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大奉打更人 > 第五十一章 打茶围
    听见箭矢入壶的声音,许七安嘴角的弧度难以控制的扩大,扯下黑布,指着摊位上的金锭银锭:

    “哈哈,老道,这些都是我的了。”

    老道看了他一眼,镇定的把金锭银锭收了包裹,然后指着最顶端的菩提手串和玉石小镜,笑眯眯道:

    “公子,二选一。”

    .....许七安商量的语气:“老道,我不要这些,我只要银子。”

    老道无情的拒绝:“规矩,就是规矩。”

    顿了顿,他补充道:“这两件是罕见的宝物,岂是黄白俗物能媲美,公子莫要被金银蒙蔽了双眼。”

    不,我就是想要这些俗物...许七安问道:“宝物?有什么作用。”

    “老道不知,只知它们在等待有缘人。”老道士一副光棍模样。

    许七安怀疑老道在骗他,但没有证据,考虑到自己莫名其妙的气运,有些踌躇。

    宝物不宝物的,谁说得准,银子多实惠。

    这时,一位甲士走过来,道:“这位公子,我家主人请你帮个忙。”

    许七安扭头看了眼不远处的豪华马车,“你们主人想要什么?”

    “那串菩提珠。”甲士目光从摊位移开,看向许七安:“我家主人愿意出黄金六十两。”

    原来我的欧皇应在了这里....许七安脸上露出热心肠的笑容:“承蒙不弃,成交。”

    他让甲士掏了一钱银子,换来三枚箭矢。

    甲士说道:“主人说,您可以多投几次,银子都由我们出。若是失败也无妨....”

    话音方落,他就看见蒙上了眼睛的许七安,信手抛出箭矢。

    咚咚咚...三支箭矢精准无误的投入壶中。

    路人的惊叹再次传来。

    甲士看向许七安的眼神,充满了恭敬。

    倘若一次是幸运,两次就意味着对方不是普通人,这位看起来平平无奇的年轻人,一身书生打扮,但绝对是个高手。

    黄金六十两到手了...许七安心情无比愉悦,他扯下黑布,恰好看见远处豪华马车的帘子落下来。

    ....也不知道车里坐的是什么大人物...他不敢多看,转过身,朝甲士抱拳:“幸不辱命。”

    甲士恭恭敬敬的抱拳回礼,然后返回马车,俄顷,拎着一袋鼓胀胀的钱囊过来。

    许七安接过钱囊,又从老道那里取走玉石镜,目送着马车离开。

    他收回目光,随意把巴掌大的玉石镜揣进怀里,然后喜滋滋的掂量鼓胀钱囊。

    大概有三四斤的样子,系在腰上过于沉重了。

    “不行,我得去兑换成银票,这么重的金子随身携带,太傻叉了....”

    想到这里,他忍不住回头看去,却发现那个老道士不见了,摊位也收拾的干干净净。

    许七安站在路边沉默了半天。

    ....

    他又跑了趟钱庄,把金子兑换成四张面值一百两;一张面值五十两;三张面值十两的银票。

    黄金不在货币体系中,所以需要兑换成等价的银子,然后钱庄开具银票。

    黄金与白银的兑换比例是1:8,六十两黄金就是四百八十两白银。

    四百八十两白银的话,用来扇婶婶的俏脸蛋绰绰有余.....为什么每次赚钱都不由自主的想着要用银票扇婶婶,原主对婶婶的怨念也太强了吧.....另外,这些银子在内城估计只能买个小院子.....想买三进的大宅,没万两白银别想拿下来....许七安有些苦恼。

    不管是异世界还是前世,房价都是件让人绝望的事。

    “四百八十两,赎一名档次低些的青楼花魁应该够了,只是这样不划算啊。

    “你看,四百八十两我可以轮流临幸多位花魁,长达数月。而为一位花魁赎身,耗尽家财不说,还得负责她的吃穿用度。一不小心怀了崽,又是一大笔开销。

    而我目前的工资,只够养一个正妻,根本过不起富人左拥右抱的枯燥生活。再说我才不会给青楼女子赎身呢,公车私用,天打雷劈。”

    .....

    黄昏时,许七安来到了京城赫赫有名的教坊司,它在一处胡同里。

    华灯初上,各式各样的马车停在胡同外,院子里传来丝竹管弦的声音,传来清越动人的歌喉。

    他知道,美丽的夜生活开始了。

    走在胡同四通八达的道路上,许七安脑海里浮现出王捕头那里学来的文化精粹。

    正常的青楼是一座两层或三层的建筑,附带一两个别院便算是相当有规格的了。

    教坊司没有这种高楼,因为不需要,胡同里这一片的院子都是教坊司。

    国企,就是这么财大气粗。

    教坊司是有门槛的,平民百姓不能在这里消费,倒也不是什么规定,而是教坊司的打底消费是五两银子。

    这不是说睡姑娘,而是开桌费。

    五两银子相当于普通百姓好几个月的收入,还得是殷实的家庭。

    因此,教坊司的客人主要有三种:

    一,豪绅巨贾。

    这类客人最舍得花钱,因为平日社会地位低下的他们,对于睡犯官女眷有着狂热的执着。

    二,官员。

    教坊司对于他们来说,就是下班后喝茶聚会的地方,只要有应酬,就喜欢往教坊司走。

    值得一提的是,礼部的官员可以白嫖。因为教坊司归礼部管。

    三,读书人。

    这类人比豪绅巨贾要斯文,喜欢吟诗作对,又没有当官的难伺候,所以最受教坊司姑娘的喜欢。

    教坊司的姑娘也分三种:

    一,犯官女眷。

    这类女子是最惨的,被迫沦落风尘,受人欺辱。

    二.战争中掳来的女子。

    远的不说,就拿二十年前的山海关战役,西方诸国和大奉是战胜国,从北方和南疆掳走不计其数的女人,充入各州各府的教坊司中。

    三.教坊司招募的妓子。

    这类女人是自愿成为光荣的海鲜商人,为大奉的鲍鱼生意添砖加瓦,精神可贵。

    “真是活到老,学到老,王捕头乃吾师也....”许七安感慨一声,终于找到了本次造访教坊司的目标。

    他在一座院子外停下来,院门的匾额写着:影梅小阁

    院门敞开,两盏红艳艳的灯笼悬挂,院内是一株株梅树,枝头点缀着含包怒放的花骨朵。

    一位十六七岁的门房小伙,守在院门口,正带着审视的目光,看着许七安。

    他还有另一种大家耳熟能详的称呼。

    “在下长乐县秀才杨凌,久闻浮香姑娘大名,特来拜访。”许七安模仿读书人作揖,客客气气的与门房说话。

    影梅小阁是花魁浮香的住所。

    这里的开桌费要十两银子,比普通院子贵一倍。

    教坊司的花魁总共有十二位,根据品、韵、才、色分为四等。

    浮香姑娘属于第一等,号称诗琴双绝。

    “十两银子。”见惯了大老爷的门房小伙态度冷淡,收了许七安的银子后,让他进入了院子。

    许七安心里一喜,院子里笑声与丝竹声传来,打茶围已经开始,但门房小伙既然让他进去,说明院子里不是包场,而是散客。

    出来玩的,分两种模式,一种是包场,另一种是散客。

    如果是前者,许七安今天注定徒劳无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