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大奉打更人 > 第二十六章 德行
    李慕白忽然挥了挥手,驾车的车夫被一股清风拖起,轻飘飘的落在路边。

    李大儒拽住马缰,亲自驾车,徐徐道:“此乃千里良驹,能日行千里。”

    惊人的一幕发生了。拉车的本是一匹寻常的棕马,此刻,忽然亢奋的长嘶一声。

    棕色的皮肤之下,一条条肌腱凸起,身躯膨胀,眨眼间就比寻常马匹高大了近一倍。

    李慕白的马车绝尘而去。

    张慎冷哼一声:“你也下去。”

    他把驾车的车夫送到路边,自己取代位置,拽住马缰,沉声道:“这马又大又壮,不但是千里驹,还有六条腿。”

    同样的异变再次发生,这匹黑色的马也和它的同类一样,身躯膨胀,肌肉虬结。

    不同之处是,它的腹部血肉分开,骨骼生长,神经交织....硬生生的长出了两条新的马腿。

    黑马六蹄如飞,扬起一片尘埃,后发先至,追上了李慕白的马车。

    “老贼,你过于无耻,哪有六蹄的马。”李慕白大怒。

    “我说有就有。”

    “好,那我这匹马是八蹄的。”

    “哼,无耻老贼非要跟我抢弟子是吧,我这马车轻如薄纸,随风飞!”

    一阵风刮来,张慎的马车轻飘飘的宛如薄纸,随风飘向远方。

    李慕白不甘示弱,喝道:“我的马车会驾云。”

    一团白云平地而生,黏在车轱辘上,把马车送上了天空。

    许平志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直到两辆马车消失在天际,吞了吞喉咙:

    “读书人可真能吹牛逼啊。”

    许新年望着天空,心生向往,喃喃道:“这不是吹牛,这是儒家五品:德行!”

    它还有另外一个名字,来自监正大人酒后的嘲讽:儒以文乱法!

    ......

    刑部监牢。

    许七安戴着枷锁,盘坐在破烂草席上,背靠着冰凉的墙壁。

    嗅着空气中的湿冷腐烂的味道,仿佛又回到了府衙的监狱里。

    按照以前从案牍库翻阅的资料,京城衙门欺男霸女的例子不胜枚举,这些破事儿,根本传不到皇帝老儿的耳里,便被压下来了。

    上达天听四个字能重如泰山,不就是这个原因吗。

    可这是京察期间啊,不怕政敌攻歼吗....许七安呵了一声:“速战速决的干掉我,再以全家性命逼迫二叔忍辱负重,不就摆平了吗。”

    “我错了,中产阶级固然过的滋润,但只要惹到那些大人物一次,就万劫不复。”

    “想要活出人样,我得拥有权力和力量。”

    哐当...走廊尽头的铁门打开,脚步声由远及近,不多时,一名狱卒领着两名持刀的甲士来到栅栏前。

    “带你吃断头饭了。”狱卒嘲讽的笑着。

    他打开门后,没有进去,反而后退了一步,喝道:“死出来。”

    两名甲士双手按住了刀柄,眼神戒备。

    尽管戴上了特制的枷锁和脚铐,但对方依旧是个炼精巅峰的武夫,绝望之下做困兽之斗的话,他们几个也会有危险。

    “你最好老实点,配合我们,你也不想我们射穿你的手脚筋,然后拖你出去吧。”

    许七安沉默片刻,起身。

    ......

    刑部孙尚书正伏案处理事务,卷宗、折子堆积如山。

    忽然,他似心有所感,抬头望向窗外。

    俄顷,两个黑影飞速而来,轮廓渐渐清晰,是两辆马车,一辆乘着清风,一辆腾云驾雾。

    两辆马车并驾齐驱,争先恐后,一齐降落在刑部衙门的大院中。

    雄壮的马匹在落地的刹那,终于力竭倒地,似乎被抽干了所有生机,抽搐着死去。

    刑部衙门当差的士卒立刻围了上来。

    身穿绯袍的孙尚书皱着眉头迎来,他有着一张方正的国字脸,皱眉凝神时,透着一股严肃。

    “纯靖兄,谨言兄,你们二人到我刑部何事。”

    孙尚书还算可期,虽然国子监和云鹿书院的争斗由来已久,但两位大儒联袂而至,足以让他摆出端正态度。

    张慎拱了拱手,沉声道:“刑部今天抓了我一名弟子,叫许七安,劳烦孙尚书放人。”

    抓了云鹿书院的学生?

    云鹿书院的这群老东西最护短了....孙尚书道:“刑部管理刑狱之权,不会无缘无故抓人。请两位说清楚。”

    他没有立刻答应,虽然国子监在官场上将云鹿书院打压的抬不起头,那是因为国子监是朝廷官办学院。

    云鹿书院自然斗不过国子监,朝廷不用你的人,你能如何?

    可这不代表云鹿书院是可以任意捏揉的软柿子,云鹿书院掌握着儒家修行体系,是天下学子心中的圣地。

    学院先生们护短是出了名的,所以,只要没有真的作奸犯科,刑部的官员是不会主动找茬的。

    不等两位大儒说话,几名差役慌张的跑了过来,大声道:“尚书大人,外边来了一群司天监的白衣,硬闯衙门,我们拦不住....”

    孙尚书和在场的刑部官员循声看去,一群白衣飘飘的司天监弟子横冲直撞的涌入刑部衙门。

    为首的是一名胸口绣丹炉的男子,浓眉,高鼻,黑眼圈似乎终年不退。

    司天监监正的四弟子宋卿。

    对方来势汹汹的气焰让孙尚书眉头紧皱,喝道:“尔等擅闯刑部,已经触犯了律法,还不速速退去。”

    宋卿停下脚步,作揖,淡淡道:“尚书大人,我们来此是向刑部要一个人。”

    听到这话,孙尚书心里一跳,有了猜测,沉声道:“何人。”

    “许七安,今日刚被刑部无故捉拿。”

    又是许七安,这人到底何方神圣,同时引来云鹿书院的大儒,以及司天监的白衣。

    在大奉,没有人愿意得罪监正,即使是自诩儒家正统的云鹿书院,被爱喝酒的监正嘲讽以文乱法,也捏着鼻子认了,没有试图对监正大人使用以理服人。

    “怎么回事?许七安是谁,怎么从没听过这号人物。”

    “你孤陋寡闻了吧,税银案知道吗,破案的就是许七安。”

    “但此人只是个武夫,怎么和儒家还有司天监扯上关系了。”

    “奇怪,咱们刑部抓他干嘛。”

    过来围观的刑部官员们交头接耳。

    孙尚书招了招手,唤来一名刑部官员,问道:“今天刑部有缉拿一位叫许七安的犯人?”

    那名官员低声回了一句,然后匆匆跑开,俄顷,捧着一叠案牍回来。

    “尚书大人,缉拿文书里没有许七安这个人。”

    没有?孙尚书脸色一沉。

    “谁去抓的人?”

    “这个下官倒是知道...”那官员眼睛一转,瞄向人群中的一位青袍,“是黄郎中。”

    唰...一道道目光投射过来。

    那位返回刑部后,只来得及喝一口茶,还没向侍郎公子邀功的,穿青袍的黄郎中心里一凉。

    PS:下班后坐在电脑前码字,码着码着,不知道怎么回事就睡着了。延迟了更新。

    抱歉,今天有点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