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网游小说 > 我是真的没修仙 > 第20章 女侠饶命啊。
    午夜。

    赵青蝉极为难受的睁开眼睛,没等他爬起身来,自己那柄名为‘长鸣’的宝剑,就已经从后背搭在脖颈上了。

    一种冰凉透骨的寒意让他不由得打了个寒颤,便只能乖乖的坐在地上。

    火堆被熄灭,瀑布后的水帘洞内不仅十分昏暗,也是真的很冷。

    而幽暗的寒洞内,除了哗啦啦的水声,就只有两人的呼吸声。

    赵青蝉有心说话,可每次刚想开口的时候,脖子上的剑就不断靠近自己。

    他抽了抽嘴,你一个先天宗师,至于用这种方式盯着我嘛?

    若是你手抖一下,道爷我岂不是凉了?

    “不对,先天宗师?”他心里稍作思考,隐约发现一个问题。

    这等境界的高手,完全不必理会自己的挣扎,哪怕在睡觉的时候遭到攻击,其护体罡气也能将他震个半死。

    再加上她急切冲入瀑布后的水帘洞,连忙熄灭火堆,此人莫不是遭到了追杀?

    “肿么回事,先天宗师被追杀?”

    “这不是游戏前期吗,大元王朝的先天宗师就算不少,也没有这么烂大街啊,尤其她还是个女人,不知道我还以为我去了隋唐江湖。”赵青蝉艰难的咽了咽口水。

    他身后女子的喘息声不太平稳,似乎受到了一些内伤。

    再加上其握着的剑的手,并不是很稳,又断断续续的出现一些杀意。

    顿时,他想明白了一件事。

    此女伤势过重,可能将要昏迷,似乎在考虑要不要先将自己给剁了!

    “不行,我还不能死,我还要修仙,我还要跟百万玩家装逼啊!!!”赵青蝉的脑袋在不断思考。

    两秒钟后。

    他眼睛一转,没去理会贴紧自己脖子的长剑,只是用着看破红尘的修道语气说道:“这位女侠大可不必如此,我本武当修道之人,向来喜欢清修,视女人为红粉骷髅,而我家师更是张三丰。”

    “咳,张三丰你知道吧,还请看在家师的面子上……”

    “呵。”冷清的声音从身后出现。

    赵青蝉本不想理会,还想说点什么。

    女侠却冷笑道:“武当山二代弟子共有339人,真传弟子七人,境界最差者也是上二品的武者,年龄最小的有41岁。”

    “你这年龄?撑死就是武当三代弟子。”

    “尤其你本道家弟子,说什么佛家的红粉骷髅,就凭你这一番花言巧语。”

    “咳咳咳……噗。”

    “我草?”赵青蝉心中大惊,这女的怎么回事,好像比自己都了解武当派的情况。

    但自己真是张三丰的关门弟子啊。

    我要说假话,天打雷劈。

    而他感觉背后女侠的伤势越重,其杀意就越来越盛,便忍不住摆了个poes。

    嗯,差不多就是这个姿势。

    Orz,随后高声道:“女侠饶命啊!”

    那一刻,赵青蝉伤透了心,下山三天,祖师爷的绝招就用了。

    随后他继续道:“我真是张三丰的徒弟,还是他的关门弟子,就是因为年纪太小,境界不高,这些事情才未公之于众。”

    “至于红粉骷髅什么的,你都拔剑放在我脖子上了,我,我才十六岁,我还小……我紧张嘛。”

    “尤其我在这里打坐修炼,你进来就把我打晕,现在还拿着我的剑胁迫我,我才是无妄之灾嘛。”

    赵青蝉很委屈,自己的福缘显示大凶,果然是真的准。

    这都躲到花果山水帘洞了,还能碰到半路杀出来的母猴子,这倒霉程度也是没谁了。

    最关键的就是。

    自己的身份不曾被公之于众,没人信啊。

    他身后的女子闭口未言,呼吸声还越发紊乱,赵青蝉稍稍挪动脖子,后者竟然不曾注意。

    “不能坐以待毙。”赵青蝉眯了眯眼睛,断然双手拍地,猛然向前翻滚而去。

    下一秒。

    剑光才后知后觉横扫而过。

    噗。

    吐血声。

    随后又是倒地声。

    赵青蝉谨慎的站在洞口处,回头张望。

    虽说与其相隔不远,却也不敢贸然靠近。

    因为洞里面太黑了,根本看不清内部的状况,鬼知道那位先天宗师是不是装的。

    可他又不敢出去,万一追杀这女人的敌人还在外面巡视。

    他这福缘又是大凶,必然会被人顺手杀掉。

    赵青蝉咽了咽口水,便躲在洞门靠着瀑布慢慢坐下,并轻声说道:“女侠放心,你安心养伤便是,我在这里给你把门,要是强敌来袭,除非我打不过,否则肯定不会给坏人引路。。”

    女侠没回声,就是气的肝疼。

    “你别不信啊,行侠仗义乃我辈中人的行事准则,我三天前刚从三个强盗手里救下了八位姑娘,她们都喊着说‘救命之恩只能以身相许’,可这我都没答应呢。”

    女子依旧不曾回声,呼吸却有些平稳很多。

    赵青蝉便继续自言自语的说道:“你就放一万个心好了,我武当修道之人,讲究的是清静无为,你现在就算脱光了衣服躺在我面前,贫道也不带多看一眼的。”

    “噗。”

    又是吐血声,女侠伤势似乎有点反复无常啊。

    赵青蝉尴尬的轻咳一声:“不信归不信,吐血就不太好了,女孩子嘛,要懂得保护、爱惜自己,万万不能轻贱了自己呢。”

    就这样。

    赵青蝉根本不敢睡觉,硬生生的嘀咕了一晚上。

    没办法,嘴贱这种事,按照他论坛上的名声就能看出来了。

    他在武当山还憋了整整好几年,如今差点死在这里,当真被吓到了,也算是敞开了话匣子,针都缝不上。

    他不敢过去,又不敢出去,说的口渴了,便伸手接口水喝,随后继续念叨。

    直到次日清晨。

    女侠也不知道是昏迷过,还是始终保持清醒的状态,当即忍不住喝道:“你有完没完?”

    “我一年听过的话,都没有你一夜说过的多!”

    赵青蝉沉思两秒钟。

    打不过。

    他决定闭嘴。

    而现场从呼吸声来看,她的气息依旧不算稳定,可伤势应该好了许多,至少不会像昨夜那般随时要陷入昏迷。

    于是赵青蝉也挑了挑眉毛,洞内的女子打晕自己以后,完全可以杀掉自己,可她并未动手,那就说明她并非弑杀之人。

    哪怕自己紧张出错,说了很多瞎话,此人依旧不曾动手。

    那么……

    PY一下未尝不可嘛。

    赵青蝉心中暗自打算,若是有可能,争取弄到一本秘籍。

    先天宗师啊,绝世武学没跑。

    “可惜了,先天宗师……就算声音很好听,估计也得有三四十岁了吧?”赵青蝉摇头晃脑的感叹起来。

    随后。

    一名身穿雪白长裙的女子从洞内深处缓缓走来,

    赵青蝉听到脚步声,不经意的回头望去。

    四目相对。

    “我收回三四十岁的那句话。”赵青蝉心中嘀咕一句。

    而女侠则深深的看了他一眼:“我叫林诗仙,你呢?”

    “赵青蝉。”

    “怪不得这么能絮叨,十二属性容不下你,你是属蝉的吧?”

    “?”赵青蝉缓缓敲出一个问号,这也就是打不过。

    否则。

    啧啧。

    你是不是没遇到过采花公子?

    ……

    ps:求推荐票,票生自古谁无死,有的票死的轻于鸿毛,有的票死的重于泰山,投票吧,让票票死于后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