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网游小说 > 我是真的没修仙 > 第135章 西厂来人。
    轰隆隆。

    在这个伸手不见五指的夜空中,闪电不断游走于黑云之中。

    赵青蝉则拎着酒坛走到门口,靠着满是尘土的门框,也不顾及身上的白袍,就是看着外面的夜空,嘴上还嘀咕道:“干打雷不下雨,这地方还真怪。”

    “公子,你给我贴个符,我不想听雷声。”沈凝烟突然传音道。

    “哦哦哦,忘记了,忘记了。”赵青蝉咧咧嘴,趁人不注意,就从袖子里拿出一张符箓,贴在葫芦上。

    用此隔绝外界气息干扰沈凝烟。

    天上惊雷,人间气血。

    这些都容易伤到沈凝烟的神魂和修为。

    不过这样也好,沈凝烟被隔绝了六识,反而不会在干扰自己了。

    哒哒哒。

    轻灵的脚步声响起。

    赵青蝉转过头,就看到金镶玉再次凑过来,还趴在他身上,满脸委屈的说道:“赵公子,你就依了人家吧,刚才那么多人,你好歹给人家一些面子呀。”

    “老板娘,你这是哪里话,馋我身子的人那么多,可我也不能平白就给你啊。”

    蝉哥轻笑一声,走到桌子旁坐下继续喝酒。

    “哼,喝喝喝,就他妈知道喝。”金镶玉伸出素指戳了下他的肩膀,却还是坐在他旁边,用身体蹭着他肩膀说道:“但姑奶奶我就是馋你身子,你就说吧,今天晚上你给不给我?”

    “给了如何?”

    “不给又如何?”

    赵青蝉拿着酒杯,笑眯眯的回头说道。

    “草你爹的……”金镶玉踩着板凳站起身,又想开脏口,却看到他皱起了眉头,便一转态度,娇声问道:“我就是想问问,你打算住多久嘛。”

    赵青蝉摸了摸下巴:“看天气,天气好了就走,天气不好就住着。”

    “老板娘不是怕我付不起房钱吧?”

    “你这个负心汉,付不起房钱怕什么,你留下来陪我一晚上就够了嘛。”金镶玉用着没穿鞋子的脚丫轻踹他一脚。

    与此同时。

    金镶玉心中也是在想着,眼前这家伙的护卫不在身旁,面对她这个先天宗师,却毫畏惧,难不成有什么高明手段?

    更重要的就是。

    她还想知道,赵青蝉和柳玄到底是不是来抢宝贝的。

    就这样。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说着闲话。

    看似在谈情说爱,实则在互相打探虚实。

    当然,赵青蝉本来可以用更快捷的方式,例如出卖身体,保证能很快从金镶玉的嘴里弄到更多的情报。

    可蝉哥身为张三丰的关门弟子。

    武当的未来掌门,岂能留下这种把柄?

    呸,他岂是那种好色之徒?

    嘎吱。

    木门再次被推开。

    金镶玉瞥了眼来者,看着是为同样俊朗的中年侠客,可他的气息更俊朗。

    因为,这又是一个宗师。

    “一间荒漠里的黑店,算上我这个老板娘,现在都有4个宗师了,这群家伙到底想干嘛?”金镶玉心中暗骂一句,却还是笑脸相迎的走过去说道:“哟,客官从哪里来啊。”

    “这是龙门客栈?”男人问道。

    “我身上就是龙门客栈~”金镶玉凑过去要帮忙拿行李。

    赵怀安笑着拒绝:“那有客房吗?”

    “人家叫金镶玉啦,客房没有,我的闺房你住嘛?”金镶玉调笑道。

    赵怀安平静的说道:“我从雪原山而来,还真不习惯住老板娘的闺房。”

    “呦,道上的人啊,你早说嘛。”

    金镶玉眯了眯眼睛,就拍拍手,对着黑子说道:“给客人来一件上房,都是一个道上,别忘记端一盆热水。”

    而赵怀安笑了笑没说话,他诧异的看了眼喝着酒的赵青蝉,便走上了楼。

    随后~

    赵怀安刚刚走到了二楼,和邱莫言对视到一起,还并肩笑着聊起了天。

    与此同时。

    金镶玉面无表情的说道:“热水别特么送了。”

    正端着热水的黑子翻个白眼,正要端回去的时候,赵青蝉打了个响指:“送我屋里去。”

    “嗷。”黑子瞥了眼不吱声的金镶玉,就乖乖的上了二楼。

    ……………

    客房内。

    赵青蝉瞥了眼四周不断掉渣的土墙,嘴上骂道:“这鬼地方是真的破,就没有一个地方是干净的,那几坛子酒喝的我满嘴沙子。”

    “哈哈哈,谁逼你在哪喝酒了。”

    “滚蛋,我要的热水呢?”蝉哥四处打量一眼四周。

    卧槽,他就慢了半步,那盆热水就变成污水了?

    而柳玄也也不吱声,就是静静的坐在椅子上,装模作样。

    “淦,你想洗脸就不能出去淋雨?”

    “你咋不去?”

    “老子是人。”

    “我也是半个人啊,你说话太过分了,我不跟你混了。”

    柳玄十分不开心。

    “滚…”赵青蝉叹了口气,认为跟柳玄没话说。

    他本想和沈女鬼谈谈感情和人生,外面却打雷下起雨来,这让小女鬼根本不敢冒出来,时间也变得颇为漫长和无聊。

    没办法。

    赵青蝉就算有再大的胆子,也不敢在这间黑店里打坐修炼。

    鬼知道哪里突然冒出个高手,在向你身上甩出一把暗器,到时候只要避开,必定会被打断修炼,出现一身的内伤。

    于是乎。

    他就躺在床上打开论坛,开始跟玩家们闲聊打屁。

    东方青冥和夜寒轩同样也寂寞、孤独、冷,三人很快就在一个帖子上聊起天来。

    东方青冥:“蝉哥这手段可以啊,到时候没准能来个出其不意,攻其不备。”

    夜寒轩也笑道:“幸亏你来的晚一会,否则都被盯上了,到时候也没这种躲在暗中的优势了。”

    赵青蝉:“我肯定不能露面嘛,来晚都是计划好的,否则我那御剑术怎么用?”

    风灵灵:“嘤嘤嘤,人家也想学御剑术。”

    赵青蝉回复道:“灵灵妹妹来武当呀,我们武当啥都教,仙术都教。”

    菜虚鲲:“灵灵妹纸若是想叛师移花宫,那榜一不止教仙术,房中之术估计也能教教。”

    “草拟大爷,打你的篮球去吧。”赵青蝉怒了。

    一时之间。

    论坛上再次吵了起来。

    不过他们这也就是小范围的吵闹。

    更大范围的吵闹,则是帮派之间的骂战,为了争夺副本石而出现的骂战。

    玩家之间的战斗始终都有,只是蝉哥这样的高手,很难跟他们玩到一起去。

    接下来。

    赵青蝉跟菜虚鲲对了会线,就退出论坛。

    恰巧。

    嘭嘭嘭的敲门声响起。

    “开门、开门,开门呐。”

    吼声辣么大。

    龙门客栈的高手又多,几乎全部知道客栈再次来了一大群人。

    赵青蝉、赵怀安等人无不面色微变。

    这群人之中,足有三位宗师,一位小宗师,六位一品高手,八位上二品好手。

    而金镶玉心中就更苦了,诅咒他们祖宗十八代的心思都有了。

    因为眼下这群人都会装,一个比一个能装。

    这间小客栈内,现在足有7位宗师。

    金镶玉总感觉自己这个黑店要开不下去了,估计没等黑沙暴过来,就要换码头了。

    只是她仔细看了一眼,说来也怪。

    眼下的那三位宗师,似乎不是一路人。

    其中那位年纪轻轻,却一头白发的宗师高手,始终独自眯着眼睛,对通行的其他人都是爱答不理的样子,给人一种监军的感觉。

    至于另外两位宗师同样无视他的存在,更不在乎他的监视和陪同。

    但这里,就涉及到魔改的问题了。

    说实话。

    这也就能赵青蝉能分得清楚。

    其中最年长的白发宗师,西厂大档头,贾延。

    头戴面具,独眼双刀的阴狠宗师,西厂二档头,马进良。

    年轻面色却过于阴柔的小宗师,是西厂三档头陆小川。

    而这就是西厂的诸多高手。

    两位宗师,一位小宗师。

    西厂厂花雨化田还没来。

    至于另外一个年轻白发宗师,这才是东厂的曹少钦。

    这本来就是西厂从东厂手里抢来的任务。

    可曹正淳虽说在疲于应对护龙山庄,却也能抽出一个宗师,安插在西厂的队伍里同行。

    这么说吧。

    大明的东厂、西厂、锦衣卫、护龙山庄,无论谁在执行较为大型的任务,都会进行一定的乱入,从而保证自己也能混到一份功劳。

    但还别说,在这种错综复杂的情况下,某些剧情虽被打乱了。

    可大明朝廷的四大机构,还真就活的挺不错,朝廷的贪污腐败也没那么严重。

    因为轻易之间,谁也不敢对谁下狠手,互相都想抓住对方把柄,也就不敢过于放肆。

    此时。

    西厂大档头贾延扫了眼客栈四周,便问道:“老板娘,还有没有上房了?”

    金镶玉再次翻身下楼,坐在桌子上就笑骂道:“有你奶奶个腿,这大半夜的门都让你们踹坏了,赶紧赔钱。”

    “放肆。”西厂三档头陆小川身为小宗师,这时候自然要挺身而出,哪怕是装装样子。

    贾延伸手阻止他拔剑,轻笑道:“大家都是做生意的,混江湖求得就是一个方便,银钱不是问题,你要多少银子,三倍赔给你就是了。”

    “这样……你早说嘛,不过仅剩一间房子了。”金镶玉丢出一个眉眼。

    “无碍,房间不够的话,那赶走几个不就有了?”贾延坐着一声轻笑。

    下一秒。

    西厂诸多高手便冲向一间间客房。

    其中的西厂三档头陆小川,还一路来到赵青蝉的这间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