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网游小说 > 我是真的没修仙 > 第29章 出手,就要命!
    “原来是武当派的弟子……”三位衣着打扮相差无几的女侠对视一眼,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面目表情中还带着少许尴尬。

    因为她们本是峨眉派的弟子,正打算前往恒山派。

    而两者之间的渊源,其实和两座武当派差不多。

    郭襄建立峨眉派,她大徒弟在大明王朝建立了恒山派,两座门派也算得上是同气连枝。

    至于武当与峨眉的关系,本来自创派以来还算不错。(设定:张三丰和郭襄没情缘!)

    可结果就在前段时间。

    江湖各大门派齐聚武当山,灭绝师太想要出手逼问屠龙刀的下落,结果连倚天剑都不曾被拔出,就被张三丰扇了三个巴掌。

    那一刻,看到这一幕的江湖豪客足有千人。

    峨眉派面子尽失。

    武当派的张翠山夫妇也不想因为张三丰以寡敌众,从而没给其救人的机会,便在江湖各大派的压力下纷纷自尽。

    这等恩怨情仇,让三位峨眉女弟子不知该和赵青蝉说些什么。

    当然,她们也能瞧得出来,赵青蝉似乎走的比较早,应该不知此事,可双方之间却因为这档子事,产生了稍许间隙。

    而赵青蝉则比谁都清楚剧情的发展走向,他发现这三位小姐姐不好意思聊天,心中就明白了什么。

    他只是自顾自的在马车内盘膝打坐,开始修炼顶尖道家炼体秘术《小琉璃体》。

    江湖中的炼体秘术有不少。

    其中较为出名的有《金刚不坏神功》《金刚不坏之体》《龙象般若功》《天罡童子功》《金钟罩》这些,要不然就是大众化的《铁布衫》《铁头功》《铁裤裆》等等。

    毫无疑问。

    《小琉璃体》和绝世相比,肯定算不得有多强。

    若单独在防御方面来算?

    嗯,真的很强了。

    因为那以上的绝世炼体功法,大多是内功心法、炼体秘术的合成版。

    它们并非仅仅增加体魄那么简单,还会诞生出配套的真气,更导致修炼者的力量大增,也就是臂力属性增多。

    可《小琉璃体》既然被称之为秘术,自然颇有不同,因为它仅仅增加一个属性,那就是‘体魄’。

    赵青蝉只要将其练到大成之境,那在同境中的防御力,必然不会弱于他人。

    而他也早已将这本秘籍记在脑袋里,又将其彻底毁掉。

    除此之外。

    他前世曾经在大秦仙朝混了许久,大概也知道这本秘籍的后续功法叫什么。

    《真武琉璃仙体》

    “这份功法……上限很高啊!”赵青蝉心中稍作感慨,便放空心思,开始修炼这本炼体秘术。

    “唔,那林诗仙应该是奔着他的颜值来的吧?”

    “对,没错,否则岂能送出这等宝贝?”

    …………

    江湖路上江湖客。

    江湖客多是非多。

    快通帮的承运服务很到位,至少对于赵青蝉来说,他能和三位自带体香的女侠同乘一坐马车,心情还是很愉悦的。

    可对于其他凑到一起的乘客来说,就没那么走运了。

    互相之间多有埋怨。

    夜晚。

    一位鼻青脸肿的年轻书生,正红着眼睛嚷嚷着要换马车,否则就要退路费,还吼着要去官府报官。

    因为跟他同乘马车的是三位江湖壮汉,品阶不高,却有点独特爱好,若非这书生挣扎的比较厉害,搞不好此时就爬着出来了。

    而年过四十的宋管事,武功不算太高,做人做事却很有一套,很快就给年轻书生换了一个马车。

    还免除了他未来的几天伙食费,也算免除了书生心中的埋怨。

    赵青蝉没兴趣理会这些事情,只是围坐在篝火旁边,大致扫了眼车队内的众人。

    鼻青脸肿的穷书生。

    一位手持长枪的武者。

    三名看似要投靠远方亲朋的普通人。

    其中还有一个组合比较奇怪。

    一名宫装美妇带着女童,身旁还有一名持刀护卫,其中那护卫至少是一位上二品的武者。

    林林总总不少人。

    可就在赵青蝉闲来无事,独自饮酒的时候。

    他不惹别人。

    却有旁人来找他的麻烦。

    并非峨眉派的三位女侠遭人耍流氓,需要他逞英雄。

    是那三位江湖壮汉,要来调戏他本人。

    快通帮的侍卫看到这一幕,并未有过多阻拦,对他们来说,这种事情太常见了。

    聊聊天嘛。

    现在又没动手动脚,何必像朝廷的承运马车那般规矩森严?

    此时能有点乐子看,不也让这慢慢长夜有点乐子?

    赵青蝉扫了眼宋管事,这货却对他微微一笑,似乎认为他有能力解决此事,他便只能叹了口气,对这三位不速之客冷笑道:“打不了书生的注意,现在就想找我的麻烦?”

    “哟,英俊的少年啊,你年龄不大,脾气却不小,师出何门啊?”

    “师出何门都不碍事,跟哥哥们去马车里康康,有好东西给你。”

    赵青蝉站起身,他挑了挑眉,声音有些小:“我师父说过,出门在外,不要轻易暴漏自己的门派。”

    “哈哈,你师父也是个怂包,是怕你给他惹了杀身之祸吧。”其中一位脸上长疮的壮汉,是一位中三品的武夫。

    他拳头上有着一层厚厚的老茧,手上功夫显然不弱。

    赵青蝉眼看着那张大手就要拍在自己的肩膀上,面色一冷,反手便扣住他的五指,鹰爪功稍稍用力。

    咔嚓。

    一声惨叫。

    壮汉的拳头上被扣出五个血窟窿,手心手背被五根手指贯穿,手骨纷纷折断,这等钻心的疼,也让其当即跪在地上。

    而带头的上三品武夫则面色惊变的怒骂道:“好阴毒的功夫,不过是跟你说两句话,便废了我三弟的右手,你说不定就是那魔教中人。”

    赵青蝉并未松开那张快被他抠碎的手掌,他嘴角带着一抹寒意,轻声道:“知道家师为何不让我穿本门服饰吗?”

    三品武夫突然吼道:“我管你师父要干嘛。”

    “你废了我三弟的手,你赔命便是了。”

    宋管事面色剧变,万万没想到事情会发生到这等境地。

    “草,等我装完这个B啊!”赵青蝉闭上嘴巴,一脚踹飞面前的壮汉,让其撞在一人身上。

    随后,他脚下生风,错步转身避开那虎虎生风的刀光,右手鹰爪功迎面而上,携带着破风声要撕裂那张大脸。

    而后者一声怒喝,左拳轰然直上,不避不退,拳力劲道显然不弱。

    不过,爪怕拳,拳惧掌,掌弱指。

    赵青蝉于顷刻之间,化爪为掌,武当绵掌爆发出一阵阴柔之力,擦着后者的拳头,又顺着其胳膊一路拍在其下巴上。

    咔嚓。

    满脸惊愕的壮汉牙齿飞落,口吐鲜血,沉重的身体升到半空,又重重的砸落在地。

    赵青蝉得势不饶人,一步上前。

    右脚落地有千斤!

    嘭。

    壮汉螳臂当车,双臂咔嚓作响,白骨破肉而出。

    与此同时。

    其他两人再次怒喝来袭。

    赵青蝉却依旧凭借上乘、顶尖武学的压制性,在短短三招之内将其击飞。

    他又是一脚踏去。

    嘭。

    三者的老大哥,胸骨爆裂,含着血丝的双眼瞪出,吐血身亡。

    其他两者未等站起身来。

    赵青蝉一步上前,双手按两者脑袋,轰然拍下。

    两者头骨与地面交接之时,鲜血溅出,颅骨塌陷,隐约有一些黄白之色也出现在地面。

    短短几个呼吸之间。

    三名江湖客便身死江湖。

    其他人神色各异,却大多无法相信眼前这位时常面带笑意的少侠,不仅如此心狠手辣,杀人手段也堪称潇洒的干净利落。

    赵青蝉不在意那些人的目光,他只是在心中喃喃道:“家师不让我暴漏身份,因为他对我说过一句话,行走江湖,要杀该杀之人,救该救之人。”

    “很显然,你们就是那种该杀之人。”

    “可是杀人也是不好滴。”

    “于是他让我脱了武当道袍,避免过多的暴漏身份。”

    嗯。

    赵青蝉认为自己师父说那番话,就是这个意思……

    毕竟他师父年轻的时候。

    在江湖上可是一路横推!

    如今时过境迁。

    为啥不曾见到有人找他老人家的寻仇?

    因为他师父从来不留活口嘛。

    混江湖的,不动手则以,出招就要心狠手辣、赶尽杀绝,否则等别人报仇那不是傻子吗?

    他相信,真武老爷都会为这套说辞点赞。

    …………

    ps:求推荐票、投资、打赏,否则我赵青蝉已经进入东厂,明儿就练辟邪剑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