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网游小说 > 我是真的没修仙 > 第44章 招魂、驱鬼。
    鬼怪并非妖物。

    鬼因人死之前的怨念、执念而形成。

    它们若死后还留在人间,往往是因为它们有不曾放下的心愿。

    要不然,那就是含冤含恨而死,不报仇,不往生!

    不过嘛。

    鬼并非毫无智慧的,某些鬼怪,也是拥有意识的。

    只不过它们因为恨意太过浓郁,往往变得不理智。

    那也就是说,它们可以谈判的。

    对。

    人家也都是冤死鬼。

    何必打打杀杀呢?

    当然,赵青蝉不会说自己并未携带桃木剑。

    嗯,他是根本没想过有驱鬼的机会,完全毫无准备嘛。

    可为了保险起见,他还是画了几张符,安宅符、破煞诛邪符!

    前者显而易见,防止鬼怪入侵房屋。

    后者则是真正斩杀鬼怪的,并非是驱鬼的,至于效果有多好,赵青蝉没试过。

    但这些符咒都是中品符箓,想来效果应该也不错。

    很快。

    赵青蝉在卧室内见到了由六位二品武夫守着的小丫头。

    “让开。”

    “都让开,现在徐公子说什么,你们就做什么。”宋雨田轻喝道,让手下全都退出去。

    刘镇江则好奇的看着赵青蝉,似乎想看看他到底能用出什么手段。

    手段?

    他只有一个招魂的手段,还从来没用过。

    第一。

    先将这间房屋内的风水布置到最好。

    第二。

    在白玉内注入灵力,尽可能布置出一个中品聚灵阵。

    第三。

    将中品招魂符用真气点燃,将里面的符箓气息融入到水里,并喂这个小丫头喝进去。

    赵青蝉刚喂其喝下符水,便瞥了眼守在他旁边的宋雨田两人说道:“别堵着我啊,你们两个门神站在这里,小米的魂魄就算回来也没路走。”

    “你们尽可能的屏住呼吸,不要外泄真气。”

    “对了,还要让门口的那些武夫都离远点,最好都上房顶蹲着去。”

    “好好好。”宋雨田连声答应,其他人纷纷翻身上房,一个个壮汉乖巧的像只小猫咪。

    刘镇江也老老实实的坐在一旁,静等消息。

    小姑娘丢了魂。

    可能是让女鬼给吓跑了,或者是给领走了。

    那现在让其喝下符水,就是让其的三魂七魄来个金光附体,并给她指出一条回家的路。

    成功的几率有多大。

    赵青蝉心里不清楚。

    他现在只知道,自己若是成功,那他福州的地位将会更上一层楼。

    这是一场赌局。

    关乎名声和未来的赌局。

    成功了。

    名声大噪,他不仅仅是天赋卓绝的二品武者,更是一位驱鬼浪人。

    失败了。

    宋雨田和他岳父搞不好会怀恨在心,杀人灭口。

    他则要想办法逃出生天,虽说还有半年时间福威镖局的剧情才开始,可换个身份从头再来,却绝对不会有如今这么顺利。

    而就在赵青蝉想着。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床上名为小米的丫头突然咳嗽起来,正当他走过去,小米也惊吓般的坐起身来,哭着嚷嚷道:“爷爷,咱们家里有好多小姐姐啊,她们的长相好吓人…”

    “脸色好白、皮肤也褶褶巴巴的,她们还要带我走,要拉着我要让我投江。”

    刘镇江眼睛一亮,心疼的小跑过去,一把搂住孙女拍着后背安慰道:“不怕了不怕了,小米不怕了,你就是做了个梦,爷爷给你买糖葫芦吃,有了糖葫芦,什么不开心都忘掉。”

    言语之间。

    刘镇江给赵青蝉丢出一个感谢的眼神,又再次瞥了眼自己的女婿。

    宋雨田明白其中的含义,便带着赵青蝉走出房门。

    下一刻。

    没等其开口。

    赵青蝉便拿出镇宅符贴在了木门上面,沉声道:“太多了!”

    “是啊,按照小米的话来讲,那些鬼怪似乎有点多。”宋雨田心中一抽,他作为一个武者,可他没见过鬼啊,现在也有点怕。

    赵青蝉却摇了摇头:“我说屋子太多了,我就带了三张镇宅符,不够用。”

    “…”宋雨田舔了舔嘴唇,轻咳一声:“徐哥,給我老丈儿留一张,在給我分一张,你感觉咋样?”

    “?”你这就徐哥了,你明明比我大十几岁吧?

    赵青轻咳一声:“你家又不在刘府,你怂个卵。”

    “这可是鬼,又不是卵,就算我不怕,你弟妹、你侄女、你的宝贝侄子也怕啊。”

    “淦,老子就见过你那漂亮媳妇几次,啥时候见过你儿女?”赵青蝉抽了抽嘴,还是反驳道:“不用,你拿着浪费。”

    “不行不行,你得给我一张。”

    赵青蝉犟不过他,只能递过一去张说道:“那行吧,给嫂子门口贴上,安安心。”

    宋雨田点点头,左右巡视了一周,可哪怕所有房间的屋内都亮着灯,下人们也都拿着灯笼,他还是感觉四周有些阴嗖嗖的,便忍不住说道:“小米的魂你给叫回来了,可那些鬼呢,你有没有手段除掉?”

    “说真话?”

    “你弄不掉?”

    “咳,驱鬼我不算专业啊!”赵青蝉耸耸肩。

    “我是还有些符箓,应该能灭掉那些鬼怪,可我看不见它们……”他现在有心无力,见不到那些女鬼,只凭感觉的话,这操作着实需要很大的运气。

    宋雨田眯了眯眼睛:“那还有什么办法?”

    赵青蝉稍作思索:“搬家、刘府换主、祭祀这些年来被坑杀沉江的女子。”

    宋雨田深深的看了眼中赵青蝉,许久之后才说道:“搬家管用?”

    “不一定。”

    “刘府换主是什么意思?”

    “刘府太大,往年聚齐来的风水太盛,需要一个自带贵气、或者武道修为不错的人来镇压此处风水,如果有这等人物,鬼怪不敢过来的。”

    宋雨田摇了摇头:“我岳父的青楼生意才刚刚转交到我的手里,可他还未曾过世,我现在提出来,这不是趁着他老人家走入火魔来打劫的吗?”

    “那怕这是个好主意,这也是你提出来,可你是我找来帮忙的,那就更不能说了!”

    “此事不行,我也不会做出那些六亲不认的事情。”

    赵青蝉耸耸肩,我也没让你杀岳父啊,就是换个当家的主人罢了,你们这群江湖人,整天除了杀杀杀,还知道个屁。

    “那先就只剩下祭祀了!”

    “那就祭祀,我岳父早年做的错事有很多,我这当女婿的,就帮他来祭奠这些被投江的良家女子。”

    赵青蝉摇摇头:“冤有头债有主,你也知道你就是个女婿,你不行,尤其你晚上不还有事吗?”

    “可我岳父……”

    “上香案,让人把船开来,我带人去闽江,雨田你该忙忙你的,这点小事就不用你在这陪着了。”刘镇江走了出来,并对赵青蝉施礼道:“徐公子还请帮忙坐镇刘府,多多关照我这苦命的孙女。”

    “你确定不用我去?“

    刘镇江摇摇头:“不用,老夫行走江湖这么多年,杀人不知几何,从来不怕什么鬼怪,也不怕鬼怪的报复。”

    “可如今却年老不中用了,小米的父母也均是出现意外才离世,我算明白了其中的因果报应,现在也是悔恨当初。”

    “她们二十七人,我这里有名册,老夫会挨个祭奠的,一个不拉!”

    赵青蝉深深看了眼他的眉心,越发黝黑,再加上眉心的汗水……

    啧啧。

    这时候上船。

    搞不好药丸。

    尤其好端端的,那群被沉入江低的水鬼,是怎么突然冒出来,又纷纷找上门的?

    啧啧。

    赵青蝉瞥了眼行礼告退的宋雨田,心中开始琢磨起来。

    咦,对了。

    那宋雨田不是有事要过江吗?

    要不问他一下,自己完全可以帮忙照顾照顾嫂夫人啊。

    …………

    蝉哥小剧场ps:“卧槽。”蝉哥刚出完拳头,四周突然冒出数以千计的嘤嘤怪,那一刻,他知道,自己要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