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梦幻方舟 > 第43章 查案
    家人没事,陈天现在的主要工作就是改进玻璃镜生产线,扩大产能。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

    陈天先用几天时间修炼‘离火术’,而后又用几天时间炼化‘离火’,偶尔他也花点时间顺便把‘敛息术’练练,有备无患准没错。

    一切准备就绪,陈天再次来到试验的地方,开始做试验。

    先把熔炉内壁按照‘赤火阵’的大体纹路雕刻出凹槽,而后伸出右掌,掌心出现一朵拇指头大小的蓝色小火苗,火苗虽小,但在它出现的一瞬间,空气极速翻腾,滚滚热浪向四周散开。

    “好是好,就是不知道有没有被坑,这也太小了点吧!”

    陈天一边吐槽,一边把紫铜放进去,没一会紫铜就被融化为液体,被元气包裹着在掌心中翻腾。

    “不错!确实很快!”他将紫铜溶液注入熔炉的凹槽中,而后继续熔炼,继续注入,一刻钟不到接近5斤紫铜就被熔炼在熔炉上。

    这只是第一步,陈天还要在紫铜上刻画繁杂的阵纹,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即便是自认为在阵法上小有天赋的陈天,也要大半天的时间。

    刻着刻着,他心中在想,这种固定的阵纹能不能复制呢?要是能像印书一样复制阵法,不就能量产吗?

    阵法的关键之处,一是阵法造诣,二是阵基,也就是阵法材料。

    绝世大阵大多以地脉、道则为阵基,其他的阵法很多都是以紫铜、紫银、紫金、元金为阵基,还有的是以宝物、仙器甚至是先天法宝为阵基。

    阵基越强,能布置出的阵法就越强,就拿诸天第一大阵《诛仙剑阵》为例,陈天认为从理论上讲这套惊天阵法可以被复制,但从神话传说来看,好像无人成功。

    别的阵法陈天不能确定能不能像印书一样复制,但像‘赤火阵’,秦家府库的防御阵等将阵纹刻画在‘紫铜’上的阵法,他认为从理论上完全可以像印书一样复制。

    “也不知道其他地方是不是这样制作阵盘?”陈天不知道,只能以后去问问许掌柜。

    这些事要做实验都是以后的事情,现在他先要把熔炉改造出来。

    在陈天专心的刻画阵纹时,临仙城中来了一个大人物,剑山郡府派下来调查三大家族失窃案的人员到了。

    城主、三大家族族长正在陪同,并讲述事情的经过。

    “安大人,事情就是这样,盗贼非常狡猾,没有留下一点线索,我们无从查案,才迫不得已上报。”

    城主对着一个四十多岁模样的白衣男子说道,他就是剑山郡府派下来的人员,姓安名军。

    “嗯,我知道了,去现场看看。”

    一群人来到秦家,安军魂力一扫,发现秦府府库的阵基都被盗走,“果然是什么值钱的都没有留下!”

    “请安大人为我们做主!严惩真凶!”秦家族长脸色悲痛的跪了下来,其他两家见状,也跪了下来。

    “你放心,本官一定帮你们做主!”安军把他们扶起来,大义凛然的样子,好像真是好官。

    “秦族长,你带我去府库看看,其他人先留在这里。”

    “是。”

    两人朝着府库走去。

    抵达府库,安军随意看了几眼就没再多看,问道:“玻璃镜的制造方法得到了吗?”

    “还没有。”秦族长躬着身子,唯唯诺诺的回答。

    “废物!秦烈呢?他一个紫府境还得不到?”

    “大人,老祖在财物被盗的晚上也失踪了,当初接到大人命令时,老祖正在闭关修炼,就叫我们先去打探,结果派去的人一个没回来。

    于是就等着老祖亲自去,哪想他不见了,恐怕是遭遇了不测。”

    “消失不见?当天晚上你们没有听到一点动静吗?秦烈虽然是用丹药提升上去的废物,但再废也是紫府境,怎么会不声不响就消失了?”

    “大人,当天晚上我们没有听到任何动静,老祖的闭关之所也无任何打斗痕迹。”

    安军沉思片刻,道:“陈家的玻璃镜在哪里生产?”

    “乡下领地。”

    “等会你就说,怀疑此事与陈家有关。”

    “陈家?他们没这个能力。”

    “我当然知道他们没这个能力,但可以怀疑,怀疑就要接受检查。”

    “是,我的明白了。”

    两人走回去,安军就对城主说道:“城主,秦族长怀疑这是与陈家有关。”

    “陈家?这不可能吧?陈家没这个实力,我怀疑作案者是紫府境高手。”

    “没说一定是陈家,只是秦族长怀疑,需要叫陈家人过来问问,如果不是,我绝不会冤枉他们。”

    秦族长继续道:“城主,我们三家都与陈家关系不和,他们有很大的嫌疑。”

    其他两家也跟上,说陈家有很大的嫌疑。

    “好,就去问问陈家,不知安大人打算怎么问?”

    “这东西,城主应该认识吧!”安军拿出一块黄色的石头。

    “测谎石?”

    “对,这就是测谎石,只要有人说谎,他就会震动。”

    “行,我们去陈家问问,如果真是他们,决不轻饶,如果不是,本城主也不会让人冤枉他们。”

    “城主请放心,本官办案一向公道,绝不会冤枉任何人。”

    说完,众人朝着陈府走去。

    陈天的父亲,爷爷和太爷爷在接到城主的通知后,已经在等候。

    “陈老,这位是安大人,前来调查三大家族失窃案件。”城主对老太爷说道。

    “拜见城主,拜见安大人!”三人行李。

    “不必多礼,秦族长怀疑你们,我也只好来查查,本官向你们保证,绝不会冤枉任何一人。”

    安军笑容柔和,好像他真是正直的官员,其实他在观察三人的修为,见陈天的爷爷陈龚是练气境,陈君豪无修为,心中满意的点了点头,心道,‘秦家还是有点用。’

    “三位,这是测谎石,只要说假话它就用抖动。”

    “安大人,关于三家被盗的事情你随便问。”老太爷说道。

    “好,那我就问了,你们和三家被盗的案件有关联吗?”

    安军把元气输入测谎石,随即散发出淡淡的黄色光晕。

    “没有!”“没有!”“没有!”

    三个‘没有’,测谎石并未震动。

    “我就说不可能是他们。”城主笑呵呵的说道。

    “嗯,确实不是。”安军也微笑着说道。

    “他们不知道,只能代表他们,还有可能与陈府的其他人有关!安大人,我请求询问陈府的每一个人!”秦族长很配合的说道。

    “你们看………”安军面色为难,询问老太爷的意思。

    “问,顺便问,我也想看看,府中是否有这样的高人,能把三个白痴家族的府库抢了!”

    “你……”三家族长怒瞪老太爷。

    “大家冷静,有没有问问就知道。”安军打圆场。

    陈府的人排队接受询问,结果都不是。

    “他们在乡下还有人,说不定盗贼就躲在乡下!”秦族长再次说道,安军在心中给他点赞。

    “秦勇!你不要太过分!”老太爷怒了。

    “怎么?难道你们在乡下有见不得人的勾当?我们三家都和你陈家不和,同时被盗,你们有很大的嫌疑!安大人,我怀疑盗贼就在陈氏领地内!”

    “城主,你看……”安军一脸为难,让城主定主意。

    “老太爷,不如就让他们去看看,也好让他们死心,你放心,有我在绝不会让你们被冤枉!”城主劝解道。

    “好,去就去!”

    老太爷也不怕,反正不是他们做的,怕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