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网游小说 > 我是真的没修仙 > 第45章 江湖苟且
    半夜三更。

    整座刘府的下人和护卫,全都察觉到那股阴冷的气息突然消散。

    没过多久。

    一个坏消息同样传来。

    刘镇江在祭拜那些女子的时候,突然像失了神的疯牛,拦都拦不住的一头扎入闽江。

    诸多二品护卫跳下去寻找其人,过了足足半个小时才将那凉透的尸体从水里捞出来。

    而经过仵作的一番检查,他的脖子、手腕、腿脚,嘴巴上都有乌青发黑的手印。

    这完全不像他自己跳下去的,更像被一群看不到的鬼怪围住,硬生生拉入的闽江。

    可这一切,都已经和徐卦仙无关了。

    早在宋雨田果断拒绝赵青蝉非要去他媳妇门前贴符以后,他就颇为失望的拍拍屁股回家了。

    不过嘛,赵青蝉还是一夜未眠。

    因为他知道,刘镇江肯定会死,宋雨田也必然会来。

    咚咚咚。

    “这大清枣的,来的还真挺快,也不知道是送钱啊,还是打算要了我的小命。”赵青蝉眯了眯眼睛,直接喊道:“门没锁,自己进来。”

    嘎吱。

    宋雨田大圆脸就出现在眼前,他若有所思的看了眼赵青蝉,便大笑着拍拍手:“来人啊,把箱子都搬进来。”

    足足四位武夫抬着两个沉重的箱子来到他的面前。

    宋雨田直截了当的将箱子掀起,金光闪烁、银光耀眼。

    “一小箱金子,一大箱银子。”

    “不多不少,加起来正好一万两,这是我给徐公子的驱鬼、招魂的谢礼。”

    此情此景,看的那四位武夫都忍不住咽起了口水。

    若是银票……

    那就没有如此效果了。

    而赵青蝉只是轻轻的瞥了眼,心中就暗骂道,你他么不叫我徐哥了?

    宋雨田心中则叹了口气,果然还真是位世家弟子,那种超然的神态,绝对不是普通人能装出来的,他对于这些身外之物应该是真的不在乎。

    可这种看不清来路、武道天赋卓绝、看似没有目的、却有手段颇多的世家弟子也是真麻烦。

    动?

    动不得,鬼知道其暗中有没有什么帮手。

    杀?

    杀不得。

    搞不好杀了一个小的,来了一窝老的,他的漂亮媳妇估计就要改嫁了。

    宋雨田认为自己的手段无人能够看破。

    可他万万没想到,他不去道观、寺庙求人,这位徐公子还真有驱鬼、招魂的手段。

    当时他都怕极了!!!∑(?Д?ノ)ノ。

    生怕赵青蝉还能有诛杀鬼怪的能力。

    好在。

    他不能┗(▔,▔)┛。

    甚至还说出了给那些死去亡魂祭祀的言语……

    他也就顺水推舟,选择了第三个办法,祭祀之法。

    然而,

    赵青蝉心中也在冷笑不已,他又何尝不是借刀杀人?

    刘镇江杀人如麻,逼良为娼,为了扩展青楼行业,天知道他做了多少伤天害理之事,让鬼怪杀了他,都算便宜的了。

    可他还想到了一个问题,刘镇江如此谨慎之人,为何不让自己跟着去?

    他是不是已经想好了要去赴死,只求自己的孙女能被宋雨田好好照顾?

    赵青蝉看到一脸客气的宋雨田,笑着说:“宋帮主还是真客气,不过此事也怨我了,若我昨天真的跟上去,你岳父大人想必也不会出现这种事情。”

    “哎,天命如此,我那岳父大人早年是做了些错事,万万没想到如今能有如此结果。”宋雨田悲伤的掉起了眼泪,他擦着眼角说道:“无论如何,徐公子千万要收下这些银钱。”

    赵青蝉点点头:“生意是生意,情分是情分,这些银子我收下了,只是我那驱鬼的本事也不算太好,还请宋帮主勿要说出去。”

    宋雨田眼中闪过一道精光,一脸错愕的懊悔道:“完了,我都给说出去了,我还以为徐公子擅长此法,我心思多给你宣传宣传呢。”

    “既然这样,那就罢了。”赵青蝉一脸无奈的叹着气:“家师千叮咛万嘱咐,让我不要暴漏这等手段,可我……哎。”

    宋雨田又继续道:“……”

    两人互彪了半个时辰的演技,赵青蝉找个练武的借口,其他人才纷纷离去。

    而走出徐府大门的宋雨田,却摸了摸下巴,忍不住说道:“三儿,你说那徐长卿看没看穿我的手段?”

    一名拥有横练功夫壮汉上前半步,呆滞的目光也变成精明,他轻声道:“大家都是江湖人,看穿又如何?”

    “他就算真的看穿了,可他收下了银子,那也证明他是个聪明人!”

    “而且就算他多说什么,难不成在福州城内还有人会帮刘镇江报仇?”

    “也是哈。”宋雨田嘴角勾起一丝微笑:“我这岳父大人早年惹的仇人多了,那些家伙不去刨他坟墓就不错了,还帮他报仇。”

    “要不是有了我这女婿,他能活到现在?”

    “整天占着茅坑不拉屎,青楼的生意早就该給我了,曾经占据了福州的五成生意,现在仅剩三成了,一年得损失多少银子。”

    “对了。”宋雨田突然说道:“那个倭奴国来的阴阳师做掉了吗?”

    三儿用手在脖子上比划一下:“我亲手给他断的头,却还是损伤了不少兄弟,这家伙偏门手段有点多,就是武学修为不咋滴。”

    “是呗,你看那徐长卿,区区下二品的修为,都能让老子感觉到一丝威胁。”

    “再加上此人的底气太足,甚至还在家等着我上门‘送钱’,那才叫真本事。”宋雨田默默给赵青蝉点了个赞,又继续说:“可那老阴阳人没啥本事,却还那么贪,他也配要我的三万两银子?”

    “对了,以后见到那姓徐的都恭敬着点,此人一身上乘、顶尖武学,看的老子都眼馋,他绝非池中之物,没必要别去招惹那家伙。”

    随后,宋雨田便笑眯眯的带着四人赶往刘府。

    没办法。

    岳父大人的丧事还要办呢。

    否则他媳妇非得扒了自己的皮不可。

    嗯。

    他心狠手辣、天不怕、地不怕。

    唯一弱点就是惧内。

    完全都舍不得骂自家媳妇半句话。

    ……

    此时,赵青蝉也刚刚打了两套鹰爪功,便气沉丹田,收功吐气。

    他转头瞥了眼院内的两箱金银珠宝,目光终于发亮起来。

    他忍不住搓了搓手,拿起一块金子咬了咬:“我滴乖乖,都说符师练起来费钱,一年也许都用不上一次,可真要做笔生意,简直血赚啊。”

    很明显,演嘛。

    赵青蝉只要想起自己以后肯定会是陆地神仙,心态自然就变得不同了,一脸视金钱如粪土的样子,那是要多逼真,有多逼真。

    “不过…”赵青蝉翘着二郎腿躺在咸鱼专属摇椅上,喃喃道:“那个能引出江中水鬼的家伙,到底是谁?”

    ……

    蝉哥小剧场ps:无数手持推荐票的嘤嘤怪一拥而上,顿时,赵青蝉被无数推荐票砸的头晕脑花,眼前也慢慢变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