为王 > 124、进战壕
    虽然比不上贾海利这奇葩,但是通常情况下也准确的吓人。

    保庆拧着眉毛道,“镇长,这事可能真的躲不过,既然人家说要发通告,还没问你地,说明早把这边打听的清清楚楚。

    现在每条路口都是重兵把手,层层设卡,想出去难比登天。”

    纪墨道,“能不能跟本地人打听一下,看看有什么羊肠小道,咱从小路,绕圈子出去,实在不行,咱们人少,雇两条渔船,偷跑出去,不是也可以?”

    齐备提醒道,“镇长,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纪墨气的拍拍脑袋道,“是哦!”

    溯古镇属于大东岭,大东岭归西北省,他们即使能跑回溯古镇又能怎么样?

    一个秋后算账肯定是跑不了的!

    所以,跑或者不跑,其实没有区别。

    不管是伸头还是缩头,都是一刀。

    臧二道,“镇长,如果北岭军来了,其实咱也不用怕,这不是打海战嘛,北岭军从海面上来,交接不上,再说咱又不是正规军,只是配合罢了。”

    齐备咧嘴道,“傻蛋,我要是北岭军肯定不会从海面上过来,从南边直接派兵,怎么都比船方便。

    再说,你指望正规军当前锋,留着咱们这些炮灰干嘛使?”

    “他娘的。”臧二发现齐备说的是对的。

    纪墨叹口气道,“是我带你们出来的,你说你们要是出点什么事,我可怎么跟你们家里人交代。

    哎,这趟活就不该接的,闹的现在都回不去了。”

    众人听见这话,并没有纪墨想象中的感激涕零,而是都用诧异的眼神看着他。

    “干嘛,都这么看着我,我脸上有什么东西?”

    纪墨不解。

    崔更人笑呵呵的道,“镇长,你这话说反了,咱好歹手脚快,没什么事,大家担心的是你。”

    “啥,担心我?”

    纪墨一想,真是这样,保安队的这帮人好像真没一个善茬,就自己一个是弱鸡,叹口气道,“那到时候你们行你们上?”

    保庆笑着道,“镇长,你还是跟以前一样就行,坐镇后方指挥。”

    崔更人道,“外面的长官们都有轿子做,我们也可以给你抬轿子。”

    纪墨道,“打仗还坐轿子?”

    他是看出来了,这帮人嫌弃他拖后腿。

    崔更人道,“越是大官越是得坐轿子,有的还带着姨太太一起呢。”

    “我就给抬过轿子,一炮轰过来,我们就先跑了,我们那大人没跑出来,脑袋都炸稀碎,我帮着缝了才入的土。”

    包大头拍着胸脯,特别仗义的道,“镇长,你要是跑不过,到时候我背着你!”

    纪墨的脸都黑了。

    众人也没憋住笑。

    货栈里充满了欢快的气氛。

    纪墨道,“咱们的枪都带出来了吧?赶紧找出来擦一擦,别到时候手忙脚乱的。”

    保庆道,“这你就放心吧,都是箱子里放的好好的,取出来就能用,就是要能弄到头盔就好了,也多个保命的机会。”

    纪墨问,“哪里能买得到?”

    臧二笑呵呵的道,“这世道,只要有钱,就没买不到的东西,回头我去西北军那边看看,肯定有倒卖物质的,找三十多个钢盔跟玩似得。”

    纪墨道,“花钱能让咱们不去打仗?”

    “不让咱们去打仗,这有点难,”齐备笑着道,“但是给上官钱,可以不用去当炮灰,如果战事不紧,咱们该怎么逍遥都没人管。

    但是战事吃紧,谁都保不准了。”

    “真的?”纪墨双眼放光,对麻三道,“把身上的钱都带着,以备不时之需。”

    麻三道,“镇长,你放心,都装着呢。”

    “把贾海利换回来,他耳朵和眼睛都好使,用处大。”

    纪墨抿了一口茶后,又看向了在那哼唧哼唧的田汉民和邱陵。

    邱陵不等纪墨说话便赶紧道,“老疙瘩,我不走,我要跟大家同甘共苦。”

    田汉民道,“我也是要跟大家一起,绝对不当逃兵。”

    纪墨没好气的道,“别跟我倔,让你们去就去。”

    在这帮中二少年眼里,眼前的世界还是二维的,方向上还是只有前后左右,纪墨和他们解释再多也是白搭,只有将来多接受社会的毒打,才能明白广阔世界的复杂。

    保庆把指关节捏的嘎嘎响道,“山里有牛羊马三百多头牲口,金银首饰合计有两万大洋,要是弄丢了,你俩仔细皮。”

    邱陵摆手道,“这样的重任我们可担不起,要不让马东他们去?”

    “别废话了,”纪墨不耐烦的道,“你俩收拾收拾就上山,到时候不用等我们,也不用打听我们。

    一旦路通了,你们就找岑久生、郭小白,你们一起回去。

    他们也能帮你们驮东西,赶牲口。”

    邱陵见纪墨神色严肃,就戳戳田汉民让他也别再说话,两个人老老实实地应着了。

    如果把牲口和财务弄丢了,这些人真的会扒了他们俩的皮。

    两个人一人提着一个包袱,老老实实地上了山。

    贾海利、杨老实和杨八指是在太阳的光芒逐渐暗淡的时候回来的。

    纪墨看到杨八指,很是头晕,对杨八指道,“兄弟,想必你也知道了,西北军要征用我们去打仗,还不得不去。

    不能带着你去跟着送命,所以啊,你看,你要不再另觅他处?”

    杨八指问,“去打仗有枪吗?”

    纪墨摇摇头道,“没有,敌人手里肯定有。”

    “那我也不走。”

    杨八指挠挠头后道,“我说过的,你们什么时候给我枪,我就什么时候走。”

    保庆沉吟了一下道,“给你长枪你要不要?”

    “长枪能算枪吗?”

    杨八指坚定的摇摇头道,“我不是那么好糊弄的!没有枪我是不会走的。”

    “那我就实在没办法了。”纪墨摊手,他也很无奈啊。

    斜靠在椅子上,静静地看着柜角两只老鼠打架,麻三过来说西北军的正式通知文书到了。

    送文书的小兵拿了一块大洋后,朝着地上吐了个唾沫转身就走了。

    纪墨把黄色纸封的文书拿在手里,简单看了看,拿给大家传阅。

    保庆道,“镇长,这也太急了吧,明天就让我们报到?”

    纪墨道,“晚上好好吃,好好喝,然后休息一晚,明天一早就过去。”

    既然躲不过去,那就硬着头皮上吧。

    晚上,保安队选了一个饭馆子,三十多号人在里面混吃海喝一顿后,便都早早的睡去。

    一夜无话。

    一大早,起床,刷牙吃好饭后,保安队的人在货栈住客的围观下排成了两个队列,长枪扛在肩上后,整个队伍的气势就变了。

    纪墨的安全感大增。

    雄赳赳气昂昂的往西北军的军营去。

    到了门口,掏出文书,有小兵给他们引路。

    军营建在沙滩上,一顶顶帆布帐篷,望不到边际。

    西北军的着装并不统一,什么样式的都有,许多兵面带菜色,行为散漫,还有不少是双枪兵,一手烟枪,一手步枪。

    让纪墨对传说中的“方静江”的期待少了很多。

    令人刮目相看的是海军,各个精瘦,士气饱满。

    臧二看出来保庆的狐疑之色,低声道,“不抽烟土的是极少数,当官的也乐意他们抽,抽足了后精神头足,仗打起来也猛。

    不过也不用高看他们,真打起来,也就是看着凶,成千上万发子弹出去,两方顶多也就死几十个人。

    真正倒霉的还是老百姓。”

    纪墨道,“那是挺虚的。”

    在一处宽大的帐篷处停下,等了半天也没见人传唤他进去,干脆拉了条板凳,点着一根烟,冒着大太阳,在门口等着。

    麻三抱怨道,“镇长,这也太拿咱不当回事了。”

    纪墨笑着道,“小点声,多大个事,我让你给兄弟口袋里都揣钱,给了吗?”

    万一走散了,口袋有钱都能顾得住自己。

    麻三道,“给了,每人五十块北岭钞。”

    纪墨点点头,眼睛微闭,坐在条凳上,不知不觉中就要睡着了。

    麻三拍醒他的时候,他睁开眼便看到了一个小兵站在他的面前。

    小兵骂骂咧咧的道,“快点,磨蹭个什么劲,别让旅长等急了。”

    “是,是。”纪墨跟着小兵进了帐篷。

    帐篷里摆设很简单,一个桌子,桌腿还陷进了沙地里,当中坐着一个光着膀子,拿着雪茄的中年男人。

    五短身材,方方正正国字脸,但是偏偏是小鼻子,小眼睛,拼在一张胡子拉碴的脸上,怎么看都不会比麻三好多少。

    两边是条凳,坐着五六个人,另外还有七八个人,卷着裤脚,光着脚丫子,或蹲或站,不过并没有一个关注走进来的纪墨。

    “你就是那个什么......”坐在当中的中年人指着纪墨。

    “纪墨。”

    “对,溯古镇保安队,”中年人翻开面前的文件,骂道,“才三十二个人,够干嘛的,去挖沟去吧。”

    就这样,纪墨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就被边上的小兵连推带搡撵了出来。

    “哎,镇长。”麻三眼疾手快,扶住纪墨,对着小兵道,“慢点。”

    小兵要骂人,突然看到了站在自己面前的一个高大人影,比他高出整整一大截,气势迫人,他梗着脖子仰着头道,“干嘛,要造反啊。”

    “嘿,哪敢,”保庆咧嘴笑道,“兄弟,以后在一个壕里的兄弟,谁背后都没长眼睛,不得靠兄弟从后面帮着盯着点?”

    小兵举枪扬声道,“你威胁老子?”

    臧二拨开小兵的枪,往他手里一块大洋,笑着道,“都是出来混口饭吃的,弄得人憎鬼嫌,何必呢。”

    小兵收了枪,冷哼一声转身走了。

    保庆道,“这帮小崽子是最容易对付的,最怕是老兵油子,面上什么都是好好,背地里就给你一梭子,防不胜防。”

    纪墨道,“哎,等着吧。”

    众人坐在路边的树荫底下,一个钟头之后,便有人开始招呼他们走人,浩浩荡荡的四五千人,全靠双脚在后面走。

    保安队的人以纪墨为中心,混迹在其中。

    一直走到太阳正盛的时候,连中午饭都没吃上。

    纪墨正要埋怨,才想起来,这年头吃三顿饭才是不正常的!

    包大头从口袋里掏出来一个饼子,递给纪墨道,“镇长你吃。”

    “不吃,你们吃吧。”

    纪墨口干舌燥,什么都吃不下去,站在一处杉树底下,望着前面蜿蜒盘旋的道路,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

    一路继续南下,再次见到了广阔无垠的大海,曲曲折折的海岸线,到处是嶙峋怪石,遇到不好的路全靠双手爬。

    大海,蓝天,风景旖旎。

    纪墨的心情好了许多。

    麻三从前面跑过来道,“镇长,打听了,这是往海参崴港方向的路,据说要在前面的山头上修阵地,防止北岭军过来。

    太阳落山的时候,千人的队伍终于到了目的地。

    保安队的人独寻了一处山脊上的平坦地,埋锅做饭,纪墨就坐在一块怪石上,看着杨八指攀着悬崖峭壁往石缝里找贝类。

    “你可慢着点。”巨浪拍到杨八指刚刚站立的地方,把纪墨吓了一跳。

    “没事。”杨八指把手里的麻布袋子装的差不多后,看也不看就往岸上扔,纪墨想躲,想不到已经被杨老实双手接住了。

    “悠着点。”纪墨吓坏了,要不是杨老实接着,非砸到自己不可。

    不远处传来了枪声,麻三寻声过去,不一会儿就回来了。

    麻三道,“西北军杀了几个索契人。”

    纪墨问,“从哪来的索契人?”

    麻三道,“就是山上的住户,大鼻子蓝眼睛,皮肤白的那种人。”

    纪墨叹口气道,“哎,过了。”

    溯古镇也有少量的索契人居住区,不过大多居于山上,过着原始人一般的生活,很少下山,即使是下山,也是成群结队,只是为了来镇上采买东西。

    纪墨的记忆中,自己也只是见过几次。

    据朱大富说,在武帝时期,一个索契人可以换五斤米。

    麻三低声道,“只留下一个姑娘,蓝眼睛,神仙似的,真好看,只是便宜了那王八蛋。”

    纪墨他说的是率领他们来此的旅长丁百顺。

    ps:二合一章节,今天就这些哈,谢谢大家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