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庶道为王 > 134、单方面殴打
    纪墨一直趴着办公室的桌子上迷瞪着,迷迷糊糊地等到凌晨四点,天都快亮了,褴褛衣衫上面的稀泥也已经干了。

    麻三偷偷摸摸的塞给纪墨俩鸡蛋,不好意思地道,“镇长,让你受委屈了,这帮王八羔子也太能吃了。

    两个大锅全部用来煮饭,根本没工夫炒菜,就这还供不上吃。”

    纪墨剥了蛋壳,没费工夫,就全进了肚子,然后抱起自己怀念已久的茶杯,深嗅一口后道,“明天看情况,再架几口灶吧。”

    麻三道,“都已经商量好了,明天分班组,开始各吃各的。

    就是住的地方不够,总共就五个睡觉屋,炕上躺不下这么多人。”

    不过还没到夏天,先凑合着打地铺吧,前些日子,睡老林子不是也那么将就过来了嘛。

    倒是无所谓的。”

    纪墨道,“还有什么想说的没有,没有的话,我就回家睡觉,这困得不行了,非睡个天荒地老不可。”

    麻三道,“没别的事了,我送你吧。”

    纪墨点点头,刚出镇公所,便看到了叼着烟锅子站在门口的吴友德。

    纪墨问,“搁这干嘛呢?”

    吴友德道,“你们进镇搞出这么大动静,我不得出来看看?

    这趟出门时间也够长的,这一算都有快俩月了,现在才回来。”

    “有这么长时间了?”纪墨自己掐指一算,也觉得惊诧,“哎,时间过得真快。

    小丫头没闹腾吧?”

    吴友德笑着道,“还好,就是哭过几次,没什么大事。”

    纪墨拱手道,“这些日子真的辛苦你和婶子了。”

    “呸!”吴友德没好气的道,“我是你哥,我老婆怎么就成你婶子了?

    跟你说多少次了?不长记性?”

    纪墨讪笑道,“得,下次一定记住了。”

    其实也不怨他,这年头女人虽然都是有名有姓的,但是一旦出嫁,称呼上都会有所改变,比如吴友德老婆,刚过门那会,人家喊她吴家媳妇。

    生吴亮以后,人家喊她吴家婶子。

    估计再过些年,人家就得喊她吴家婆子了。

    纪墨也是随大流喊的。

    吴友德摆摆手道,“别说辛苦不辛苦的了,我看上一匹马了,咱俩谈谈什么价,到时候我拉走。

    实话告诉你,这些日子,你们保安队的牲口都是我和朱大富在照顾的。

    要是指望田汉民和邱陵这俩崽子,现在估计一头都不剩下。”

    纪墨打着哈欠道,“急着回去睡觉,有什么事咱们明天再说吧。”

    冲着吴友德摆摆手后,便拖着疲惫的身子往家去。

    临到门口,习惯性的往口袋摸钥匙,却扑了空。

    他的钥匙交给吴家婶子了,还没来得及拿回来。

    他转身看向麻三,接过来他手里的马灯,对他道,“我没钥匙,你开门吧。”

    麻三扭扭捏捏的道,“要不我去帮你取钥匙?”

    纪墨骂道,“你要是再敢磨蹭下去,你信不信我打死你!”

    自己干啥行的自己心里没个数?

    在他面前装什么呢?

    麻三陪笑道,“镇长,自从进了保安队,我洗心改面,手艺早就生疏了,我怕.....”

    “快点,废话这么多。”纪墨一脚踢过去,“一点机灵精没有,我都快困死了。”

    麻三忙不迭的道,“是,我这就开.....”

    纪墨正准备再催促下,只听见叮咚一声响,锁落了下来,他根本就没瞧清楚麻三手上的动作,好像门根本就不曾锁过似得。

    吱呀一声,纪墨一边推开门,一边赞叹道,“果然是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啊。”

    麻三紧随在身后道,“镇长,你可不能怪我,我这也是为了你。”

    “行了,行了,回去睡觉吧,”纪墨把马灯放在桌子上,又提醒麻三道,“以后没我允许,不能随便开我家门。”

    “镇长,我肯定不会啊!”

    他麻三想进人家屋,还用得着撬门溜锁吗?

    那么大一个院子,腿一蹬不就直接跳进去了吗?

    但是,这话他不敢说。

    “那就好,赶紧休息吧,都累了一天了。”纪墨朝着麻三摆摆手后,就关上了门。

    忍着困意,提着马灯在屋里屋外,来来回回的转了好几圈。

    还是自己家好啊!

    用手在桌上抹了一下,没有一点灰尘,不用说,肯定是吴友德老婆替着自己打扫过。

    听见房梁上的瓦片叮当响,便提着马灯站在院子里张望,一个黑影从从房顶上跳下来。

    “是你啊。”纪墨早就有了预料。

    小狐狸在他面前又蹦又跳,好像有说不尽的欢喜。

    “嘿,瓦踩碎了回头找你算账。”

    纪墨嘴上是这么说,还是高高兴兴地摸了下小狐狸的脑袋,“你这瘦了啊,放心,明天老子炖老母鸡,赏你个大鸡腿。”

    跟着小狐狸闹了一会后,便往床上一趟,呼呼睡去。

    不过这一觉,并不安稳,刚到十点钟便被饿醒了。

    起床第一件事便是刷生满锈的铁锅,然后做饭。

    连续吃了两碗稀饭后,才感觉整个人活了过来。

    坐在暖洋洋的太阳底下,仰着头,抱着茶杯,一动不动,舒服的不得了。

    足足的呆坐了半个小时之后,才开始洗澡,换了一身衣服。

    接着晒被子,床单,一点儿不得闲。

    门外传来狗叫声,他一抬头便看到了窜进院子的小黑。

    纪墨朝着扑过来的小黑一脚踹过去,笑着道,“远一点,你现在的体重是我不能承受之重。”

    小黑委屈的呜咽了好几声。

    “舅舅......”何然的声音也传来了进来,伴随着的是一声高亢刺耳的驴叫声。

    纪墨迎出去,把她从驴背上抱下来,笑着道,“怎么样,想舅舅没有?”

    “你把你家的小公主弄丢了!”何然双手叉腰道。

    “这不是好好的嘛。”纪墨刮了刮她的鼻子,“是不是没人管你,天天就疯玩了,瞧瞧你这又晒黑了。”

    “舅舅,我要回家!”何然大声的道。

    纪墨笑着道,“那就回来吧。”

    又转过头问吴亮和邱栋,“今天不上学,你们乱窜什么?”

    邱栋道,“今天是周日。”

    “那就别闲着了,帮我放鸭子去。”别的地方有没有双休制度纪墨不清楚,但是在溯古镇中学里肯定是有的。

    “舅舅,我每天都有放鸭子。”何然道。

    “那你真乖。”纪墨带着三个孩子走到牲口棚,发现鸡鸭又肥了不少,吴家婶子照顾的比他还要周到。

    三个孩子赶着鸭子出去后,纪墨又继续打扫卫生,这些日子不在家,院子里都长草了。

    清理完家里卫生,又扛着锄头往菜园子里锄草,一直忙到太阳升高,汗流浃背。

    午饭很丰盛。

    老母鸡汤、莴苣炒腊肉、蘑菇炒鸡丝、红烧狍子肉,桌子上放的满满当当。

    这些日子委屈了自己,必须得好好补一补了。

    他把邱栋和吴亮也留下来了,加上何然,四个人一人霸着一个桌角,吃的不亦乐乎。

    吃好饭后,又去睡了一觉。

    醒来后,依然打着哈欠,感觉怎么睡都睡不够。

    抱着茶杯坐在门口,看着门口的两只公鸡在那斗架。

    麻三屁颠屁颠的跑过来道,“镇长.....”

    “干嘛?”纪墨漫不经心的抬起来了眼皮子。

    “保庆和杨成飞打起来了。”麻三道。

    “为什么?”纪墨一点儿也不意外,这些王八蛋要是不给他找点事出来才叫稀奇呢。

    麻三道,“杨成飞要出门,保庆不让,这就打起来了。”

    纪墨道,“那不叫打架,那叫单方面殴打。”

    杨成飞与保庆的差距不是一星半点儿的,能撑过两分钟就算不错得了。

    麻三点头道,“那你要不要去看看?杨成飞正坐门槛上骂呢。”

    纪墨问,“一顿揍还解决不了问题?”

    麻三讪笑道,“他不怕呢”

    “既然一顿揍解决不了问题,那就再揍一顿。明显是揍的的轻了。”

    纪墨跟杨成飞相处的日子也不短了,算是很了解他,完全是个欺软怕硬的货色。

    “镇长,关键不止他一个人,陈思贵这些人还跟着起哄。”麻三挠头道,“咱们就三十几个兄弟,根本堵不住这么多人。

    就怕闹出乱子。”

    “全是没良心的一帮玩意,难为老子那么辛辛苦苦的救他们。”

    纪墨起身,锁上门后,跟着麻三去了镇公所。

    还没到门口,离着老远,纪墨就听见了院子里的吵闹声。

    “镇长来了......”麻三朝着院子里大喊了一嗓子。

    “咳咳....”纪墨清了下嗓子,从麻三手里接过来烟,深吸一口气后,扫了一眼义愤填膺的西北军众人,“你们这是吃饱了撑的?

    不要没事找事,要是闲得慌,就躺尸去,好好睡一觉。”

    蹲坐在门槛上的杨成飞一看到纪墨,腾的站起来,大声的道,“姓纪的,咱们大老远跟着你过来,不说吃香的喝辣的,但你不能把咱们关着,门都不让出!

    你分明是包藏祸心,想囚禁我们!”

    ‘’我囚禁你?”

    纪墨白了他一眼道,“你以为你是大肥猪啊,到年底杀了就能上桌?

    别这么抬举自己,浪费粮食,我图什么啊。”

    ps:求票哈....虽然人少,但是咱也往前面挤一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