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大奉打更人 > 第十七章 日常怼婶婶
    “咄!”

    小院里,许七安站在屋檐,随手投掷一枚棱形暗器,他压根没认真瞄准。

    却精准的命中了二十步外的木桩红心。

    这并不是许七安投掷暗器的手法有多高明,而是....他运气好。

    “我这身体绝对有问题....”许七安低声自语。

    他运气太好了,连续一个月,总共捡了一两二钱银子,相当于半个月的俸禄。

    这笔钱够普通一家三口,省吃俭用三个月。

    最古怪的是,每次都捡一钱银子,这就不是运气可以形容的了。

    不用问元芳,也知道此事有古怪。

    “系统爸爸?出来吧,别跟我捉迷藏了。”许七安试探道。

    系统不搭理他。

    过去的一个月里,他做过无数次尝试,试图唤醒系统。

    事实告诉他,压根没有系统。

    那古怪的运气怎么解释?

    想不到我这种从小到大买彩票五块钱都没中过奖的非酋,有朝一日也能进化成为欧皇。可是欧皇寿命极短啊...许七安苦笑着自嘲。

    有一点可以肯定,原主根本没有惊人运气,他要有的话,婶婶就不会嫌弃他,会把他当祖宗一样供着。

    全家都不奋斗了,靠他捡钱过日子。

    “这种来历不明的馈赠,莫名的让人心慌不踏实....”许七安眸光沉凝,叹息道:“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今天休沐,许七安纵身翻过一丈高的墙,去二叔家吃早餐了。

    他住的小院,其实原本是许家一位老管家住的,与大宅就一墙之隔。

    后来老管家去世,小院闲置,直到许七安与婶婶闹翻,气愤之下搬来这里。

    原主是个牛脾气,平日里三餐都是自己做,二叔偶尔会提着酒和菜翻墙过来找侄儿喝两盅。

    现在的许七安没必要为原主的执念买单,自己做早餐的话,起不来床。出去吃的话,多浪费钱啊。

    勾栏听曲不香吗,主要是能看到穿薄纱裙的小姐姐们摇屁股。

    .....

    内厅。

    穿着暗红色宽袖衣裙的婶婶,瞅见许七安进来,撇了撇嘴,低头喝粥。

    婶婶不是大户人家的千金,父亲是个秀才,勉强算书香门第,婶婶耳濡目染,还算通情达理,刚刚承了倒霉侄儿的恩情,抹不开脸赶人,对于这位‘莫欺少年穷’现在又真香的侄儿,她也就睁只眼闭只眼了。

    小豆丁站在圆凳前,圆凳上放着她的早餐,三个肉包,两根油条,一叠小菜,一大盘白粥。

    “大哥...”她含糊不清的叫了一声。

    “怎么没见辞旧。”许七安问。

    辞旧是许新年的字,字是名的补充。

    “关在房间里写诗。”许平志说。

    许七安坐下来,绿娥端上一碗白粥,六只肉包,一叠醋酸萝卜,一碗豆腐脑。

    炼精境界的武夫,胃口比常人大很多。

    而到了叔叔这样的练气境,饭量反而与普通人相差不大。

    只能半饱....许七安瞄了眼小豆丁,和颜悦色:“铃音,分大哥一只肉包好不好。”

    众人看了他一眼,家里幼女什么都不在乎,就在乎一口吃的,谁从她碗里抢食,她就跟谁拼命。

    “不要!”小豆丁果然张开双臂,小母鸡护崽一样,护住食物。

    “你先别急,大哥不会让你吃亏的。”许七安拿起一个肉包,放到她的盘子里,指着四个肉包说:

    “这四个肉包,是不是我们都有份?”

    许铃音啄了啄脑瓜。

    “是不是应该平分?”

    许铃音歪着脑袋,想了想,然后点头。

    “你两个包子,大哥两个包子,然后,大哥再送你半根油条。你是不是赚了?”

    “嗯。”许铃音被带了节奏,感觉自己赚大了,眉开眼笑。

    许玲月:“.....”

    许平志看了侄儿一眼:(?_?)

    婶婶气道:“我怎么会生出你这么笨的闺女,气死老娘了!”

    小豆丁就感觉很委屈,自己明明挣了半根油条,娘为什么还要骂她。

    这时,许新年进来了,嘴里念念有词,双眼没有焦距,坐下来一边吃饭,一边思考。

    婶婶吐出一口气,不理会愚蠢的幼女,关切起有出息的儿子:

    “年儿,好端端的做什么诗。人有所长,寸有所短,莫理会外人的风言风语。”

    许新年擅长策论,诗词是弱项。

    “辞旧,你什么时候能突破开窍,到第八品修身境?”许七安忽然问。

    许新年走的是儒家修行之道。云鹿书院是儒家圣人的大弟子创立,距今一千两百年的历史。

    是天下读书人梦寐以求的圣地。

    云鹿书院的超然地位,不仅仅是开派祖师是圣人门徒,最重要的一点,它是仅存的,可以修儒道的书院。

    儒家第九品:开窍。

    开窍只能增长记忆力,一目十行,学习能力加强,但依旧是战五渣。

    “暂时没有头绪,师长说要自悟。”许新年遗憾摇头。

    “你可以参考一下开窍境嘛。”许七安说:“开窍境是怎么修成的?”

    许新年回忆:“将圣人经典倒背如流,化为己用,便是开窍境了。”

    倒背如流....化为己用....前者需要耗费大量时间去记忆,后者靠一定的悟性。许七安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这点和武夫体系的炼精境一样,都是长年累月的打熬气血,锤炼体魄。

    “那修身的话,是不是也要锤炼体魄?”许七安问。

    许新年斟酌了一下,道:“修身境的儒士,心无畏惧,一言一行,都能让人信服,激励斗志。我尝试着从修身境体现出来的能力反推修行之法。”

    “那有没有成功呢?”

    许新年假装没听见,转头对母亲说;“书院里一位长辈出仕了,去青州,此去路途遥远,书院的学子们明日要为他送行,赠诗。”

    说到这里,许新年苦恼道:“我还没写出来送行诗。”

    许玲月细声细气道:“二哥没有诗才。”

    婶婶瞪了她一眼,不悦道:“你二哥才华横溢,诗词之道,以前不过是没放在心里罢了。”

    许平志挠挠头:“随便写几句呗,我觉得你那天脱口而出的那句诗便很有气魄。”

    “库库库....”许七安笑出声了。

    许新年嘴角一抽,僵硬的岔开话题:“那位长辈是名满天下的大儒,极擅诗词。为他送行的皆是颇具诗才的学子,除了对长者的敬仰,也存了结交人脉的想法。”

    “若是能让那位前辈赏识,益处多多。”

    可以啊,终于想着结交人脉了。

    许新年心高气傲,总是把‘君子之交淡如水’‘君子朋而不党’挂在嘴边。

    经历了这次危机后,他终于意识到PY交易的好处了。

    许七安身为大哥,甚是欣慰。

    能让不擅长诗词的二郎费尽心力结交,应该是个大人物....婶婶一急:“这可如何是好。”

    许新年无奈道:“娘,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诗词亦是如此。”

    说完,他感慨道:“我当初若是能结交这位文坛前辈,或许就能救你们脱离大牢,不至于求救无门。”

    婶婶顿时愁眉苦脸,她比任何人都在意儿子的前程。

    真正的大儒有风骨,送银子送礼物行不通,必须投其所好,让人家觉得你值得结交,看得上你。

    许平志眉头紧锁,“你外祖父也如你这般,只会写文章,毫无诗才。”

    婶婶不服气了,好看的柳眉扬起:“你这是什么意思。是我的父亲的错咯?”

    “新年能考上举人,全是我李家的功劳,因为他随我。你看看铃音,就是随了你,至今都没启蒙。”

    许新年和许玲月外貌随母亲,颜值好的令人嫉妒。许铃音这只小豆丁,五官随父,因此,可爱之余,显得憨憨的。

    许二叔哑口无言。

    许七安不服:“婶婶,你这话不对,照你这意思,是说我许家基因笨咯?”

    基因是什么婶婶不明白,她冷笑一下:“你当初要是读书的料,也不会学武去。”

    以许二郎的臭脾气都想着主动py,那位书院长辈的身份应该不低。二郎的人脉就是我的人脉,我的人脉还是我的人脉,得帮一帮他。许七安念头闪烁,思考着前世可以用来当送别诗的传世佳作。

    虽然我不打算混儒林,但合理的利用资源换取好处的事儿,何乐而不为。

    很快,他心里有了主意,锁定了一首诗。

    许七安用力咬一口肉包:“写诗是吧,今日好叫婶婶知道,我许家个个都是人才。”

    他现在要考虑的是,这首诗会不会过于优秀。要知道,能写进课本里的诗词,全都是传世之作。

    PS:这章快三千字了,说明我并不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