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庶道为王 > 166、正装与西装
    “私奔?”岑久生是真的被这句话惊呆了。

    “那不然怎么办?”朱大富用一副理所当然的语气道,“你先用几块钱大洋下定,后面我安排了,你们跑了,找不到你们,这不就好了嘛!”

    “我娶个媳妇还得这么费劲?”岑久生气愤的道,“我图什么啊!”

    “图你能找个媳妇!”朱大富啪嗒一声,把马鞭甩的更响了,“我那大侄女好着呢,告诉你,一般人我真看不上,你小子能入我的眼,我就便宜你!”

    “谢谢您呐!”岑久生大声道,“我啊,高攀不起,私奔?

    亏你想的出来,我家里还有老太太呢,把老太太给扔了?”

    朱大富道,“那就把老太太一起带着,你不是会做买卖吗?

    还能养不起俩人?”

    “你说的轻松!”岑久生愈发没好气了,“我往哪去啊!”

    “就来这啊!”朱大富道,“安山,好家伙,真是大城市,我跟你说实话,要不是家里事情太多,我都想出来闯荡一番。”

    “你可别说风凉话了,”岑久生气急而笑,“做生意没人照应着,像纪林这样的受气,我还不如不做。”

    “是啊,他这生意做的够窝囊的,”纪墨插话道,“可惜啊,这么劝他回来,他都不回来。”

    “所以啊,还是家里待着舒服,”邱武笑着对朱大富道,“你别坑久生了,我说句你不爱听的,你家老大啥玩意人,你自己不清楚啊?

    吃啥啥不剩,干啥啥不成,没本事也就算了,关键没品,做事不地道。

    谁沾上谁倒霉。

    而且,我说句实话,好几次要不是看在你面上,我是不是得揍了?”

    “他一个糊涂蛋子,你跟他计较什么!”朱大富涨红着脸道,“这要不是我亲大哥,我早就打死他了!”

    “不用你等着你打死。”邱武笑着道,“上次我看他咳的差点肺都噔出来了,比往年厉害多了,这还没到冬天呢。”

    “我来的前天我还去看了呢,躺炕上想起来上个厕所都费劲,”朱大富叹口气道,“等熬过这个冬天就算不错了。”

    “你大哥多大?”纪墨好奇的问。

    “四十五。”邱文少见的插话道,“比我大七岁,可惜了,他的箭射的好。”

    “嘿,我这打枪射箭,全是他教的,”朱大富说着又甩了下马鞭子,“只是没想到,好好地一个人怎么就变成这样子了。

    哎,不说这么烦心的事情了,老疙瘩,纪林这事可不能就这么算了。”

    纪墨笑着点头道,“当然不能这么就算了。”

    邱武道,“要不晚上我摸黑过来?”

    纪墨笑着道,“这事回头再说。”

    毕竟这个叫吴桂荣的家里算是有权有势的,万一出点事情,很容易调查到纪林头上。

    所以,为了不牵涉到纪林,得想个妥帖的办法。

    山东会馆的门口,今日因为大东岭的这批货,显得格外的热闹,客商往来不绝。

    自从北岭与西北省的战事爆发以来,大东岭对外的交通已经断绝了好几个月,现在突然一下子来这么多山货,怎么能不让人兴奋。

    闻着腥味的,都跑过来了。

    纪墨好奇的问,“货不是出完了吗,怎么还有这么多人?”

    岑久生笑着道,“出完的意思是预定完了,小本子上登记一下,等到了晚上,按照名单上的人办上一桌酒,价高者得。

    不到合适价不能随便让人拉走。

    我估摸着,怎么也要三五天才能全部办完。”

    “这倒是。”纪墨想了想也就明白了。

    岑久生道,“到晚上才是我正忙的时候,我就不陪你们了。”

    纪墨回到住处,保庆、孙成飞等人还在树下的石桌上玩牌。

    看到纪墨后,都把手里的牌撂了。

    孙成飞道,“奶奶个熊,不玩就拉倒,反正我是赢了。”

    纪墨道,“赢了请吃饭?”

    孙成飞道,“会馆里吃饭不要钱,交的住宿费里都包着呢。”

    “瞧你这小气劲!”纪墨骂道,“一边玩去吧!”

    孙成飞道,“我这不是实话实说嘛!”

    “我呢,跟你们说个事。”纪墨清了清嗓子,把纪林的事情简单说了一下,“我这个人向来很大度的,你们是知道的。

    但是,我怕别人不知道,所以呢,我得当着他们的面,扒开我的胸膛,让他们好好看一看我有多大的度量。”

    保庆道,“镇长,你现在跟我说地方,我立马把他给抓回来,让这个叫吴桂荣的来看看你的诚意,不然他以为咱们怕他呢。”

    “对,”麻三接话道,“都知道咱们镇长是以德服人的。”

    “不错,”纪墨抱着茶杯,满意得点了点头。

    保庆对杜承灏道,“秀才,你鬼主意多,你说个办法来。”

    “镇长,纪林不回老家,以后还要在那一片呆着的,咱只能偷偷摸摸的办,”杜承灏笑嘿嘿道,“但是呢,也不用大费周章,不然太看得起这种小流氓了。”

    孙成飞伸过来脖子道,“不算小人物,人家哥哥是警察队长呢。”

    杜承灏冷哼一声道,“你不也是个队长吗?”

    孙成飞摇摇头道,“我这队长算什么玩意,人家那是真捞钱的!”

    “你还管着两百多号人呢,”杜承灏不屑的道,“他这个队长撑死管十几个人。”

    “人家管的是一片,这一片十几万人,几十万人都没人敢招惹他的,”孙成飞用羡慕的语气道,“这才叫威风。”

    保庆道,“你这分明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

    “怎么就跟你们说不通呢?”孙成飞气呼呼的道,“你们是不了解,这一个警察队长一年赚的,保不准比咱们镇公所还多呢!”

    “有这么赚?”纪墨的眼睛在发光发亮。

    “这倒是真的,”麻三笑着道,“只要当官的,家底子都厚实。”

    杜承灏笑道,“镇长,你要是信得过我,要不我来办?”

    纪墨问,“行,加油,我非常看好你!”

    找了张纸笔,把纪林家那一片地址写了上去,让他们自己去打听吴桂荣的消息。

    太阳悄悄落山,纪墨坐在院子里,打着哈欠,想去睡觉,但是又怕现在睡了,晚上睡不着。

    就这样坐着,熬到了天黑蚊子出来才进了屋。

    大概是这一天太累了,躺床上便睡着了,第二天早上八点钟才醒过来。

    他刚刷好牙,洗好脸,麻三已经把吃食和泡好的茶水放到了院子里的石桌上。

    纪墨一边吃一边问,“昨晚怎么样?”

    麻三笑着道,“镇长,正要跟您说呢,我跟秀才两个人打听的清清楚楚,吴桂荣家住一个大院子,左右八间房,一个老婆,一个姨太太,四个孩子,一个老妈子,没旁人。”

    “秀才呢?”纪墨问。

    “补觉还没起来。”

    “秀才说怎么做没有?”

    麻三左右看看后,低声道,“他让我晚上去偷警察局长家的银烟枪,镇长,你说是我是干这事的人嘛,我都答应你了,以后老老实实地,坚决不.......”

    “我不看过程,只要结果,”纪墨打断道,“只要有利于人民群众的事情,你就尽管去做。”

    “是。”麻三琢磨会儿,算是听明白了。

    纪墨吃好饭后,困意袭来,抱着茶杯直接靠大树上睡着了。

    迷迷糊糊地醒来后,发现岑久生坐在他的对面。

    岑久生笑着道,“本来想带你出去转转的,看你睡得香就没喊你。”

    “忙完了?”纪墨把茶杯放在石桌上,伸了个懒腰。

    岑久生道,“主要是晚上忙,白天没什么事情。我们去转转?”

    纪墨道,“那再好不过了,你们一直说安山这里好,那里好,我非得去见识一下。”

    他们虽然说是进了安山,其实都是在郊区打转,距离真正的繁华地带还有二十多里地。

    岑久生道,“把钱带足了,看到有自己想买的就买上。”

    纪墨点点头便应了好,带着臧二和保庆、麻三跟在了岑久生的后面。

    市中心不能驾马车,所以众人在路边拦着了黄包车。

    越往繁华地带走,道路上的汽车、自行车也越发多了,两边的楼也多了,普遍都是五六层。

    五辆黄包车在一处宽阔的大马路上一并排停下,麻三给了钱后,仰望着面前的一处大剧院。

    大剧院的门口贴着五颜六色的海报,里面的女郎露胳膊露大腿,风情万种。

    “真是不一样。”麻三感叹道。

    “这条叫安良街,那边叫安顺街,”岑久生一边指着不远处的路口,一边道,“是安山最繁华的路口,想买什么都有。

    哦,对了,还可以跟你们说个新鲜玩意,咱们镇上绝对没有的。”

    “什么?”纪墨好奇的问。

    “拍照!”岑久生高兴地道,“咱们去拍个照吧,我一直想拍一张来着,就是没时间。

    这是时兴的东西,许多有钱人家结婚是必拍的,男的装正装,女的穿婚纱,可好看了。”

    “正装?”纪墨问。

    “就是那样打领带的。”岑久生指着人群中的一个戴着礼帽、拄着拐子的中年人道,“传说中这也是武帝发明的服饰,都传到了西方国家,人家都叫东方正装。

    纪墨苦笑,明明是“西装”。

    这位武帝管的闲事也太多了,简直不给他这样的后来者一点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