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网游小说 > 我是真的没修仙 > 第125章 双修?
    “冷静!”

    “冷静!”

    “作为一只鬼,姑娘你还年轻,可千万不要走到吞人性命的道路上啊。”

    “否则你这数百年的苦修,岂不是要白白葬送?”

    赵青蝉不断好言相劝。

    他到不曾动手,人妖鬼怪,皆有好有坏。

    若不是那两个王八蛋自己作死,他好心帮其神像脑袋放回原位,这位红衣厉鬼都懒来吓人了。

    何况他开了大天眼,能清楚的看清这红衣厉鬼身上的问题。

    她半截身体有金光闪耀,此乃城隍、神灵之像。

    下半截身体也有金红之气在缠绕,表明此女生前尊贵无比,还少有枉死冤魂的黑气。

    这无不代表红衣女鬼本有成为‘神灵’的可能,只是让人坑了前途,毁坏了神像,一怒化为地不生、天不管的厉鬼。

    可哪怕这样,红衣女鬼也很少吞噬活人性命、精气。

    而这种颇有来头的红衣厉鬼,赵青蝉哪怕拥有三柄无物不破的飞剑,也不想肆意打杀。

    只是这样貌颇为不凡的红衣女鬼却越发愤怒。

    在她的认知里。

    人都是骗子。

    男人更是骗子。

    长得越帅的男人,越是骗子。

    例如眼前这个赵青蝉,骗子中的大骗子。

    连鬼都骗?

    连上一炷香都要说谎?

    我不是人,可你是真的狗。

    然而。

    赵青蝉一步退、步步退,眼看着肩膀要被雨水淋湿,他这才皱了皱眉,就捏出一张闪着金光的符箓拍在自己身上。

    上品镇鬼符!

    头可断、血可流,衣服不能湿。

    下一秒。

    红衣女鬼果然止步不前,她披头散发的吊挂在空中,若是以正常审美去看,称得上是壁画飞天、婀娜多姿。

    她围着赵青蝉转了足足数圈,曾多次伸出宛如利剑般的指甲,却还是都收了回去。

    于是乎,她面色阴沉的转过了头,盯上一旁正在吃瓜的柳玄。

    可惜。

    这满头黑发的红衣厉鬼刚刚来到柳玄面前,就面露厌恶之色,皱着眉头躲得远远的。

    而柳玄也抽了抽嘴,老子不就是有点妖血嘛。

    你那副十分一副恶心的表情,瞧不起谁呢?

    你咬我啊。

    不服你咬我啊。

    当然,话憋在嘴里,他到没敢多比比。

    蝉哥刚才都点出她是数百年修为的厉鬼了,柳玄也不敢真的和她打一架。

    最终。

    三者一人、鬼、一人妖,足足对视了半个时辰。

    红衣厉鬼的面色也越发平静,她深深的看了眼赵青蝉,口不出声的说:“骗子。”

    接下来。

    她就带着阴冷的寒气消散于此。

    庙内的温度也缓缓恢复上来。

    柳玄见到这一幕,他松了口气,一屁股坐在地上感慨道:“这种在风水宝地修炼了数百年的厉鬼,給我带来的压迫力还真是大。”

    赵青蝉没取下贴在衣服上的符箓,他咧着嘴看了眼破庙后面。

    “其实那女鬼刚才未必会杀掉两个家伙,兴许吸了八成的精气就会放掉他们。”

    “因为她的自制力强的让人感到害怕,我怀疑神像脑袋被切断,都不是让她化为厉鬼的原因。”

    “这是为何?”柳玄很好奇。

    “一个都已经变成厉鬼,却还修成半截城隍金身的家伙,我简直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赵青蝉前世也是开了大天眼的猛人,他见过的奇怪东西。

    尤其是大秦仙朝。

    各种鬼怪、城隍的数量简直不要太多。

    可诸多断了香火的城隍、神灵,他们哪怕都已经修出了金身,可为了活下去,彻底化为鬼修的也不在少数,却没有一个能保持住城隍金身的。

    这红衣厉鬼本就不曾是城隍,却又修出了半截金身,哪怕彻底化为厉鬼,金身也不曾消退,这如何不让人震惊?

    99%的可能性,那就是有高人相助。

    而何为城隍金身?

    那就是功德金身。

    除了纯粹的邪魔外道,天不怕、地不怕的家伙。

    否则赵青蝉敢对这样的人出手,保准没有好果子吃,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都要多灾多难,福缘爆降。

    除非她肆意伤人。

    而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赵青蝉也懒得去多想,寻思赶紧熬到明儿白天,自己拍拍屁股就走人。

    嗯,他骗过的人多了,何况骗一只女鬼。

    尤其眼下的四座王朝,在玩家眼中仅有那些明面的剧情。

    可在他眼中,却远没有表面上的风平浪静。

    大秦仙朝偷渡来的家伙,天外天、影宗的暗中对峙,还有某些老不死的暗中谋划。

    这都不是他想参与到此的事情。

    可惜。

    事已至此。

    有些事不是他想避开,就能避开的。

    深夜。

    赵青蝉和柳玄近乎同时睁开双眼。

    两者看向那位再次缓缓飘来的红衣女鬼,不约而同的感觉事情要不妙。

    秋后算账?

    这才隔了几个时辰啊,雨还没停呢。

    而蝉哥看到她逐渐靠近过来,便站起身拱手道:“姑娘,我这人的记性是真不好,否则哪里敢骗你呀。”

    “骗子。”女鬼静静的看着他,声音却很清脆,也没了那刮骨阴风的感觉。

    “说了我记性不好,你也不信,就是不知姑娘又来此地,欲意何为?”

    红衣女鬼轻挑秀眉,用着怀念的目光扫了眼四周,她轻声道:“这是我家,我在我家随便走走,难道还需要过问你们?”

    赵青蝉和柳玄对视一眼,同时叹了口气。

    “行,这你家,你随便逛。”蝉哥那叫一个郁闷,跟鬼讲不來道理,何况还是跟一只女鬼讲道理。

    “你叫什么?”

    问话来的突然。

    赵青蝉本来寻思说个假名,可他稍作犹豫,就看着她沉声道:“武当赵青蝉。”

    “你可是符师?”女鬼再次问道。

    赵青蝉挑了挑眉:“对。”

    “能画什么品质的符箓?”

    “绝大多数上品符箓,我都能画。”

    红衣女鬼听到这句话,突然掩嘴娇笑,缓缓走到他身旁:“那公子帮小女子一个忙如何,我必然给公子一个天大的好处?”

    赵青蝉谨慎的后退一步:“先说何事,再说好处。”

    “你带我去这大元王朝的国都,我想去见一个…人。”红衣女鬼轻声念叨。

    赵青蝉皱了皱眉:“姑娘想见的人,少说得有几百年了,哪怕是妖怪也该死了吧?”

    红衣女鬼翻个白眼,你要见的才是妖怪,她出言道:“他本为大汉蓟县的城隍,我知道如今已经改朝换代,可我不相信他死了。”

    “卧槽,不是前朝,还是大汉时代的蓟县城隍?”

    “他能活到现在,我立刻就去死。”赵青蝉抽了抽嘴,心中不断嘀咕。

    红衣女鬼见他不愿,却还是轻声道:“你带我入了国都即可,我不信他会死,我曾经数次想去,唯独过不了那扇门,只要让要进了那扇门,你就不必理会与我。”

    赵青蝉若有所思。

    一朝国都。

    岂是区区一个女鬼想进就能进的?

    哪怕她有了半截的功德金身也不行。

    何况城隍这种神灵,本来就是一方水土养一方神。

    离开了自家地界,战力、境界、金身都会出现很大的问题。

    除非国破家亡,王朝气运被消磨殆尽。

    否则出了那些天生于国都内的鬼怪,城外很难有妖物邪祟能闯的进去。

    蝉哥心中念叨一句:“这他娘的是让我走私啊。”

    “可别人走私的都是值钱宝贝,我走私的却是女鬼?”

    “淦!”

    红衣女鬼见他面色纠结。

    她便抿了抿嘴,来到他耳边轻声道:“你若答应助我入城,我今夜与你双修,送你十年阴修,让你享受那常人终身都无法经历的美妙滋味。”

    “???”蝉哥咽了咽口水,你要跟我神交?

    “???”柳玄也满脸懵逼的看向她,这好事你找我啊,我不就是长得没他帅嘛。

    何为阴修?

    鬼的修为。

    鬼怪既然能吸收凡人精气,自然也能给普通人反哺。

    可这种手段,唯有在时间存在数百年的鬼怪才能做到。

    这女鬼本来都修出了半截城隍金身,实力非同凡响。

    这么说吧。

    除非大宗师,要不然就是某些太克制阴物的宝贝,红衣女鬼怕得东西还就没多少。

    十年阴修。

    蝉哥久违的陷入了沉思。

    嗯。

    这不是内功。

    却是一种实实在在的精气神。

    数据无法显化。

    可好处是真的强。

    他有信心,若是得了十年阴修,御剑时间、距离都将增加不少。

    不过呢。

    这也是他的第一次啊。

    赵青蝉曾想过很多,自己的第一次会给仙仙、若若,或者其他漂亮的女侠。

    他唯独没想过,自己的第一次将要给一个女鬼……

    “卧槽,可诱惑也太大了吧,怪不得宁采臣都顶不住。”

    蝉哥忍不住了,正要开口答应。

    红衣女鬼却出言道:“公子既然不愿,那就算了。”

    “???”赵青蝉怒了,我特么刚想答应,你忽悠我呢?

    红衣女鬼却妩媚轻笑,伸手勾着他的下巴说道:“鬼话连篇都不知道,人家就是在骗的你呀,你还真想将第一次交给我嘛?”

    “……”赵青蝉气的大脑缺氧,咬牙切齿的看着她,恨不得拿出大宝贝戳死她。

    可下一秒。

    红衣女鬼就张开小嘴,吐出一块黑玉,她面色苍白的说道:“这块黑玉有我十年阴修,还请公子带我入城,凝烟必定不会忘记公子的大恩大德。”

    赵青蝉看了眼她,也不客气,直接将冰凉冻手的黑玉取过来,沉声道:“好,我带你入城。”

    下一秒。

    红衣女鬼就化作一道青烟,附着在他那身雪白的衣服上,顷刻间就让衣服化为一片血红色,她传音道:“你可以用符箓遮盖我的气息、掩盖住我的身体……”

    “或者……让我于大日之下,爆嗮而死。”

    赵青蝉挑了挑眉:“我答应你了,就会做到,只是进入大都之前,我还得去陈塘关有点事。”

    红衣女鬼也不吱声,就是静静的附着在他身上。

    一时之间。

    赵青蝉瞥了眼柳玄,又看了眼衣服。

    他们三个这组合。

    是真他娘的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