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网游小说 > 我是真的没修仙 > 第43章 闹鬼
    七月十五。

    道教的中元节、佛教的盂兰节,民间俗称为鬼节,两个前者之间的节日为何会凑到一起,其中有很多复杂的说法。

    但什么是鬼节?

    在古代人眼里,任何和祭祖相关的节日,基本上都能算的上是鬼节。

    在这种日子里,各种禁忌的事项也就比较多,不会像现代的节日中有那么多活动,任何事情都会变得十分严肃和孝教性。

    而福州城北、闽江南侧的庭院内。

    赵青蝉打了几套拳法,便来到大门外的柳树下避阳,乘凉望江喝茶水,生活悠闲、自在、且枯燥。

    起点孤儿嘛。

    穿越前是孤儿。

    穿越后是孤儿。

    你让他祭奠谁?

    他师父张三丰长命百岁…

    呸呸呸,明明是长命千岁。

    关键他还出门在外,不需要参与道教的一些活动,一切从简就好。

    本来,这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节日。

    可随着日落西山,他都打算回家洗洗睡了。

    闽江帮的帮主宋雨田却派来了手下,想要找他帮忙驱鬼…

    赵青蝉从大门之间伸出半个脑袋,有些迷糊的看了眼来者:“你别急,有话好好说,你家帮主见鬼了?”

    “对。”这名三品武者点点头,又再次摇摇头,并一脸苦笑的说道:“不是,不是,我家帮主见鬼了,是我家帮主岳父府上闹鬼了,徐卦仙、徐上仙,你可快来帮帮忙吧。”

    “真的假的,宋田雨他看见了?”赵青蝉有点不信。

    他想要在福州城混的好,除了武道天赋、银钱颇多以外,画符、风水、算卦的本事大多都展现过。

    可正是这种神秘侧的手段,才真正让这群武夫对他刮目相看,还对他打上了不可招惹的标签。

    甚至,他在福州城都闯出了徐卦仙的名头。

    有些外来者不知道情况,他们在登门拜访的时候,上来就叫徐爷爷、徐卦仙……

    其中闹出很多笑话,也有人觉得他太年轻,不肯相信。

    可凭借11级卦师的本事,再加上一张能说会道的嘴,麻烦到不曾出现。

    赵青蝉也展示过画符的手段,却没表现出驱鬼的手段。

    按照这种情况来说,宋雨田稳妥点,肯定是去道观、寺庙求助,找他算什么回事?

    “那鬼怪似乎在避着帮主,可帮主岳父的小孙女却见到数次鬼怪,如今都被吓丢了魂,府上的很多下人也都看见了,全被吓得魂不守舍。”

    来者继续道:“帮主让我来请你,其实也是因为帮会里有点事情,帮主今天必须渡江,不能一直呆在府上,现在只求徐公子能多帮帮忙了。”

    赵青蝉挑了挑眉,忍不住喃喃道:“就算今天是一年内阴气最重的时候,也没道理天色刚黑,这鬼怪就出现数次了,你们帮主的岳父是什么人?”

    年轻的小跑腿有些不耐烦,外加上心里也有点害怕,便实话实说道:“我们帮主的岳父掌管着福州城三分之一的青楼、画舫,那个鬼……按照那些下人的话来说,看起來像一个被沉江的女鬼。”

    “咚咚咚。”

    赵青蝉用手指轻轻翘了翘木门,吓得小跑腿的一哆嗦,好在前者犹豫许久,还是点点头:“在这等着我,我去取点大宝贝,然后就去。”

    “好,徐公子快点啊。”

    …………

    一盏茶的功夫过去。

    刘府。

    赵青蝉见到了狐朋狗友宋雨田,也就是闽江帮的帮主,这是位一品高手。

    “徐公子啊,你可算来了,你那些符箓带没带,那鬼影我都见到了。”

    蝉哥笑着点点头:“哦,嫂子可还好吗?”

    “额,她挺好的,关键不是这个呀。”

    “现在府上出现很多厉鬼,好像在拼了命的要找我岳父的麻烦,可我武功再高,也打不着她啊。”宋雨田眼中闪过一丝急切,急忙拉着赵青蝉的胳膊就往里面走。

    “你岳父会武功?”

    宋雨田点点头:“我岳父名为刘镇江,几十年前也是福州一方高手,可如今年纪大了,暗伤又太多,前段日子走火入魔,人没事,一身功力却那么没了。”

    赵青蝉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他仔细打量一番这座占地面积极大的府邸,表面上看来,风水似乎不错。

    但他很快就看出很多东西。

    因为人是活的。

    土地也是活的。

    那风水就是会变的。

    人有磁场。

    地也有磁场。

    某些东西都是相辅相成的。

    数十年前,这座刘府的风水可以凝聚气运,让其生意兴隆,一帆风水。

    那是因为刘镇江的名字、武道修为,可以镇压住府邸的风水,并借助闽江江势一往无前。

    可他做的青楼生意,不知坑害了多少良家女子。

    因果报应先不说,他走火入魔,武道修为尽散,现在显然是压不住刘府的风水了。

    风水,风水,有风有水,那也代表这里需要一条龙才能压得住,并借助风水之势,翻江倒海。

    如今他这头龙废了。

    风水骤变。

    阴气之重,让人难以想象。

    当然,按道理风水变化不能那么快,可若是那些被他沉江的女子,都找上了门…

    这里的阴气能不重吗?

    如何察觉到阴气的存在?

    赵青蝉的境界是未到,也不曾开出天眼。

    可他作为道教弟子,再加上身修太极功,不仅具有阴阳两般变化,也学了很多关于风水、符箓的本事,自然也能感受到其中的阴气。

    他首先跟着宋雨田见了见那位面色苍老,却威严犹在的刘镇江,便主动说道:“驱鬼的事情先不说,刘老爷子的孙女现在还未还魂?”

    刘镇江面色不变,沉声道:“对,小米就在后院,现在有几名二品武夫在他身旁,就算真有什么鬼怪,也绝对伤不到她!”

    赵青蝉抽了抽嘴:“老爷子,你孙女要是没丢魂,你找那些气血旺盛的武者守着到没错,可她丢了魂,你在让那些人在她身边守着,她就算想回来,也回不来啊。”

    刘镇江面色微变,也不再装模作样了,脸色苍白的快步走下来:“徐公子,我那孙子从小就没了爹爹,她娘也早早过世了,小米她命苦的很,都是我一把屎一把尿喂…拉扯大的啊。”

    “老夫知道你有些手段,你救救她吧,只要你救回她,多少银子,你要多少金子都行。”

    “岳父大人,我这兄弟讲究着呢,您放心好了。”宋雨田赶忙丢出一个闪着金光的眼神。

    赵青蝉则装逼的摆摆手:“钱财乃身外之物,话不多说,先让我去看看你孙女。”

    “好。”刘镇江与宋雨田前面带路。

    赵青蝉在穿过后院的时候,隐约感觉有几道阴气从两侧划过。

    他眯了眯眼睛:“冤有头债有主,算账也得找对人嘛。”

    “刘镇江威严犹在,你们不敢找他麻烦,找个小姑娘也有点说不过去呀。”

    “哎!”赵青蝉叹了口气:“你们找贫道呀,贫道绝对受得住。”

    ………

    蝉哥小剧场ps:赵青蝉运转‘推荐票’内功,终于看到了藏于深处的怪物,他突然一愣,那是什么?

    竟然是正要手撕‘推荐票’的嘤嘤怪,下一秒,他一拳锤过去,按照这力道,嘤嘤怪应该能哭很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