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庶道为王 > 139、错觉
    他也不知道该高兴还是该哭。

    高兴是因为擅自脱离战场的罪是没了,要不然就不能升自己的职。

    不高兴是因为,从此以后,没了梁启师挡前面,自己彻底成了出头鸟,想缩脖子都没机会!

    “镇长.....”麻三见纪墨在发呆,拿着手在他面前晃了晃。

    “我这稚嫩而瘦弱的肩膀啊,”纪墨叹口气道,“从此要肩负起溯古镇的重担了。”

    “镇长,你现在不瘦了。”麻三记不起第一次见纪墨的样子了,但是知道很瘦,肩膀也窄,但是这一年来,他们镇长陡然不一样。

    体型开始往横向长了,配上那幅光脑袋,如果不说,别人大概是绝对想不到会只有十七岁的。

    “不懂就别乱说话!”纪墨摸了摸自己这愈发沧桑,与内在气质不相符的脸,叹口气道,“给我根烟。”

    “镇长,兄弟们都知道了,说晚上给你庆祝庆祝。”麻三给纪墨点上烟后道,“你看怎么样?”

    纪墨道,“庆祝是要庆祝的,不过不是庆祝我升任镇长,而是庆祝咱们重获新生。”

    “嘿嘿,你说的是!”麻三也是一直跟着担心的,毕竟西北军势大,要是认真追究起来,他们保安队没几个人能落着好。

    “臭蚊子,太讨厌了。”纪墨对着面前飞舞的蚊子狠狠的吐了几个烟圈,见它们安然无恙,很是生气,转过头对麻三道,“屯田做的怎么样了,加点紧,还能种上一茬豆子。”

    麻三道,“镇长,我觉得你不该让孙成飞负责的,那家伙耀武耀威的,得罪人。”

    纪墨笑着道,“这些西北军虽然平常待遇不好,可未必受的了屯田种地的苦,如果没人肯出头去得罪他们,由着他们来,这地啊,指不定什么时候能开出来呢。”

    西北军挑挑拣拣,留下133人补充进保安队,剩下的145人都被打发到曹河沿边上一个还没起名的新建流民点屯田去了。

    这些人里可有不少刺头,对付刺头的最好办法就是以毒攻毒。

    简直没有比孙成飞更合适的了。

    最关键的是,在保安队里看不到孙成飞,他也少了很多烦恼。

    简直是一箭双雕。

    “镇长,还是你高明,早上保庆又送过去18个犯事的,加上之前的,都有68个人了。”麻三笑着道,“这些人也不是好管教的,都交给孙成飞头疼去吧。”

    纪墨道,“等地里农活全部干了,就让他们全部回去吧,不然挺浪费粮食的。”

    麻三道,“那是,臧二都送过去两车粮食了,这才多长时间,让这帮人都吃了个干净。”

    “犯人的伙食不能吃好,也不能吃饱,”纪墨一下子警惕起来,“防止有人想去蹭饭吃,就故意犯事。”

    “还真有,”麻三笑着道,“城隍庙里住着的老叫花子昨个故意在老陶家旅店躺着闹事,就求着咱把他拉走呢。

    包大头这次都不傻,知道拉回去是赔钱的,这么老了回去做不了活,就把他绑到树上晒了一中午的太阳。”

    “嘿,他脑子时灵时不灵的,你们又不是不知道,”纪墨道,“你们还是得盯着,他做事不是那么牢靠。

    白天绑绑没事,大晚上的千万别绑,别让蚊子给咬死,闹出人命就不好玩了。”

    “你放心,臧二跟着他呢,没事的。”麻三犹豫半晌,最终还是贱兮兮的道,”镇长,你之前说的什么联络处处长,还作数吗?”

    “嘿,你小子,还记着这事呢?”纪墨随口一提后,早就忘记的一干二净了。

    “你可不能说话不作数!”麻三有点着急了,“这是我这辈子头回当官!”

    “官瘾不小啊,”纪墨笑着道,“即使我让你做处长,也不是让你作威作福的,是让你为溯古镇人民服务的!”

    “为人民服务!”麻三应的很干脆,“镇长,你说的我都一定做到!”

    纪墨把烟蒂插进地上一个比手指还粗的蚂蚁洞里,然后抬起头笑着道,“有些话,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客不简单。”

    麻三还要说什么,他便打断道,“看看晚上有谁在,杀头猪,当然,要是朱大富能免费赞助一头野猪或者狍子,咱们就不用花钱买了,那便更好了。”

    麻三道,“镇长,你是不知道,他天天守在这里,他能有什么不知道的,一看到公函,就上山去了,说要打野味,晚上加餐。”

    “他天天耗在这里干嘛?”纪墨道,“他要的牲口不是都卖给他了吗?”

    田汉民和邱陵一下子从东方港赶回来三百多头牲口,把镇上的许多人都羡慕坏了,除了马匹和骡子,剩下的全部卖给了镇上的人。

    更搞的是,岑久生和郭小白闲着无聊从海边抓回来的海狮,也白菜价给卖掉了!

    结果人家买回去后,发现不能吃,不能当牲口用,全部丢弃到了溯古河里。

    但是,这些海狮又紧会捡着吃,见到鸡鸭都是不会放过的。

    所以,如今这十几头海狮全部被赶到了溯古河的下游。

    纪墨还亲眼去看过一次,只希望他们能顺着河流及时回归大海。

    “镇长,他现在尝到甜头,觉得打猎也没劲,就想在咱这掺和一手呢。”麻三道,“这王八蛋有好事才不会落下呢。”

    纪墨叹口气道,“老财主们走了,咱们还能有什么好事?

    把手里这点钱用好,看看能不能钱生钱,不被饿死就算不错了。”

    如果不弄点产业出来,镇公所里的这点存款根本经不住三百多人吃喝多长时间。

    麻三道,“镇长,咱们能把粮食种出来,就够自己人吃,不用花钱买了。”

    “哎,种地是一方面,能会养牲牛羊,那就更好了,贾海利光会养马也是白扯。”

    纪墨也是无奈,曹河沿一带有许多广阔的牧场,全部改成田,未免太可惜了,但是养殖不是那么好做的,规模越大,赔的越惨。

    瘟疫专治各种不服。

    麻三紧接着道,“会养牲口的人我就去慢慢打听,总会找着的。

    镇长,将老鸨留下那个宅子,现在是咱们的了。”

    “什么叫咱们?这溯古镇的集体财产,镇公所代为维护而已。”纪墨笑着道,“明天,暂时就作为溯古镇保安队办公室吧。”

    “行,那明天我去给收拾过来?”

    “随便,不着急。”纪墨不大可能去当家住的,只是贪图那个环境,想着偶尔去转一转,“你问问杨老实,那边能不能挖地窖。镇公所人越来越多了,有点什么事情,根本藏不住。”

    “那里有地窖。”麻三笑着道,“不用挖,镇长,我看过,可宽敞着呢。”

    纪墨满意的点点头道,“那就更好了,跟齐备他们商量一下,什么时候把镇公所地窖的东西搬过去。”

    然后没再多说,等着何然放学后,依然把他送到了吴友德家。

    月光皎洁,夜莺啼叫。

    镇公所里热闹非凡。

    闻着呛鼻的煤油味,纪墨感叹道,“要是有电灯就好了。”

    从保庆到齐备,再到麻三,没人能接得上这话。

    据说大东岭公署的署长家里还在用煤油灯呢!

    “得,我是想多了。”纪墨自嘲了一句,站起身举起杯子对着左右道,“我呢,不会说些什么感激的话,我就多谢各位长期以来的支持了。”

    “镇长,你客气了。”

    “镇长,一家人不说两家话.....”

    “我的命是你救的!以后就归你了.....”

    “.......”

    保安队的不少人在外未归,但是院子里依然还有一百多人,此刻一起站起来举杯,倒是颇有气势。

    他们是第一次听纪墨这么认真的说话,虽然只有这短短的一句。

    但是,他们相信纪墨后面肯定还有话,所以大家七嘴八舌的表完忠心之后,都静静地,落针可闻。

    “我们来自五湖四海,为了同一个目标,今天聚在这里。”纪墨说完两句话有点卡壳,他真是第一次说这么正经的话,非常的不适应,甚至都不敢相信这些话是从自己嘴里出来的。

    目标是什么?

    他问谁去啊!

    但是,这么多人看着自己,他不能掉链子!

    干脆假装要抽烟,点着了烟,重新组织了下语言。

    “人不负我,我不负人!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纪墨找不到词了,只能蹦出来这句话。

    “有福同享有难同当!”麻三兴奋的举着手跟着喊了起来。

    “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保安队的众人也跟着一起喊了,各个声如洪钟,声震天地。

    “谢谢,各位兄弟了。”

    纪墨豪气顿生,磨蹭了一晚上也不曾喝完的一碗酒,昂着头全部顺着喉喽灌进了肚子!

    看着眼前这整齐的队伍,他突然意识到为什么那么多人喜欢权利了。

    就这么一瞬间,他居然产生了掌控一切的错觉!

    有了气吞万里如虎的豪气!

    甚至觉得大丈夫当如此也!

    大丈夫当如此也!

    一碗喝完,又接着喝了一碗。

    事后是怎么回家的,他是完全都不知道了。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何然正趴在他床头,盯着他看。

    ps:求票求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