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庶道为王 > 141、税务
    把保安队的事情交代完,便出了宿舍的大院子。

    刚出门口,驼子和瘸子便追过来,一左一右,把他夹在中间。

    “干嘛啊?”纪墨笑着问。

    “镇长,后勤处处长是干嘛的?”不懂就问,这是瘸子的优点。

    “看见这个没有?”纪墨指着大门道。

    “镇长,大门,我还能不知道?”瘸子赔笑道。

    “你仔细看大门,缺不缺什么东西?”纪墨提醒道。

    “缺东西?”瘸子看了一会后,恍然大悟道,“镇长,杨老实说要在门口凿个大狮子,他已经正在刻了,还没摆过来呢。”

    “这是一方面,归你管,”纪墨又接着道,“你看这门头空荡荡的,是不是得挂个牌匾,写上‘保安队训练场’,别人想不起来,你得想起来,是不是?”

    “镇长,这我明白,回头我就去加一个。”瘸子忙不迭的点头。

    纪墨又道,“还有就是这厨房的事情,今天谁做饭,明天谁烧饭,你都得安排清楚。

    总之,你就是保安队的大管家,吃喝拉撒睡,全给你一个人管。”

    “镇长,那我这个采购处处长呢?”驼子紧跟着问。

    纪墨道,“你这个简单,采购处,顾名思义,就是采购。

    柴米油盐酱醋茶、锅碗瓢盆,保安队里大家伙的衣服被子、衣服、鞋子以后全归你采买。

    买回来后,怎么分配,那就是瘸子的事情了。”

    驼子和瘸子对视一眼后,恍然大悟,两个人干的差不多就是同一件事情。

    纪墨笑着道,“行了,先就这样,以后遇到具体的有不懂的,你们再来问我。

    哦,对了,晚上你们来办公室拿钱。”

    保安队是时候分钱了。

    这些钱一部分是在东风港黑吃黑得来的,一部分是何耀宗给的报酬,最大的一笔是得自于将老鸨家的地窖。

    将老鸨即使是死了,也依然在为保安队发挥余热。

    保安队的众人都是非常感激他的。

    这一次钱怎么分是纪墨说了算。

    “按照我的意思呢,保安队三十几个人不多不少,能够维持地住生活。”纪墨对着保庆等人道,“结果呢,你们非要扩大规模,要多招人。

    现在好了,这么多人,处处是开销。”

    “镇长,咱们一人拿一百块大洋绝对够了,”齐备笑着道,“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这道理我家老太太都懂。”

    “如果套不住狼呢?”纪墨问。

    “那孩子也保不住。”保庆笑着道,“镇长,前些日子的乱局你也看了,很多外地过来的流民扎堆在一起,为非作歹,肆意行事。

    如果不是咱们保安队的人拧成了一股劲,还真收不了他们。

    镇长,这局势会越来越乱的。

    保安队人多一点没坏处。”

    纪墨问,“眼前还不够乱?”

    贾海利凑过来脑袋道,“镇长,西北军占了大东岭图什么啊!

    说是金矿,你看看铁路线也炸断了,到现在没修。

    去年除了往北过去那十几辆汽车,后面还有动静吗?”

    纪墨道,“现在往北淘金的人也没见少啊,前些日子住在老陶家旅店的,据说就有几个发财的淘金客。

    付账的时候直接用金砂。”

    保庆笑着道,“镇长,这才是问题所在,如果西北军真的在开采金矿,这些淘金客怎么可能有机会把金砂带出来?”

    “你们的意思是西北军已经放弃金矿了?”

    纪墨记得方静宜说过,龙荡河附近可是有大储量金矿的,西北军怎么可能放弃这么大块的肥肉呢?

    邱陵突然道,“我也听我爸和我叔说过,那里是冻原、沼泽地,不光是冬天冷,夏天也冷,一般人根本熬不住。”

    “我也问过些人。”麻三插话道,“他们说金子能开采出来,可也没地花,会活活饿死冻死的。”

    纪墨笑着道,“那就是物资跟不上,没法形成大规模开采。”

    他以前在网络上好像看过这样的故事,因为矿区所在地区太冷,没法开采。

    “镇长,”保庆笑着道,“既然他们从金矿上想不到办法,那就只能在人身上想办法了。”

    纪墨苦笑道,“看来只有收税喽。”

    麻三道,“陈思贵说过,西北省战事连年,经费吃紧,所以税很重的,一般都在四成、五成,放咱大东岭,大家伙估计也不能同意。”

    “之前只是收关卡税已经闹得民怨沸腾,如果真按西北省那么交,大家伙不闹腾才有鬼。”纪墨终于明白保庆等人为什么说以后的局势会越来越严重了。

    西北省一旦腾出手,势必会加大对大东岭的控制。

    天气愈发热了。

    纪墨本来想按照惯例给学校放两个月暑假的,但是想到大东岭漫长的冬季,干脆只放了半个月,等到冬季的时候延长寒假。

    学费没多花,孩子却多上了课,学生家长自然是高兴地不得了。

    不高兴的自然是毛孩子,这个夏天,捡蘑菇,摘野果,追兔子,抓鱼!

    他们能做的多了去了!

    但是,全因为纪老疙瘩的一句话给剥夺了,美好的暑假没了!

    他们气的给纪墨编排了许多打油诗。

    “溯古学校,阳光灿烂,进去一看,破破烂烂,有个校长,光吃不干.....”

    “纪老疙瘩的头像皮球,一脚踢进大竹篓....”

    “读书苦读书累,还要给纪老疙瘩交学费,不如加入保安队,有钱有势有地位......”

    “溯古河发大水,冲断老疙瘩两条腿....”

    诸如此类,数不胜数。

    向来大度的纪墨当然不会生气,这些都是溯古镇的花朵,他呵护都来不及。

    为了锻炼他们强健的体魄,他要求在每日的晨间早操延长时间,除了训练队列,又加了一项跑步。

    偶尔他还会亲自去教室上两堂课,做做测验,不及格的一律拍板子。

    夕阳西下,渐渐的躲进了乌黑的群山森林中。

    纪墨牵着何然刚从学校出来,便遇到了李歇。

    “校长,我跟你商量个事。”

    “什么事,说吧?”

    “我想进保安队。”李歇道,“我不要工资都行。”

    “你不是在读高中吗?”纪墨不耐烦的道,“好好念书,比什么都强。”

    “我不想读书了,读出来也没啥用处。”李歇笑着道,“我还是跟你混吧。”

    “跟我混能有什么前途?”纪墨摆摆手道,“一边玩去,别来跟前找骂。”

    他要是敢同意,李歇的妈妈,杂货铺的胖老板娘能把他祖宗八代骂出花来。

    “不是,老疙瘩,我真不想念书了。”李歇一把抓住纪墨的胳膊,赔笑道,“入了保安队,你说啥我都听你的。”

    “别生在福中不知福,你知道有多少人想读高中读不了吗?”纪墨苦口婆心的道,“你家里既然有条件支持你读书,你就努力读书,别搞七搞八的。”

    “我不是读书的料。”李歇道,“我在学校跟不上他们的成绩,活受罪。我就想着回来,也能帮帮你,”

    “读书这么简单的事情你都做不好,你还能做什么事情?”纪墨毫不客气的道,“你要是大学毕业了,说回来帮我,我还能谢谢你。

    你高中都没毕业,你能帮我什么?

    保安队最不差的就是卖苦力的了,你可歇着吧你。”

    “哎,老疙瘩!”

    无论李歇怎么喊,纪墨都没有回头。

    刚到河边,便听见有人喊他。

    回过头一看是麻三。

    麻三递给纪墨一张纸道,“镇长,公署发的文。”

    纪墨拿过过来来回看了两遍,然后递给麻三道,“贴到老陶家旅店门口吧,让大家都有个心理准备。”

    麻三挠头道,“镇长,大家伙能交税吗?”

    纪墨道,“晚上招呼大家伙到办公室吧,一起商量一下。”

    让从来没有交过皇粮的溯古镇人交税,这个难度不是一般得大!

    想想头皮都发麻!

    他让何然跟着吴亮走了,自己去了保安队办公室。

    瘸子和驼子开始做饭,治了一桌子菜,在坐的除了四个班的班长,还有特意请了老油条孙成飞,见识多广的简忠等人。

    简忠抿了口酒后,叹口气道,“过日子的人家大概是肯交税的,可是像西北、北岭,甚至南阳那样的重税是不成的。”

    “嘿嘿,税都是小意思,还有捐呢,西北省某些地方还有粪捐呢,”孙成飞啃一口鸡腿,喝一口酒,“一个厕所好几家收钱,税务局收税捐,卫生局收卫生捐,还有社会局收社会捐。

    有些地方都收到了几十年后。”

    “这他娘的也能答应?”简忠有点不敢置信,他是大东岭人,对于外界的事情还是知之甚少。

    “你要钱还是要命?”孙成飞瞪着眼睛问。

    “钱都没了,和尚还留命作甚。”简忠道,“放在我大东岭是不成的。”

    孙成飞笑着道,“这事吧,纪镇长,我跟你说,这是你发财的好时机啊,你要是不懂其中的诀窍,老子教你!

    我不要多,给我半成就行!”

    “谢你呐,我不发这种财。”纪墨白了他一眼后,还是替他倒了杯酒。

    “你们这种人啊,我看得多了,就是假清高。”孙成飞不屑的道,“就怕你没发财机会!

    我跟你说,万一大东岭公署或者西北省直接派人来建税务局,你可怎么办?

    我跟你说,到时候你这油水就少很多了。”

    “直接派人来?”

    纪墨愣了愣,他根本就没想过这茬。

    ps:老帽更新也不算少哈,求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