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庶道为王 > 149、动一根手指头
    经过将老鸨家废墟的时候,一个小姑娘手里拿着一根柳树枝赶着前面的羊群,突然回过头,对着坐在上面的纪墨喊道,“校长。”

    “你好。”纪墨笑着冲小姑娘挥挥手,只是有点印象,一时间想不起来叫什么名字,“谁家的来着?”

    他问的是麻三,结果包大头回过头道,“是驼子妹妹,吴有会。”

    “哦,是她。”

    纪墨终于想起来了,现在他去学校越来越少,很多新入学孩子的名字他都不怎么叫得上了。

    麻三笑着道,“这姑娘硬气,性格也倔。

    去年大雪天,从这到学校一路,雪厚的人都不露头,人家都不去学校,这小姑娘偏要去。

    老太太又不能送,驼子又在保安队,把她留在镇上吧,家里又不能只有老太太一个人。

    最后没办法,驼子天天晚上送她回家,然后早上再跟她一起来。

    愣是把驼子折腾的没脾气。”

    纪墨笑着道,“若是这世上所有的女子都跟她一样,这世道就有救了。”

    妇女顶起来半边天,男人全部靠边站。

    战争?

    不过日子了?

    老娘们不抽死他们!

    凭着他脑子里若有若无的记忆,他给包大头指路,车子已经拐过来了两道弯。

    及至到一条三岔路口的时候,望着盘旋蜿蜒,坑坑洼洼的山道,他便开始糊涂,实在记不得何然奶奶家在哪里了。

    而何然更是不知道,一是年龄小不记事,二是因为这丫头要么一直在安山,要么一直在他那,来这里的次数屈指可数。

    纪墨想了想道,“我下去问问吧。”

    “我去。”麻三已经下车,顺着一条有人烟的小道,找这里的住户打听。

    不一会儿,麻三从一颗橡木树后钻出来,笑着道,“我问的是齐备家里老太太,她们是新住户,根本不清楚山里住的人家情况,我再去别家打听一下。”

    说着钻进了另外一处灌木丛。

    “校长,你们找人吗?”吴有会赶着羊过来问。

    “嗯。”纪墨不指望这小姑娘能知道,所以也不会找她打听。

    吴有会家和齐备家一样,都是新居民。

    更何况,山上和山下的住户完全是两个天地。

    例如,有的人已经在溯古镇住了一辈子,但是,其中有百分之百九十九的人不知道朱大富家在哪里。

    不是因为朱大富家有狗熊,而是住的太偏。

    “你找谁家呢?”吴有会又接着问。

    “何晋家你知道吗?”纪墨根本不知道何家老俩口叫什么名字,只能说姐夫的名字。

    “何晋是吗?”小姑娘想了半晌后道,“校长,你帮我看下羊,别让他们跑前面地里吃土豆花就可以了,我去问问。”

    不等纪墨回话,便丢下手里的柳条,沿着原路跑回去了。

    纪墨想喊她回来,小姑娘转过路口的弯后,身影已经被重重树木遮挡住,什么都看不见了。

    太阳渐渐的要收山,凉风吹起。

    纪墨找了件衣服给何然披上后道,“穿好喽,别冻坏了。”

    马蹄声想起,一个小伙子骑着一匹马过来,身后坐着的是吴有会。

    小伙子先从马上下来,然后张口双手把吴有会从马上抱了下来。

    包大头从始至终都是眼睁睁的看着,突然大声道,“小子,你完蛋了!”

    “你是谁!”小伙子小麦肤色,眼睛炯炯有神,对上高大粗壮的包大头毫不示弱。

    “大头哥哥,这是西克腾,他就是山上的猎户,他知道何家在哪里!”吴有会急忙站出来道,“你们别打架啊!”

    她对包大头一点儿不陌生。

    她们家遭匪灾的时候,房子塌掉,包大头还帮着她们家建房子了。

    而且,有时候,她还去保安队找她大哥,经常能遇见抱着大盆吃饭的包大头。

    “驼子说了!”包大头不管不顾的大声道,“谁要敢动她妹妹一根手指头,就活埋了他!

    我看见了,你十只手指头全动了,抱她下马!”

    吴有会的脸唰的一下子就红了,低声道,“大头哥哥,你误会了,不是你想的那样子的。

    你不要和我哥说,好不好?”

    包大头摇头道,“我跟你哥哥是好朋友,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

    外人听起来糊里糊涂,但是纪墨和吴有会却听得带差不差。

    吴有会跺脚道,“大头哥哥,你要是不说,明天我给你送好吃的。”

    “好吃的?”包大头眼睛一亮,“有酒吗?”

    “有!”吴有会急忙应了,她哥哥经常不在家,酒在那放着都没人喝。

    “好!”包大头回答的更干脆,再也不提什么“涌泉相报”的事了。

    纪墨汗颜,白了一眼包大头,真怕将来包大头会因为一瓶酒就把他给卖了干净。

    “你俩别闹着玩了。”

    纪墨先是看看叫西克腾的年轻人,然后转向吴有会道,“有会,你大头哥就是那个性格,你又不是不知道。

    你这位朋友知道何晋家在哪里?”

    西克腾道,“我知道,我们两家住的不远。”

    “这到何家有多远?”纪墨问。

    “不远,十多里地吧。”西克腾道。

    “那真是不远......”纪墨有点后悔了,应该是早上来的,怎么闲着没事非下午来不可呢!

    “你们要去吗?

    我刚好回家,要去的话,就跟着我吧。”

    西克腾说完,一马当先跑上了一条岔路口。

    纪墨朝着包大头挥挥手,让他跟上。

    然后回过头对吴有会道,“谢谢你啦,再见。”

    坐在马车上,不时的往身后回望,希望麻三赶紧追上来。

    结果,麻三却在前面等着他们。

    “镇长,我听吴有会说的,他给我指的近道,我跑上来的。”麻三笑嘻嘻的坐上了车。

    在西克腾的带领下,绕了一圈又一圈崎岖的山路之后,在一处山头后停了下来。

    纪墨记不得当年给他姐姐和姐夫做媒的是谁了,真不容易,这互相是怎么搭上绊的,太远了!

    西克腾指着一棵椴树道,“沿着树后这条道下坡就到了。”

    说话间,又放开嗓子喊道,“何大伯,你家来客人了!”

    没多大会,跑上来两个孩子。

    “弟弟!”何然要不是纪墨搂得紧,一下子就窜出车了。

    “着急什么。”纪墨先把她放了下去,然后才跟着下次,望了望渐渐落山的太阳,对着麻三道,“到家估计也要天黑了。”

    何家老头子也出来了,纪墨拿过麻三的烟盒,走过去递给了老头子一支,然后帮着点着了。

    “哟,老疙瘩,怎么这会才来啊?”老头子露出板牙道,“这也不提前说一声,没准备。”

    “爷....”何然招呼道。

    “看着弟弟,别乱跑。”老头子只是扫了眼何然,之后便没再正眼看过。

    纪墨摇头,不好说什么。

    等马车到门口,让大头和麻三把带过来的东西搬下来。

    “老疙瘩,来就来了,何必这么客气。”

    老太太从屋里走出来道,“家里什么都有,不缺。”

    纪墨笑着道,“何然说想弟弟了,就带过来看看,主要是给孩子的,没有旁的东西。”

    老太太道,“那进屋,我给你倒杯茶。”

    纪墨道,“屋里热,我就不进去了。”

    何家统共就三间屋子,屋里屋外全是用圆木箍着,说是木屋,中间却是石头垒的夹墙。

    老太太搬了三个木桩做的板凳,挨个放到纪墨和包大头三个人身后,笑着道,“你们坐,别客气,没什么好招待的,吃点樱桃吧,我早上摘的。”

    只有包大头一个人吃。

    纪墨自己点着一根烟,往前面走了几步是一处陡峭的山坡,山溪横穿而过,几十只老母鸡蹲在坡的两边咕咕叫。

    “婶子,这边坡陡,孩子以后可得小心点。”

    纪墨真是有点提心吊胆,他这俩外甥看着胆小,但是不像是不淘气的啊!

    万一出点什么事情,简直不敢想象。

    老太太笑着道,“没事,俩孩子乖着呢。”

    纪墨陪着随意说了两句话,给俩孩子再次丢下四块大洋,抱着何然下山了。

    到山下的时候,天已经黑透了。

    远远地有盏马灯迎过来。

    “校长,阿娘要留你们吃饭!”

    “不必了,天黑了,我们急着回家!”纪墨听出来那是吴有会的声音。

    “镇长,留着吃顿饭吧,不耽误时间的。”驼子老娘的手已经扒上了车架子。

    “婶子,真不用,我们吃好饭来的,”纪墨怕老太太多想,赶忙安抚道,“现在一点都不饿,现在时间不早了,我们就回去了。”

    老太太道,“我这饭都做好了,吃点吧,吃好了再回去。”

    吴有会也跟着道,“校长,阿娘做了八个菜呢,一早做好等着了,你们就在这吃点回去吧。”

    纪墨道,“那谢谢婶子了。”

    人家做好饭不说,还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在这里等着的。

    盛情难却,不好拂了她们的好意。

    进屋后,满满的一大桌子菜,还有两坛子酒。

    吴有会对包大头道,“大头哥哥,我是说话算话的。”

    包大头看到酒,连回话的功夫都没有了,咕噜噜的先喝了一大碗。

    “那是白酒,不是黄酒,你慢着点。”

    纪墨头不是一般的疼。

    ps:哇凉,求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