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大奉打更人 > 第五十二章 一家人就是要整整齐齐
    影梅小阁招待客人的地方在一楼,面朝院子的障子门敞开,垂下薄薄的丝绸帘子用来遮挡寒风。

    十几个客人坐在酒屋里,饮酒、笑谈、赏梅。

    酒屋的四角都烧着熊熊的炭盆,驱散冬日的寒冷。

    一位婢子领着许七安进来,众人纷纷扭头,看着这位穿月白色书生长袍,体态颀长的年轻人。

    许七安脑海里闪过王捕头讲述的打茶围规矩,尽量让自己的笑容斯文些,朝众人作揖:

    “在下长乐县秀才杨凌,各位兄台有礼。”

    在场的人中,既有穿锦衣的豪绅;也有国子监的学子;身份不高不低。

    有人不甚在意的移开目光,有人打量审视,有人回以微笑。

    看来京察期间,大奉的官员都安分老实了许多.....换成以往,以浮香姑娘的段位,这里铁定被包场....许七安坦然入座,目光始终黏在充当“席纠”的花魁娘子身上。

    她面色含春,目流绮彩,香姿五色,神韵天然。

    这个女人很奈斯啊....阅眉无数的许七安也被惊艳到了。

    单从五官来说,这位花魁和婶婶还有许玲月以及褚采薇是一个级别,妍态各异,都有自己的特色。

    属于那种走在街上绝对能让男人惊艳、侧目的绝色美人。

    但论气质,这位花魁有着大家闺秀的秀美和文雅;论穿着,她有着这个时代女性不敢穿的薄纱衣裙。

    香肩半露,脖颈修长,裹胸罩着一层粉丝薄纱,沟壑若隐若现。

    有沟必火——她能当花魁是有道理的。

    浮香姑娘充当席纠的身份,也叫令官,令官负责主持行酒令,是席面上的气氛担当,这个活儿通常由名妓或花魁来做,寻常女子做不了,因为对文学修养要求极高。

    这回儿正在轮流说联语,联语就是对对子,许七安左侧是位穿淡蓝袍子,环佩叮当的中年人。

    恰好轮到他,这位中年人举杯沉吟许久,道:“冰冷酒一点两点三点。”

    花魁娘子抬了抬手边的小旗,对上联一阵点评(吹捧)。

    中年人脸上笑容扩大,颇为受用。

    这就是席纠为什么要有文学底蕴深厚的名妓来当的原因,没点水平,寻常妓子即使想拍马屁也不拍不出来。

    点评之后,姿容绝色的花魁娘子,一双盈盈妙目落在许七安身上。

    酒席上众人也随之看来。

    对对子我不太拿手啊....单是对的工整就很难了....许七安表面不动声色,心里暗暗焦虑。

    他目光望向院子里的梅树,灵感一闪,故意饮了杯酒,做出洒脱豪迈状,朗声道:

    “腊月梅百头千头万头。”

    “妙!”在座的众人眼睛一亮,当下,看向许七安的时,脸上多了几分笑容。

    算是承认他有竞争花魁的资格,把他当成同水平的玩家。

    浮香花魁笑了笑,照例对许七安的下联一顿评价(吹捧)。

    脸上笑容过于职业化.....评价完立刻不再看我.....坐姿有些僵硬,只有在劝酒时才饮酒....许七安不动声色的观察着这位花魁娘子的肢体语言。

    结合行为心理学的知识,做出了结论:这位花魁娘子对我们的水平看不上眼啊。

    一直在耐着性子陪伴。

    这时,婢子领了一个人进来,好一个俊美的少年郎,肌肤白皙,眼神清凉,嘴唇薄而红,五官精致,男生女相。

    屋子里众人侧目,就连浮香花魁露出惊讶之色,如此俊俏的小郎君,便是她也见的不多。

    那书生打扮的少年郎进屋后,目光随意一扫,徒然愣住,僵在原地。

    许七安眼角一阵乱跳,半天憋了一句:“好巧。”

    俊美少年郎嘴角一抽,也憋了一句:“好巧....”

    “两位认识啊。”许七安身边,穿淡蓝色袍子的中年人诧异道。

    何止认识,他是我小老弟....许七安压下翻江倒海的羞耻和尴尬,镇定的笑道:“有过几面之缘,想来许兄还记得杨某,我们在长乐县见过。”

    他故意自报姓氏,给许新年提个醒,让他用假名。

    这是最基本的反侦察意识。

    许新年缺乏此类意识,但他聪明,立刻get到了堂兄的意思,朝众人抱拳:“在下许平安,长乐县学子。”

    说完,便在婢子的指示下入座。

    你这是把我和二叔的名字混搭了吗.....许七安借着喝酒,掩饰心里的槽点。

    行酒令继续,过了片刻,婢子又领着两人进来,左边一个相貌俊朗,穿天青色厚袍子,腰悬玉佩,一枚油绿的玉簪子束发,是个一表人才年轻人。

    右边一人,身材魁梧高大,国字脸,五官耐看,做富家翁打扮,身上透着一股与商贾、学子迥异的彪悍气息。

    这位身材昂藏的中年人踏入茶室,随意一扫,忽然愣住,继而浑身石化。

    许七安:“.....”

    许新年:“.....”

    婢子发现客人没有跟上,扭头,柔柔道:“老爷,这边请。”

    “啊...哦哦...”许平志硬着头皮进了酒屋。

    许新年和许七安默默的挺直了腰杆。

    许二叔入座后,三人默契的不去看彼此,保持一本正经的坐姿,眼观鼻鼻观心。

    两个兔崽子不是说没时间吗....辞旧也就罢了,毕竟对他的内心真实想法我也算了解一二了.....宁宴可是从不去勾栏的....

    二叔不是说今晚值班吗....以前每次我和婶婶闹矛盾,他就说这辈子能娶到这么漂亮的媳妇是八辈子的福气,不愿意呵斥婶婶....呸,还不是出来嫖了。

    大哥不是从不去勾栏吗.....我说我的袍子怎么不见了,呸,厚颜无耻。爹不是说深爱着娘从不进烟花之地吗....

    三人的内心戏远比僵硬的表情要丰富多彩。

    许七安觉得,人生中最尴尬的事,又加了一条。那就是出去嫖的时候,遇到了二叔和弟弟。

    我的妈诶,我也社会性死亡了....

    转念一想,反正死的不止我一个人,心里就好受多了。

    行酒令继续,许新年应对的还算中规中矩,毕竟是读书人,许七安则看状态,有时对不上来,只能被罚酒。而许平志从头到尾都没是在喝酒,惨遭众人嫌弃。

    二叔心里是真没逼数,你都没读过书,你来凑什么热闹,花魁是你想睡,想睡就能睡?许七安心里抱怨。

    爹真的是浪费银子....许新年心里也抱怨。

    两人心里都有些急,因为表现平平,没有博得花魁的青睐。皮相好的许新年因为过于中规中矩,渐渐不被花魁注视。

    最要命的是,场上有一位强力竞争对手——那位穿天青色厚袍子的俊朗年轻人。

    他出身国子监,颇有才华,虽入席晚了些,但以不俗的才华占尽风头,让花魁娘子时时掩嘴轻笑。

    那位天青色袍子的年轻人端起酒杯,小酌一口,朗声道:“这次,不妨就由在下先来打个头。”

    众人没有意见,浮香花魁笑吟吟道:“赵公子请。”

    赵公子环视众人一圈,道:“松叶竹叶叶叶翠。”

    “竟然是叠字联。”席上有人吃了一惊。

    “松叶竹叶叶叶翠...妙,妙啊,自愧不如。”

    “赵兄大才,不愧是国子监的读书人。”

    一轮打回来,竟然每一个人能对上。

    赵公子笑容淡淡,神色倨傲。

    浮香姑娘眸子亮晶晶,款款凝视赵公子。

    从她的表情和细微动作判断,花魁对这个姓赵的颇有好感,很欣赏他的才华....许七安皱了皱眉,扭头看了眼许新年。

    后者正好看来,兄弟俩眉宇间泛着愁容。

    原本依照许新年的意思,擅长诗才的大哥在教坊司应当是如鱼得水。

    岂料这半天下来,划酒拳、对对子轮番来了一遍,就是没有诗词。

    其实教坊司里打茶围,诗词一直半冷不热,近两百年来,优秀诗词寥寥无几,读书人不擅长作诗作词。

    打茶围时,自然就会避开不擅长的。

    而今晚在座的客人,素质参差不齐,仅是对对子就有些困难了,浮香花魁兰心蕙质,特意不提诗词,免得客人尴尬丢了颜面。

    这时,浮香花魁盈盈起身,福了福身子,柔声道:“小女子有些乏了,先行告退,几位慢饮。”

    这场打茶围结束了。

    接下来,如果花魁娘子瞧中了某人,就会让婢子将其留下,引入屋中。

    如果没有瞧中,婢子就会送客,然后开启下一轮打茶围。

    众人既期待又忐忑的等待着,时间一点点过去,半柱香后,一名婢子走来,娇声道:

    “我家娘子请赵公子进屋喝茶。”

    客人们惋惜的摇头,唉声叹气,也有人笑着恭喜赵公子。

    赵公子面带微笑,一副胜利者的姿态。

    这下,许家的三个男人彻底坐不住了。