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网游小说 > 我是真的没修仙 > 第85章 独孤九剑、回武当(1/5求订阅)
    徐长卿看着年轻,他的本事却毋庸置疑,刚才那一番血战已经表现出来了。

    至于他会不会医术?

    岳不群稍稍琢磨,便寻思让他看看也无妨,死狐当活狐医吧。

    如今的老岳至少还没彻底放弃令狐冲。

    蝉哥见他同意,便伸手搭在令狐冲的脉搏上,将一道细微的真气注入其中。

    嗯,这肯定不会形成九道真气打群架。

    这种把脉、查探筋骨的真气注入,往往都会自动消散,成不了气候。

    至于赵青蝉到底会不会看病?

    真当他的‘医师’身份是假的?

    再加上九阴真经的‘疗伤篇’,他的疗伤本领,不说是登峰造极,也是炉火纯青。

    只要不是太过于困难的疑难杂症,基本上都能解决。

    而赵青蝉仔细查看一番他的伤势,便面露苦相的摇摇头,在两者无奈的目光中说道:“不行,治不了,可若是再拖下去,令狐少侠就要彻底成为废人了啊。”

    “那现在如何是好?”岳不群有些泄气的坐在一旁,还真要变成死狐狸了?

    令狐冲则靠墙躺着,他看了眼手拉着手的师妹和小师弟,顿时就目光发酸的望着星空,一言不发。

    嗯。

    这真是个悲伤的故事。

    其实老岳还挺在乎令狐冲的。

    否则镇派之宝‘紫霞神功’丢失、陆大有的死亡,都足矣让他一巴掌废了令狐冲了。

    其实根据原文记载,紫霞神功在初期还真有化解异种真气的能力。

    只是岳不群那时候怕剑宗上门,也不敢耗费内力为其疗伤。

    而现在则为时已晚,令狐冲体内足有八道真气,还TM在进行无限蓝的深渊大乱斗。

    岳不群就知道神仙也难救他了,日后对他失去信心,就不在提什么紫霞功的事情了。

    “但是!”

    “并非没有其他治疗办法。”赵青蝉看到两人已经坠入深渊,当即丢出一个照明弹。

    众人一听,眼睛纷纷亮了起来!

    于是赵青蝉就面色凝重的说道:“我救不了他,却不代表他无法自救,本人倒可以传给他一门秘术,哪怕是半步大宗师的严重内伤也可以化解。”

    “什么?”岳不群震惊的站起了身。

    “这是真的?”令狐冲也不敢相信。

    而严泽溪直播间的弹幕则瞬间爆炸。

    【卧槽,吸星大法要没了?】

    【我滴乖乖,徐长卿真就剧情终结者呗?】

    【淦,要是这么下去,后续剧情我已经猜不到了。】

    【大师兄,快阻止他。】

    【严泽溪,你特娘的还是不是华山大师兄,阻止他啊。】

    严泽溪面无表情的抽了抽嘴,一群剧情大佬在讨论事情,他去放个屁,那都等于背叛师门,会被弹钉钉弹到死的。

    “岳掌门不要心急,说实话,我这种秘术是轻易不能外传的……”

    “我懂,我懂。”岳不群咽了咽口水,这种秘术若是胡乱传,岂不是要烂大街了。

    岳灵珊也有点忍不住的问道:“那徐公子如何才会传授本秘术?”

    老岳怒了,将自家闺女拎到后面。

    赵青蝉却笑着说:“轻易不能外传,可若同样品质的秘术,或者绝学来换,我必定倾囊相授。”

    “而我们互相学会以后,也都不要在外传。”

    一时之间。

    华山众人愣住了。

    这等能治好半步大宗师的疗伤秘术,华山有个鸡儿。

    至于绝学?

    抱歉,无论内功还是剑法,清一色木有。

    可赵青蝉想要华山的东西嘛?

    当然……不。

    他既然在药王庙等着,自然就是为了令狐冲的《独孤九剑》。

    而蝉哥初期的一路表现?

    他和嵩山派有仇。

    他特别讲义气。

    他心地善良、正义的一匹,还特意来华山给小林子送钱。

    最关键的。

    他长得特别帅。

    赵青蝉昨夜还帮华山一个大忙,岳不群和令狐冲只要心里有点B数,就明白刚才没他和谭绍云,华山派绝对死定了。

    诸多种种的套路。

    足矣让他将那本绝世剑法忽悠到手。

    至于《独孤九剑》不外传的说法。

    不存在的。

    这是魔改江湖。

    风清扬本为华山弟子,他下山游历到大宋王朝,又巧遇独孤求败才学了这份传承。

    而其中就有个规矩。

    1.传人不能是为非作歹之徒。

    2.传人需要是位天赋极高的剑客。

    3.传人仅能有一次传授剑法的机会,违者必杀之。

    4.传人在独孤求败需要的时候,必须为其出一次力。

    共4个条件。

    第一个很简单。

    可第二个就能难倒天下无数剑客了。

    而第三个则是独孤九剑没泛滥的关键。

    至于第四个条件很致命。

    因为独孤求败是谁?

    他是扬名四大江湖剑魔、剑仙。

    在很多人眼中,他就是天下第一剑客,四大江湖的第一剑客。

    而独孤求败若想让传人出力,那基本就定下了,这就是有死无生的任务。

    拒绝?

    杨过、风清扬、令狐冲,他们不说敢不敢的问题,关键也不好意思不去帮忙啊。

    可在赵青蝉将令狐冲的病情,说成现在不治,基本上就要凉了的情况。

    令狐少侠他能不慌吗?

    不吹不黑。

    还没浪够的令狐冲,看似一脸的无所谓,实则都要被吓尿了。

    就这样。

    令狐冲面色十分为难的考虑一番,这才看向赵青蝉,又扫了眼谭绍云说道:“徐公子并非纯粹的剑客,我没办法传给你绝学。”

    “但我能传授谭护法一种绝世剑法,徐公子则教我那疗伤秘术。”

    “你看这样可行?”

    赵青蝉瞥了眼谭绍云,点点头:“可以。”

    这一刻。

    诸多玩家面色剧变。

    弹幕炸锅。

    岳不群则眯了眯眼睛。

    让令狐冲将把话说明白点。

    …………

    如此这般。

    岳不群只感觉自己要被气疯了,他忍不住说道:“冲儿啊…你说你…”

    “你早就将这件事说出来该多好。”

    因为早在前些天,剑宗封不平来找麻烦的时候。

    他曾怀疑令狐冲学了辟邪剑谱,还不告诉自己,这也是他各种不爽的原因之一。

    结果你他娘学了独孤九剑,那你为毛不说?

    而令狐冲也只能无奈解释。

    一个是风清扬不让说,另外现今华山本为气宗,对剑宗那是一个赶尽杀绝。

    他令狐冲作为华山大弟子,刚用了剑术打败封不平,就被后者嘲讽气宗弟子用剑宗剑术,其他华山弟子也是面色有些难看。

    如此一来,令狐冲无奈的耸耸肩,不敢说嘛。

    岳不群横了他一眼,心中骂道:“沙雕,独孤九剑何曾变成华山剑法了?何况这是剑法绝学,我有必要生气?”

    “现在绝学白白送人,我才生气好不好。”

    木办法,魔改的江湖。

    老岳也不得不服独孤求败的剑法。

    而在知道独孤求败的四大规矩以后,倒也没想着让令狐冲在将剑法再次外传。

    可却因如此。

    老岳心中也逐渐有了的转变,他不仅没那么想要‘辟邪剑谱’了,还想等令狐冲伤势好了以后,将其彻底培养起来。

    嗯。

    只要自己这个宝贝徒弟改改性格,别去找那群狐朋狗友就够了,徒增江湖人的笑料就够了。

    等到那时候,镇教内功‘紫霞神功’也学起来,再加上‘独孤九剑’。

    我的天。

    华山派从此崛起了啊。

    其他的五岳剑派还算个屁。

    赵青蝉不知道岳不群在做白日梦。

    因为令狐冲这人很复杂,他可能还会和日月神教的人混在一起。

    这么说吧,用三个词来形容他。

    赤子之心、脑子有病、说啥信啥。

    嗯,总结就是这么简单。

    而不提华山派的恩怨。

    谭绍云见到蝉哥要让他学独孤九剑,这给前者突然见到神仙的幸福感。

    说实话。

    他拥有紫衣侯的一身真传,可紫衣侯本身并没有绝世剑法流传下来,其一身所学,大多都是顶尖剑法。

    只是紫衣侯剑术超群,能够将诸多剑法融于一身,又踏入了大宗师境。

    可惜他的剑道境界还是差了一筹,依旧不曾创造出属于自己的绝世剑法。

    但是。

    谭绍云做梦都想学的绝世剑法,还真就让被赵青蝉给圆梦了。

    何况那还是独孤求败的‘独孤九剑’。

    这一刻。

    小谭彻底简直爽翻了。

    要知道。

    一本绝世剑法秘籍对忠心于剑的剑客来说。

    那简直比男人成亲,马上和娇羞小娘子入洞房还要刺激。

    赵青蝉也就是不知道他心中所想。

    否则一定会提出我帮你入洞房的合理要求。

    足足过了好一会。

    谭绍云拉着赵青蝉走到外面,他深吸一口气冷静下来。

    这才恭恭敬敬行了个大礼:“公子,今生今世,无论是当牛做马、上刀山下火海、挡刀、挡枪、挡子弹,你随便吩咐就好了。”

    赵青蝉瞥了他一眼,轻笑一声:“这倒不至于,你这二五仔除了整天放鸽子报信以外,人品还算回事,剑道天赋也不错,死了怪可惜的。”

    “公子所言极是,我不死,那就是未来的剑仙啊。”谭绍云无视二五仔等言语。

    他抱剑站直,脑袋里已然开始幻想未来的剑仙生活了。

    “不过…”赵青蝉突然瞥了眼他,说道:“令狐冲现在内力全无,就他那两笔刷子,我真信不过他能写出秘籍和运气脉络的插图。”

    “我就先将疗伤秘术传给他,等他伤势恢复以后,你就跟着他练,华山派还不至于不讲信用。”

    谭绍云愣了愣,反问道:“那公子你呢?”

    “嗯,我马上就要突破了,要找个深山老林闭个关,估计时间很长,到时候书信联系。”

    “那公子什么时候回来啊?”

    “该回来的时候就回来了。”

    “对了,这本秘籍收好,你和卢乘风练完就烧掉,镖局若有什么事,你们就自己解决,实在不行就找陆小凤。”

    “嗯?”谭绍云有点迷糊,你闭关至于去深山老林嘛。

    尤其你这一副嘱托后事的样子。

    快说。

    你是不是要去修仙了!(掐脖)

    有修仙功法敢不告诉我,用着破秘籍忽悠谁呢?

    咦,

    卧槽。

    《九阴真经》!!!

    易筋锻骨篇?

    疗伤章?

    螺旋九影?

    锤坚神爪?

    大伏魔拳?

    这一刻。

    小谭是真懵了,他看着蝉哥的背景,心情别提多复杂了。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感情深,绝学传?

    爱了爱了。

    公子比我那没过门的师父大方多了啊…

    至于蝉哥?

    他要溜了,他要回家咯。

    (前文:黄裳欠主角人情,表示‘九阴’不乱传授就行)

    …………

    论坛上。

    无数玩家议论纷纷。

    严泽溪作为华山大师兄,让很多玩家口诛笔伐。

    因为严泽溪资格不够,不曾将最后那段剧情直播、录下来,导致广大玩家并不清楚最后的结果。

    除此之外。

    剧情终结者徐长卿要突破了,去闭关了?

    “话说,徐哥哥确实帅的让我合不拢腿,可他各种改变剧情,妹妹我当时就懵了呀。”

    “对不起,对不起,我替老公认错了。”

    “此言差矣,这不仅仅是徐长卿一个人的问题,其实四大江湖还有很多野生NPC参与到剧情之中,这兴许就是游戏公司故意这么做的,有心让我们无法顺着剧情获得好处。”

    “淦,这游戏本来就够硬核了,结果连已知的剧情都产生变化了,未来氪金游戏公司早晚药丸!”

    “咳咳咳,话说回来,徐长卿都出现这种话题了,赵青蝉那龟儿子竟然没蹭热度,也不是他性格啊。”

    “是呗,好多天没见他水论坛了,排行榜的名次也在一直保持,还真是肝帝哈。”

    赵青蝉默默关闭论坛。

    肝帝?

    啧,也差不多。

    此时,他包下了一艘楼船的天字号客房,正懒洋洋的望着江景呢。

    至于水论坛?

    嗯,最近祖安无妈人太多,他懒得对线。

    何况他当初黑徐长卿,那是为了保持热度。

    如今热度都起来了。

    那就不用管了。

    赵青蝉弄这么多花活,其实目的仅有一个。

    那就是在踏入宗师之前,集齐百家顶尖武学,激活那个超级天赋。

    而谭绍云学了九阴真经+独孤九剑,卢乘风也学了九阴内功,那他们的战力绝对会爆表,到时候长青镖局慢慢发展即可,自己完全可以当个甩手掌柜。

    …………

    时光。

    在慢慢流逝。

    也不知道会不会断流。

    而半个多月以后。

    赵青蝉也总算回到了大元王朝。

    可他冒起来闭关半个月,临近【江湖】公测的第三个月的时候,这才回到了武当山镇。

    在这段时间,他也终于踏入一品境界。

    九阴武学也全部练到顶层!

    如今,他的全属性显著提高,战力高的让人合不拢腿。

    姓名:赵青蝉

    年龄:18(???)

    身份:武当二代弟子、张三丰关门弟子。

    声望:6

    非运功属性:

    臂力:193

    体魄:164

    身法:125

    根骨:60

    悟性:60

    内息:6032

    境界:下一品(三境)

    福缘:吉(今日)

    天赋:过目不忘

    二品特效:可偷学一种武学(1/1)。

    一品特效:可偷学一种武学(0/1)。

    天赋:谪仙之姿

    新增·特效:天眼通。

    (友情提示:这位仙友,你这属性快筑基了呀!)

    没错。

    这仅是非运功属性。

    而他运功的三位属性有多高?

    臂力:535

    体魄:494

    身法:467

    如此夸张的属性。

    若是比较三维属性几十点的玩家,那他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变态。

    而同阶的一品武者,他也是其中的至强者。

    因为他们的运功状态,三维属性基本上也就300+左右。

    赵青蝉比别人全方面高出200点,完全就是压着同阶揍。

    可这就是赵青蝉集齐诸多武学的原因。

    毕竟除了主修武学,若辅修武学也是绝学的话……

    啧,这加成,他就是要修仙。

    …………

    武当山下。

    赵帅侠遮掩面孔,避开来来往往的玩家,一路来到了解剑碑处。

    四名守门的武当弟子刚要开口。

    蝉哥一块令牌递出,便让他们同时拱手行礼。

    可他依旧不曾让外人看到自己的脸,就开始徒步登山。

    没办法啊。

    他现在的颜值爆表了,哪怕不凭借‘谪仙之姿’的魅力光环,也要比徐长卿帅出一线。

    而这一路上。

    赵青蝉看到不少头上显示ID的武当玩家,不仅走路没个正行不说,还都在嬉笑打闹。

    这种轻松喜悦的感觉…

    蝉哥轻笑一声。

    嗯。

    武当山规矩也是时候改改了。

    很快。

    他来到了山顶。

    还看到了所谓的武当大师兄‘独步狐阳’,他正跟一群武当玩家吹牛皮,说要各种要吊打他赵青蝉,抢回‘符师’第一的位置。

    对此。

    蝉哥也笑了。

    他选择先忍一天。

    可过了明天,那就是午时已过!

    凡是骂过他的武当小兔崽子,没一个能跑的。

    随后。

    他轻车熟路的进入了藏经阁的大院。

    当玉虚道人察觉到熟悉的气息靠近以后,他转头看过去的时候,眼珠子差点都瞪出来了。

    嗯。

    此处无人。

    赵青蝉就选择开启‘谪仙之姿’,寻思让自家师叔开心开心。

    玉虚道人呲牙咧嘴的羡慕一阵,足足缓了好一会,这才皮笑肉不笑的说道:“我的蝉儿啊,这都几年没见了,快进屋来让师叔康康。”

    “不得,我师父呢?”赵青蝉谨慎的摇了摇头,却没忘记递过去两瓶醉仙酿。

    玉虚道人放下扫把,欣慰接过酒水。

    两年未见。

    他这小师侄除了变得更帅,简直木有任何变化。

    不过……

    “小兔崽子,你才刚入一品境界,就敢拒绝师叔了?”玉虚道人冷笑一声,便眯着眼睛走过来。

    赵青蝉见到事情不妙,赶忙轻咳一声:“师叔,我是真有急事,关于那群天弃者的事情。”

    玉虚道人神色微变,他轻声道:“你五师叔自尽以后,张三儿的心情就一直不好,始终在后山闭关,谁都不见。”

    “不过你回来了,他没准能出关看看你。”

    赵青蝉愣了愣,两年没见,师叔你变皮了啊?

    知道师父在闭关,都改口叫张三了?

    可以。

    牛皮。

    这显然是后脑勺又不疼了。

    而他说了几句话,便轻声道:“那我就先去后山看看师父,稍后过来。”

    “嗯,记得顺两坛酒回来。”玉虚道人闻了闻醉仙酿。

    啧。

    还是青蝉买的酒香啊。

    别人孝敬他的酒,哪怕更贵一些。

    可喝着就不对味。

    ……

    ps:求推荐票、求月票、求订阅,第一章5300字,够劲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