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网游小说 > 我是真的没修仙 > 第138章 黑沙暴
    次日清晨。

    昨夜的瓢泼大雨早早消失。

    可还没过几个时辰,这些沙子就像吃人不吐骨头的怪物,没有存下一滩水洼。

    而客栈内的众人无心睡眠。

    某些常年走私的家伙,经过昨夜的血战,在天蒙蒙亮的时候,也匆忙离开。

    于是乎。

    龙门客栈就仅剩下西厂、赵怀安、金镶玉、赵青蝉这四路人马。

    此时。

    他们分桌而坐,一个个都紧盯着外人,生怕某些家伙要先下手为强。

    金镶玉大致的扫了眼,虽说昨夜的大乱斗被打断了,可好歹也死了个最难缠的宗师。

    于是她就笑眯眯的说道:“哎哟,你们还是不是个江湖人,不就是昨夜发生了点误会嘛,总这么苦大仇深的干什么?”

    “黑子,快给各位客官上菜!”

    “来了来了。”

    很快。

    一盘盘烤肉、馍馍、羊奶酒被端上了桌子。

    在这种血战一夜,又十分饥饿的环境下,美食当前,大家的心情都有所缓和。

    可惜。

    还未等众人动筷子。

    嘭。

    大门又被一脚踹开。

    三方势力同时起身,无不手握刀剑看向门口,精神状态无不都处于紧绷着的状态。

    紧接着。

    一队披盔戴甲的士卒,就在一个光头的带领下,桄榔桄榔的闯了进来。

    徐千户在明面上,是金镶玉的老相识,看似两者关系非凡,可他同样也是为了沙子下面的金子。

    昨夜金镶玉飞鸽传书让他来解围,今儿一大早就跑了过来。

    他是为了什么?

    为的就是那些宝藏。

    否则大白上国的宝贝那么多,仅凭金镶玉那几个人手,又能搬多少东西出来?

    但问题来了。

    徐千户虽说有着小宗师的境界,可他本身就是个铁憨憨。

    因为金镶玉拿着他当挡箭牌,时不时还撩拨他一下,跟他说江湖上的宗师没多猛,入了战阵之中就是死路一条。

    啧啧。

    徐光头这种处于荒漠中的千户,对于江湖上的武林高手,其实还真不了解。

    他大致扫了眼客栈内的高手,也不认为这群家伙有多猛。

    而且看着他们无不握紧刀剑,当时就怒了,一脚踩在曹少卿坐着的板凳上,趾高气昂指向其他人喝道:“他妈的,你们都是哪来的,不知道龙门客栈是我罩着的。”

    众人无声。

    而徐千户看到曹少钦面色过于阴沉,就冷笑道:“咋了,老子踩你凳子不行吗,你看谁呢?”

    说完,他还抬脚要踹过去。

    这一刻。

    其他江湖人差点笑出声。

    而曹少钦也是真他娘的忍不住了。

    他身为东厂的大档头,平常走到哪没一群小太监跟着?

    如今随西厂一路过来,本就生了一肚子的闷气,眼下一个边关千户就敢对自己出手?

    淦。

    真就欺负我没卵呗?

    不说让人踢了,哪怕曹少钦自己避开了,也会让东厂落了面子,还得让西厂的家伙不断嘲讽。

    于是乎。

    曹少卿果断出手,五指暴起青筋,当即就捏断了徐千户的左腿。

    咔嚓。

    “啊!!!”

    “我草你姥姥,还看什么,给我动手啊。”

    “杀他妈的,一个都别放过。”荒漠边军的披甲士卒战力不弱,眼见着千户受伤,便纷纷拔刀出手。

    他们身上甲胄极厚,寻常刀剑只有砍入缝隙,或者招招对准脑袋砍,否则很难要了他们的性命。

    在这种情况下。

    这群士卒还真的不怂。

    可惜的就是。

    如今的龙门客栈内,除了东方青冥和夜寒轩之外,剩下的都是一品高手。

    一时之间。

    混战再起。

    赵青蝉眼看着两位披甲士卒冲过来,他也不在乎,只是老神在在的喝着茶水。

    而柳玄则起身连出两式直拳!

    嘭嘭。

    两道人影倒飞出去,胸口的甲胄四分五裂。

    其雄厚的妖力,更是轻松灌入体内,让那两个倒霉蛋当即毙命。

    噼里啪啦。

    摔桌子、撞墙、刀剑交击……打斗声到处都是。

    徐千户手下的这群兵,常年和马匪、走私犯厮杀,胆子不弱,哪怕有所损伤,也不会轻易逃跑,更何况徐千户又没死。

    他们面对客栈里的家伙,除了金镶玉那伙人没搭理,完全就是见谁砍谁。

    甚至有些时候。

    在他们凭借合围之势的情况下,还真有一品高手被击杀。

    但这场混战的真正对手,根本就不是那些士卒。

    赵怀安和西厂互相看不惯,打着打着,就会对其暗中出手。

    一句话。

    龙门客栈已经乱成一锅粥了。

    大家都是在互相拼杀。

    宗师拖住宗师。

    一品对一品。

    边军士卒这群铁憨憨,足有上百人,他们可不管敌人的武功有多高,反正就是砍。

    一顿砍。

    往死里砍。

    而没过太久。

    西厂厂花雨化田也带着西厂大队人马冲来……

    一时之间。

    天空下起了箭雨。

    在众人躲避一番之后,又和西厂的番子厮杀到一起。

    而赵青蝉和柳玄,他们不知何时躲到了某个墙角,前者手持飞刀,时不时也会甩出一发。

    反正客栈里人多,不愁命不中人。

    这场混战看似打的没有任何道理,也不该发生。

    可这就是江湖。

    江湖人都什么性格?

    你看谁呢?

    看你咋滴?

    没有第三句话,直接就拔刀相向了。

    更何况眼下这种情况?

    你不能让西厂的人都保持冷静,仔细琢磨其中是否有误会,他们切了吉尔以后,就冷静不下来了。

    你不能让赵怀安不暗中对西厂人动手,他就是跟西厂有仇。

    你同样不能让霸道厂花因为客栈内有自己人,就不会乱放箭。

    学武到底为了什么?

    那就是为了讲不清道理的时候,用拳头跟你讲道理。

    或者说。

    更多人在学武以后,就根本没打算与你讲道理。

    于是乎。

    在这场混乱厮杀持续整整数个时辰以后。

    杀的客栈内外堆满尸体。

    杀的好些宗师的手都有点软了。

    杀的黑沙暴遮天蔽日的降临于此。

    直至此时,这群人才心有忌惮的停下手来。

    眼下。

    东厂的曹少钦未死。

    厂花雨化田未死,马进良未死。

    赵怀安和邱莫言加上他们护送的两个小孩未死。

    但是。

    随着黑沙暴席卷到面前的那片沙漠以后。

    吼~~~

    震耳欲聋的咆哮声,于黑沙暴中心传向四面八方。

    赵青蝉眯着眼睛,右手紧紧握住颤抖不已的剑匣。

    而其他人同样面色剧变。

    因为在黑沙暴卷走大片沙漠的时候。

    他们隐约看到一个巨大的黑影,似乎想顺着黑沙暴脱离那片天地……

    这一刻。

    众人无不感觉头皮发麻。

    可金镶玉眼见到那怪物出现,心中却郁闷了:“怪不得这里东西始终没人取走这个怪物还没死透?”

    于是她想了想,就再次出现于客栈中,还指着其他人的鼻子骂道:“你们这群挨千刀,整天就知道打打杀杀,老娘的客栈都让你们拆了。”

    “现在好了,黑沙暴也来了,似乎还从地底冒出个怪物,我也就是于心不忍,不想让你们死在这里,赶紧跟姑奶奶我去地道避避。”

    金镶玉的话是难听,却没人拒绝。

    但赵青蝉却真的好奇起来了,金镶玉到底是谁?

    她怎么知道的这么多?

    而老板娘察觉到他的眼神,就给他传音道:“老娘看出你奔着什么来的了,等会过来谈谈。”

    “怎么谈?”

    “坐着,难不成还躺着?”金镶玉瞥了他一眼。

    蝉哥抽了抽嘴:“也不是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