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网游小说 > 我是真的没修仙 > 第114章 久违的感觉
    深夜。

    熟悉的感觉回来了。

    蝉哥装模作样的打着哈气,就寻思在床上睡一觉。

    啪。

    脑袋一疼。

    赵青蝉揉了揉后脑勺,抬头卖萌道:“干嘛,我的床,你不让我睡觉?”

    “认真点,你曾经熬夜修炼的习惯呢?”林诗仙挑了挑秀眉。

    “仙仙,我不想努力了……”

    “去去去,本仙子就霸占你的床了,你咬我啊?”

    “你咬我还差不多。”赵青蝉心里嘀咕一句,就几位熟练的走回去,依靠着窗口望着月亮。

    嗯。

    他作为一名肝帝,现在都一品了,早就学会了不用打坐,就能运功的修炼方式。

    他甚至可以一边睡觉,一边运功。

    而林诗仙眯着眼睛的斜了眼他,也不再多说话,也开始熬夜修仙。

    她作为一名江湖上的仙子。

    若想保持自己那高高在上的身份,肯定要比常人见到的更努力一些。

    那么别人睡觉,她修仙。

    别人玩乐,她修仙。

    哪怕是为了心中的梦想,她也要努力修仙。

    毕竟。

    林诗仙也有自己的梦想,也想改变自己那已经注定的命运。

    ……

    一夜无话。

    次日清晨。

    距离武当镇最近的码头也到了。

    赵青蝉起了个大枣。

    他在诸多船客的羡慕嫉妒恨的目光下,下楼买了一些早饭。

    用餐过后。

    赵青蝉看着眼前这位安静的林仙子,就有些好奇的问道:“怎么感觉两年未见,你的话变少了很多?”

    “是吗,我从小的话就很少吧。”林诗仙勾勒出一丝微笑。

    “那你还要几天回大秦?”

    “嗯,还有三天时间去武当转转,然后就要走了。”

    “嗷,这么快,那就下船吧。”赵青蝉总感觉她心中有事,却没有开口询问。

    于是乎。

    男的帅、女的美。

    两者就这样结伴下船,一路前往武当山。

    路途中。

    蝉哥必然会被某些玩家见到。

    这群家伙属于不曾参与主线任务的玩家,大多都比较弱鸡。

    可当他们见到赵青蝉陪着一位女侠四处闲逛的时候。

    当真被勾起了太多的好奇心。

    因为,你特么前两天不还是陪周芷若呢吗?

    有人将视频、截图发在论坛上。

    再次引起很多人的议论。

    “卧槽,这位蒙面女侠的身材、这腿、这胸、这……谢了谢了。”

    “这又是哪个女主角,榜一果然接到了隐藏任务,否则我还纳闷呢,他怎么会突然离开光明顶。”

    “淦,赵青蝉前两天还和周芷若刷好感度,今儿就换个人,他是个渣男啊。”

    “哎,我早就说过,长得帅的男人,肯定都是渣男,可为啥女人都喜欢这种男人?”

    “嗯,还是因为帅吧,你们没在现场,你们无法了解榜一的撩妹技能,似乎都特么点满了。”

    “长得帅,还会撩,就能当渣男吗?我也想当…嘤嘤嘤。”

    而蝉哥看了眼论坛,倒没怎么理会。

    因为在他眼中。

    渣男是有一个定义的。

    渣男是什么?

    是那种骗女人身体、骗钱、骗一切,骗完就走,自己还毫无责任心和负担的家伙,这才是真正的渣男。

    只要有责任心、都喜欢、那只能说是滥情,不能说是渣男。

    而蝉哥就更不同了。

    嗯,大家都懂得。

    他这么帅,他才是被女人馋身子的小可怜。

    万一哪天被某某女侠强迫了,搞不好他还要负责。

    哎。

    帅侠的人生啊。

    就是这么艰苦,活的好累,又危险。

    于是乎。

    赵青蝉便和林诗仙一路走走逛逛,赶了一上午的路,这才来到了武当山。

    而四位守门的武当弟子见到蝉哥带妹回山。

    认为其关系似乎还不错,当即手疾眼快的腰舔道:“恭迎小师叔回山,小师叔一日不在山上,师侄们的想念那是如隔三秋啊。”

    “嗯嗯嗯,我这不回来了吗,明儿我教你们一手绝招。”

    “谢谢小师叔。”

    赵青蝉瞥了眼面无表情的林诗仙,不管怎么说,这四个家伙挺有眼力见的。

    他就不信这位林女侠真就好无赶脚。

    可惜。

    如今的武当弟子太少了,都去光明顶了。

    他能用身份装逼的情况太少。

    现在除了弱鸡玩家,还有某些根本不爱出山的武当弟子,他就没碰到什么人。

    而赵青蝉瞥了眼心事颇重的林诗仙,就带她一路去了藏经阁。

    藏经阁院内。

    一地的落叶无人打理。

    唔。

    玉虚道人还真在,可他正躺在咸鱼摇椅上嗮太阳,一本道德经盖在脸上,呼噜声不要太响。

    老道人半睡半醒,他刚察觉到熟悉的气息,便打着哈气起身道:“青蝉你回来了啊,这满地的落叶,都好几个月没扫了,你快帮师叔扫扫……”

    玉虚道人闭着眼睛说话,可隐约之间,他抬头看来。

    顿时。

    老道人被吓得从椅子上蹦下来。

    他看着蒙着面纱的林诗仙。

    半步大宗师?

    此女和他一样的境界修为?

    看样子跟赵青蝉的关系似乎还很近?

    于是乎。

    蝉哥未等开口说话。

    玉虚道人便一脸怒容的说道:“好你个赵青蝉,你怎么还敢回来?”

    “这位女侠,贫道跟你说哈,此人乃是武当弃徒,你要是怀了他的孩子,那跟我们武当山没有一毛钱的关系。”

    “那个谁,你速速下山去吧,武当早已将你逐出师门了,自己的问题,自己去解决。”

    一时之间。

    诺大的藏经院内,只剩下窸窣的风吹落叶声。

    “……”蝉哥看着翻脸不认人的师叔,逐渐陷入了沉思。

    “……”林诗仙则更加面无表情,她瞥了眼身旁的家伙,同样陷入了沉思。

    “师叔。”

    “别叫我师叔,你都已经不是武当的人了。”

    “这位女侠是林诗仙,她没怀我孩子,是我朋友。”赵青蝉的语速很快,不给打断机会。

    “哦?”

    “哦!”玉虚道人松了口气,便换了张老脸笑道:“你早说啊,那就去帮师叔扫扫地,否则你师父出关看到藏经阁这么乱,肯定会揍你后脑勺的。”

    “那个林女侠,你请自便,小心我这师侄,老道有点事先走了。”

    说完。

    玉虚道人瞥了眼林诗仙,转头就溜。

    别管怀没怀。

    小青蝉第一次带女侠回山上,那就会有第二次。

    鬼知道下次是不是就怀了。

    人在江湖,大意不得,小心谨慎方为长久之道。

    更何况。

    这小师侄第一次带妹上山,就特娘的是位半步大宗师。

    我的天。

    下次再来个大肚子大宗师女侠,那除了张三儿以外,这谁顶的住啊。

    “………”赵青蝉看着已然大步离去的玉虚道人,无奈的看向林诗仙,忍不住说道:“我师叔平常很正经的,你别误会我的人品。”

    “可我感觉很好啊。”林诗仙却嫣然一笑,眼中闪过一丝羡慕,轻声道:“在我的宗门内,我从来就没有像你这样的长辈、同门,能够肆意的开开玩笑,大家的关系都很紧张。”

    赵青蝉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为了修炼的资源?”

    “差不多吧。”

    林诗仙点点头,静静的打量藏经阁的景色。

    “哎,也不知道再次见到你,又没被追杀,却怎么总是一脸的不开心?”

    “别想那么多烦心事,我带你看看我小时候的住处吧。”

    赵青蝉领着她进入了小木屋,他指了指四周的物件:“我刚拜入武当的时候,就住这里。”

    “那时候我还没有师父,就和师叔住在这个小木屋里,生活也很挺简单的,每天就扫地、看书。”

    林诗仙大致的看了眼,屋子内的摆设还真就简单的有些雅致。

    她笑着说:“看起來你的生活还挺朴素,这张床看起來不算老旧,是你师叔给你摆置的?”

    “昂,我师叔的木匠活很厉害,他亲手打造的。”赵青蝉坐在许久不曾躺过的小床上。

    他曾经的很多小玩意都在原处。

    师叔不曾动过,甚至每隔一段时间还帮他擦拭一番。

    随后。

    赵青蝉就指向院内的六颗大槐树,跟她说当初自己多不容易,那小胳膊小腿还要整日扫地,累的每天都起不来床了。

    他告诉她,自己在藏经阁的这张桌子上,默写了足足三千多本的道藏。

    他还带她逛了很多景色优美的风水宝地。

    蝉哥说自己凭借过目不忘的天赋,现在将琴棋书画练的样样精通。

    林诗仙安静的点点头。

    蝉哥又说自己武道境界飞速上涨。

    林诗仙安静的点点头。

    蝉哥继续说,自己越来越帅,已经成为天底下最帅的少侠。

    林诗仙依旧静如处子,仔细的看了他一眼,木有点头。

    很快。

    用过膳食以后。

    天色再次变黑。

    圆月当空。

    赵青蝉看着心情始终很压抑的林诗仙,就陪着她坐在房檐上,仰望着天空,看着星空和月亮。

    突然。

    一颗流星划过。

    赵青蝉赶忙推了下她:“流星啊,许愿望,心想事成的。”

    “是吗?”林诗仙愣了愣,赶忙开始闭眼祈祷。

    随后。

    蝉哥问道:“你许了什么愿望?”

    “按道理来讲,说出来就不灵了吧?”

    “灵的,你猜猜我许的什么愿望?”

    林诗仙好奇的说道:“忽悠一大堆女侠给你生孩子?”

    噗!

    赵青蝉一口酒喷出来,他咳了几声,用袖子擦了擦嘴角,转头说道:“我在你眼里,就是这样的人?”

    “差不多吧,你在你师叔眼里,不也是这样的人?”林诗仙笑眯眯的反问道。

    “那你的愿望呢?”

    “不想说,说出来就不灵了。”林诗仙倔强的摇摇头。

    “你好像很不开心,不如说说吧。”

    “不提我。”林诗仙突然问道:“你资质这么好,未来可能会参与‘气运之争’的那场决斗吗?”

    赵青蝉挠了挠头:“应该会吧,搞不好已经被内定了。”

    林诗仙面色剧变,当即拉着他的胳膊,很严肃的说:“别去,就算逃,你也要避开。”

    “因为你打不过的,哪怕你的资质很好很好。”

    赵青蝉回问:“为什么?”

    “你们练武,他们修仙,你说呢?”

    “我也修仙的,我不怕。”

    “可我怕,我怕会你死。”

    林诗仙紧紧的抓住他的衣袖。

    赵青蝉看向她的眼睛,红红的,快哭了。

    ……

    ps:求月票、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