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网游小说 > 我是真的没修仙 > 第130章 夜袭一品楼
    次日。

    赵青蝉和柳玄很早就来到万安寺不远处的一座酒楼。

    明教高手和张无忌想搞点操作,那肯定不能这么肆无忌惮,他们的藏身点距离此处也很远。

    蝉哥则再次易容,弄出一张十分普通的小脸。

    嗯,满分10分,他现在差不多有8份的颜值吧。

    反正回头率还是会有,却不再是100%了。

    至于柳玄?

    别问,直接5分,属于普通到不能在普通的脸。

    此时两人趴在窗口上,遥望着被重兵把守的万安寺。

    蝉哥摸了摸下巴,看着高有近百米的万安寺,头也不回的说道:“张无忌是我小师侄,他现在已然踏入宗师境界,实力非同凡响。”

    “不过这毕竟是大都境内,我怕他们今夜的偷袭,不说有大宗师来找麻烦,半步大宗师也少不了。”

    “若是真的有人想暗中出手,你就去帮帮忙。”

    柳玄点点头,对战半步大宗师,还不是太大问题,可他还是问道:“那其他事情不用我来管,就这么简单?”

    赵青蝉干咳一声。

    老柳瞥了他一眼,就知道这姓赵的没什么好事,否则岂会让自己过去看戏。

    “那个,关键不是张无忌,你也不用过多的注意他,你只要等峨眉派的周芷若被救下来,就表明你的来意,并将她带到我们的汇合地。”

    赵青蝉摸了摸身上,拿出自己的武当令牌:“诺,到时候张无忌也不会拦着你,周芷若也肯定会跟你过来。”

    “这件事办好了,本公子就带你吃香喝辣。”

    “我呸,你拐弯抹角说了半天,原来为的是峨眉派的女侠啊?”

    柳玄恍然大悟,你跟我绕了半天,结果就是为了妹纸呗?

    那你提你大爷的师侄啊。

    淦,你是真的狗。

    赵青蝉不理会柳玄的目光,只是面无表情的回到屋子里喝了口茶水。

    当然,他同样也不搭理晃晃悠悠的酒葫芦,就开始打坐修炼。

    现在他能做的就是等。

    坐等一品楼的诸多高手去了万安寺,他则带着女鬼去偷家。

    这点其实不用担心,大元王朝比不上其他王朝。

    因为大宗师少的可怜,一品楼最强的两位高手就是玄冥二老。

    而赵敏能镇得住他们,除了用金钱利诱,还有的就是皇宫内的那位大宗师。

    至于内部还有没有其他高手?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罢了。

    …………

    时间过得很快。

    夜幕也早早降临。

    天空云层密布,少了星光的照耀,成为了黑多夜行者的好时机。

    柳玄也从从窗口一跃而下,消失在阴影之中。

    没过多久。

    杀喊声响起。

    万安寺到处都是火把和人群。

    而赵青蝉扫了眼论坛,就发现帖子在不断刷新,时刻都有玩家在发言,说自己捡了什么宝贝,或者死了多少次。

    可他沉得住气。

    始终也不曾离开。

    直到从直播间看到了那一幕。

    火烧万安寺。

    下一秒。

    赵青蝉同样穿着一身黑衣的,就从窗户一跃而下,双脚连续踏空,飞跃到数丈之外的房顶。

    落地无声。

    他使用轻功之时,就像轻飘飘的一根羽毛。

    接下来。

    赵青蝉不断飞跃一条条街道,只要脚下稍有着力点,便可来到数丈之外。

    这等身法若是让人看在眼中,必定深知哪怕是绝世轻功,可在一品高手之中,也很难用出这种逍遥写意的姿态。

    随着他不断靠近一品楼。

    这座同样有六层高的塔楼内,也接连冲出诸多披甲士卒和武林高手,他们迅猛的冲向万安寺,要将其一网打尽。

    很显然。

    张无忌要救人,赵敏不可能毫无准备。

    哪怕她会放了张无忌,却也会将其手下和六大派的高手全部抓住。

    然而。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赵青蝉从隔街的房顶上,直接脚踏虚空,飞跃到二楼之上。

    半空中。

    嗖。

    一名手持弩箭的侍卫刚刚有所察觉,就被一击飞刀命中眉心,断了生机。

    下一秒。

    他也飞身入了塔楼内部,一脚轻轻踹着墙壁,让那人倒在自己的腿上。

    可他正想抬头之时。

    杀意凛然。

    赵青蝉来不及多想,身体旋转后倾,倒退数丈。

    而他才避过,刚才脚下的地面,不仅出现一道深深的裂痕,还一路延绵到他现在的脚下。

    “小子,身法不错啊,还能躲过我刀气。”宗师刀客冷笑一声。

    赵青蝉也不吱声,他只是拍了下葫芦,沈凝烟就瞬间消失,直取那些武功秘籍、江湖至宝。

    一品楼到底有什么?

    不如说,一品楼凭什么吸引那么多宗师高手前来。

    很显然,对于宗师高手来说,除了金钱,那就是皇宫那位大宗师的传承。

    要不然,就是其他大宗师的传承。

    旁的不说,反正有绝学就够了。

    而宗师刀客眯了下眼睛,他倒没看清那是什么东西,只感觉那道红色的影子阴气颇重。

    可他哪管那么多,便再次抽刀斩來。

    他手中长刀势气迫人,刀气附着在刀锋之上,凝而不发,足有半尺!

    赵青蝉眯着眼睛后退半步,一柄飞剑出现在手中,从小变大。

    他将长剑横在胸前,双指并拢,在剑身上轻轻抹过,一道剑芒同样闪过。

    宗师刀客面色微变,可他气息绵长雄厚,实为先天宗师,倒也不怕那些从小变大的花哨手段,只是断然挥出刀气。

    唰。

    刀光宛如一条奔涌不停的大江,横扫而来。

    可惜。

    刀光再耀眼,速度差了稍许。

    本来前冲的赵青蝉,双腿突然弯曲,后仰身体的向前滑,刀气就从他面前划过。

    令人感觉恐怖的就是,刀气还余劲十足的切开了柱子和墙体,形成了一道撕裂般的口子,这无不表现出这名刀客的真实修为,着实不错。

    而下一秒。

    赵青蝉的攻势来了,他身体旋转,剑光密密麻麻,直至宗师刀客数个死穴。

    刀客面对这种剑法,也是心感诧异。

    可他倒退之时,却不忘面带冷笑,用着左手不断对着赵青蝉连点数下。

    嘭嘭嘭……

    整座一品楼内,接连发出一串闷沉的响声。

    赵青蝉每一次避开,身后的墙体都会轰然炸开一个窟窿。

    宗师高手的真气外放,再加上十分强力的指法,简直变态让人无法形容。

    “靠近我又如何,真以为宗师武者仅会真气外放?”宗师刀客冷笑一声,便再次挥刀。

    唰。

    足有两丈的刀气迎面而来。

    与此同时。

    赵青蝉也一剑刺去。

    剑身之上,罡气缭绕,脱手而飞。

    “哈哈,你加持的真气再强也没用,区区离手剑,你是在找死……”

    轰!

    赵青蝉用着银白的双手挡住刀气,一路爆退不止,还将墙体撞出个窟窿。

    可宗师刀客刚说完狠话,就彻底愣住了。

    因为本来要和刀气对撞的长剑,十分突然的低下了头,不仅避开了与刀气的撞击,还刺穿他那消耗过多的护体罡气,又直接贯穿了他的胸口。

    接下来。

    宗师刀客还未有所反应,那柄长剑不知哪来的力量,当即穿胸而过!

    一道血线从后胸溅射而出。

    可这还没完。

    那柄长剑又化作一柄手指长的飞剑,并再次穿过他的后脖颈,于他的视线中,一路飞回赵青蝉的袖子。

    随后。

    刀客宗师满脸不可置信的倒在地上。

    而赵青蝉也不曾多看他一眼,只是扫了眼不断从楼下涌入的一品楼高手,便再次杀入人群。

    他厮杀于狭窄的空间之中。

    太极剑法未曾练到满层,并非太好用。

    可七十二手夺命连环剑,却足矣将这群家伙杀的节节败退。

    此时此刻。

    只要并非宗师高手。

    上一品的小宗师来了也是送。

    否则他修炼了那么多绝世武功,真的还不如一点不学。

    越境战斗看似艰难。

    但架不住赵青蝉一身的绝世、仙品武功,再加上手持‘灵宝’级的飞剑。

    在诸多加持下,还有谁能挡得住?

    一阵拼杀。

    一品楼内留下了数十名高手的尸体。

    而就在他杀入五楼的时候,沈凝烟也终于抱着一摞子书,放在他的脚下。

    赵青蝉看着沈凝烟要显出真身去帮忙,赶忙说道:“你可不能杀人,否则那半截金身真的要碎了,现在安心在葫芦里待着就好。”

    “那你怎么办,这么高的楼顶,你跳下去非得摔死不可。”沈凝烟急切的跺了跺脚,一品楼的高手越来越多,到时候他想走都来不及了。

    “谁说我走不了的?”赵青蝉眯了眯眼睛,他将诸多书本、小盒子放入包裹之中,也不顾众多追兵冲上来,他就从数十米的高空一跃而下。

    与此同时。

    他于半空中扫了眼万安寺。

    恰巧碰到了同样跳楼的灭绝师太,她依旧不想让张无忌相救,还拼了命的给周芷若当肉垫,妥妥的宁死也要坑明教一把。

    而赵青蝉自己眼看着就要坠落。

    这时候哪怕左脚踩右脚也没用了,这种下坠的加速度,当真是踩碎脚背都没用。

    可剑随指动。

    深夜之中。

    一品楼的高手看不到他脚下有飞剑垫脚。

    只是看着他凌空踏虚,足足飞越了数十丈的距离,安稳的停在了两条街外的房顶上,又转头与他们对视一眼,这才飘然离去。

    一时之间。

    诸多高手对视一番,又走到边缘处看了看脚底下,有人忍不住说道:“那不是一品吗?”

    “槽,就是一品,否则他跑什么?”

    “可他妈的,没人告诉我一品武夫会飞啊!”

    “……”众多一品高手对视一眼,不仅我们不会,宗师都他妈不会。

    但问题来了,那个一品高手飞走了。

    咋解释?

    于是乎。

    众人就心有灵犀的对视一眼,还不断疯狂自伤,弄得一个个血流不止的时候,他们才同时开口道:“半步大宗师!”

    “对,大宗师就太过分了,半步大宗师正好……”

    “兄弟们机智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