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网游小说 > 我是真的没修仙 > 第124章 你骗鬼呢?
    顶着大雨策马奔腾。

    这本身就是极其危险的事情,稍有不慎就可能马翻人亡。

    好在赵青蝉武功境界不错,马死了,他也死不了。

    柳玄看着像个小白脸,实则皮肤下面随时能凝结出一层树皮,分分钟就让你明白一个道理,小白脸也能瞬间变成大肌霸。

    时间过得很快。

    一连五日。

    两者虽不曾连夜赶路,却也各自换了九匹马,遇江搭船,遇山翻山。

    而这段时间内,蝉哥也发现个问题,柳玄那天不是来晚了,只是他路痴…

    还通过论坛的信息,发现他们早已超越了张无忌等人的位置。

    可惜。

    这又是一个雨夜。

    两人也只能牵着马来到一间破庙避雨。

    咔嚓。

    一声惊雷炸响。

    赵青蝉刚刚踏入庙门,就借助电闪雷鸣的亮光,看到眼前被断了头的雕像。

    雕像不是佛陀。

    在这荒山野岭的地方,哪怕有座小庙,也多半是土地公、土地婆。

    可根据那雕像的半个头颅,这雕像的样子似乎是一个年纪轻轻的女子?

    只是这破庙破败的不成样子,自然早已无人,某些角落还有些枯骨,有过刀劈、剑刺的痕迹,更有被野兽啃食过的痕迹。

    至于到处都是洞的窗户上,摇摇欲坠的房梁上也结满了蜘蛛网。

    柳玄看到这番景象,眉头微皱,到也没多说什么。

    反正他跟赵青蝉赶五天路,就碰到了唔天的雨,能有不漏雨的地方住就不错了。

    他随手拿出火折子,将曾经有人留下来的干燥柴火点燃。

    顷刻间。

    火焰升腾。

    破庙内的温度在上升。

    只要是个人,那在火堆面前的时候,无论在什么环境下,都会稍稍生出一些安全感、舒适感。

    赵青蝉则像小叮当一样,从行囊中取出四只鸽子丢过去:“烤之前记得拔毛啊。”

    柳玄叹了口气,却只能伸手接过来当苦力。

    可他又忍不住问道:“大哥,你是哪来的弄得鸽子,咱都吃了三天了,现在还能吃到新鲜的死鸽子?”

    “如今你給我快窝窝头,我都觉得比鸽子肉要香。”

    “事真多,有的吃就不错。”赵青蝉瞥了眼他。

    不吹不黑。

    他这辈子就喜欢吃鸽子肉。

    咕咕咕。

    白嫖的东西还不吃?

    我吃一辈子都不腻。

    而他打量了眼破庙,到不曾走到过于阴森的庙后,只是将一块破蒲团捡起来,走到破庙门口敲打一番,让灰尘尽散。

    可他再次走回去的时候,却发现墙角的雕像断头了。

    赵青蝉眨了眨眼睛,他将蒲团扔在地上,大步走向雕像端头,拿起来对视一眼,心中暗道:“雕刻的好精致,眼睛也挺美的。”

    “也不知道谁把你的脑袋砍了下来,这不是断人香火嘛。”

    于是他吧嗒吧嗒嘴,就将那雕像断头给放了回原位。

    柳玄回头看了一眼,目光也闪过一道诧异的神色。

    这荒山野岭的,他们来的时候,就没发现四周有过村落。

    这地方多出一座庙宇很奇怪,这庙宇的主人还是位被精雕细琢的女子,那就更奇怪了。

    “喂,看出什么了吗?”

    柳玄倒是不怕,他一身妖血,本就不是正常人,可他对鬼怪无感,唯独能感知到妖怪。

    赵青蝉耸了耸肩,拍了拍手上的灰尘:“没有,也懒得看,谁没事闲的总四处瞎看,吓到自己咋办?”

    “啧,你当初在我们柳府见了那么多人,也没见你被吓到。”

    “嘿嘿,你们好歹是活的啊。”

    “呸。”

    两人互相逗了几句嘴,就坐在地上休息。

    没过一会功夫。

    四只鸽子也纷纷被烤熟,香气四溢,令人食欲大增。

    当然,这仅限于蝉哥。

    柳玄这种绝食性猎妖师,如果可以的话,完全能靠雨水存活。

    于是蝉哥就要了三个半的鸽子,开始狂吃海喝。

    柳玄看着手里的半只烤鸽子,为了补充营养,也只能食欲不振将其吞咽下去。

    可他心中则暗中决定,路过下个小镇的时候,一定要买点干粮。

    两人正吃着。

    没过一会的功夫。

    噼里啪啦的脚步声再次响起。

    “快进来,快进来,没想到这鬼地方还有避雨的破庙。”

    人未至,声先至。

    “庙里有火光,好像有人呀?”

    “管那么多干嘛,大家都是落汤鸡,避避雨还不行了?”

    呼呼啦啦。

    三男两女很快就涌入庙内。

    双方对视一眼。

    后来的五人面色无不微微一惊。

    因为赵青蝉的颜值高过头了。

    他将谪仙之姿开启以后,如那画中仙人一般。

    此时还露出花满楼的微笑,正静静的看着他们。

    柳玄则一幅小白脸的样子,看着像个文弱书生,似乎很好欺负。

    可他目光中的微弱精光,却给人一种扮猪吃老虎的感觉。

    两者都在吃烤鸟,显然是一起的。

    这是一个奇怪的组合。

    而五人又扫了眼看了眼那诡异的断头女子雕像。

    他们互相对视一眼,忍不住咽了咽口水,心中同时生出一个念想:“莫非是见鬼了?”

    真的。

    这五位江湖侠客,还真就生出这么一种感觉。

    毕竟赵青蝉的神仙颜值,若是平常在人多的地方看见还好,会帅的某些人不要不要滴。

    可在这看似邪乎的破庙中,再加上那一脸的微笑,自然会给人一种十分诡异的样子。

    于是乎。

    五人中最年长,也是修为最高的持刀汉子,他谨慎的站在庙外拱手道:“见过两位…少侠,不知我等也能否在庙里避避雨。”

    赵青蝉笑着点点头:“这有何不可。”

    汉子松了口气,是活的,否则他都不敢踏入庙内。

    “哦,不过别去破庙的后面就行了,看起來似乎不太干净。”

    “哦?那多谢少侠告诫,若有事情,你叫我老朱就行。”持刀汉子笑了笑,就带着四人走入庙内。

    可惜,赵青蝉的警告并非对谁都好使。

    另外四名男女显然有些好奇。

    不过对于两位女侠来说,庙后的神秘,显然不如赵青蝉的魅力更大。

    她们都在暗中观察赵青蝉的一举一动。

    毕竟对于女人来说。

    赵青蝉在她们眼中也称得上是尤物了…

    不用怀疑。

    蝉哥哪怕是鬼。

    估计也有妹纸想要试上一试。

    而那两位年纪轻轻的少侠,他们对蝉哥的语气和颜值很不爽,甚至多次看了眼破庙后面,有心去探个究竟,难不成这破地方还真有鬼怪不成?

    就算有鬼怪。

    也要去冒个险。

    为了什么?

    不就是为了在女侠面前装个逼嘛。

    赵青蝉对此到不以为意。

    意外死亡的江湖人多了。

    他可管不别人的自由。

    只是他瞥了眼褪色的女子雕像。

    我滴乖乖。

    血红色的女子雕像?

    这是谁将庙宇建在这处风水宝地?

    不成神,就成鬼呗?

    真他娘的尿性。

    深夜。

    赵青蝉和柳玄打坐修炼。

    前者修仙,后者练妖。

    不远处就是想睡,却又睡不着的五位江湖人。

    老朱有着一品修为,其他四位男女皆为二品。

    这组合看起來是两个武学世家的弟子共同来历练,老朱则是个护卫。

    嗯。

    这两对男女之间,显然不是太熟悉。

    家族让他们出来历练,估计也是想让他们顺便培养培养感情。

    如若可以,那就成功联姻。

    如果不行,那也不会伤了和气。

    老朱作为一品高手,每天想得多,做得多,考虑的多,他发现赵青蝉和柳玄应该不会对他们造成威胁,躺着躺着就睡着了。

    可两个年轻的少侠却偷偷摸摸的溜到了庙后。

    两位女侠毫不知情,哪怕都在打哈气了,还在偷偷注视赵青蝉。

    柳玄对其丢个眼神,意思是:“你身为武当少侠,这破事你不管管?”

    蝉哥丢回去一个眼神:“这是主动找死,该说的都说了,何况有不赚银子。”

    “呸,死要钱。”

    “当初我家剑匣就不该给你。”

    赵青蝉咧咧嘴,懒得在丢什么眼神。

    其实他虽未开天眼,可刚才将那雕像头颅放在原位,那女鬼肯定会看到他,也该知道一身正气、帅到爆炸的蝉哥有点本事,应该也不会真的出手。

    可惜。

    时间还未过多久。

    只听到两声极为恐惧的尖叫声响起。

    那两位少侠便满身是血,连滚带爬的往回跑。

    此时,老朱惊醒,当即抽出腰间长刀,血气凛然的冲过去,一声怒喝:“拿来的精怪,还不给我退去。”

    武者气血旺盛,只要心无惧意,寻常鬼怪很难伤到他们。

    更何况老朱还是个杀气、煞气都颇重的一品高手。

    可惜。

    当老朱冲过去的时候,就看到一个悬浮在空中的红衣女鬼,面色苍白的静静的看着他,双手按着那两位少侠的头颅,鲜血不断从头顶滑落,他们的精气也越来越少。

    “老朱救我。”

    “朱叔,快救我啊……”

    “啊!!!”两位女侠面色惊恐的不断倒退,直至靠在了墙角。

    老朱新生惧意,面对眼前的女鬼自知不敌,就赶忙冲着赵青蝉喊道:“还望高人帮帮忙,你知道庙后有问题,还请高人出手相救啊!!!”

    赵青蝉抽了抽嘴,也只能踏步上前,看向那红衣女鬼说道:“给个面子,放了那两人怎么样?”

    红衣女鬼歪着头看向他,没吱声。

    她只是被打扰了,不然她也不会吸活人精气。

    赵青蝉皱了皱眉,便说道:“那我给你上柱香。”

    “可否?”

    红衣女鬼的眼睛亮了,当即放开那两位险些被榨干的少侠,直勾勾的飞到赵青蝉面前。

    而女鬼转移的目标,那五人却没留下来帮忙的意思,当即就连滚带爬的跑了,相隔老远以后才吼了声谢谢哈。

    赵青蝉对此到不以为意。

    柳玄则挑了挑眉毛,好奇的打量起红衣女子。

    但赵青蝉掏了掏包裹以后。

    嗯。

    他舔了舔嘴唇,又轻咳一声,才对红衣女鬼眨了眨大眼睛,卖萌道:“美女,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檀香忘带了。”

    “………”红衣女鬼陷入了沉思。

    最终。

    她出声了:“你骗鬼呢?”

    一言出。

    赵青蝉面色剧变,不断后退。

    因为普通鬼怪不会说话,更无法口吐人言。

    这种本位神灵、如今化为厉鬼的家伙口吐人言,其中那浓郁的阴气,宛如那阴间鬼风。

    赵青蝉若是不避,半截身子都能被瞬间消融。

    顷刻间。

    庙内温度低于零度,某些正要掉落的雨滴,也直接化为冰珠。

    淦。

    数百年以上的女鬼了!

    还是口吐人言的那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