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网游小说 > 我是真的没修仙 > 第136章 飞剑!
    西厂的诸多高手,在龙门客栈疯狂敲门赶人。

    这种场景是东方青冥和夜寒轩没预料到的。

    可事实则是,西厂高手是在明着抢房子,暗中确定赵怀安一行人到底在哪里。

    陆小川作为西厂三档头,刚刚踹门而入,就看到了两位白白净净的公子哥。

    疑惑从心中升起。

    赵青蝉和柳玄在他眼中,就应该是江南一代的少侠,身上带着一些侠气、江湖气,唯独没有那纵横荒漠的匪气!

    有的时候。

    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人,就会让人产生很多疑问。

    恰巧。

    柳玄的气息高低不定,正处于三品武夫的境界。

    陆小川眼睛一眯,寻思他们就算和赵怀安无关,那也要试探一番,当即便冷笑道:“两个初出茅庐的家伙,还不快給我们让房。”

    话音一落。

    他便握紧剑柄,出鞘直至距离较近的赵青蝉。

    嗡。

    剑芒已出。

    虽说试探,可若是敌人太弱,杀了又何妨?

    西厂就没有不能杀的人。

    然而下一秒。

    啪!

    一只修长的手挡在前面,两根手指紧紧的夹住剑身。

    陆小川面色剧变,可任凭他怎么用力,剑身就像被铁签夹住一样,无法寸动丝毫。

    直到其想回抽剑之时。

    赵青蝉的食指、中指微微一松。

    陆小川连续倒退数步,后背将门框撞出一个裂缝才停下脚步。

    “灵犀一指,他跟陆小凤是什么人?”陆小川惊疑不定的看向面前过于英俊的男子。

    “傻了?”赵青蝉挑了挑眉,便冷笑道:“哪来的回哪去,难不成要让我在这片极西之地送你归西?”

    “在下有眼不识泰山,这就告辞。”陆小川扫了眼过于镇定的两人,便谨慎的倒退着走出门,又将木门关上以后,这才多走几步,对着坐等消息的大档头贾延丢了个眼神。

    贾延对此不以为意,双刀独眼龙马进良也十分镇定。

    曹少钦更是坐着看戏,啥也不管,啥也不问。

    但很快。

    在金镶玉不算太好的面色下,还是有一批常年走私的家伙被西厂高手赶出了房间。

    随后,贾延就从手下身上拿出一张银票,走向风韵十足的老板娘面前,充满歉意的说道:“实在对不住,我们人多住着不方便,那就只能自己动手赶走一些家伙,这一千两银子,还望老板娘莫要怪罪。”

    “还算你有点眼力见。”

    金镶玉见钱眼开的舔了舔嘴唇,手速很快的将银子塞入袖子里,又对指着那些正往往马棚跑的家伙骂道:“哼,一群没卵的玩意,真他么怂,不服就干啊。”

    此话一出。

    跑掉的江湖客倒是没啥反应,反正他们又不是第一次让金镶玉骂。

    可东厂、西厂众人却纷纷面色一黑。

    啥玩意?

    你特么骂谁没卵呢?

    好在贾延镇颇有威严,镇住了住这群家伙,要不然他们搞不好就要拔刀开砍了。

    至于金镶玉这番话到底是说给谁听的?

    她也不解释,只是摇晃着屁股,就回了自己的屋子。

    …………

    客栈外倾盆大雨。

    客栈内滴答滴答。

    西厂的三间客房中同样正漏着雨水。

    贾延在手下的伺候中,用着热水洗了洗脸,他往床上一坐,就有人帮其拖鞋,洗脚、揉脚。

    而他则舒服的眯着眼睛,拿着热茶轻声道:“可曾找到赵怀安一行人的住处?”

    “找到了,人数不多,可刚闯进去就让人赶出来了。”有太监回应道。

    “那这间客栈内可还有其他高手?”

    陆小川上前一步,沉声道:“有两个极为年轻的江湖人,一个气息忽高忽低,另一个长相极为英俊家伙,却会……灵犀一指,很轻松就夹住我的剑。”

    此言一出。

    贾延面色微变,他挑着狭长的眉毛说道:“啧,陆小凤代收的徒弟不是那长青镖局的谭绍云嘛。”

    “都说他是个剑客,还会独孤九剑,却不曾听说他会灵犀一指啊。”

    双刀独眼马进良凑进一步:“大档头,莫非那人才是陆小凤的真正传人,可没听说过陆小凤和赵怀安有这种关系啊,需要他徒弟来帮忙……”

    “错了。”贾延摆摆手:“我没说陆小凤和赵怀安认识,更没说那年轻人用的一定是灵犀一指。”

    “你们不觉得这龙门客栈很怪吗?”

    “咱们且不说赵怀安一行人,他们的两个宗师,其他的一品高手,我们心里有数。”

    贾延喝了口热茶,轻声道:“可那金镶玉也是宗师,那两个年轻人一个会‘灵犀一指’,另一个有我都看不穿的修为。”

    “他们凑在这里为什么?”

    陆小川愣了愣:“策划什么阴谋?”

    “滚。”贾延瞥了他一眼:“策划阴谋需要来这个鬼地方,此番我们必须要小心行事,无论他们和赵怀安有没有什么关系,都不要轻举妄动。”

    “不过我觉得这地方没那么简单。”

    “派人,給我翻翻这个龙门客栈,不伤人,可我必须知道这里都藏着什么玩意。”

    “是。”马进良点了点头,就指挥西厂人马出去打探情况。

    …………

    轰隆隆。

    白光闪烁。

    “啊……”

    两声惨叫于夜空中响起,紧接着,柳玄就看到两道影子从窗户旁掉落。

    “哟,这是挨雷劈了?”

    “打雷下雨还上房顶,他们不挨雷劈,谁挨雷劈?”赵青蝉手中摆弄着小飞剑,眯着眼睛又笑道:“你再爬窗户看一眼,那两个家伙的尸体也该没了。”

    柳玄不信,可刚要探头爬窗户,他谨慎的摸了摸脖子,回头说道:“你是不是用天眼看到什么了,有人埋伏在窗口等着斩老子一刀?”

    “你想法这么多咋不去写小说?”

    柳玄撇撇嘴,却还是运用妖力增强防御,探头那么一瞧。

    顿时。

    他赶忙缩回脑袋,倒吸一口寒气,说道:“槽,这他娘的是黑店啊,看得早不如看得巧,我正好发现有个家伙手持杀猪刀,在那两人的身上砍了几刀,这才将尸体拖入地窖。”

    “唔,怪不得那群人不吃包子,搞不好是人肉馅的,那接下来怎么办,就这么看着?”

    赵青蝉再次拿出紫金罗盘推算一番,又从窗户看着闪烁着雷光的雨夜,轻声道:“等。”

    “等什么?”柳玄反问道。

    “等场六十年一次的风暴。”

    …………

    西厂的密探死了两个倒霉鬼,其他的倒是活着回去了,唯独没带回太多有用的消息。

    而金镶玉则暗中去了密道,找到了姗姗来迟的风里刀和顾少棠。

    老板娘见到这两个痴男怨女,就没好气的说道:“怕死啊,怕死就别来,走什么地道啊。”

    “我俩本想上门装样子,可这他娘才刚来,就看到一群高手在客栈外面找来找去的,我还以为客栈被抢了呢。”风里刀长相俊俏,在大漠之中混日子,皮肤也不算太黑。

    只不过言语之中,给人一种流里流气的感觉。

    “就是嘛,客栈内怎么来了那么多人,他们都是干嘛的?”女扮男装的顾少棠出言问道。

    “都他妈是来送死的。”金镶玉骂了一句,却还只能解释道:“算了,给你们解释清楚吧,现在客栈内除了咱们以外,还有三伙人。”

    “赵怀安那队人,有两个宗师,其他一品,框里背着两个孩子要逃难。”

    “而人数更多的那伙人,他们说话的声音、内功、都给我一种阴阳怪气的感觉。”

    “我若没猜错的话,肯定是东西厂的探子,足有三个宗师,一个小宗师,数个一品,似乎要追赵怀安那伙人。”

    “至于第三伙人,就是两个俊俏的公子哥,实力不弱,却不知道他们为何来了这里。”

    金镶玉叹了口气:“结果,一场大雨让所有人都留在这里,那赵怀安不跑,西厂的人估计也不会离开。”

    风里刀面色很难堪,他们为了大白上国的宝藏,已经在龙门客栈准备了三年。

    眼看着六十年一次的黑风暴就要到来。

    此处却多出这么多江湖高手。

    这他娘的不是坑爹嘛。

    他仔细琢磨一番,便寒声道:“若无意外,雨过天晴以后,黑沙暴就要来了!”

    “他们现在不敢轻举妄动,那是摸不准情况。”

    “可咱们却能借助地形优势,暗中伤人,挑起他们的战斗!”

    金镶玉、风里刀、顾少棠对视一眼,三方就同时点头。

    若是客栈这群人还留在这里,他们占据的优势简直太少了。

    于是乎。

    深更半夜。

    龙门客栈的所有客房,几乎同时都遭到了暗器的袭击。

    “啊……”

    “那个家伙暗器伤人?”

    “草他妈的,你们是活拧了啊。”

    一时之间。

    西厂的探子率先冲出来,赵怀安队伍中的两个光头武夫同样杀了出来,还有某些不曾被赶走的江湖客,当时就打成一团。

    到处都是金石交击的声音,火花四射,杀声不断。

    很快。

    嘭的一声。

    赵怀安队伍里的光头武夫撞破了木门,口吐鲜血的倒在地上。

    而出手的不是别人。

    正是独眼双刀马进良,他扫了眼屋内的赵青蝉和柳玄,冷笑一声,手中双刀就暴砍而去,刀气凛然。

    赵青蝉大袖一挥。

    唰。

    一柄长剑出现在手中,剑身上环绕着青色剑芒,硬生生挡住了宗师高手的下劈刀势。

    “多管闲事?”

    可柳玄却突然暴起,脚下地板嘭嘭碎裂,一拳对着马进良便锤了过去,两者就如同炮弹一般,轰然砸入楼下。

    而赵青蝉走出来,他看着西厂高手再次围上来,手一抖。

    唰!

    一道血线溅射到空中。

    二楼足有一排人,便纷纷倒在地上。

    其他人回头望去,当时就张大嘴巴愣住了。

    因为……

    那不是飞镖!

    因为,

    飞镖就没有杀完人,还悬浮在半空的……

    因为,

    飞镖也不可能拐着歪杀人。

    这他吗,是飞剑啊!

    这一刻,无论是谁,他们看向赵青蝉的目光都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