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网游小说 > 我是真的没修仙 > 第129章 有只女鬼的好处
    装个逼就跑。

    贼刺激。

    此时正是深更半夜。

    赵青蝉在拉着沈凝烟离开城隍庙以后,便将沈女鬼拍在葫芦上,踏月留香运用到了极致,速度那叫一个快。

    城池内的守卫就算看见他,也以为自己见到鬼了。

    他狂奔不知多少里,停在了一个胡同里,这才气喘吁吁的揉了揉胸口,又谨慎的扫了眼四周,询问道:“你没看到有人追来吧?”

    柳玄同样也上气不接下气,屁股靠着墙体,双手扶着膝盖,大喘着气说道:“没有,你盯着鬼,我看着人和妖,反正没察觉到异常。”

    “那好,继续跑。”

    两者发现还是没人追过来,便再次更换数个位置。

    这才找了件客栈休息一下。

    天字号客房。

    蝉哥舒服的往床上一躺,翻身打滚的蹭了蹭,随手将葫芦仍在一旁,就笑着说:“瞧见没,别管什么神啊、鬼的,本公子只要一出剑,还不都被我吓得够呛。”

    “厉害厉害,公子当时真的和剑仙无异,从出场到离开,一句话不说,尤其那高高在上的眼神,看向他们的时候,就像是看着一群蚂蚁。”

    柳玄对此深感佩服,认为其中装逼的手段颇有门道,以后可以学学,没准能用上。

    其实他这话说的还真不错。

    因为城隍,他们比普通人知道的更多,也了解大秦仙朝的存在。

    赵青蝉眼见沈凝烟出现意外,他就开始琢磨,自己到底该怎么办?

    他是直接抢人离开,还是好言相谈,端出自己师父,又或者用什么手段?

    好在沈凝烟就要被带走的时候。

    他总算想到了个方法,也决定来赌一赌。

    好在。

    赵青蝉的颜值宛如画中仙人,再加上他神乎其神的御剑术。

    当他出剑的那一刻。

    他就被当成了大秦仙朝的来者。

    城隍还真就认为他,兴许是大秦某位前来历练的宗门弟子。

    这千年的岁月中。

    这种事并非没有发生。

    只不过在寻常老百姓的耳朵里,某些事情总会被淡忘,唯有长生不死的鬼怪,才会更深刻的将其记载脑袋里。

    而沈凝烟作为一只拥有半截金身的女鬼,足有七百多年的修为。

    除了她有点憨,还不会乱七八糟的操作,否则那城隍加上数位阴司,还真不一定能拦住她。

    在这种情况下,城隍忌惮两者,又不来追击也是情有可原。

    只不过嘛。

    赵青蝉瞥了眼从新附着到葫芦上的沈凝烟,见她死活都不肯出来,就忍不住‘piapiapia’的拍了拍葫芦,说道:“喂,有仇报仇,有怨报怨,沈姑娘别自闭啊。”

    “可不是嘛,为了一个人渣,没必要生那个气,你看我家公子,长得不比那个家伙强一百倍?”

    柳玄同样在安慰道。

    赵青蝉却缓缓打出一个:“?”

    你安慰归安慰,说话的时候,能不能别带上我。

    柳玄却丢出一个眼神:“都是为了沈姑娘,人家都要伤心欲绝了,死的不能再死了,别说带上你了,让你出卖身子救救她,你还不乐意咋的?”

    “……”蝉哥陷入了沉思,带上我肯定不可以。

    只是出卖身子这件事。

    嗯。

    仙仙和若若都不在。

    这炎炎夏日,若是有一个女鬼凉凉身子,似乎也阔以。

    结果。

    没等两人再次斗嘴,沈凝烟就突然从葫芦上跌出来,面色苍白的倒在地上。

    赵青蝉面色微变,看着她胸口上的狰狞伤口,久久不曾愈合。

    他也明白那勾魂索的厉害之处了。

    蝉哥不曾犹豫,当即就拿出他没吸收完的‘黑玉’,按在其伤口上。

    滋啦。

    黑玉本就是沈凝烟吐出来的阴修,被放在她身上的时候,自然轻松的被融于体内。

    可她的伤势虽说见好,整个鬼生却好像没了奔头,身体上的阴气不断扩散,阴修在减退,半截金身也不再像曾经那么稳固。

    这么说吧。

    沈凝烟拥有七百多年的阴修,这区区伤势不算什么。

    可她现在已然心死,才会无法保持自己的灵体。

    “喂,你醒醒啊,不就是失恋了嘛。”赵青蝉给她一阵摇晃。

    虽说他没失过700年的单相思恋情,可他前世交了那么多‘女朋友’,好歹也是过来人。

    柳玄也在不断旁边打气。

    可眼看着沈凝烟的灵体越来越颤抖。

    赵青蝉的脑袋闪过一道灵光,将她扶在怀里,并一手握住她的胸口。

    嗯。

    手感就别提了。

    软。

    翘。

    挺。

    唯一缺点就是有点凉。

    但果然。

    沈凝烟还真就反应过来了,并忍不住抬起头,看着他说道:“?_?,你在干嘛?”

    柳玄转过头,默默的将房门关上,临走的时候还骂了一句:“这个更渣。”

    蝉哥全当没听见,只是用着十分惊讶的眼神说道:“呀,沈姑娘,你没死啊!”

    “我刚才看见你似乎快要死了,就想试试你还有没有呼……心跳。”

    “………”沈凝烟低下头,瞥了眼赵青蝉的狗爪子,又抬起头看了他一眼。

    握了这么久,你现在还没确定?

    我是鬼啊。

    本姑娘哪来的呼吸和心跳?

    更何况,你为何要……攥一下?

    抓的紧一些,难道就会有心跳吗?

    然而。

    赵青蝉本着救鬼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的圣僧想法,坚决不肯放手,防止沈姑娘坠入无尽深渊。

    于是乎。

    啪。

    好疼。

    手上都被派出青色的手印了,蝉哥险些哭出来。

    而沈凝烟自己则盘膝在地,深吸一口气。

    瞬间。

    她的灵体稳固下来,本来要四散开来的阴气,也化为一缕缕黑气,慢慢回到体内。

    赵青蝉不由得瞪大眼睛。

    沈凝烟这就是天生的鬼修啊。

    否则根本无法拥有这么强的天赋。

    更别提能在神像被砸的情况下,还留住了半截金身。

    至于沈凝烟解决完自己的事情以后。

    两者又对视了许久,前者就突然软声软气的说道:“谢谢……”

    赵青蝉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赶忙后退两步:“咳,我警告你哈,做鬼,你也要做一个正经的女鬼。”

    沈凝烟面色一黑,一头黑发出现在脸前,身体悬在半空中,歪着脑袋露出半边苍白的面孔,且十分冰冷的说道:”谢谢……”

    尾声拉的极长。

    赵青蝉咽了咽口水,也就摆摆手:“不用了,其实刚才挺好的…”

    “贱。”

    说完。

    沈凝烟就附在葫芦上面,也不在说话。

    蝉哥却松了口气,还好还好,

    而他闲来无事,就扫了眼论坛。

    突然。

    赵青蝉眼睛一亮:“这么巧,明儿张无忌就要去万安寺救人了?”

    “那么这波,似乎可以赚一点啊。”

    怎么赚?

    张无忌去大闹万安寺。

    那赵敏掌控的一品楼,其内的防御力量必然极弱,玄冥二老到时候也会出现在现场。

    如此一来,自己去一品楼逛逛的话,搞不好能抢到不少秘籍和宝贝啊。

    怎么抢?

    谁能知道他还有个会穿墙的女鬼?

    赵青蝉拍了拍葫芦。

    “嘤。”

    蝉哥尴尬的松开手,不知道自己是拍到了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