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将军的寒门小娘子 > 第三百二十八章 风起
    其实,珍娘也不是很赞同小梅她娘这样忧思虑后的想法,不过,她也知道这世间大多数的做爹娘,大约都是她那样的心思,所以,也没多说什么。

    倒是小梅这丫头天性散漫的,被她娘这么逼着上进,却是心生了一肚子的不愿意,不过她又不敢去找她娘声张,只能回过头来,与珍娘商议了说道,“小姐,奴婢瞅着这鸳鸯难绣的很,没个三年五载的,估摸着奴婢是学不出来的。不如你晚些时候再考虑这嫁人的事吧。这样一来,奴婢的娘也不会这么催着奴婢了。”

    珍娘顿时一头的黑线滑下,尤其对上这丫头一脸期待的眼神看着自个,她也只能愣愣的赞了句,“你这主意想的可真是好。”

    小梅看她同意,顿时就喜笑颜开了起来,跳起来说道,“那回头奴婢可就这么跟奴婢的娘说了啊,别回头奴婢娘跑去问您的时候,小姐您又改主意了。”

    说完,又拍着手掌高兴的道,“耶,太好了,这下我娘再不会逼着我做这劳什子的绣活了。”

    珍娘看着她这活蹦乱跳的样子,想想银莲婶子那恨铁不成钢的抑郁的眼神,她还是觉着这小丫头高兴的忒早了。

    不过,这会子她也不忍心去破坏她难得的好心情,想想还是没给她提这个势必会影响心情的醒儿,就由着这小丫头自我乐呵个一会儿的工夫吧。

    “小姐,您看看奴婢这一阵为了学这针线活,已经十个手指头都戳的差不多了,您是不是该安慰安慰人家啊?”小梅突然凑过来伸出自己的一对肉乎乎的小爪子,说道。

    珍娘顿时就有些又好气又好笑的感觉,这小丫头又在装着可怜讨吃的了,不禁拍了她一掌说道,“知道了,回头给你弄两个猪蹄子好好补补,成了吧?”

    小梅立即就眼笑眉开了起来,“耶,奴婢要一品斋的,他们家的卤猪蹄子最好吃了。”

    珍娘无奈的点了点头,瞧着她这吃货的本色,只能默默的在心里为小梅她娘道了个哀,就这小丫头还能有救吗?估摸着是练不成那钢了吧。

    “小姐,你最好啦。”小梅欢喜着一脸的表情,看着珍娘说道。

    话落,这才突然想起来问道,“对了,小姐,您这无缘无故的跑到奴婢的屋子来是有什么事吗?”

    珍娘见她要吃要喝的都要完了,到了这会子才想起来问她,却也气不起来,只说,“给我打桶水进屋里,我要洗澡。”

    “这大白天的洗澡做什?”小梅一脸不解的问道。

    “方才歇了个午觉,出了一身的汗,这衣服都汗湿了,我不得洗个澡换身衣裳啊。”珍娘听见她的发问,也没嫌不耐烦,就开口说道。

    话落,就看这小丫头倒是立即就显了紧张出来,“啊,小姐您怎么不早说。这衣裳湿了,还捂在身上这老长的时间,回头要是生病了那还了得。”

    末了,还又嘟着个嘴添了句,“真是的,这么大个人了,还这么没有数的,那身子要是病了,受罪的不还是自己个了。”

    珍娘倒真是无语了,有些好笑的看着这小丫头人小鬼大的语气啰嗦了一通,然后就风一般的往外面冲了出去的身影,也真是不知道方才是谁拉着她叽叽歪歪的,吐了苦水吐个不停的。

    洗了个热水澡,换了身干净的衣裳,珍娘也觉着整个人清爽了许多。

    小梅这丫头在得到了自家小姐的言语纵容之后,就开始肆无忌惮的偷懒了,也不再把自己关在屋里磨洋工了,又开始了跟在珍娘的屁股后头叽叽喳喳的转个不停的情形。

    珍娘清净了好些天的耳朵,这一忽儿的还真的是有些适应不了,也就这时候她也好像是有些能够,体会到小梅她娘的一片良苦用心了,或许,她娘压着她做那针线活的主要目的,其实还不在于让她练绣工什的,最主要的目的还是磨性子吧。

    至少这小丫头也就是在拿着针线的时候,显得格外的安静一些。

    主仆两个在前院的花园子里面散着步子,珍娘走了一会儿有些累了,就干脆让自己坐到那秋千架子上慢悠悠的荡着。

    “小姐,今儿个这花园子里的花开的真好看。”

    “小姐,您快看这都什么时节了,还有那蝴蝶飞过来哪。”

    “小姐,眼看着那桂花马上就要开起来了,到时候咱这花园子里肯定是满满的桂花飘香,咱还能摘了那树上的桂花,蒸桂花糕吃了。不对,还是摘了桂花做桂花蜜吧?”

    “奴婢已经好久都没有吃过那桂花糖蜜的小圆子了,一口咬下去甜甜的香香的,可好吃了。”

    ......

    耳朵里尽是这小丫头说个不停的话语声,不过,珍娘不知不觉的也能被她的那种欢快的情绪感染着,嘴角的笑意不住的勾着。

    既是听她说起了这桂花糖蜜的小圆子,珍娘倒也是被勾起了几分馋意,说道,“今年咱就多腌上一坛子的蜜,回头到了冬天的时候,想吃多少桂花糖蜜的小圆子,咱就包多少。”

    小梅听她说了这话,顿时就笑的跳了起来,“小姐,你可得说话算数啊。不只是这桂花糖蜜的小圆子,还有那个桂花糯米的莲藕,奴婢也馋了许久了。”

    珍娘笑着应了道,“成,你想吃什么就吃什么。反正这园子里的桂花树也不止两颗,到时候摘的桂花也不会少。”

    “小姐,您最好啦!”小梅就一脸高兴的说道。

    珍娘也算是发现了,这小丫头但凡是要吃要喝的时候,最常冒出来的话便是这句了,因而对于她这说的顺嘴了的恭维,却也是听听便算了。

    不料,小梅却突然又变了个脸色,有些失落的说道,“唉,奴婢倒是忘了,上回二少爷过来不是还催着小姐您回去的吗?咱们也不知道能不能等到这园子里的桂花摘落的时候了。”

    珍娘一听这事,倒是不以为意,笑着宽慰了她说道,“没事,就算是咱不在这边了,你娘跟瓜婶她们不是还在么?回头走的时候叫你娘她们把这些桂花摘了晒干了,到时候再叫你哥哥给咱们捎过去。”

    “这事就别让奴婢娘知道了,奴婢怕她回头又得说道了。”小梅憋着个嘴,跟珍娘商议了说道。

    珍娘笑着看她那小样儿,故意说道,“那你可想好了啊,要是不给你娘知道的话,那这满院子的桂花树可就浪费了。”

    岂料,这丫头却是个不上当的,瞥了眼说道,“嘁,小姐你当奴婢真是傻啊,怎么可能会浪费呢?这宅子里又不只是住的奴婢娘一个人,您走的时候别跟奴婢娘说,可以跟瓜婶吩咐一声啊。”

    珍娘觑着她那得意的小模样,却是说道,“这宅子是住的不仅是你娘一个,不过你娘又不是瞎子聋子,这看到别人摘了桂花又往咱们那儿捎的,难不成还猜不到是你要的么?”

    小梅登时就语塞了,面上忍不住有些个失望的表情,半晌才支支吾吾的说道,“那就说是小姐您馋了,要吃那桂花蜜了不就得了。”

    “你这主意倒是想的不错,不过也得看你娘肯不肯信哪。”珍娘实在是憋不住笑的,看着这小丫头故意作怪的那个模样。

    话落,小梅却是真的抑郁了,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唉......”

    珍娘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这才告诉她说道,“放心吧,就算是咱回去了,照样还是少不了你那桂花蜜吃的。你不记得了,咱们村里也种了许多的桂花树的,回头咱去摘了在家里做也是一样的”

    “还能亏着你这小馋猫的嘴不成!”珍娘笑意满满的看了她,打趣着说了道。

    小梅见她那赤裸裸的打趣的眼神,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

    主仆俩正聊得甚欢的时候,突然就看到不远处一个身影正飞奔着,从她们这花园子西边的一条小径上走了过去。

    “那不是秦师傅吗?”小梅也看见了,就开口有些疑惑的说道,“他怎么这时候过来了?”

    对于秦宜,这宅子里面的人都是熟悉的,毕竟从他们进了这宅子里面开始,秦宜就是跟着一起的,大伙也知道,他是蒋小壮的武功师傅,因而对他也很敬重,所以,对他的身影,小梅也不会认错。

    她只是挺纳闷的,这个秦师傅怎么神出鬼没的,这一阵也不见他在这里教三少爷武功了,却又偶尔的会出现一下,也不知道是在搞什么名堂。

    珍娘这会子也没看到自己身边这小丫头的疑惑,她只是眼神跟着那个身影一直到她看不见的时候才收了回来,也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她怎么远远的看见,秦宜那脸色不大好看呢。

    正当她暗自疑惑的时候,小梅也在一旁说道,“小姐,这秦师傅也好生奇怪啊。说是来给咱们三少爷当武功师傅的,怎么却又不好好的教武功了,还整天往外头跑了不说,这难得回来一趟,也不是来找您或是三少爷的。奴婢看着,他好像每回回来,都是往那什么夏公子的屋里去的。”

    “也不知道这秦师傅跟那夏公子是何关系啊?他俩以前就认识吗?奴婢瞅着前一阵,好像咱们三少爷的武功,又是那夏公子陪着练的了?难不成以后这秦师傅就不给三少爷当武功师傅了吗?”

    珍娘听着她一连串的疑问声,却是没有作答。

    对于夏霆毅的身份,蒋小壮和珍娘两个谁也没跟这宅子里的人细说过,当然了,蒋小壮也知道的并不仔细。

    兄妹俩只是告诉他们,这夏公子是他们的贵客,需得好生招待了便是。

    所以,小梅不知底细会如此问道也是正常的。

    “小梅,你去厨房跟瓜婶说一声,叫她发点玉米面和白面,晚上咱们做二合面的大菜包吃吧。”珍娘突然开口对着小梅言语了一声。

    自己却站了起来,往后院那边去了。

    珍娘总觉着刚刚秦宜那脚步走的太快,神色间有些慌乱的感觉,兴许是出了什么大事过来找夏霆毅的。

    所以,她有意支开了小梅,自己径直来到夏霆毅的房间,想要探问一番。

    果然,珍娘还没有开口询问,就看到这屋内的二人皆是神色难看的样子。

    “将军,怎么了?是出了什么事情了吗?”珍娘一见这情形,心里就忍不住沉了几分。

    尤其是夏霆毅那眉眼间的冷意,珍娘还是甚少在他的脸上看到的,尤其是这次重逢之下,许是离开了战场,她原本是感觉到他整个人柔和不少,却这会子,那股子杀气仿佛又从这男人的身上冒出来了。

    珍娘也不拐弯抹角的,就直接干脆的一进屋便开口问道。

    夏霆毅估计也是没料到她会突然过来,因而脸上倒是显出了几分怔然之色,不过也只是片刻。

    迎上珍娘担忧询问的眼神,夏霆毅沉吟了片刻,还是说道,“边关局势出现了些许变动,我或许要提前走了。”

    珍娘听了这话,自是眼里生出了几分紧张来,不只是因为眼前这男人,还有她大哥的缘故。

    从之前听闻边关大胜之后,据说已有不少的士兵卸甲归乡,只是蒋大壮却迟迟都没有回来。

    珍娘也知道,她大哥如今是有些官职在身的,不比那些寻常士兵,仗打完,军队也养不了那么多的闲人,便能遣散回家与家人团聚了。

    蒲氏和蒋老二每每听到旁人家骨肉相聚的消息之下,总是会露出几分落寞的神色来,所以,之后他们也曾去信问过平安。

    蒋大壮也说自己不同寻常军士,虽说突厥已经战败,但是,城池还是需要人守,寇乱还是需要人挡,所以,他近日之内是不能回家去与他们团圆了,只待明年春上许是能请到多日的假期,到时候便能亲人相见了。

    蒲氏他们见信上如此说道,倒是放心了不少,一家子人就翘首盼望着早日团圆的那一天,却这会子一听边关局势变化,珍娘能不紧张吗?

    赶忙追问了道,“先前不是说突厥已经战败,连突厥王都已经被擒,早就押赴京城了吗?怎么又出什么幺蛾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