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网游小说 > 我是真的没修仙 > 第134章 龙门客栈
    黄沙漫漫,沙岗毗连,波如涟漪,随风荡漾。

    在这个贫瘠苍凉的嘉峪关,放眼望去,遍地都是灼热滚烫的砂石,狂风吹过,只要稍稍张开嘴巴,没一会的功夫就会被灌入满嘴砂石。

    这里不仅是普通人的禁区,很多江湖上的高手,若是不了解沙漠的特性,同样也会被困而死。

    此时。

    遥望西方,一轮血红的大日即将跌落地平线。

    可头顶却黑云密布,就挡住最后的阳光。

    再加上那冰冷的阴风,显然是有一场大雨即将降临。

    与此同时,一队人马也从东方的沙漠中缓缓赶来。

    麻烦的就是,任凭他们的武功境界有多高,在这气候多变的沙漠之中,同样也是满头大汗,嘴唇干燥的起了皮子,显然已经许久不曾进水。

    有人抬头看了眼天空,便忍不住骂道:“白天热的要死,晚上就他妈下雨,再过两天是不是还要挂沙尘暴啊?”

    可就当众人郁闷无比,希望能找到那件客栈的时候。

    东方青冥的眼前一亮,他指着太阳下的背影连忙喊道:“快看,那那个正方形的东西,是不是一件客栈。”

    夜寒轩瞪大眼睛,也欢喜的叫起来:“干他娘的,还有个飘着的旗子,肯定就是龙门客栈。”

    “龙门客栈,总算到地方了。”

    “水,有水了,老子才不想在这喝雨水。”一名壮汉仰头大笑,就挥舞着马鞭向前冲。

    而女扮男装的邱莫言,抚了抚头上的草帽,同样也是翘起嘴角:“既然到了地方,那就先过去等着吧。”

    如此一来。

    队伍就纵马狂奔起来,扬起一阵尘沙。

    …………

    轰隆隆。

    太阳还未彻底落下地平线。

    头顶上的滚滚黑云就已经闪烁起雷蛇。

    两个骑着骆驼的家伙看了眼天空,又互相对视一眼,后者就无奈的说道:“你说你,非要从沙漠边缘的破港口偷渡上岸,说是能省时间,可咱们在沙漠上都走三天了,你确定不是迷路了?”

    一袭白袍的赵青蝉挑了挑眉,他拿起紫金罗盘,手指又掐算一番,便指向前方,说道:“肯定没错,就在前面!”

    “何况我为何要从哪里上岸,还不是为了那赵怀安,他们想借助从沙漠禁区的走私通道赶往通天江,我刚刚走的那条路线,没有官兵围追堵截,到时会才能帮他通过这条路。”

    柳玄骑着骆驼,有些好奇的望着他,刚想开口。

    一阵冷风吹来。

    呸呸呸。

    他将灌入嘴里的沙子吐出去,这才说道:“你咋那么好心,甚至不惜为了那赵怀安,要和东厂、西厂作对?”

    “帮个忙咯,关键这里还有我想要的东西。”赵青蝉手中的罗盘始终不曾放下,眼睛直勾勾的看着下面的沙子,似乎在找什么东西。

    “算了,懒得问你。”柳玄眯着眼睛,也不在多说。

    对于他而言,赵青蝉身上的秘密多了,他也见过不少。

    不过他不想说,他也懒得问。

    可有一点,他十分明白,这个姓赵的家伙,还真让他老爹说对了,武道气运的确挺盛!

    …………

    龙门客栈。

    金镶玉扭动着娇躯,半靠在二楼的栏杆上,笑眯眯的看着这一屋子人,心中却暗骂不断:“草他爹的,这群王八蛋都是从哪来的,平常连个鬼影子都看不着,今天一个比一个凶!”

    “看看看,看你妈个头,老娘的胸好看吗?”

    金镶玉撸起袖子,露出雪白的胳膊,皱着秀眉,气哼哼的就要冲过去打人。

    而同在二楼的江湖客,深知她是什么样的人,就连忙嬉皮笑脸的翻身下楼,还不忘记回头吼道:“我看什么,当然是为了那白里一点红啊,你还别说,那是真好看哟~”

    “哈哈哈哈哈。”

    “你他娘的真看到了,快给我们形容一下。”

    “槽,说的老子第三条腿都翘起来了。”

    楼下有一堆常年在边关来走私、行商的家伙。

    他们都是在刀口上舔血的狠人,无不在正大笑不止。

    而金镶玉咬牙切齿骂了一句,就拿着顺手的家伙,就开始往地下扔,打不到人不要急,关键不能让他们真小看了自己。

    这么说吧。

    她是谁?

    宗师。

    可宗师又如何?

    在这片沙漠禁区上,有着大明最难走、也是边军最少的走私渠道,只要谁能过了沙漠,抵达了通天江,那就能和其他的三座王朝做生意。

    但凡是敢在这片沙漠上混饭吃的人,有几个没两把刷子?

    别看楼下这群人穿的破破烂烂,却基本上都有着一品境界,哪怕没有,也都能对一品、宗师产生威胁。

    如此一来,金镶玉哪怕是位宗师高手,也不敢轻易招惹他们,否则各种阴狠毒辣的招式弄上来,保证死无全尸。

    可最令她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金镶玉在这里熬了足足数年,为了就是沙子地下的宝贝,只是眼下除了那些常年走私的家伙,却来了一伙人。

    按照气机来说。

    那个女扮男装的是位宗师,另外五个是一品,还有两个颇为奇怪的中二品。

    “不行,我得试探试探,若是这群人的目的跟我相同,得先下手为强。”金镶玉眯了眯眼睛,便歪着头出言道:“黑子,晚上眼睛亮着点,我可能去试试水,稍有不对,抄家伙砍爆他们的头。”

    “好嘞,老板娘您放一万个心。”两撇小胡子的黑子连忙笑道。

    “放你妈个头,别挡着我。”

    金镶玉迈着大步,露着雪白的双腿就要离开。

    嘎吱。

    木门再次响起。

    一屋子的江湖人转头望去。

    柳玄笑眯眯的走进屋,大吼道:“小二,把我俩的骆驼喂饱了,再来两间上房。”

    “上房没有,茅房要不要?”金镶玉趴在栏杆上,双峰被挤的有些变形。

    而正当她要调戏颇为俊俏的柳玄之时。

    一袭白袍的赵青蝉走进屋内,他伸手摘下遮阳的草帽,微笑着扫了眼一圈江湖人,对着金镶玉就笑了笑:“老板娘,有吃的没,我俩在沙漠上转悠了好几天,想吃顿好的,不吃酸的。”

    “卧槽!”

    “这么几把帅?”

    “淦!”

    一时之间。

    满屋子的江湖人都愣住了。

    如果说刚才的柳玄只能说算俊俏。

    可后面进来的这位少侠,却真实帅出天际了。

    在这破地方,他这张脸就是帅的没天理了,不少江湖汉子看到他,甚至认为他比那金镶玉还要诱人。

    “哎哟~”金镶玉当时就灵巧的翻身下楼,踩着赵青蝉面前的桌子,弯腰露出又白又深的沟痕,娇声娇气的说道:“这位公子…你想吃什么你就说嘛,龙门客栈有的,肯定都归你。”

    “话说。”金镶玉说着说着,就靠在赵青蝉的身上,用鼻子吸着他脖子上的气息,娇声道:“公子,你想吃人家嘛……”

    赵青蝉翘了翘眉毛,搂着她的腰肢将其扶下桌子,却彬彬有礼的笑着说:“老板娘说笑了,我赵某人闯荡江湖也有几年了,可我想吃的女人不多,但想吃我的女人倒有不少。”

    “呸,蹬鼻子上脸。”金镶玉冷笑一声,转身坐在桌子上指鼻子骂道:“你说的倒是挺好听,可刚才搂我的时候,还使劲揉了揉,似乎还想往上摸。”

    “不要脸的玩意,有本事晚上来摸。”

    赵青蝉耸了耸肩,对着诸多江湖客笑了笑:“一面之词,不可信。”

    “哈哈哈哈,这小子有点东西。”

    “他娘的,怪不得能跑到这荒山野岭。”

    一群人大笑起来,目光中的不善少了许多,却还是有一丝不安好心。

    “黑子,给他们准备吃的,不要酸的,但上房也没有。”金镶玉转头就走,可她却没忘记对蝉哥勾了勾手指。

    意思很明显。

    房间没有,想晚上有地方住,那就来我的房间陪我睡。

    赵青蝉和柳玄对视一眼,就找个地方先坐下,距离邱莫言那桌子到也不远。

    而夜寒轩刚想开口,东方青冥就按住了他的手,这才小心翼翼对着邱莫言解释一番。

    最终。

    他们这本是一波的人马,却不曾相认,互相只是对视一眼,就各吃各的。

    哦。

    邱莫言这桌子人要了一大堆人肉饱子,吃了几口就都吐了,只喝了点水解解渴。

    反观他们这张桌子,很快就上了一桌好酒好菜。

    赵青蝉不怕毒,柳玄更不怕毒,两人毫无顾忌,大口吃肉,大口喝酒,只要不是人肉,一切都好说。

    时间过得很快。

    夜幕彻底降临。

    天上的雷鸣声震耳欲聋,倾盆大雨也要开始。

    在这种古代社会,尤其这种偏远地带,这大晚上的,除了男女之间的运动,还真没啥乐子玩。

    没过一会的功夫。

    一群江湖客就纷纷回了自己的房间,该睡睡,该练功的练功。

    而金镶玉说是不给房间,可柳玄拿出一百两的银票拍在桌子上,这怎么可能没房间住?

    只是赵青蝉倒是没走,反而一直坐在大厅里喝起来没完。

    一坛接一坛。

    桌子旁放了足足六坛子酒水。

    完全就是千杯不醉。

    这一幕让很多江湖人看在眼里,心中也闪过一丝忌惮。

    长得好看还能喝?

    那他这中一品的修为,搞不好却身负绝世内功。

    尤其他身旁的那个护卫,气息忽高忽低,高的时候足有宗师,低的时候连个普通人都不如,实在有些诡异。

    至于赵青蝉为何不走?

    那么急干嘛。

    这个雨夜,热闹多着呢,在这看看又何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