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网游小说 > 我是真的没修仙 > 第24章 画符驱妖
    楼船不断晃动,好多瓶子、挂件掉落一地。

    “让开,我们往下面倒点牛羊鸡血。”数名健壮的汉子拎着满是鲜血的木桶,匆忙来到甲板上。

    某些船客也慌乱的退了回去。

    而赵青蝉眯了眯眼睛,第一次在大庭广众之下动用武功,只见其身体腾挪,转瞬之间便来到船身左侧。

    他一手抓住栏杆,双脚斜踩船舱侧面,就那么挂在了外面。

    这幅场景,顿时让好多船客惊呼起来,暗道此人胆量不小,也不怕掉入波涛汹涌的河中。

    赵青蝉炯炯有神的看着水面,并未理会他人。

    至于坐镇楼船的二品高手看到这一幕,本想训斥他不懂规矩。

    结果发现他用的是左脚踩右脚的武当梯云纵,顿时心中一惊,好一手脱离地心引力的轻功。

    三分钟过去。

    一桶桶鲜血、肉块被倒入河水之中,并在江中巨大阴影游过的时候,瞬间下沉、消失。

    可船舱底部依旧不断遭到撞击。

    二品高手徐雄有些慌了,莫不是碰到了什么水中大妖,非要祭献出一条人命才行?

    赵青蝉此时却飞身回到甲板上,他转头对着窗户吼道:“仙儿,将我的包裹扔出来。”

    “………”

    没回应。

    赵青蝉尴尬的挠了挠脖子,有点痒。

    下一秒,窗户突然被打开,他的包裹也飘然而下。

    赵青蝉嘿嘿一笑,飞快的取出笔墨、黄纸,并对着徐雄说道:“帮你赶走这河中大妖,我……这路费?”

    “免了免了,等会我就让人给你送去,以后少侠若再乘坐我们江南帮的楼船,那也一律免费。”

    “对了,赵少侠通行的姑娘,同样如此。”

    “谢了。”赵青蝉心中一笑,这波不亏。

    他快速研碎朱砂、进行画符。

    此时,船体虽说依旧在不断晃悠。

    可众人见到赵青蝉包裹里那奇奇怪怪的东西,外加其一脸镇定的神仙颜值,心中不知为何就有了底气。

    江湖中人。

    高来高去的武林好手很多。

    那徐雄也比赵青蝉高了三层境界,可他除了倒血、倒肉还会啥?

    噗通一声跳入河里,拿着屠龙刀砍怪爆金币吗?

    江湖中人,擅长风水、卜卦、符箓、阵法的有几个?

    说句难听的,游戏不曾公测之前,会这些手段的唯有那些道佛两教高人,也只有这些人修炼到了极致,无法继续破境的时候,才转而研究这些手段。

    要不然就是根本学不会内功,只能研究这些东西的普通人。

    但是嘛,没有修为境界的加持,那些人顶多也就是会一丢丢,碰见这种麻烦就有点蒙了。

    至于玩家?

    emmm,让他们学习生活类的副职业还行,江湖类的副职业也有点难。

    没办法,不愿意背,更不愿意写字。

    而赵青蝉画的不是‘镇妖符’。

    他如今没那个本事,哪怕形似也不敢画出来。

    否则不小心惹怒了河中水怪,搞不好还真要船翻河底喂王八。

    于是乎。

    赵青蝉脚踏罡斗,嘴中念念有词,伴随着全身精气神的灌入,画了一张中品‘驱妖符’。

    随着他注入诸多真气,手上拿出张三丰给他的仿制‘真武印’猛然按上,再加上一声大喝。

    “符成!”

    嗡。

    一道青光在众人面前闪耀,好不耀眼。

    赵青蝉不顾其他人目瞪口呆的表情,一跃来到船侧,双脚倒挂金钩,脑袋朝着对着奔腾不息的河水,嘴里念念有词道:“急急如律令,武当真武帝君亲临,妖邪还不速速避退。”

    刷。

    符箓沉入水底,炸起数丈高的水浪。

    嘭。

    又是一声闷沉的撞动声,却并非接连不断的响声,更像是水怪逃窜之时,撞到了船底。

    接下来,又伴随着一种诡异的嚎叫声,众人便看到水下有一条庞然大物迅速远遁。

    大鱼,足有五米多长披麟大鱼。

    【提示:你驱赶了河妖,可惜你什么都没获得!】

    赵青蝉抽了抽嘴,双脚微微用力,再次回到甲板上,装模作样擦了擦汗水,感慨道:“幸不辱命,幸不辱命,有我武当真武符箓在此,那妖物已然退避,想必不会在惊扰我等。”

    “少侠竟然是武当派的弟子,今日一见,果然不同凡响啊。”

    “厉害厉害,赵少侠有这等本事,真乃武当派之福,江湖之福啊。”

    “赵少侠江南河画符降妖,我等必定帮忙多加宣传。”有人连忙说道。

    混江湖的是什么,不就是为了个名嘛。

    只不过这群人仅知道他姓赵,却始终不知他的全名为何。

    徐雄咽了咽口水,眼前这位赵少侠的武功境界不高,可学的却都是上乘功夫,再加上奇门遁甲之术颇有点手段。

    他也笑呵呵的拱手道:“这次碰到难缠的水妖,若非有少侠鼎力相助,想必也没那么容易脱困,晚上我摆一座酒席,还望少侠大驾光临。”

    赵青蝉回礼笑道:“客气客气,家师说过,我辈弟子出门在外,行侠仗义乃是理所应当之事,酒席实在太过破费,徐前辈真的不必如此。”

    说带此处,赵青蝉的目光稍稍瞥了眼三楼。

    徐雄若心中一笑,眼前这位年纪轻轻的武当弟子有点意思,这番话不仅给面子,还让他少破费了许多。

    于是他也不再多说,便从手下那里取回了银票递过去:“那也好,我徐雄就只等少侠再回元朝江南河,到时候在好好请你吃顿酒。”

    “多谢徐前辈。”赵青蝉拱手,转身离开。

    “哈哈,给赵少侠让路。”

    …………

    林诗仙瞥了眼回到房内的赵青蝉,听着楼下乱哄哄的议论声,忍不住撇撇嘴:“画个符,至于脚踏罡斗念念有词嘛,还真武帝君亲临,又用真气炸起水浪……”

    “啧啧,真武大帝要是真的亲临,估计一脚就把你这个不孝孽徒给踩死了。”

    “哎,你这话说的。”赵青蝉翻个白眼:“我这番做法,必然会减少很多可能出现的麻烦。”

    “如今这一手露出去,你看还有几个人敢整天盯着这里,我知道我长得帅,可他们的目光也太赤果果了。”

    “更何况,我要不弄出点仪式感来,他们还以为那只水怪很容易被赶走呢。”

    林诗仙很想说,那水怪本来就很容易被赶走。

    不过。

    也是相对而言。

    她是容易,这艘船上的其他人却很难做到这一点。

    尤其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相处。

    林诗仙忽然发现一个严肃的问题。

    她本来以为赵青蝉是个老实人,还是那种年岁很小,特别单纯善良的小道士。

    可结果呢?

    “他貌似在为人处世上面,比我还显的老成,给人一种滑不留手的感觉。”

    林诗仙挑了挑秀眉,突然抬头看去,赵青蝉果然在一本正经的看着自己,只是目光中却没有一丝邪念。

    随后他拿起一本道藏,淡然的读起书来,似乎对自己这张脸并不感任何兴趣。

    “不对,事情有些不对。”林诗仙眯了眯眼睛。

    她总感觉,眼前这位同居多日的小家伙,似乎没那么单纯……

    貌似,他是在装纯?

    …………

    ps:日常求推荐票、打赏,你们不投票,我今天就跳入江南河喂水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