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网游小说 > 我是真的没修仙 > 第62章 紫衣侯的传人
    嘭嘭。

    赵青蝉连续避开刚猛有力的拳头,背后墙体也接被锤出数个窟窿,碎石、木屑四射飞溅。

    拳师不依不饶,依旧在持续进攻。

    因为这套拳法,乃少林寺少见的纯粹进攻拳法。

    其关键要领就是,拳力凶猛无双,拳速快如疾风,拳势连绵不绝。

    要以一拳更比一拳快的方式、一拳更比一拳强的方式,直接将敌人锤到站不起来。

    其要素讲究的以快打快。

    因为只有短时间打败敌人,才能减少越消耗越多的内力。

    赵青蝉面对如此强猛有力的拳法,应该用掌法、剑法来克制。

    因为鹰爪功虽为顶尖武学,可用来抓胳膊、抓手掌还行。

    但用来抓拳头,手指都要骨折。

    只是眼前这秃驴不讲道理,身为一品高手,还没等他拔剑就冲上来了。

    如今便只能运用上乘《武当绵掌》的阴柔之力,不停化解其攻势,来手拖字诀。

    砰砰砰。

    啪啪啪。

    拳掌交击,作响声阵痛耳膜。

    少林拳师的攻势依旧不曾停留,在不停压着打的过程中,赵青蝉甚至被击中几次胸口。

    每一次都将其直接打飞,却又在轻功的加持下,安然落地。

    可赵青蝉在金色品质内甲、护体罡气的作用下,却能以不受伤、轻伤的较下代价就脱离战圈。

    更断了拳师的攻势,让其从新蓄势出拳。

    如此一来。

    赵青蝉看似他被步步紧逼,始终落于下风。

    可那十位武者看不明白。

    但楼上那三人,无不明白,他这一身横练功夫,在加一身绝世轻功,根本不曾受到重创。

    如果这位会《大力金刚拳》的少林拳师,始终抓不到机会,无法来个一击致命,那他这位一品高手,也要彻底落败。

    于是,随着时间慢慢推移。

    少林拳师在接连不断的攻势下,真气运转也越发缓慢。

    两者绕着不算大的院子内,辗转腾挪,四周的石桌、石墩、实木柱子、墙体无不被打的到处都是窟窿。

    唰。

    嘭。

    碎石擦脸而过。

    赵青蝉险而又险的闪躲到一旁,看着他有些乏力的拳法。

    刹那间用出鹰爪功,手指扣住他的双腕。

    可还未等他发力。

    嚯!

    少林拳师一声怒喝,两条胳膊的肌肉鼓胀起来,宛如铜铁般耀眼,断然挣脱扣住的五根手指,双拳宛如两枚攻城锤般轰向其面门。

    “槽,老阴比,原来还会上乘内功《罗汉功》?”赵青蝉面色微变。

    他的爪功也瞬间化为武当绵掌,硬生生的拖着两条胳膊偏离到左右,擦着脑袋轰向后面。

    瞬间。

    未等其双臂回扣。

    赵青蝉一击梯云纵用出,拔地而起。

    其身影还在半空中屈膝一撞,少林拳师仰着下巴翻身在地。

    可就在其倒地的刹那间,右腿宛如长鞭一般,重重的甩在赵青蝉的双腿之上,两者近乎同时摔在院中。

    下一秒。

    双方同时起身,赵青蝉的速度却更快,哪怕双腿已然有些伤势,也依旧来到他的面前,一肘撞向他的胸口。

    咔嚓咔嚓。

    肋骨断了数根,拳师身体爆退,在墙面撞出蜘蛛网般的裂痕。

    更要命的就是,赵青蝉的右手也扣住他的天灵盖,向下猛按,让其顿时跪在地面,五道血痕也在顺着脑袋流向地面。

    滴答。

    滴答。

    “住手。”

    “两位还请点到为止。”楼上有人喊出声音。

    赵青蝉停手了,双腿则有些剧痛。

    可他却从这名少林俗家弟子眼中,看到了一种莫名的恨意和笑意。

    那拳师见他有些不理解,便冷笑道:“看什么,就是看你这种天才不爽,不想让你过关。”

    “你找死。”卢乘风怒目金刚,持枪便要上。

    赵青蝉挑了挑眉,让他冷静。

    拳师则不在乎的说道:“那个玩枪的小子,你要是想替你家主子报仇,那就追出来。”

    “公子。”卢乘风抱拳要去追。

    “自己小心。”赵青蝉没拦着。

    下一品打下一品,拳师伤势严重,若还打不过,卢乘风死了就死了。

    随后,他便取过‘长鸣’,走向最后那位剑客。

    此人他认识,未来的宗师剑客。

    赵青蝉微微一笑,本想PY一下。

    可紫山剑客最烦的就是有人比他帅,当即一步迈出,一剑递来。

    唰。

    寒光刺眼。

    剑芒隐隐乍现。

    这是真气将要离剑,形成剑气的现象,乃是中一品高手才初步拥有的能力。

    赵青蝉身形爆退,可胸口的泼墨白衫却还是被剑芒撕开一条缝隙,墨甲也出现数道细微的伤口。

    紫衣剑客步步紧逼,剑光扫除的时候,出现一道道涟漪,打的蝉哥防不胜防。

    楼上,某个喝着酒的俊美大叔眼睛一亮:“好快的剑,剑芒已出,剑意凛然,那紫山剑客年纪轻轻,便有了剑道小宗师的风范。”

    “还好吧,那赵青蝉已经连战两场,内力不足,再加上那拳师一击鞭腿,现在腿伤颇重,就算有绝世轻功也很难施展,你找来的试剑人太强了。”佩剑中年人挑了挑眉。

    陆小凤喝了杯酒水,玩味一笑:“那紫衣剑客不是试剑人,他是我一位久故老友的弟子,或者说,我是替他收的徒弟,所以赵青蝉面对他,输赢皆可。”

    “嚯,此人擅长的剑法不少啊,短短几个呼吸,我看到了三种上乘剑法、两种顶尖剑法,七中下乘剑法。”

    “咦,你是替紫衣侯收的徒弟?”佩剑中年男人站起身来,双目如剑的看向陆小凤。

    “是啊,不过我今年上坟的时候,他坟头草都三米多高了,你兴奋啥?”陆小凤让他坐下。

    持剑中年人挑了挑眉,说的也是哈。

    于是他嘿嘿一笑:“想不到嘛,人人都说你陆小凤除了轻功以外,仅会灵犀一指,没想到你剑法练的也不少,还能代人收徒了。”

    陆小凤无奈的耸耸肩:“不练剑,怎么用手指夹主剑?”

    “不练刀,又如何夹主刀?”

    “也就是说你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咯?”

    “你见老子夹住过大锤?”陆小凤抽了抽嘴。

    “鬼知道你女装的时候,都夹住过什么东西…”

    “你跟谁俩呢?”陆小凤怒了。

    持剑中年人十分严肃的回应道:“我跟你俩呢。”

    “嗷。”陆小凤耸耸肩:“我就是问问,你拔什么剑嘛。”

    此时此刻。

    又是快如闪电的一剑。

    赵青蝉也剑鸣不止,悍然迎上。

    而眼尖两者剑身碰到一起的时候。

    刹那。

    赵青蝉手中长剑脱手,宛如御剑之术,直刺而去。

    三人无不皱了皱眉头,宗师、大宗师还好。

    可区区一个二品剑客玩离手剑,没有足够的真气控制住剑身,必然就是真离手剑,在也收不回来,这就是在找死。

    但谁知紫衣剑客刚刚将那离手剑击飞。

    赵青蝉速度猛然暴增,当即来到他的面前,对着紫衣剑客那张紧张不安的小脸,直接来了一顿王八拳,骑在他身上就是一顿揍。

    噼里啪啦,剑给打脱手了不说,脸都被打肿了。

    而他一边揍,还一边絮叨:“服不服?服不服?服不服?让你砍破我衣服,长得丑竟然还敢提前出手?”

    紫衣剑客张不开嘴,手上功夫还不好,只能抱头痛哭。

    一时之间。

    众人面无表情。

    好不要脸的招数。

    可这是比武,不是比剑。

    赵青蝉平时持剑不出,不是他剑法最强,只是用剑装逼最帅。

    别人练的是剑道。

    他练的武道!

    剑道、拳道、刀道等等,无论将任何一种兵器、套路修炼到极致,都可登峰造极,成为江湖中数一数二的高手。

    可唯有武道登顶,方可天下无敌!

    他有绝对的信心,集大家之所长,取给精华,去其糟粕。

    那就在未来创造出属于自己的武道。

    ……

    蝉哥小剧场ps:“啪”一声脆响,蝉哥被姑娘他老娘一脚踢在屁股上,飞出去老远,他揉了揉双股,捡起木剑就决定要去闯荡江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