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网游小说 > 我是真的没修仙 > 第33章 江湖阅历
    次日清晨。

    赵青蝉和张洁洁三人便与其他人分道扬镳。

    至于峨眉女侠的依依不舍和眉目传情,其中问题过于复杂,不便多说。

    而他们走了一段时辰的官路,便按照张洁洁的指使,立刻放弃乘坐马车的打算,拐入了还能骑行一匹马的羊肠小道。

    四人,四匹马。

    赵青蝉独乘一匹马。

    张洁洁抱着小萝莉乘坐一匹快马,那位持刀侍卫则一人双马,随时准备出一匹拥有足够体力的好马,足矣让张洁洁带着小萝莉跑路。

    “啧啧,古代的侍卫果然够忠心。”

    “言传张洁洁行为处事都透着一股邪气,可生了闺女以后,性格却有了很大的变化。”赵青蝉扫了眼骑着马的张洁洁,那圆润翘臀颤的他心生感叹:“母爱的伟大啊。”

    快马加鞭。

    吨吨吨~

    众人一路直下江南。

    赵青蝉感觉在这种小路上,很难碰到麻衣圣教的高手。

    可张洁洁曾在教派之中当了一段时间的圣女,自然对其有着足够的了解。

    他们见路换路,见人避人,见镇避镇。

    足足七天的连日奔行。

    赵青蝉倒是无所谓,伤势早已恢复如初。

    可那位持刀护卫的衣服上,却时常渗出鲜血,面色也苍白的一匹,可哪怕他哪怕都要死了,却还是在咬牙坚持,跟个哑巴似得,宁死也不多说一个字。

    张洁洁无视这位忠心耿耿护卫的伤势,却因为女儿不曾修炼武功,受不得连日奔行的原因,终究还是进入了一座小镇稍作休息。

    客栈。

    张洁洁家里有矿,直接要了三间上房。

    赵青蝉与侍卫分别居住在其左右。

    嗯,他本打算跟这娘俩挤在一起住的,寻思省点钱来着。

    可他想了想,双方认识的时间还短,张洁洁母女估计有点羞怯,便没说出这句话。

    午饭过后。

    张洁洁瞥了眼自己身后的侍卫,便轻声道:“啊哑,去打坐疗伤吧,今天我们会在小镇住上一夜,你若坚持不住了,明日就不用跟上来了。”

    “啊啊啊啊啊……”持刀护卫面带惊恐的连忙摇头。

    “去吧,这里有赵少侠在,你多休息休息,若是伤势还不恢复,以后如何为我出力?”张洁洁不容拒绝的挑了挑秀眉。

    啊哑深深的看了眼赵青蝉,握着拳头转身离开。

    赵青蝉也一脸懵逼的瞥了眼前者,原来还真是个哑巴?

    可他又不是张洁洁的手下,很自然的坐在桌子上,吃饭夹菜,时不时还逗弄一下这只小萝莉。

    “咳。”张洁洁一声轻咳。

    赵青蝉以为她有些不喜,等他抬起头以后,却发现张洁洁却十分冷静的用手帕擦了擦嘴角的鲜血。

    “张夫人受了不轻的内伤?”

    “对。”张洁洁露出一副可怜巴巴的眼神,轻声道:“内伤深入骨髓,再加上多日奔波,一直不曾有空恢复内伤,现在已经更加严重了。”

    “我信你个鬼,张无忌他娘说的都是对的,越漂亮的女人越爱撒谎。”赵青蝉抽了抽嘴。

    张洁洁此时嘴角流血,估计是给他看的。

    不过赵青蝉还是一脸紧张和关心的说道:“张夫人大可放心,我既然接下这份任务,便保证将你们母女二人送到地方。”

    “若是实在不行,咱们绕个路前往武当山,到时候我一支穿云箭,三千武当弟子来相见,管他什么黑衣杀手,来一个杀一个,来一堆,杀一堆。”

    张洁洁掩嘴轻笑:“赵少侠说笑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武当掌门呢。”

    “可不是嘛,我早晚都是武当掌门,难道张夫人你还不信?”

    “信,信,赵少侠天资纵横,心怀善意,未来成为武当掌门也并非难事。”张洁洁吃了口青菜,继续跟他聊着。

    而赵青蝉捏了捏小西门的脸蛋,不顾其张牙舞爪的挣扎,依旧在胡诌八扯。

    不说其他,赵青蝉脑海里全是西门无恨的画面,却还能顶的住,也着实有了当初二哥的实力派演技。

    而他越是满嘴跑火车,张洁洁对赵青蝉的看法却越是不同。

    恍惚之间。

    她甚至将其当做了楚留香。

    可惜。

    他终究不是。

    虽说赵青蝉的颜值足够帅,他却还是年仅十六岁的少年,哪怕扫了多年的藏经阁,经历了数年的风吹日晒,依旧掩盖不住他英俊外表下的稚嫩。

    当然,稚嫩是身体,并非气质。

    午饭过后。

    按照张洁洁的吩咐,赵青蝉在客栈买了不少的干粮和酒水,打算在路上食用。

    整个下午。

    赵青蝉也尽心充当侍卫的职业,不仅是为了张洁洁的安全,也是为了自己。

    因为自从遭遇那次刺杀以后。

    他的福缘依旧是凶。

    这就代表他们哪怕换了小路,麻衣圣教的杀手依旧在跟着他们,只是还不曾杀过来,应该没集结够人手。

    而张洁洁也发现了这个问题,便主动来小镇休息休息,省的让其在半路设下陷阱,被打个措手不及。

    傍晚。

    赵青蝉从店小二手里取回饭食以后,张洁洁只是凑近闻了闻,便沉声道:“有毒,不,只是迷药,甚至还会有安神的作用。”

    “我也猜到了,那个店小二换人了,虽说他始终低着头,可那脚下功夫却很不错。”赵青蝉冷笑一声。

    随后他又走在房门附近,贴耳倾听:“不曾有人上楼,不过我在楼下的时候,察觉到很多不一样的目光。”

    “若无意外,半夜三更,等我们睡熟以后,他们应该会上来将我们乱刀砍死。。”

    张洁洁让小萝莉去床上乖乖坐着,她则看向赵青蝉问道:“赵少侠足智多谋,虽年纪轻轻,江湖阅历却真的不少,你认为现在该怎么办?”

    “等!”

    赵青蝉打开窗户,看了眼不远处的官府,他沉声道:“这可不是路上,这是江南,而江南的小镇之中也是有很多捕快的。”

    “黑衣杀手敢在官路肆无忌惮的杀人,在这里却不行,朝廷的锦衣卫、东厂、西厂并非都是吃素的。”

    “尤其他们下了毒,那有极大的可能性,证明他们的人手肯定不够,甚至无法组织出一次像样的袭杀。”

    “若是在多想一些,黑衣杀手之中有人过于自信,或者想将功补过,这才急匆匆的做出这等手段。”

    张洁洁仔细打量一番赵青蝉,轻笑道:“说得好,那些黑衣杀手的确想将功补过,或者说,他们杀了我将会得到很大的奖励。”

    “可我们却不能久等,因为我从大元王朝逃难而来,我后面还有位一品高手追我呢。”

    赵青蝉琢磨一下,做了一个抹脖子的手势:“为了防止被乱刀砍死,我们先自杀留个全尸?””

    张少妇深深的看了他一眼,确定他脑袋上没坑以后,便点点头:“好主意,赵少侠先来。”

    …………

    蝉哥小剧场ps:没了推荐票的赵青蝉绝望的走出那一步,刹那间,他掉入千米深渊,生死未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