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庶道为王 > 131、索契人
    这样走到日上三竿,他们根本看到过敌人长什么样,有多少人。

    早已浑身酸臭,口干舌燥的队伍,突然听见哗啦啦的水流声,都不管不顾的冲出了林子。

    但是,令人想不到的是,河边居然早已有一队人马。

    两队人陡然碰在一起,都是惊呆了。

    “索契人......”

    “打死索契人......”

    西北军和保安队的人都拉起了枪栓,而那边的四五十个索契人也放下手里的马匹缰绳,举起来枪口和弓箭。

    纪墨站在人堆里,看着所谓的索契人,白皮肤,大鼻子。

    其中的一个女孩子一下子就吸引了他的目光,修长的身材,金色的头发,雪白的皮肤,虽然穿着半旧不新的麻布衫,但是依然难掩她的光芒。

    “老子就看看你们还能往哪里跑!”

    孙成飞得意非常,一路收拢溃兵,此刻手底下有近三百人!

    他虽然只是个连长,但是却是这里职阶最高的,他大声道,“把他们给我抓起来,一个都不许给放跑了!”

    “大不了来个鱼死网破,有种就开枪!”

    说话的是个中年男人,栗色头发,眼眶深陷,自己这边只有四十几人,但是对着对面四百多人的队伍,依然临危不惧。

    “对,老子死了也要拉你们做垫背!”

    “西北狗!”

    “老子跟你们势不两立..........”

    看到西北军,索契人更多是义愤填膺,而不是恐惧。

    纪墨开始听见那个中年男人说汉语,并没有多大的惊诧,但是直到一群人都说汉语,还都带着一股大碴子味的时候,整个人都惊呆了。

    这他娘的哪里是索契人!

    完全和中国人没区别啊!

    “咳咳......”

    纪墨手一挥,保安队和陈思贵等一百多号人立马上前,配合着孙成飞等人把索契人给围住了。

    他背着手,慢慢走到索契人的跟前道,“前些日子,是你们放的弓箭吧,差点射死老子,记不记得了?”

    这一箭之仇,他可是记在心里的。

    索契人中那个中年男人恶狠狠的道,“老子恨不得扒你们的皮,喝你们的血!西北狗!”

    索契人看着缓缓逼近的保安队,慢慢的都往后退步,背靠着背。

    “睁开你的狗眼好好看着,”纪墨骂道,“老子是大东岭人,是大东岭保安队的,不是西北军,本来和你们没仇,结果你们朝老子放冷箭,那就结大仇了。”

    想到自己的小命差点就被这些莽汉给了解了,就气的牙痒痒!

    他太珍惜自己的小命了!

    “你是大东岭人?”中年人冷冷的道,“为何会和西北狗勾结在一起?”

    纪墨笑着道,“你们在山里呆着有多少年没出去了?

    现在大东岭归西北省了,大东岭公署的署长是应立飞!”

    中年人道,“那又怎么样?东岭北岭本是一家,你们跟着西北省能有什么好处?”

    纪墨笑着道,“这就不需要你多管了,你们现在紧要的是关心下自己,要不投降吧?

    我看里面还有孩子,何必让他们跟着你们一起白白送死呢?”

    中年人傲然道,“我们放下武器,你们就能放过我们了?”

    “我不要你们的命,不过惩罚是肯定少不了的。”

    纪墨笑着道,“你们差点把老子吓出心脏病来,老子要是这么容易原谅你们,以后还怎么在江湖上混?”

    “那一箭是我射的!你要怎么样,你说吧,老子全认了!”

    从索契人中间走出来一个二十多人的年轻人,“一人做事一人当,跟他们没关系!”

    纪墨看着这年轻人,总感觉长的像混血,皱着眉头道,“你得多不要脸才能这么理直气壮,别忘了,是你先射的老子!

    老子本来跟你无仇无怨的!”

    年轻人愣了愣神后,依然不服气的道,“反正你们就不是好人,你们毁了我们的村子,还杀了巴哈耶大叔一家!”

    “不是我干的,跟我一毛钱关系没有!”

    纪墨坚决不允许任何人对他进行污名化,何况还是杀人这么大的一顶帽子!

    因此不耐烦的道,“想让我放过你们也简单,你怎么给我一箭的,就怎么给自己一箭!”

    “好!”年轻人缓缓地从箭袋里抽出来一根箭,箭头对准了自己的脑门子,对着纪墨道,“我拿命向你赔罪,你放过他们!”

    说完眼睛一闭!

    “别......”最先喊出来的是纪墨。

    他根本不想要人家的命!

    “不要......”

    “谢里夫....”

    “.......”

    边上的索契人发出尖叫声,纷纷出声阻止。

    但是已经晚了。

    正当所有人要绝望的时候,半空中突然出现一支箭,射向了谢里夫的手腕,紧接着又是一声枪响,擦着谢里夫的耳朵过去了。

    谢里夫手腕处被一根箭矢贯穿了,手里本来拿着的箭也没拿稳,直接掉落在地上。

    在众人暗自惊讶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听见杨八指对着杨老实拱手道,“杨兄,终究是我的枪慢了你的箭一步。

    当然,要不是你的箭打偏了他的手,我的枪肯定已经打到了他的箭。”

    尽管他说的拗口,但是大家还是听明白了。

    杨老实被索契人恶狠狠的盯着,立马低下来脑袋。

    纪墨对索契人道,“你们看什么看,是真的不长脑子了,要不是他枪快,这小伙子等会就能下去陪阎王爷搓麻将了。

    伤个胳膊算得了什么,比丢了命好吧?”

    然后指着杨老实道,“得好好谢谢人家。”

    “我欠你的,我会还给你。”

    被称作谢里夫的年轻人的手被几片破布包裹后依然在在冒血,额头全是汗,但是依然咬紧牙关对扶着他的有栗色头发的中年人道,“毕铎,你动手吧。杀了我,然后带大家走。”

    “谢里夫,这不是你一个人的事情!”毕铎摇摇头道,“西北军从来没有信用的,你死了,他们也不会放过我们的!”

    “跟你们说多少次了?老子不是西北军!”纪墨烦躁的很,气呼呼的摆摆手道,“你们赶紧滚蛋吧,以后别再让老子看到你们。”

    他终究不忍心杀人,这些人只是普通的村民而已,何况这些人里面还有妇女,老人、襁褓中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