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大奉打更人 > 第三十五章 书房议事
    税银案的幕后黑手是周侍郎....许平志“啪”一巴掌拍碎茶几,愤怒的站起身,瞪大了双眼,张嘴想骂娘,喉咙里却仿佛有东西卡住。

    许新年看了眼无能狂怒的父亲,俊美的脸庞异常严肃,“消息可靠?”

    许七安点点头:“负责税银案的主官之一,司天监的褚采薇告诉我的。”

    他把褚采薇的话转述了一遍。

    许新年举起茶杯,又放下,沉吟着说:“这么看来,今天发生的事并非偶然,而是周立刻意报复。”

    可以,不愧是能考中举人的读书人,脑子很好用。

    许七安有些欣喜,知道这场谈话不会白费。

    如果只是许二叔的话,他不会提出这场密谈,那样毫无意义。

    因为二叔被逼急了,只会说:是兄弟,就跟我去砍人。

    也没办法,毕竟是粗鄙的武夫,砍人他在行,算计人就抓瞎了,专业领域不同。

    许七安考校道:“二郎有什么看法。”

    许新年瞥了眼堂兄,皱了皱眉,似乎对他考校的语气很不满,没好气道:

    “怎么办?当然是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

    可以啊....许七安吃了一惊,很难想象许新年会说出这般杀伐果断的话。

    听到这里,自认为自己是一家之主,家庭主心骨的许二叔觉得自己不能沉默了,训斥儿子:

    “收起你无知又狂妄的想法,别说你区区一个举人,你就算是中了状元,也惹不起户部侍郎。”

    他刚说完,就被侄儿冷酷无情的否决:“我觉得二郎的想法是对的。”

    许七安接着说:“我们得罪的不是周立,而是户部侍郎周显平。周立也许不敢再打击报复,但户部侍郎呢?”

    “我们不但坏了他的好事,还打伤了他的嫡子,这笔账,只要是个有烟火气的人,就绝对没道理忍着。况且,许府在周侍郎眼里,与蝼蚁何异?他更没道理放过我们。”

    许平志不服:“不妥,我们斗不过周侍郎的。宁宴你结识了司天监的白衣,新年是云鹿书院的学生,靠这两层关系,只要我们安分守己,便没人敢招惹。”

    真的是这样吗?

    许七安提醒道:“二叔你可能不知道,司天监的白衣不插手朝堂政事。”

    许辞旧接着说:“税银案时,我不也是云鹿书院的学生?今天大哥能回来,是因为周立不占理,手段太低级,但如果是周侍郎出手,再来一次税银案,合理合法的让许家满门抄斩,司天监和云鹿书院难不成还能为我们劫狱?为了我们对抗大奉律法?”

    感觉一家之主的威严遭受冲击的许平志眉头紧皱,“可是,我们要怎么做,对付户部侍郎,堂堂正四品....”

    我也不知道,我只是个淳朴的穿越者....许七安把目光投向俊美的小老弟:

    “二郎觉得呢?”

    许新年沉默了,过了很久,许平志都快不耐烦时,他才缓缓说道:“我刚才一直在想一件事。”

    “税银被劫,皇上雷霆震怒,显然是对银子很重视。理当会严惩犯人。”

    “那两个瘪犊子不是畏罪自杀了吗。”许平志道。

    看了眼老爹,许新年没搭理,继续说:“我能想到的是两种可能,一:户部侍郎背后还有靠山。二:皇上有所顾虑,比如要维持某种微妙的平衡。”

    “大哥说过,户部给事中弹劾周侍郎贪墨国库钱粮。他为什么没有弹劾另一位侍郎,没有弹劾户部尚书?”

    许七安心里一动:“周侍郎的政敌在对付他?”

    许新年颔首:“老师说过,从古至今,帝王术的核心永远是平衡。皇上没有动周侍郎,说明这事很有可能涉及到了党争。”

    “那怎么办?”许二叔下意识的问。

    许七安摸着下巴,思索着说:“帝王心术放在平时或许管用,但眼下京察在即,只要能抓住周侍郎的把柄,就有极大的可能把他干掉,京察是祖制,就算是皇上也不能一意孤行。儒家的屠龙术,核心就是“礼制”二字。所以周侍郎的政敌不会就此罢休。”

    许新年吃了一惊,没想到粗坯堂哥嘴里竟然会蹦出“屠龙术”三个字,这还是那个快手堂哥?

    ....我只是古装剧看的多!许七安心说。

    当然,也有部分原因是学的历史比较多。

    史书是人类文化精粹,精研历史,你会从中学习到很多东西。

    史书也是最没用的东西,因为人类从历史中得到唯一的教训,就是人类无法从历史中得到任何教训。

    喜欢读史的许七安原本对这句话嗤之以鼻,后来发现有一定的道理。

    原因是,他读书的时候,父母老师总是苦口婆心的说:你们要努力读书,拼命读书,不然你们将来会后悔的。

    没人当一回事。

    直到经历了挫折,被社会毒打,才幡然醒悟。

    许七安的表弟是个不爱读书的,下海经商失败的他,有次脱口而出:你要努力读书,不然将来会后悔的。

    说完他忽然愣住了。

    许新年下巴一扬,用考校的口吻:“那大哥觉得应该怎么做。”

    你还真是不肯服输啊....如果作为女主,这傲娇的性格就不太讨喜....我更喜欢36D撒娇卖萌的御姐....许七安心里吐槽了一句,表情自若的说:

    “周侍郎为什么要制造税银案?肯定不是贪污,因为贪污随时都可以,何必顶着京察的风口浪尖?”

    “除非他急需一笔银子,需要这笔钱来填补窟窿,而填补窟窿的原因,正是为了应付京察。”许七安充分发挥他的逻辑推理能力。

    “所以?”许新年嘴角一挑。

    所以我们要找出周侍郎贪污税银的真正原因,我们要破案,好让周侍郎无所遁形,认罪伏法....许七安正想这么说,猛然看见许二郎似笑非笑的眼神,便没有说出口。

    “我明白了!”许二叔一拍大腿,兴奋的唾沫横飞:“所以我们要揭露这件事,让姓周的无所遁形。”

    他兴奋坏了,觉得自己脑壳终于灵光了一次。

    我也不笨....许二叔得意的想。

    许新年“呵”了一声:“父亲是觉得,以你御刀卫百户的身份,可以堂而皇之的查户部侍郎,可以接触户部的卷宗?”

    许平志脸色瞬间僵硬。

    许大郎“呵”了一声:“当然不可能。”

    多谢二叔趟雷。

    没能在智力上压制堂哥的许新年有些不满,追问道:“那大哥觉得该怎么办?”

    许七安指尖轻扣桌面,“驱虎吞狼,对付周侍郎的主力不是我们,我们要做的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至于怎么做,他还没想好。

    还算不错.....许新年赞许的颔首,接口道:“再退一步,我们不用去对付周侍郎,堂堂四品大员,心机手腕都有,不是现在的我们能对付,但是人就有弱点。”

    许七安眼睛一亮,兴奋击掌:“周立!”

    “对,相比起周侍郎,周立那个纨绔更好对付,弹劾的罪名不充分,那我们就制造罪名。给周显平的政敌递刀子,让他们助我等斩杀周显平。”许新年灿若星辰的眼睛里闪过阴狠之色:

    “京察在即,如果周侍郎的公子做出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作为父亲,周显平难辞其咎。皇帝愿意保一次,未必愿意保第二次。”

    说到这里,许新年皱眉道:“这个切入点虽然不错,只是人家也不是傻子,栽赃嫁祸的手段未必管用。”

    许二叔听着儿子和侄儿,你一言我一语,忽然发现自己这个一家之主已经被排挤到这场密谈的边缘,完全插不上嘴。

    但随着儿子的层层剖析,许二叔的思路越来越清晰,越想越觉得可能。忍不住兴奋的拍桌:

    “我儿辞旧有首辅之资。”

    难道你侄儿我就没有首辅之资?许七安斜了二叔一眼,趁机diss许二郎:

    “二郎啊,所以说书生空谈误国,你也难逃窠臼。”

    许二郎嘴角一抽,反讽道:“请大哥赐教。”

    许七安一点都不慌,“我无法给出现成的办法,但我可以提供一条思路。”

    许二叔急道:“快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