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网游小说 > 我是真的没修仙 > 第126章 飞剑与蛟龙
    海津镇不算小,又靠着元朝大都,人口自然也不算少。

    再加上海津镇港口靠近着通天江,那这里其实还有一个很独特的名字。

    那就是,

    陈塘关。

    陈塘关作为大元王朝的重要关卡。

    此地驻军数万,总兵有着先天宗师的境界,他们负责镇守着紧挨着的通天江,而此地的商人、旅客、楼船也不计其数。

    总之。

    这是一座很繁荣茂盛的沿江城市。

    至于怎么找到那柄飞剑?

    哎。

    泡在河里面晃悠呗。

    ………

    太阳初升,河面上波光粼粼。

    各种船只也纷纷翻起白浪,穿行于两岸之间。

    而十分平缓的河面之上,一艘乌蓬小舟也漂荡在最中心的位置上。

    这艘小船已然在海河上晃悠了三天。

    赵青蝉打着哈气从小船里钻出来,他坐在船头上,将双脚放入水里泡着,心情不是一般的差。

    “三天啊,当初那头蛟龙是被封印在哪了啊?”

    柳玄深吸一口气:“第一百三十六次,这是你问我的次数。”

    “可我也第一百三十六次告诉你,我不知道!!!”

    最后四个字,就跟喊出来的差不多。

    “哎,难受。”赵青蝉双腿搭在外面,拿着衣服就往身后一放,躺着看起了天空。

    “公子,你枕到人家胸口了,人家喘不过气来了呢。”诱人的声音从耳边响起。

    赵青蝉则撇了撇嘴,用脑袋往后撞了撞,嘴上还说道:“那么硬,胸口个屁。”

    “沈凝烟,你当衣服就得有当衣服的样子,我想脱就脱、想睡就睡、想穿就穿,想靠就靠。”

    “何况,我知道枕哪里是你的胸口?”

    “整天就知道瞎说。”

    “尤其你个数百年的女鬼,让你在我身上挂着几天,怎么感觉都是我被你占便宜了。”

    话音一落。

    衣服的温度就开始降低。

    嗯。

    沈凝烟又不开心了。

    这三天内,她除了调戏蝉哥以外,就是催促他快赶去大都。

    在赵青蝉眼里,你做鬼几百年了,现在突然猴急个什么?

    他撇了撇嘴,懒得理会。

    但不得不说。

    有一个女鬼给你当衣服穿。

    啧。

    在这大夏天的,凉快,都不需要用真气降暑了。

    蝉哥最近两天也看了几眼论坛。

    张无忌还在路上,不过也快赶到大都了,若是在找不到飞剑,搞不好就要解决那段剧情,才能回来继续瞎猫碰死耗子。

    “这剑匣也不管用啊,到底多近的距离才会出现反应?”

    赵青蝉拍了拍袖子里的剑匣。

    结果。

    这一拍。

    嗡。

    剑匣就开始轻颤不已。

    蝉哥当即坐起身,手持剑匣试探各个方向。

    “在东方,靠近通天江入口。”赵青蝉眼睛一亮,却又皱了皱眉,若是要深入通天江,那就有些麻烦了。

    他就算会闭气功,有天眼通,可在那江水里面,也是过于危险。

    “柳玄,愣着干什么,划船啊。”

    “嗷。”柳玄点点头,就唉声叹气的做起苦力。

    赵青蝉则将那一身血红色的长袍穿上,目光紧紧的盯着河水下面。

    随着时间推移。

    剑匣与飞剑的位置也越来越近。

    他们这艘乌蓬小舟,眼看着就要驶入通天江入口。

    嗡。

    伴随一声仅有他能听见的剑鸣。

    蝉哥伸手示意柳玄将船停下。

    他这位一身红袍,英俊到让人无法想象的男子,静静的盯着一艘花船的正下方。

    可花船上那些身材苗条、婀娜多姿、各个都貌美如花的姑娘们,却以为他在看着自己,哪能知道他看的是水下。

    一时之间。

    莺莺燕燕的呼唤声响起。

    “哟,好生俊俏的公子哥呢。”

    “咯咯咯,那位红袍俊公子,你若是来船上瞧瞧,姐姐我今天就让你白嫖一夜。”

    “你们这群小浪蹄子,都把那位公子哥给回去了。”

    “哎,散了散了,隔着太远了,看不出多俊俏。”

    柳玄扫了钻回来的赵青蝉,又抬头眼那花船的姑娘,调笑道:“那么多姑娘招呼公子过去呢,你不上去看看?”

    “看看就看看,划过去吧。”赵青蝉眯了眯眼睛。

    眼前这个可不是花船。

    因为船身右侧有着天外天的标志。

    花船不过是个幌子罢了。

    而赵青蝉好奇的就是,这艘天外天的楼船,为何要停在那柄飞剑的正上方?

    难不成有人发现其中的封印?

    赵青蝉挑了挑眉,既然你们这群小娘们让我上去,那就上去看看。

    果然。

    小舟在临近花船十几丈的时候。

    那群姑娘们反倒没有那么热情了,甚至已经打算准备接客了。

    唔,是接待客人的意思,并给他们介绍某些装备的特性、好处、效果等等。

    于是乎。

    她们隔着老远,就看到赵青蝉从小舟上飘然一跃。

    十几丈远。

    足有一半的距离被他御空滑过。

    眼看着他就要掉落在水里。

    蜻蜓点水。

    一身血色红袍的赵青蝉,脚尖轻轻点在水面,他就如同大雁一般,骤然提起身体,轻松上了这艘花船。

    “好俊俏的轻功。”有人出言夸奖。

    可当她们彻底看清赵青蝉的样貌以后。

    这些一品楼的姑娘们,却彻底愣住了。

    而他则轻笑一声:“刚才是那位姑娘对我说,我只要上来瞧瞧,就让我白嫖一夜的?”

    顷刻间。

    一名女子的脸色羞红不已,转头就要跑。

    可惜,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更多,直接就有人将她拽出来,并不断说道:“这位少侠,就是她喊得,刚才她喊得辣么大声,现在估计都等不及了。”

    赵青蝉哈哈一笑,一步走过去,抓住那位女子的手腕,倾身贴在她耳边说道:“说了,就要当真哟。”

    言落。

    英俊的红袍男子就抓住她往楼船里走去。

    好在。

    大家也都是逢场作戏。

    赵青蝉刚刚进入了花楼内部,就松开了这位接待员的手腕,回头轻笑道:“装给外人看的,还望姑娘海涵。”

    “公子已经够彬彬有礼了,有些五大三粗的江湖人,装模作样也不是抓手腕。”天外天的女子接待员叹了口气。

    她暗中瞥了眼蝉哥。

    唔。

    说真的。

    如果是被这样的男子轻薄一番,似乎还有点赚到的感觉。

    随后,她便出言问道:“公子可有天外天的令牌,您此次过来,又打算买些什么,秀儿将一路为公子介绍。”

    赵青蝉笑眯眯的没有回应,只是回头深深的看了眼她。

    秀儿抿着嘴低下头,不知道这位客人想干什么。

    可惜,她不知道眼前的男人已经将飞剑外放出去。

    足足六息过后。

    一柄袖珍飞剑回到袖子内,他才柔情似水的看着她:“秀儿姑娘,其实我刚从外地过来,一时之间也没想好买什么,不如你带我进入客房休息休息?”

    “这……好吧。”秀儿脸色发红的点点头,领着他离开的时候,还轻声道:“公子没拿出天外天的令牌,我们就只能去船舱内的客房。”

    “无碍,我就喜欢那些有些昏暗的地方。”赵青蝉伸手勾搭勾搭秀儿的手指。

    “人渣。”声音突然在耳边想起。

    赵青蝉不理会女鬼的声音,只是跟着面色微红的秀儿一路进入客房,他则熟练的将门闩戴上。

    一时之间。

    屋内除了那些昏暗的烛火,就仅剩下两人的呼吸声。

    而秀儿咬着嘴唇,就一步一步走到床边,缓缓闭上眼睛,轻声道:“公子,还请怜惜……”

    嘭。

    一个脑瓜崩。

    秀儿睁大着眼睛,用着不可置信的眼神看向赵青蝉,只感觉脑袋发晕。

    嗖。

    赵青蝉又给他点了个穴,这才将身体很轻的秀儿抱上了船。

    估计,这位秀儿似乎还在想,我都这样白给了,你还喜欢这种方式?

    可蝉哥岂是好色之徒?

    他眼睛闪过一道精光,将楼船扫了一遍。

    天眼通!

    很快。

    他就从这件客房内,找到了连同船舱地下的暗门。

    显然,天外天早就发现了飞剑封印蛟龙的位置,只是暂时无法将其取走,便将楼船固定河面上。

    但过了这么多年,飞剑曾弄出来的封印还未解除,那当初的守卫也就纷纷撤去了。

    这艘花船上有位宗师高手坐镇。

    海津镇上估计还会有位天外天的大宗师。

    可他们却不曾想过。

    蝉哥竟然艺高人胆大的来到他们内部搞事情。

    没办法。

    天眼通的强势之处就在这里。

    一切被人有意隐藏起来的东西,都将无所遁形。

    接下来。

    他打开一扇扇暗门,就看到了深入河底,足有十几丈的隧道。

    赵青蝉对天外天的手段赞叹一番,到也不曾客气,直接就钻入其中,开始往下面爬。

    很快。

    他出现在一座水底洞窟之中。

    不。

    这里应该是龙宫。

    赵青蝉瞥了眼一层洞口外的河水,此处还有一层薄薄的结界,将水与龙宫彻底隔绝。

    而伴随着剑匣的震动。

    他就一路顺着永不熄灭的烛火走向龙宫深处。

    百米。

    三百米。

    足足四五百米。

    赵青蝉愣住了,瞪着老大的眼睛,倒吸一口冷气。

    嗯。

    他看了……

    那巨大的龙椅之上。

    一柄手指长的飞剑,将一条十几厘米的四脚小爬虫给钉的死死的。

    而那小蛟龙还没死,他看到有活人过来了,就不断扭动身体,小嘎巴嘎巴长得老大,好似去世已久的啊哑。

    赵青蝉深吸一口气,他使劲揉了揉眼睛,再次睁开双眼的时候,看到的却还是这条小泥鳅。

    当然,天眼是肯定没问题的。

    这一刻。

    蝉哥感觉自己内心受到了欺骗,他喃喃道:“这和我幻想中的场景,有很大的不同,我还心思捡点蛟龙遗物呢。”

    “兴许那位剑仙的故事就是编出来的…”沈凝烟也忍不住冒出来说句话。

    然而。

    另外的声音响起。

    “该死,你是那柳道玄的传人?”

    会说话?

    还看出问题了?

    蛟龙的杀意宛如实质!

    赵青蝉被吓了一跳,当即就举着搬砖大的剑匣拍了过去。

    啪。

    噗嗤。

    赵青蝉和沈凝烟当时就楞住了。

    嗯。

    那蛟龙的尾巴耷拉下去了,脑袋扁了,冒出脑浆和血了……

    哦。

    剑匣是仙器。

    于是,

    他拍死了……一头……千年蛟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