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庶道为王 > 145、外甥
    水坑里的水看着和竹管子里流出来的一样清澈,但是毕竟与外界长时间接触,菌类很容易超标。

    为了安全着想,最好是不要喝。

    “真的吗?”包大头想也不想,把水桶里的水倒了干净,从竹管子底下接水。

    涓涓细流,从竹管子里流出来,一会儿就把水桶灌满了。

    “以后就这么接水。”纪墨接着道,“水坑里的水除了刷锅洗衣服,尽量不要喝,我上次我还看到蛇和蛤蟆在里面爬呢。”

    吓唬两口子一通后便回家了。

    到家刚坐下,一辆驴车朝着他家这边缓缓驶过来,赶车的是个老头子。

    以为是找包大头的,突然看见车上坐着的俩孩子,眼熟。

    孩子眉眼和何然太像了。

    不用多想,他就知道了,那是他的两个外甥。

    赶车的自然是他姐夫的老子,他姐姐的公公,何然的爷爷。

    “叔,婶子,这是什么风,你们舍福来了。”

    纪墨起身朝着老头子和老太太迎过去。

    何家住在海沟子,上次将老鸨家遭土匪,纪墨当时还想去何家看看老头老太太还有两个外甥。

    但是,当时遭灾的基本都是路边的,像何家这种住在山上老林子里,山路十八弯,给土匪画个地图,都不一定摸得到。

    所以他就没去多问。

    “看来是没找错门了。”何家老头子笑呵呵的先下了车,然后转身把老太太从车上扶下来。

    纪墨走过去把俩孩子一前一后抱下来,笑着问,“认识不认识舅舅了?”

    俩孩子晒得黝黑,衣服脏兮兮的,听见纪墨的话后不但没有回话,还都躲到了老太太的身后。

    老太太拍拍孩子的后背,笑着道,“孩子都怕生。”

    纪墨道,“进屋坐吧,外面热。叔,后面有牲口棚子,可以把驴子赶到棚子里。”

    老头子摆手道,“不用,放到树底下也是一样。”

    把驴子从车架子上解开后,驴子却没有老实的在树底下,而是直接顺着河坡下到河里躺着了。

    纪墨等他们进了屋,给老俩口倒茶水,给孩子拿脆饼和山樱桃、浆果。

    “老疙瘩,”何家老太太上下打量了一下纪墨道,“就前几年看过你一次,想不到都这么高这么壮实了。

    你那老房子塌掉了,这是新盖的房子吧,还不好找呢。

    到吴友德家,吴友德婆娘给我指的地方。”

    纪墨笑着道,“去年就搬到这边了,姐夫和大姐都来过。”

    他很好奇,老俩口那么长时间都没来过,现在登门是做什么?

    何家老太太把手里的茶杯放下后,左右张望一圈道,“何然呢?”

    纪墨笑着道,“上学去了,四点钟左右才放学。”

    “她舅,真是辛苦你了。”老太太笑着道,“我跟你叔这辈子也没什么大本事,也就勉强能拉扯这俩小的了。

    何然是真的照顾不到,去年还和你姐说呢,沾着她老舅光了。”

    纪墨笑着道,“一家人应该的,婶子,你不用说那么多客气的话。”

    他越发有点摸不透这老太太的意思了。

    不过,他也没多问,静静地听着老太太说。

    老太太接着道,“是你出息,能帮衬到你大姐,放别人家,想帮也没这个本事的。”

    “婶子,你这么说我都不好意思了,我再给你倒点水。”纪墨再次把老太太的茶杯给倒满。

    “不用,茶叶这么好,别给我们白瞎了,等着什么时候家里来贵客再上。”老太太客气的道。

    纪墨道,“你们就是贵客,不给你们喝,我还给谁喝?

    再说,这就是一般茶叶,你们要是喜欢喝,回头给你们包一点。”

    老太太笑着道,“那不行,回头把你叔嘴巴养叼了,我还供不起呢。”

    纪墨笑笑,没接这话,冲着大外甥何明道,“来,让舅舅抱抱,看看长重没有。”

    不管何明同意不同意,都把孩子抱到了自己腿上,看着孩子这鼻涕邋遢这样,他真是心疼的很。

    “对,让舅舅抱抱,”何老太太笑着道,“这孩子就是胆子小一点,平常可听话呢。”

    “只比你姐姐小一岁,怎么胆子这么小呢,你是男子汉,以后还要保护你姐姐和弟弟。”

    纪墨揉揉孩子已经打结的头发,笑着道,“还要跟你姐姐一样干净,经常洗头发,瞧瞧,怎么头上也能弄这么多泥。”

    老太太笑着道,“小孩子嘛,有时候也挺淘气,经常东跑西钻,刚洗完一会就脏了,干净不了的。”

    纪墨道,“那是。”

    不愿意和老太太多争辩。

    老太太又接着道,“去年她妈走的时候就说今年得上学了,我还说呢,他老舅是校长,这送到手里,受不了罪。”

    纪墨问,“你们去过学校没有?”

    老太太道,“没去过,可听人说秋收完了才收。”

    纪墨笑着道,“不到秋收,大概下个月月底吧。”

    按照他的计划,学校下个月的月中放暑假,一直放到下个月的月底,然后秋学期正式开学。

    等天冷的时候,学校提前放寒假,孩子们少跟着遭罪。

    老太太笑着道,“那也快了。”

    纪墨点点头道,“到时候直接来我这,我带他到学校报名。”

    他收不了自己外甥的学费了,说不定还要跟着搭钱。

    “那就麻烦他舅了,”老太太又抿了一口茶,用手捋了捋额头上的花白头发,笑着道,“他舅,我是这么想的,你大外甥这头一年,你帮着带着一阶段。

    何然呢,给带回乡里去,到时候教教东西,不能这么大了,什么都不会。”

    纪墨陡然就不高兴了,如果是以前,老太太提出把何然带回去,他肯定高兴地不得了,但是现在他是一点都不放心。

    站起身踏出门槛道,“婶子,你们在这里坐会,我去街上买点菜,晚上我做饭,就在这里吃吧。”

    “不用,”老太太站起身后,老头子也跟着起来了,老太太道,“我们就是来看看,等开学再来吧,他舅你可得多看着孩子学习。”

    “那是一定的。”纪墨笑着道。

    这是自己亲外甥,他帮衬着是应当应分的,但是指望像何然一样住在这里,他肯定做不到。

    何然不送走,何明再来,他一下子照顾俩孩子,没那个精力!

    老头子闷不吭声的把车架子重新套在了驴子上,纪墨把俩孩子挨个抱了上去,最后想了想,给每个孩子的手里塞了一块大洋。

    “都拿着,让奶奶给你们买好吃的。”纪墨笑着道,“婶子,等过几天,我带何然去你们那看看。”

    他真的害怕好好地外甥让老太太给带歪了,不然到时候他大姐没地方哭。

    “老疙瘩,你这太客气了,给钱干什么。”老太太夺了孩子手里的钱,还要一个劲的给纪墨塞回去。

    “婶子,你呢,我就不孝敬了,这是给孩子的,你可不能说话。”纪墨还是坚持把钱给了俩孩子,看着驴车渐渐地远去。

    何然放学回来,纪墨已经做好饭。

    俩人在那吃饭,包敏就在一边扶着圆木看着。

    “来吃饭啊。”何然热情的拉着包敏往桌子上坐,她家隔壁有了邻居,她终于有了玩伴,自然非常地高兴。

    她拉着包敏的一只手,包敏的另一只手拽着圆木,怎么都拉不动。

    纪墨道,“那不来就算了,给姐姐一只鸡腿。”

    何然应了好,也没用筷子,自己用手提着鸡腿后稍骨头,递给包敏。

    包敏还是摇摇头,不但不肯接,还退开了好几步。

    何然又跟上,包敏又接着退开几步,总之说什么都不要。

    “好肥的鸡腿啊。”包大头光着膀子,一手提着短褂,从镇公所的方向回来,对着鸡腿吞咽了一下口水。

    “这是给姐姐的,大头叔叔,没有你的。”何然道。

    “那就赶紧拿着啊,”包大头见包敏躲躲闪闪,都替她着急了,“傻子,鸡腿很好吃的!”

    包敏看了眼包大头后,转过身腾腾地跑回了家。

    包大头坐到了纪墨的对面,先是看看桌子上的酒,然后又看了看菜盘子,一个劲的咽口水。

    纪墨装作没看见,喝自己的,吃自己的。

    不是自己小气,而是自己有自知之明,包大头这号的,不是他能养得起的,所以一开始就不能惯着他毛病。

    “何然,赶紧坐回来吃饭,吃好饭了,把作业写了。”纪墨道。

    “舅舅,我的浆果呢。”何然问。

    “让你弟弟吃了。”纪墨笑着道,“你奶奶和爷下午来了,带着你俩弟弟,你弟弟马上要读书,到时候他有不懂的,你多教他。”

    “好。”何然高兴地道。

    “等休息日带你回乡下,去你奶奶那里看看。”纪墨咬了一口大葱,抿了一口黄酒后接着道,“有没有什么想送给弟弟的,提前准备一下。”

    他一个南方人,从心理上是拒绝生吃辣椒和大葱的,但是现在居然咬的嘎嘣脆,而且一顿都不能少。

    “给弟弟买好吃的。”何然光顾着说话,筷子上夹着的鸡翅尖一下子掉在了地上。

    比小黑反应更快的是包大头,他一下子就捡到了手里,好像上面有很多灰似得,用大嘴巴吹了好几遍。

    “汪汪......”小黑对着包大头露出来了尖锐的牙齿。

    除了小狐狸,它已经好久没遇到对手了。

    危机感一下子就来了。

    ps:推荐微笑大佬的《饲养全人类》,脑洞文,捡到虫族沙盒科技,搞事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