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网游小说 > 我是真的没修仙 > 第10章 为何不喝好酒?
    赵青蝉

    年龄:15岁

    身份:武当三代弟子

    声望:8

    臂力:26(先天·成长中)

    体魄:21(先天·成长中)

    身法:29(先天·成长中)

    根骨:44(先天)

    悟性:45(先天)

    福缘:大吉(今日)

    天赋:过目不忘

    境界:无

    (说明:年仅15岁,便拥有了如此出类拔萃的天资,骚年,你很勇嘛?)

    无视说骚话的游戏主脑。

    赵青蝉瞥了眼声望,8点,很可以,很符合他低调且不张扬的性格。

    他心中早就决定了,在【江湖】不曾公测,在玩家是否出现之前,他绝对不会狂刷声望,尽可能的将声望值保持在最低线。

    “话说回来,我在武当山难道还能刷出什么声望不成?”赵青蝉抽了抽嘴,除非张三丰公开承认他是关门弟子。

    否则他这种如此低调之人,声望肯定不会暴涨。

    藏经院内。

    距离玉虚真人回山没过几天。

    赵青蝉熟练的将星星落叶扫到一起,簸箕一收,垃圾箱一倒,大功告成,打完收工。

    与此同时。

    一名武当道人匆匆走入藏经阁,赵青蝉也拎着扫把、簸箕尾随而上,跟盯贼一样,生怕其多拿走几本道藏。

    若是一年以后,他将三千道藏全部背下来,丢一本他就默写补上一本。

    如今他没有将其全部背下来。

    只要是丢失一本,那就是他的罪过。

    虽说他不会武功,玉虚道人、张三丰也不会对他进行责问,可无论做点什么,那就要有相应的责任感。

    好在这位二代弟子来时匆匆,到了藏经阁内却变得不急不缓,显得十分规矩,似乎也知道这里不仅只有赵青蝉,还有一位宗师境的玉虚道人。

    “李道纯借《太平经》一本,半个月后归还。”面相普通的中年道人手持经书,沉声说道。

    赵青蝉将其记录在案,当他再次抬起头的时候,那名看着有些急切的道人,便已经没了踪影。

    他暗自挑了挑眉:“李道纯?”

    “我滴乖乖。”

    赵青蝉咽了咽吐沫,武当山还真是人才济济啊。

    这位李道纯看似在二代弟子之中名声不显。

    可未来成就比大多数的武当七侠还要更胜一筹,属于大器晚成的那种人才。

    其未来不仅踏入宗师境,更有破入大宗师境的潜力,尤其他还著出多本道经,在整个道教都是有名有姓的人物。

    嗯,他就属于那种喜欢道藏,还不怎么爱练武的家伙。

    只是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某些人就算不练武,也能从中钻研出一些内功心法,招式秘籍等等。

    而有次关于道教的辩论,张三丰更派其与龙虎山的小天师一争高下,最终还不分胜负,简直就是一位活着的小传奇。

    可惜。

    前一百年,后一百年。

    四座江湖、王朝的道家,张三丰才是真正的扛把子,无论武功还是道法。

    任凭哪里的道教、道宗,都无人能出其左右。

    赵青蝉眯了眯眼睛:“这李道纯话不多,看起來还挺老实,又喜欢研读道藏,日后可以PY一番,跟其打个交道。”

    “毕竟再怎么说,他如今也是位中一品的高手,有事找他帮个忙,应该没什么大问题。”

    “至于怎么应对这种铁憨憨?”赵青蝉挑了挑眉,阴笑一声:“自然是用我那过目不忘的天赋,来征服他啊。”

    “啪。”

    赵青蝉揉了揉后脑勺,忍不住握拳、起身、回头。

    四目相对。

    赵青蝉重新坐下。

    玉虚道人瞥了他一眼:“没事闲的又坏笑什么呢?”

    “我没有,我不是,别瞎说。”

    玉虚道人露出一副看穿所有的目光,懒得跟他扯蛋。

    赵青蝉叹了口气:“师祖,咱没事别总冤枉你徒孙。”

    “何况你也说过,咱武当派的未来全在我这脑袋里面,你这要給我打坏了,我可找掌门师祖高状了……”

    “滚滚滚,现在见到你就烦!”玉虚道人抽了抽嘴,他随手拿出一副字帖:“你看看写的这两笔字,前段时间刚说你的书法练得不错,如今就跟狗刨的一样,鬼画符啊?”

    “这是行草,我随便瞎写的,可您竟然觉得它难看……”

    “哦?”玉虚道人挑了挑长眉,笑容越发‘变态’。

    “是,师祖,徒孙这幅字写的差,真滴差,您说对了。”赵青蝉翻了个白眼,他怂了,好汉不吃眼前亏,以后还要跟着玉虚道人混呢。

    若非NPC将自己了当成NPC,赵青蝉很想知道两者之间的好感度到底有多少。

    但极大的可能性就是,就算没满值,基本也差不多了。

    以后下山历练,要是有哪个王八蛋敢找自己麻烦,搬出玉虚道人保准管用。

    “哼,心里明白就行。”玉虚道人点点头,随手伸手说道:“对了,你在写出一些有名的诗词、帖子給我。”

    赵青蝉抽了抽嘴角:“我以前写的不都给你了嘛?”

    “啧,你管的还挺多,你知不知道你写的那么多字帖,笔墨纸钱可都是咱们武当派出的?”

    “现在你的书法还算不错,不拿到山下换点酒……钱,来补贴补贴山门,以后让整座门派的弟子都去喝西北风啊?”玉虚道人催促着。

    赵青蝉默默竖起大拇指,好一个大义凛然,你将自己喝酒钱的问题,都能上升到集体利益上面,道爷我服了。

    他这位师祖没有太多爱好,唯独喜欢的就是喝酒。

    平常在山上的时候,没事就会小酌几杯,可酒水有限,也不敢多喝。

    但前段时间出了山门,应该肆无忌惮了,估计是走一路喝一路。

    当初让他去寻找张翠山的消息,也是张三丰怕将自己这位师弟给憋坏咯。

    显然。

    喝了一路好酒,钱没了。

    再加上玉虚道人发现他的书法能换钱以后,日常酒水更是上了一个档次,从绿蚁酒换成了醉仙酿。

    赵青蝉曾经还问过,某些江湖高手、宗师,不都喜欢和最差的酒水来找感觉嘛。

    还总能品味出什么人生道理来着……

    而玉虚道人却面带冷笑的回了他一句:“不,那只是因为穷,并非所有人都像你一样,诸多本事傍身,他们纯粹就是兜里没银子,结果还在装犊子。”

    于是乎。

    赵青蝉对于江湖宗师高手的感官,瞬间掉落一大截。

    不过话说回来。

    说的也是。

    独自行走江湖的高手,往往啥酒都喝,若是酒瘾再大一点的,往往只喝最便宜的绿蚁酒。

    而有势力伴身的顶尖高手,出行那叫一个气势,走到哪都有随从伴随左右,还都只喝最贵的酒。

    穷啊。

    否则上好的酒水……它不香嘛?

    …………

    ps:求推荐票挖,嘤嘤嘤,木有推荐票的我,感觉人生都降到了低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