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庶道为王 > 132、再次易主的东方港
    “不是,姓纪的,这里什么事候有你说话的份了?”

    孙成飞不乐意了,他指着索契人,大声的道,“今天一个人都别想走,现在这里老子说了算!”

    纪墨看了看保庆,又看了看陈思贵等人,然后往嘴里塞了根烟,凑上崔更人的火柴,点着烟后,非常自信的道,“不好意思,现在这里真的是我说了算!”

    保安队的人加上陈思贵、方小刀、刘秉章等原西北军人马,纪墨手底下现在有一百八十多号人!

    这些人有没有什么乱七八糟的小心思他不清楚,他也不管,起码在面上都是肯听他的!

    孙成飞原本的连队建制已经被打散,半路上收拢了不少溃兵,凑在一起有近三百号人,但是,相当一部分人只是因为一时没地方去,暂时跟在后面而已。

    孙成飞想让这些人听他的话,相当的难,真正能指挥地动的,可能也就手底下原来三十几号人。

    所以,纪墨真不怕孙成飞。

    孙成飞跳脚骂道,“你今天纯属要跟我过不去是吧?”

    纪墨站的累了,坐在边上的石头上,吐着烟圈道,“你看看吧,你这种人总是分不清前因后果,分明是你跟我唱反调的。”

    “这是索契人!”孙成飞道,“你到底是跟谁一伙的!”

    “我的爷爷,我的父亲的坟墓在这里,我的儿子在这里出生!我们世代居于此!”

    毕铎大声的道,“生是大东岭的人,死是大东岭的鬼!

    你这西北狗,如何有脸说!”

    纪墨好奇的道,“这里不是北岭吗,怎么就成大东岭了?”

    孙成飞得意的道,“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北岭才不稀罕这种鬼地方呢,人影都找不见几个,他们只要了东方港和海参崴!”

    “西北狗!”毕铎恨声道,“你再敢多说一句,我今天非跟你拼命不可!”

    “我大东岭好男儿多的是,绝不受你们西北狗的侮辱!”谢里夫面红耳赤,额头暴起青筋,好像随时要与孙成飞拼命似得。

    “老子才不是西北人。”孙成飞朗声道,“老子是山西的!”

    纪墨对着索契人不耐烦的道,“行了,行了,你们别在这里瞎扯,赶紧的走吧,下次机灵点,不是谁都像我这么好说话的。”

    “不能走!”孙成飞朝着自己这一边的人喊道,“给我拦住了,不准放跑了一个人!

    老子不发话,看谁敢走!”

    “我看谁敢拦!”纪墨的脾气也上来了。

    不需要他多说,保安队一百多条枪齐刷刷的举了起来,不过这次不是对着索契人,而是对着孙成飞这边的近三百多号人。

    孙成飞这边的人也仓皇掉转枪口,根本没闹明白什么情况,刚刚大伙还都是一拨人呢,怎么转眼就翻脸了呢?

    刘秉章走出来,大声的道,“冯喇叭,让你的兄弟把枪放下,跟你们没有一毛钱关系。”

    冯喇叭是个三十多岁的中年人,瘦矮个,小圆脸,塌方鼻子,他摘了头上歪着的大檐帽,没好气的道,“本来就寻思和老子没关系。”

    手一挥,带着二十多人跑上了河岸上,离着孙成飞等人远远地。

    接着零零散散的,又有十几个人从孙成飞的队伍走了出来,不愿意与保安队为敌。

    “哎,那个小伙子,长黑痣的那个,你们几个不是五连的吗?

    你们连长是不是和孙成飞不对付啊?”陈思贵也跟着道,“回头让你们连长知道了......”

    “对啊,老子跟着凑什么劲。”长黑痣的年轻人一拍大腿,对着左右的人道,“走吧,哥几个,别在这傻站着了。

    老子半拉眼珠子看不上这王八蛋。

    给卖命不值当!”

    “嘿,小王八蛋,你骂谁呢,”孙成飞跳脚道,“吴安华这老东西说不定被一炮炸死了呢,说不定将来你们还得落我手里!”

    长黑痣的年轻人满不在乎的道,“我也盼着我们连长死呢,他死了,老子这排长说不定还能升一升呢。”

    他这边说完,带走了二十多个人不说,又有受他影响的,也紧跟着走了。

    孙成飞大骂道,“别以为老子少了你们就办不成事!”

    扫了一眼自己身后的队伍,发现又走出来一个中年人。

    中年人走起路来松松垮垮,不像别人背着枪或者提着枪,他是手握着枪管,枪托直接搭在肩膀上,大大咧咧的对着纪墨道,“我记得你,奶奶个熊,别人都怕肺病,你不怕,是个爷们,老子不跟你为难。

    今天就暂时饶你一命。”

    “这话对,我也饶了你。”立马就有人附和,离开了队伍,踩着碎石上了河坡。

    “老子也不跟你这小孩子一般见识.......”

    “刘秉章,老子是看在你这王八蛋的面上!”

    “陈思贵,咱俩都是济宁的,看在老乡的份上......”

    “......”

    三三两两,三五成群,陆续有人离开。

    孙成飞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身后的人越来越少,最后居然连四十人都不到了,一细看,只剩下自己原来连队的人了。

    纪墨慢慢悠悠的道,“怎么样,是不是我说了算?”

    孙成飞气鼓鼓的道,“算你狠!”

    靠着自己这三十多人跟对面一百多杆枪硬干,那不是脑子有病吗?

    纪墨对着毕铎多和谢里夫道,“就这了,要走赶紧走吧,那手腕得赶紧看了,不然血流干净了,就真死翘翘了。”

    谢里夫道,“你能这么好心?”

    纪墨道,“不是我心好,是老子心不坏,我数五下,要是你们还在这里磨叽,那就彻底留下吧。

    五....四.....”

    当他喊到“3”的时候,索契人终于行动了起来,牵着牛、马、骡子,赶着羊群上了河岸。

    纪墨的眼睛始终都在那个女孩子的身上,等她跟着索契人一起没入山林后,暗叹了一声可惜。

    上辈子,他是个宅男,但并不是个土包子,他的电脑里什么样的女人没有?

    但是唯独没有这种空灵,纤尘不染的!

    索契人走后,众人脱了衣衫,在水里嬉戏。

    纪墨也跟着洗了澡,衣服在水里随便搓了搓,然后挤干净水后,重新穿上了。

    看到孙成飞在那生闷气,便走过去道,“你这性子没这么小吧,不能大度一点?”

    他带着保安队的人不能偷回溯古镇,回头还得去东方港,但是去了东方港,他怎么跟人说?

    你们西北军战五渣,没一个跑出来的,瞧瞧我们保安队多厉害,一个不少的跑出来了!

    不是找揍吗?

    所以,无论如何,他得把孙成飞带着,他们这些人一定是在孙成飞的英明领导下逃出升天的!

    “老子大度不起来!”

    孙成飞摆摆手道,“等上前面的路口了,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

    “这话真见外了。”

    纪墨陪笑道,“其实我也发觉自己错了,挺后悔的,刚才不该和你那么顶着来的。

    好在我经过反思之后,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

    你放心,从现在开始,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你真当老子是愣七坎正?”孙成飞愈发大声道,“老子是不会听你胡嚼的!”

    纪墨耳朵竖尖了,也没听懂一句话,但是想来都是抱怨的,因此接着安抚道,“其实吧,这都是误会!

    你是老行伍,懂得多,咱们这支队伍,肯定不能离了你!

    我左想右想,还是我年纪小,不懂事!

    你大人有大量?”

    孙成飞轻哼一声,没再说话。

    纪墨看他这样子,终于放下了心。

    队伍休整了一会后,再次出发。

    还是不走大路,继续沿着坎坷的山路走。

    行走到第七日,居然遇到了一波又一波的溃兵,不过这次不是第一旅的,而是原本驻扎在第一旅身后的第一师和第二师队伍。

    “那可是几万人啊!”孙成飞咋舌!

    他自己都没有想到,西北军会溃败的这么快!

    经过前一次的教训,他这一次对收拢溃兵就没这么热心了,路上遇到,他顶多瞧上一眼,连招呼都不打。

    但是找不到组织的溃兵,却是不能不跟着他们。

    慢慢的,七天后又汇集成了一支近千人的队伍。

    其中还有一个团长,耍官威,动辄打骂人,结果攀山的时候,头顶的石头松动,突然掉下来,把他砸进了山涧,尸骨无存。

    春天里,野物多,果子多,填肚子并没有成为大家的障碍,唯一的问题是摄盐不足。

    就这样,他们这支队伍居然赶了有二十天路,跟野人基本没有区别了。

    绕路接近东方港的时候,通过山上猎户,他们打听到东方港再次归北岭所有,而西北军连个像样的抵抗都没有,一部分退到徐家堡,一部分退到海上。

    孙成飞骂道,“都这么无能呢?”

    无能到他自己都不敢相信。

    纪墨道,“你们不会进了假的西北军吧?”

    他听说的西北军可是能与索契人对抗的。

    孙成飞道,“西北军就一个,哪里有什么真假!”

    “走吧,往徐家堡去看看,最后不行就回家。”

    纪墨挠头叹气,他这艰难程度都快赶上长征了!

    “镇长,我不走!”包大头突然出声反对。

    “你又怎么了!”纪墨没好气的问。

    “她还在呢!”包大头道,“我要去找她。”

    “你是信不着我,还是信不过田汉民和邱陵那俩小崽子?”纪墨知道包大头担心黄半安,努力的安抚道,“他们没那么傻,看情况不对,肯定会先跑。

    咱们先去徐家堡去看看,要是他们不在那,他们就回过头再回来找。

    都过了这么多天了,也不差这一天两天了。”

    包大头蹲在地上不言语,也不说同意,也不说不同意。

    保庆道,“镇长,要不我一个人进城打听下消息?”

    纪墨摇摇头,而是看向了麻三。

    麻三直接道,“那我去吧。”

    说完便转身走了。

    纪墨在水渠下洗了个澡,等他上岸后,陡然发现人又少了不少。

    他早就见怪不怪了。

    有些人不愿意继续回西北军,就脱了军装假装老百姓,进了东方港准备舒服几天。

    “这些人胆子是真大啊。”纪墨接过保庆手里的烤鱼,笑着道,“还剩下多少人?”

    保庆道,“从昨天到现在,估计走掉有二百多人吧,现在还能剩下七百人就不错了。”

    纪墨道,“哎,随便他们吧,告诉陈思贵他们,如果愿意,他们现在就能走。”

    “镇长,我们可没这么傻,”说话的是刘秉章,他光着膀子,背着手走过来道,“许多人一张口全露馅了,你西北人再怎么学也装不了大东岭口音。”

    纪墨点点头道,“这倒是。”

    就好比一个中国人再怎么有语言天赋,再怎么努力,他最终的语言水平可能还是比不上纽约武警医院门口的流浪汉。

    麻三去的快,回来的也快。

    他的身影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时候,第一个迎接他的是包大头。

    “你离我远点!”

    看着包大头张开的双臂,麻三吓得直接窜到了树上。

    包大头的手劲有多大,作为曾经的受害者,麻三是非常清楚的!

    跟着大伙一样,肯定是有多远躲多远!

    “人呢?”包大头咧嘴笑问。

    麻三在树杈上坐着点着了一根烟后,才跳下来慢慢悠悠的道,“田汉民和邱陵不机灵,不是还有岑久生嘛,那小子插根尾巴就是猴,多精啊。

    听货栈掌柜的说,咱们走后的第五天,岑久生他们就走了。”

    包大头急切的道,“我媳妇呢?”

    麻三道,“那还能不带着?”

    “那就没事了。”纪墨拍拍包大头的肩膀后,接着问,“何耀宗那些老东西呢?”

    麻三摇头道,“这我问了货栈掌柜,他也不知道,不过他很肯定的说,这些老头子不是和岑久生他们一起走的。”

    孙成飞问,“东方港真的被北岭军重新拿回去了?”

    许多西北军也伸着耳朵听。

    麻三道,“那是当然,东方港都被炸的不成样子了。”

    孙成飞叹口气道,“这是什么情况啊!”

    纪墨无所谓的道,“那就没事了,咱们现在继续往徐家堡去。”

    这一次,他学机灵了,开始找本地猎户做向导,少走冤枉路。

    ps:还有一章,可能会晚点,大家不必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